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陸凡笑道:「也許吧。」

下方,其餘幾隻岩甲龍龜已經到來,全部在樹下遊盪。

陸凡小心翼翼的躲好,面對岩甲龍龜,他現在只能一隻只來解決,倘若一次性面對好幾隻,估摸著岩甲龍龜們齊齊用道雷霆之力,他就要重傷當場。

好在這些岩甲龍龜智商不高,樹下逛了一圈,沒有找到兇手之後,便將還在掙扎的斷角龍龜拖走。

陸凡如猿猴般快速從一顆樹木躍到另外一顆。

來到一里之外后,再度將龍涎花插在了土地上。他要一隻只勾引岩甲龍龜過來,只要有落單,就是他戰鬥的時候。

顯然,他的決定很正確,這一次又是一隻岩甲龍龜率先跑了過來,其他的龍龜彷彿不願意放棄斷角龍龜離去,沒有動靜。

確定下方的岩甲龍龜是只落單的,陸凡又從樹上躍下。

手臂罡勁洶湧,陸凡再度一拳擊出。

破滅崩山拳!

。。。。。。

一天之後,所有的岩甲龍龜被陸凡盡數解決,屍體被堆在湖邊。

有岩甲龍龜的氣味存在,一般的荒獸不敢靠近,免得打擾到陸凡的修行。

陸凡的身上也帶著傷,最後一隻岩甲龍龜的拚死反抗,讓陸凡遭受了恐怖的電擊。

好在他反應迅速,打斷了它的角,否則的話,傷勢會更加嚴重。

陸凡右手流著血,左臉一片焦黑,一步一步走進血月湖中。

這點傷勢,對他來說並不算什麼。倒是進入血月湖的瞬間,陸凡驚訝出聲:「好濃郁的力量。」

肉眼可見的,一縷縷血色的能量從他的腳掌毛孔湧入體內。

這股力量緩慢且冰涼,但所過經脈,無不變得堅韌,**也在迅速增強。

吳塵站在岸邊,看著陸凡進入湖水之中。此時吳塵顯得有些緊張,因為沒有估算錯誤的話,接下來,在這血月湖中陸凡就要面對最為困難的一關,他畢生的努力能否在陸凡身上實現,就看此一搏。

走入湖水深處,陸凡的身軀已經被湖水淹沒。

屏住呼吸,閉上雙眼,陸凡將丹田內的氣都釋放了出來。靠著這些氣接引天地之力,陸凡可以如同在陸地上一樣呼吸。

湖水深處,血色的能量如流水般浸入他的全身。

陸凡抱守元一,意識緩緩下沉。

五行歸一,心入內視,胎息不止。

陸凡本人也緩緩下沉,在離湖底只有三寸左右距離時,陸凡的身軀停了下來。

昏暗的湖底,只有陸凡身上的血色不斷光芒閃耀。

到了此處,血色能量再度蜂擁,陸凡的身軀就像一個漩渦,將所有的血色能量聚集,吸納。他丹田內的四色氣流,也開始緩緩孕育出了第五種色彩。

體表流轉的罡勁,更是在不斷膨脹,彷彿隨時要跳出體外。

陸凡的實力,就在這湖水之中一點一點增強,整片湖水表面雖然平靜,但下方已經暗流洶湧。

吳塵在岸邊坐下,靜等陸凡出關之時。

日月更替,斗轉星移。

一等便是了整整一個月的時間。

一個月的時間,早已讓湖邊岩甲龍龜的屍體變得腐臭。無可奈何之下,吳塵只好將屍體處理掉,然後自己充當了看守的角色。

一個月內,有五隻荒獸靠近,皆被吳塵趕走。以吳塵的實力對付這些小荒獸,輕而易舉,只是他不能太過用力,那樣會縮減壽命。

這一日,吳塵依舊坐在湖邊,呼吸吐納天地之氣。

陸凡進入血月湖如此之久,讓吳塵也略微有些擔心了。如果不是他的氣機能感覺到湖水底部的陸凡無礙,吳塵早就將陸凡救起。

只是陸凡現在沉寂無比的模樣,讓吳塵很懷疑陸凡是不是修鍊出了岔子。

正在吳塵懷疑之時,血月湖開始有了變化。

原本血色的湖水突兀的開始轉變顏色,濃郁的血色快速退卻,湖水從邊緣開始,快速變得清澈下來。

緊接著,湖水中心,一道漩渦出現。敏銳的吳塵還能感覺到天地之力的變化,皆在向湖水底部涌去。

這是出關的前兆!

吳塵驀地起身,目光死死的盯住了湖底的陸凡。

此時,陸凡也蘇醒了過來,稍微一動,體內的力量便洶湧澎湃,破體而出。

首先便是強橫的罡勁化作了蒙蒙白色氣罩將他包裹,而後丹田內的五彩氣流也不甘示弱衝出了體外。

兩股力量碰撞,瞬間陸凡便感覺到身體受創。

這兩股完全不同的力量就像水火難以相容,在煉體境的時候,兩股力量不接觸,相安無事。但此刻兩股力量都到了成型的時刻,元氣與罡勁都要搶奪主體的地位,竟然不顧陸凡的身體,開始了自行戰鬥。

無數爆裂聲從湖底響起,吳塵也聽到了這股聲音,霎時吳塵知道,陸凡開始經歷最為關鍵的時刻。

吳塵大喊出聲:「包容萬物,無極煉神!」

聲音如同雷霆滾滾,透過湖水進入楊天耳中。

震耳欲聾的聲音,讓陸凡醍醐灌頂,立馬運起無極煉神功法。心分兩用,在他的強行控制下,一縷罡勁與一縷元氣如同漩渦般交織在一起。

這一股漩渦快速擴大,陸凡不僅要加速漩渦的運轉,同時也要防止罡勁與元氣的比例失衡。

每一縷被吸納進漩渦的元氣都要配上同等力量的罡勁,兩股力量緩緩由體表收斂,通過經脈回到丹田之中。

隨著陸凡體內的變化,整片湖水都開始了旋轉。

吳塵臨空虛渡,踩在空氣中,來到湖水漩渦的上方。

凝目往下看,能夠清楚的看到坐在漩渦中心的陸凡。

此時陸凡的頭髮無風自動,身體周遭都開始出現小型的氣流。

乳白的罡勁與五彩的元氣交織在一起,絢麗無比。陸凡丹田,經脈之中,都開始充斥小型的漩渦。尤其是丹田內的漩渦,更是流光溢彩,美不勝收。

當最後一縷罡勁與元氣全部化為漩渦之時,陸凡感覺到漩渦已經有些不受控制。

恐怖的漩渦將他的丹田都弄得搖搖欲墜,經脈骨骼更是發出不堪重負的悲鳴。

強橫的吸納之力如鯨吞牛飲一般瘋狂吞噬著周遭的力量,不僅是湖水的血色能量,還有周遭的天地之力。

吳塵眼看差不多了,就讓他來幫助陸凡完成這最後一步。

甩手,吳塵的指尖扔出一縷罡氣。

罡氣直接由陸凡的天靈蓋沖入他的體內,一直來到丹田。

當這縷罡氣進入丹田的瞬間,漩渦霎時慢了下來。

陸凡本來已經不堪重負,即將崩潰,但此刻突兀的停頓,讓陸凡抓到了這絲機會。

霎時間,陸凡集中注意力,竭盡全力壓縮漩渦,那一縷罡氣進入了漩渦內,然後如同火種一般蔓延,所有的漩渦快速成型,最終全部化為如火焰般燃燒的白色氣體。

屬於陸凡的罡氣,在這一刻終於形成。

轟!

乳白色的火焰氣流從陸凡身上冒出,四周的湖水瞬間被推開三丈,露出湖底。

陸凡能感受到天地之間跳動的力量,也能感受到自己充滿力量的身軀。

一切都變得那麼清晰明了,他似乎能看到風的流動,水的紋路。

這種通徹天地的感覺只持續了一會兒,緊接著,一切恢復原樣,陸凡腳下重重一跺,罡氣沖在湖底,一躍而起。

吳塵與陸凡幾乎同時落在了岸邊,湖水這時轟然炸響,水流直衝天際。

陸凡看著身上升騰的罡氣,笑出聲來。

吳塵也是一臉欣慰,道:「陸凡,恭喜你,你成功了。」

陸凡激動的點頭,緊接著轉身對著吳塵雙膝跪下。

「多謝師傅!」

吳塵手按在陸凡的腦袋上,仰望蒼穹,喃喃出聲。

「一派根基定,雙修功法成。我心即天心,不枉此生!」 吳塵將陸凡從地上扶起,親手幫陸凡拍掉了身上的塵土。

「陸凡,從今天開始,你要走的就是一條從未有人走過的道路。師傅能幫你的,也就是些鍊氣士的功法,剩下的一切就只能靠你自己了。」

陸凡明白的點頭。

「好了,一切進展順利,我們繼續去尋找冰心隕石。順便你也可以試驗一下罡氣的效果,肯定要比普通的罡勁,或者元氣來的強大。」

吳塵笑著道,眼中滿是欣慰。

陸凡也笑出聲來,道:「我也有些迫不及待了。倘若這時,讓我再遇上岩甲龍龜,我肯定一拳將它打倒。」

陸凡捏了捏拳頭,感受著身體內澎湃力量,自信的道。

可就在這時,吳塵的臉色忽的變為凝重。一把拉起陸凡,躍上旁邊樹枝,吳塵焦急的道:「不要說話,有人來了。」

瞬間,陸凡感覺到四周的一切變得如同虛幻,吳塵手上帶著蒙蒙的光亮,卻是帶著陸凡一同開啟了身融天地的功法。

陸凡立馬凝神靜氣,雖然不明白為何師傅一副如臨大敵的模樣,但不得不說這套身融天地功法,確實奇妙,身處其中,陸凡能感覺到風從自己的體內流過,彷彿他只是一道鬼魂。

下一刻,一道流光從天際划落,瞬間落在岸邊。

流光散去,映入眼帘的是一老一少兩道身影。

老者鬚髮皆白,一身陰陽武者服,散發著一股岳峙淵渟的氣勢。

女的與陸凡差不多大的年紀,精緻的臉蛋,扎著馬尾,一身火紅色的武者服,看起來英姿颯爽,手中一把光芒化成的短刀。

陸凡屏住呼吸,這兩人的修為顯然都非比尋常。

在罡武大陸,能夠穿上陰陽武者服的人,只有傳說中的陰陽境武尊。

武者從練出罡勁開始,便分為,內罡,外罡,元罡,地罡,天罡,五大層次。而過了五大層次,才是陰陽境。

傳說中陰陽境的武者,有著隻手遮天,焚山煮海的能力。身化流光,瞬息百里,便是陰陽境武者的標誌之一。

到了這個層次,便被世人稱之為,武尊!

陸凡這還是第一次見到陰陽境的武者,感覺整個人都激動了。老者身邊的女孩顯然實力也不一般,罡勁化兵刃,這是內罡巔峰才有的能力。十八歲左右的內罡巔峰武者,簡直無法想象。

「笨蛋師傅,你看你又找錯了吧。這裡什麼都沒有啊。」

女孩一撇嘴,不高興的道。

老者皺眉道:「不可能啊,明明感覺到這裡有能量波動,而且還未完全消散。」

說著,老者招手一揮,整個血月湖上方居然出現一片燦若星辰的光點。

五顏六色的光芒閃爍,老者接著道:「有罡勁的能量,也有元氣的能量。奇怪,奇怪,是有人在此練出了特殊的功法,還是有寶物出世啊!」

老者還在思索,旁邊的女孩毫不客氣的踹了老者一腳道:「笨蛋師傅,什麼都沒有嘛,還看什麼。快點干正事啦,不是說好過來找寶物的嗎?」

老者被打斷了思路,無奈的道:「好,好,好。我們去找寶物,你這個丫頭一點耐心都沒有。等到你修鍊到外罡瓶頸的時候,看你怎麼過。」

女孩微微一笑,露出兩顆可愛的虎牙道:「不是有師傅您在嘛。我怕什麼。」

老者無奈的搖頭,再度身化流光而起,帶著女孩轉瞬間消失天際。

陸凡緩緩出聲道:「師傅,他們是什麼人?」

吳塵低聲道:「別說話。」

陸凡有些不明所以,但還是聽從了吳塵的話,站在樹上一動不動。

等了片刻,驀地那道流光又突然從林中出現。剛剛的老者帶著女孩再度落在岸邊。

目光四下掃視,老者略帶失望的道:「看來是真的走遠了。可惜啊,如果真是某位隱士高人在此。倒想與他切磋一下功法。」

女孩撇著嘴道:「笨蛋師傅就知道打架,打來打去也不見你突破陰陽境。」

老者面帶尷尬,道:「陰陽境哪是這麼好突破的。等你什麼時候進入陰陽境,你就知道了。算了,跟你說這些幹什麼,走吧,走吧,找寶物去嘍。」

兩人走進了樹林之中,這一次沒有再身化流光遠去。

陸凡擰緊眉頭,終於明白了師傅的做法。要不是剛剛師傅提醒他不要動,現在他怕是已經被對方發現了。

等了一會兒,吳塵才散去身融天地的功法,笑看著那一老一少離去的方向,吳塵道:「陰陽境武者,好久沒看到了。沒想到,這小小的武安國,居然也有陰陽境的高手。只可惜,他的陰陽境還未大成。」

陸凡聽著師傅吳塵的口氣,微微驚訝。

聽起來,師傅好像見過很多陰陽境的高手一樣。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