icon-close

隨即是那淡黃色的魂石,葉天將其握在手中,只覺得神清氣爽,彷彿頭腦都清明瞭許多!

葉天不敢怠慢,趕緊把兩塊石頭,都收進了玄神寶盒中。被收進玄神寶盒後,兩顆寶石的氣息,也立刻消失不見了。

取出這兩顆寶石,又用掉了葉天十多分鐘的時間,他再也不敢耽擱,趕緊往回跑。

至少,他也要跑出這個隧道,因爲這隧道太狹窄了,根本就沒有躲藏的地方。若是被大殿下堵在這裏,那真是死路一條。一旦出了隧道,外面的空間空曠一些了,而且十分黑暗,葉天就有很大機會躲過去,然後從後山的密道逃之夭夭。

此時葉天的心中,既緊張又興奮,這次礦脈之行,收穫實在是不小,單單是那一枚上品靈石,就價值一萬下品靈石,更不要說那顆更珍貴的魂石了!

前面,就是隧道的出口了,眼看就要逃出生天,葉天也不禁展開了全速。

可就在這時,他卻感到前方,有一股極爲龐大的氣息,迎面而來!

“遭了,竟然在這個地方,遇到了大殿下!”葉天心中哀嘆一聲,看來與大殿下的遭遇,是在所難免了!

他可不會心存僥倖,想着直接衝出去,然後逃跑,因爲他很清楚自己的實力,與那大殿下實在是差太多了。如果衝出去,想必那大殿下會二話不說,先把自己斬殺了再說!

而葉天已經感受到了大殿下的氣息,大殿下實力更強,肯定也已經發現了自己。

葉天立刻停了下來,小心翼翼的站在了隧道一邊,等待着大殿下過來。

能不能活命,就要看等一下的反應了……

葉天的心中,其實十分不爽,這種自己的性命卻不能自己把握,而要看別人臉色的感覺,他很不喜歡!

不過形勢比人強,現在他實力不如大殿下,只能先小心翼翼的應對。 大殿下的身影,很快就來到了葉天面前,在周圍大量晶石的映襯下,大殿下的身姿看上去十分挺拔,那股上位者纔有的氣勢,也是展現的淋漓盡致。

他猶如一把出鞘的利劍一般,給人極大的壓迫感,饒是葉天心智極爲堅毅,在這大殿下面前,他還是感到一種徹骨的寒意。

“這個傢伙,絕對是心狠手辣,殺人不眨眼的存在!”

葉天心中暗暗嘆道。

這時,大殿下的目光,已經落在了葉天的身上。葉天只覺得看向自己的,並不是一個人,而是一頭猛虎,隨時都有可能張開巨口,將自己吞掉。

葉天站在那裏,低着頭,將自己的氣息壓制到最低,讓人感覺上去就像是沒有實力的凡夫俗子一般。同時,他故意表現出十分害怕的樣子,怯怯的不敢正視大殿下一般。

果然,看到葉天這副模樣,大殿下自然打消了葉天對自己的威脅感。不過這裏乃是地下礦脈,大殿下絕不會輕易放過任何一個可疑的人。萬一葉天在這礦脈中,拿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豈不是糟糕?

“你是什麼人,爲何在這礦脈之中?”

大殿下淡淡的開口,彷彿是雲端的天神,對凡人開口一般,高高在上。

“小的是這裏的礦工,一直爲柳葉鎮的柳家辦事,負責開採工作。前幾日小的被困在了一處礦洞裏,這纔剛剛逃出來,就碰到了你。”葉天聲音弱弱的,表現的充滿了懼意和惶恐。

“原來是個礦工。你叫什麼?算了,螻蟻的名字,我不需要知道,滾吧。”

說完“滾吧”二字,大殿下就不再理會葉天,徑直邁步,走向了那佈滿靈石的礦洞當中。

葉天心中,則是一鬆,心道終於是躲過了這一關。同時,他對這大殿下的印象也極爲不好,被這傢伙直接稱作螻蟻,還讓自己滾,心中會舒服纔怪。

不過眼前,也只能忍了。

看到大殿下進入了礦洞,葉天也轉身離開。他要趕緊通過那密道,離開這裏,否則萬一大殿下改變心意,自己還是要倒黴。

就在葉天剛剛轉過身時,卻感覺有一種極爲危險的感覺,從身後襲來。

這種感覺,直接來自於靈魂深處,是一種對生命威脅的本能直覺!

“不好!”

葉天心中驚叫一聲,根本來不及回身,直接從玄神寶盒中,抽出了那把黑色戰刀,護在了身後。同時,他拼命的運轉體內真氣,進行防禦。

轟!

一股狂猛的力量,宛若金屬洪流一般,衝擊向了自己。這股力量接觸到葉天身體的瞬間,就將葉天轟飛了出去!

劇烈的疼痛,從全身上下的每一處皮膚傳來。痛苦,徹骨透心,彷彿是置身於熊熊烈火之中!

好在葉天反應夠快,用那黑色重刀擋了一下,擋住了大部分正面衝擊的力量。黑色重刀的品級也絕對很高,並沒有被這攻擊毀掉,再一次充當了葉天的護身符。

再加上葉天有龍武魂,身體素質比尋常人強很多,纔沒有讓這一擊,直接取走性命。

“這個大殿下,好陰狠……”

極度痛苦的葉天,心中對這大殿下,有了更深刻的瞭解。同時,他也把這一次的事情,深深烙進了心裏。

葉天倒在地上,氣息微弱,渾身上下,佈滿了恐怖的傷口。同時他跌落的地方,已經距離靈石礦洞很遠了,周圍十分黑暗,已經看不見他的身影。

只聽見礦洞之中,傳來了大殿下無所謂的聲音:“一個低賤的螻蟻,竟然在這裏浪費了我那麼久時間,實在是該死。”

說完這句話,大殿下便瞬間遠去了,深入到礦洞內部。

而葉天,心中則是充滿了憤怒。

“這個大殿下,根本就沒有懷疑我的身份,在他眼中,我只是個不相干的螻蟻而已。可就是因爲我,耽誤了他幾句話的時間,他就要殺我!”

“此人心狠手辣,絕不是什麼好東西,而且他對我的這一掌,我不能不報!”

葉天心中,將這一掌的仇恨牢牢地記下了。雖然他不知道這個大殿下,到底是什麼人物,但不管他是誰,從今以後都是葉天的仇人!

此時的葉天,渾身上下沒有一寸完好的皮膚,內府也受到了劇烈衝擊,傷勢嚴重。不過,他的生命之草武魂已經開啓,正在快速的修復着他的身體。

有生命之草武魂,只要還有一口氣,就基本上能夠活下來,所以葉天是沒有性命之憂的。

他靜靜的躺在地上,足足十幾分鐘的時間過後,才總算恢復了一點,能夠掙扎着坐起身了。他又趕緊運功療傷,催動生命之草武魂的力量,在最短的時間內恢復了行動力。

之後,他再也不敢停留,立刻踉踉蹌蹌的爬起來,從後山的密道逃了出來。

“我要趕緊離開這是非之地,否則等到大殿下搜索完礦洞,發現沒有上品靈石和魂石後,很可能會懷疑到我,到時候在發現我已經不在裏面了,絕對會動手殺我!”

葉天運起全速,一路回到了柳葉鎮家中,纔算放下心來。

這一次,他冒的風險極大,當然收穫也十分豐富。單單是那些中品靈石,就已經是整個葉家家產的無數倍!還有一塊上品靈石以及更珍貴的魂石,更是無法估量的寶物。

回到家族,葉天便直接進入自己房中,閉關養傷了。他要儘快恢復傷勢,以便應對接下來有可能發生的事情,還有去千刀門的事情,他已經拖了好幾天,也快到動身的時候了。

…… ……

靈石礦脈之中,大殿下仔細的搜尋着每一處角落,尋找着魂石的痕跡。可是這整個礦洞隧道都被他找遍了,卻根本沒有任何發現。別說是魂石和上品靈石了,就算是中品靈石,他都沒看見幾個,這讓他十分鬱悶。

而且他看到有一些地方的巖壁,上面有一些坑洞,從這些坑洞的大小來判斷,此前嵌在那些地方的,應該是中品靈石!可現在,中品靈石卻不翼而飛,說明是有人早他一步,把中品靈石拿走了!

“混蛋,竟敢搶本殿下的東西,真是該死!”

大殿下憤怒的砸了一下牆壁,頓時整個礦洞都顫抖起來。可他的怒火,卻只能對着牆壁發泄,至於他想要的寶物,早已經不翼而飛了。

“一定是那個傢伙,那個礦工!我進入這礦脈之後,就只見到了他一人,那些中品靈石,甚至上品靈石和魂石,很可能是他拿走的!對,我已經殺了他,若真是他拿的,東西應該還在他屍體上。”

大殿下忽然反應了過來,不禁立刻從隧道中出來,直奔葉天的屍體所在之處。

可是他在黑暗中摸索着,搜尋了半天,都沒找到任何屍體。倒是在一處地方,他摸到了溼乎乎的一灘液體。

將手放在鼻端,大殿下聞了聞,而後臉色愈發陰冷:“是血液,這是那個礦工的血液!想不到捱了我一掌,他竟然只是受傷,還沒有死!這樣看來,東西肯定是他拿走的無疑!”

大殿下的心中,狂怒之極,恨不得立刻把葉天抓回來,殺死一百次。

可是,他之前由於對葉天十分蔑視,甚至根本沒有正眼看葉天,而且葉天當時低着頭,沒有露出面容。所以,大殿下連葉天的樣子,都不知道!

狂怒的大殿下,從礦脈中走了出來,來到了礦山之外。此時礦山前面,那些各方勢力的人都還守着,人羣密集。

“剛剛那個從礦脈中走出來的混小子,給我站出來!竟敢搶本殿下的東西,找死!”大殿下面對衆人,大吼道。

可是衆人對大殿下的話,卻十分疑惑:剛剛從礦脈中走出來的小子?剛剛礦脈中,有人走出來嗎?唯一走出來的人,就是大殿下自己啊!

“大殿下,您這是什麼意思?”三大宗門的一個人,上前問道。

看到所有人都是一臉疑惑的看着自己,大殿下也有些納悶。難道那個拿走寶物的傢伙,還沒有離開礦脈不成?但自己在礦脈中找過了,並沒有那個人的蹤影啊……

“剛剛,有沒有人從礦脈中出來?”大殿下問道。

“沒有啊。大殿下,我們那麼多人,一直在這裏守着,除了您之外,並沒有人進出過礦脈。”

“沒有?”大殿下皺起了眉頭,思索了片刻後,他繼續說道:“剛剛我在礦脈中,遇到一個小子,他將上品靈石以及魂石,還有許多的中品靈石,都給拿走了!現在,所有人都進去給我搜,一定要抓到那小子!”

“什麼,竟然有人能夠從大殿下的面前,奪走寶物?”衆人揭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

“少羅嗦,大殿下讓咱們去搜,就趕緊去,否則耽誤了時間,那傢伙就逃跑了!”

紛亂聲中,衆人都進入了礦脈,去搜尋大殿下所說的“混小子”了。可他們要找的人,早已經溜之大吉了,還怎麼可能找到?

所有人在礦脈之中,搜查了半天,也沒有找到大殿下所說的人。而且,衆人還鬱悶的發現,整個礦脈之中,幾乎已經沒有了中品靈石,更別說上品靈石了!可是按照他們之前掌握的消息,這礦洞裏面,應該有一些中品靈石纔對……

“難道真如大殿下所說的,有人把中品靈石以上的寶物,都偷走了?”

“嘁,你未免太天真了吧,這都相信?咱們那麼多雙眼睛看着,哪裏見到有人從礦脈裏出來了?分明就是大殿下他自己,把東西收起來了,還說謊騙咱們!”

“你是說,那些靈石,都被殿下拿走了,而那個所謂的混小子,根本就是個騙局?”

“沒錯!”

“這個大殿下,真是好不要臉,東西拿走了不說,竟然還說謊騙咱們……”

……

由於找不到那個偷走靈石的人,所有人都漸漸反應過來:很可能是大殿下說謊,根本就沒有這個人。不過,這些人也都不敢明說,因爲大殿下的身份和實力,不是他們能得罪的。

可是背地裏,所有人卻都在罵大殿下不要臉,是個卑鄙小人。

大殿下又不是聾子,自然聽到了一些議論。他臉色鐵青,卻無可奈何。那麼多人都在背地裏說自己,他總不能將他們全部殺光!更何況這些人中,有不少是三大宗門的人,他也不好得罪。

這個啞巴虧,大殿下算是吃定了,而他心中,對葉天也是憤恨之極。

“那個小賊,千萬不要落在我手裏,否則,我定要將其碎屍萬段!”大殿下在心中嘶吼着。

可他不知道的是,在葉天的心裏,也有着同樣的想法:在礦洞中挨的那一掌,葉天牢牢記着,總有一天,也會讓其付出代價!

wWW¤тt kΛn¤co 房間中,葉天靜靜的盤膝而坐,神武化氣訣不斷運轉着。一股股真氣氣流,在體內流竄,不斷修復着身體的創傷。

尤其是當真氣流過靈臺處時,那生命之草武魂,便搖曳着枝葉,散發出一縷縷淡淡的綠色光暈,融入到葉天的真氣裏。這些綠色的光暈,具有極強的療傷效果,加速着葉天的恢復。

一天過去了。

葉天愀然睜開了雙眼,長舒了一口氣。

“有生命之草武魂,我的恢復速度至少加快了十倍,原本至少要半個月才能恢復的傷勢,我只用一天,就恢復了七成。”

葉天滿意的笑了笑,雖然還沒有完全恢復,但現在的他行動已經自如,看上去也沒什麼大礙了。

“今晚再用一夜的時間療傷,估計還能恢復一些,明天一早,就動身離開葉家,去往千刀門。”

“還有靈石礦脈的事情,也不能讓家族的人知道,免得族人們擔心,我從靈石礦脈中得到的東西,更是不能輕易拿出來,否則萬一被人看出端倪,就會釀成大禍。”

對於整件事情,葉天已經有了完全的打算,所以他現在爲了安全,也沒有把那上品靈石以及魂石,從玄神寶盒中拿出來,免得引起外人注意。

等到他離開葉家,遠走高飛而去,就算大殿下等人有天大的神通,也休想再找到自己了。

下一次再遇到大殿下,恐怕就是葉天去主動找他,報那一掌之仇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