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陸凡看著羅丹,微微搖頭道:「五雷震天決,不是你這麼用的。」

說著,陸凡一隻手將那雷霆之力捏成了碎片。

下一刻,陸凡手掌在半空中微微一按,大地震動,一股駭然力量讓羅丹直接爬在了地上。

四周的天地當即出現了無數細小的雷霆將羅丹壓住,一股黑色的雷霆落下,直直的劈在了羅丹的身上。

陸凡淡然道:「這才是五雷震天決!」 日月太極圖在身上瘋狂運轉,大約一分鐘才化解了骷髏男的那一擊。

夏天雙眼微眯,盯著那手裡拿著鐮刀,懷中抱著趙涵,此刻腦袋就是一個骷髏的男子,心道:「這個傢伙好恐怖的實力,和葉凡要差不多。」

夏天和葉凡正面對過手,所以感受到方才那骷髏男轟擊在日月太極圖上面的一擊,他便心中震撼,這個骷髏男是個硬茬。

看著骷髏男抱著趙涵,想道趙涵的身份,他似乎猜到了身邊。

這時,夏天看到骷髏男將趙涵放下,而後對趙涵說了句什麼后,趙涵看了他一眼,然後轉身就跑。

夏天眉頭一蹙,看向趙涵,但骷髏男擋在前面,他沒有去追趙涵心中嘆了口氣,又讓趙涵給跑了。

……

與骷髏男對視,夏天盯著對方,對方也在盯著夏天,當然骷髏男的雙眼卻是兩團綠火。

「好久不見。」

就在夏天盯著骷髏男思考之時,骷髏男說了一句好久不見,讓夏天一怔,旋即他笑道:「我想,我應該猜出你是誰了。」

「哦,是嗎?」

骷髏男,桀桀一笑:「那你說我是誰?」

「我的老朋友,魔門魔帝。」

夏天說道:「當然,是上一代的魔帝。」

骷髏男聞言哈哈一笑:「沒想到,你元尊還能記得我。」

狼性總裁的私寵寶貝 夏天點點頭:「當然記得,畢竟你我鬥了那麼多年,可是我很納悶你為什麼知道我的身份?」

骷髏男沒有回答夏天後面的問題,而是說:「咱們今天怎麼打?」

夏天道:「老朋友見面就打,不好吧,我們何不談談呢?」

「沒什麼可談的。」骷髏男笑道:「你我之間只能活一個,所以不用談了,動手吧。」

「既然這樣,那好吧。」夏天點點頭,隨後主動動手。

骷髏男也動手。

但隨著動手,夏天本以為骷髏男會聽難對付,誰知骷髏男就先前的攻擊比較兇猛,後來越打越疲軟。

甚至於到最後被夏天一掌拍碎了顱骨后,夏天都還有些懵逼,這就完了?

他本以為自己會經歷一場生死大戰呢,沒想到這麼容易就解決了上一代魔帝。

站在原地確認了一下,骷髏男的確是死翹翹了,這會連靈魂都死乾淨了,他搖搖頭。

不過看著身上的日月太極圖,他便釋然了,想必應該是他的日月太極圖立了大功了。

在加上上一代魔帝,可能本來就是剩下最後一口氣,先前爆發一下子,後續無力也正常。

總之,沒有發生大戰就是好的。

日月太極圖被夏天收起,日月神珠在體內緩緩遠轉,四周的靈氣開始匯入他的體內,為他修養身體。

隨後夏天給宇涵和阿狼打了電話,將方才的事情告訴給了對方。

宇涵和阿狼聽到后大怒,夏天則是告訴他倆立馬對魔門進行清剿。

而後又和葉凡打了電話,讓龍組幫忙協助。

……

這一晚,這個地球五大區的魔門勢力,遭到復星會敗家團,聯合ZF,龍組等等多方勢力的聯合清剿。

最終在天亮之時,魔門被清剿乾淨,當然還有一些小雜魚逃跑,不過清理雜魚的事情便交給修士警署來辦了。

早上十點。

復星會,鎮魂街元尊殿里,夏天剛剛吃過宇涵為他準備的葯膳,和修復傷勢的藥物,他昨晚受到的傷勢又好了許多。

而此刻也突破了五品巔峰,進入六品修士了

神清氣爽的睜開眼睛,他感受一下自己的實力,距離曾經的那種強大又近了幾分后,他忍不住露出期待。

唯有八品修士才能御劍飛行,他此刻還不能,所以先到達八品修士是他的小目標。

這時宇涵從外面走進來。

「恭喜哥哥再度突破。」

宇涵一進來便感受到夏天的實力又強了,她恭賀道。

夏天點點頭,問道:「魔門都清剿乾淨了。」

宇涵道:「復星會敗家團聯合ZF龍組,一起發力,就算十個魔門也會被清剿乾淨。」

夏天點點頭,隨後嘆氣道:「只不過有些可惜,昨晚又讓趙涵給跑了。」

「沒想到,我那天竟然沒殺死她,還讓她獲得了魔帝傳承。」

宇涵一臉愧疚:「而且還險些讓哥哥命喪她手。」

「這都是命。」

夏天說道,隨後臉上浮現一抹擔憂:「就是不知道這次,她還能否有這樣好的命。」

「應該不會了吧。」

「那可不一定。」

夏天道:「我隱隱有種感覺,趙涵,還會給我們帶來麻煩的。」

……

夏天的擔憂沒有錯。

趙涵在逃跑之後,直接跑到了地窟生物,天月大陸和她魔門接觸的使者所住的酒店,找到了那位使者鯧魚。

天月大陸使者鯧魚,在看到受重傷的趙涵之時,眉頭一挑,讓趙涵進了房間。

「鯧魚使者,求你幫幫我!」

趙涵在進入房間之後,便對鯧魚祈求道,見鯧魚不說話,甚至於直接跪在了鯧魚的面前。

她此刻沒有了以往女帝的架子和威嚴,她彷彿又回到了那時候,到處求人的日子。

而此刻她也好像沒有什麼資本,在擺譜了。

鯧魚看著跪在自己面前,祈求自己的趙涵,他眉頭一挑:「你想讓我幫你什麼?」

趙涵連忙道:「我求你帶我離開這裡,讓我去天月大陸吧,我不想再地球帶著了。」

鯧魚道:「你又不是我們天月大陸的人,你是地球人,我不能帶你去我們天月大陸。」

趙涵抱住鯧魚的大腿:「使者大人,我求你了,我求你幫幫我吧。」

鯧魚看著趙涵:「你現在還有什麼價值,值得我幫忙的嗎?你還不知道吧,你的魔門此刻已經被清剿乾淨了。」

聽到鯧魚的話,趙涵瞬間傻眼:「什麼?不可能吧。」

「沒什麼不可能的。」

鯧魚有些生氣的道:「本來是制定好的計劃,三個月之內我天月大陸再次從地窟入侵,你魔門在內搞事我們裡應外合,可是此刻全搞砸了,全都是因為你。’

說話間有些氣憤的鯧魚,猛地一甩腿,邊將抱著他大腿的趙涵給甩飛,而後冷冷的道:「我本來還想找你去算賬,現在好了,你主動送上門來了。」

(本章完) 趙涵本以為自己抓住了救命稻草,本以為天月大陸的使者會幫助她。

可是此刻看著鯧魚竟然要殺她,她震驚無比,而後跟條狗一樣開始祈求鯧魚不要殺她,她可以做任何事情。

但是鯧魚卻是冷笑:「你可以做什麼?」

趙涵說她可以做任何,包括睡覺。

鯧魚說膚淺,一腳踢開了趙涵,侮辱道:「你這樣的爛貨,我會要嗎?」

趙涵一時不說話,但隨後鯧魚不知為何,盯著趙涵,他卻笑了。

笑的趙涵有些發毛。

鯧魚說道:「我可以不殺你!」

趙涵驚訝,欣喜道:「謝謝使者大人謝謝使者大人。」

鯧魚點點頭:「不過你需要替我去做一件事情。」

「任何事情我都可以去做,只要使者大人不殺我。」

趙涵道。

鯧魚盯著趙涵,他說道:「你說那個夏天他來自天堂島,還是地球靈氣時代的元尊?」

趙涵點點頭,她剛才病急亂投醫,將夏天的全部都說給了鯧魚聽,並也告訴鯧魚她之所以成為現在這樣都是因為夏天。

包括剛才也是,她也是被夏天打敗才成為這樣的。

「是的使者大人。」

趙涵點頭。

鯧魚道:「你剛才說,你是被夏天所施展的叫什麼日月太極圖給擊敗的?」

聽到鯧魚的話,趙涵眼中閃過一抹忌憚:「沒錯,那日月太極圖太奇怪了,竟然可以調動天地間的靈氣為他所用,還可以調動我體內的元氣為他所用,所以我才會白給他的。」

「哦。」

鯧魚哦了一聲,便坐在沙發上陷入沉默,趙涵也不敢說話。

「有夏天得照片嗎?」

鯧魚問。

「有。」趙涵掏出手機,將夏天的照片找出來,遞給鯧魚。

「你還留著,那麼恨他?」

鯧魚見趙涵手機相冊,有那麼多夏天的照片,他有些驚訝。

趙涵道:「我要時時刻刻的看著他,有時間就看看這張臉,才能讓我心裡的恨意越發強烈,才能督促我越發努力的去變強。」

鯧魚聞言點點頭:「他究竟對你做了什麼,讓你這麼恨他?」

趙涵道:「我把他給綠了。」

「你把他給綠了?」

鯧魚一怔:「然後你還這麼恨他?不是應該他恨你的嗎?」

「我就是恨他。」

趙涵狠狠說道,隨後想起來自己現在的身份,連忙對鯧魚道歉。

鯧魚盯著趙涵看了一會,眼中充滿厭惡,隨即搖搖頭,看都不想多看趙涵一眼。

他也不想去管,趙涵和夏天之間的恩怨,他的任務是提前進入地球,去在地球內部找一些勢利,來幫助他們天月大陸進攻地球。

可是現在魔門被剿滅,實現制定好的計劃被搞砸了,那麼現在只能重新制定計劃了。

盯著手機上夏天的照片又看了一會,鯧魚將手機還給趙涵,他道:「我需要你做一件事情,但不需要你的身體?」

「什麼意思?」趙涵疑惑。

鯧魚道:「夏天不是有一個女朋友嗎,現在。」

趙涵聞言點點頭,她剛才也和鯧魚說了,夏天現在有一個女朋友叫趙馨。

「是的,叫趙馨。」

提起趙馨,趙涵臉色有些不好,那是她的閨蜜,沒想到最後和她的前男友搞到一塊去了,儘管夏天是她不要的,但和趙馨在一起,也讓她心裡極度不爽。

「使者大人問這個做什麼。」

趙涵不明白鯧魚問趙馨做什麼。

鯧魚盯著趙涵,良久,他忽然笑了:「只是想讓你成為趙馨罷了。」

「成為趙馨?」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