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陳青雲輕笑著抓住了水晶的胳膊。

「小水水,這就發火啦!我跟你逗著玩呢?來,給爺這邊也香一口。」

「你去死!」水晶是真的火了,使勁的掙扎。

看來軟的不行,那麼也只好來硬的。張弛有度才是治老婆的王道。陳青雲將水晶往懷中一帶。後者在一聲驚呼中趴到了陳青雲的大腿上。

「啪!」

陳青雲的手掌不客氣的拍到了水晶彈xìng的小屁股上面。

「看你還敢不敢胡鬧了。」

水晶的屁股什麼時候被人打過。就是她父母,也從來沒有碰觸過。沒有想到也有被人打的一天。

身子一僵,一動不動了。隨後,傳出輕輕的哽咽聲。

「嗚嗚……嗚嗚……你欺負我!」

「啪!」又是一下,手感真不錯,陳青雲有些打得上癮了。

「你再哭,我就一直打下去!憋回去!」陳青雲裝成惡人,這個時候要是去哄她,剛剛的一切招數可就白搭了。

還別說,陳青雲的威脅真的很有效。水晶雖然身子還在顫抖,可是哭聲卻立刻停止了。

「今天的事情就到此為止,我不希望再次發生。這次念在你是初犯,我就原諒你了。」陳青雲別有用意的在水晶的屁股上幫著揉了兩下!哎,怎麼長的,彈xìng真好,手感十足啊!

水晶面帶梨花的被陳青雲塞回了被窩,並且幫她蓋好了被子,站起身準備離開。現在離開效果剛剛好,也是功成身退的時候了。

「小云云……」水晶小聲的叫住陳青雲。

此刻水晶的模樣真的很讓人憐惜,淚痕未乾,臉頰泛紅。這可不是因為哭而漲紅的,而是因為剛剛那兩下屁股上巴掌帶來的刺激結果。

雖然很痛,卻傳來異常的感覺。

「恩,還有什麼事情?」陳青雲停住腳步。

水晶小聲諾諾道:「你都摸了人家的屁股,你得負責!」

陳青雲噗通倒在地上,這個理由太混蛋了!

「哼,這次饒了你。下次你再敢不經過我同意就摸我屁股,看我怎麼收拾你!」水晶總算破涕為笑,小小得意了一下。

陳青雲從地上爬了起來,十分無語的望了一眼這麼快就恢復過來的水晶。無可奈何的搖搖頭,看來自己的御妻之道還任重道遠啊!

「小云云……」

「又幹嘛!還讓不讓人睡覺了啊!」陳青雲要瘋了。

「你屁股上到底有什麼啊!」

噗通,陳青雲再次栽倒! 秦浩天瞬間醒了過來。蝶舞導師看著秦浩天,怒氣沖沖的說道:「秦浩天,你對我做了什麼?」

秦浩天站了起來,聳了聳肩部,一副很無辜的樣子,道:「導師,我沒做什麼啊?」

蝶舞看著秦浩天竟然還一副沒事人的樣子,更是不爽了。惡狠狠的對秦浩天說道:「秦浩天,你竟然還敢裝傻充愣?你……你太可惡了……我要殺你了……」說著,就要對秦浩天撲過來。

秦浩天看著蝶舞那一副要殺人的樣子,退了一步,可憐兮兮的道:「導師,昨天不是我對您作了什麼,而是您……你對我……」

蝶舞:「……」

蝶舞看著秦浩天抱著手,一副被怎麼樣的樣子。氣的幾乎要吐血。

「秦……浩……天……」蝶舞望和秦浩天,殺氣騰騰,已是咬牙切齒了。狠狠的瞪著秦浩天,想要把他吃了似的。

不過接下來,秦浩天的動作,卻是更讓蝶舞目瞪口呆了。只見秦浩天居然索性的一件一件的把上半身的衣服給褪了下來。

蝶舞看著秦浩天居然在自己的面前脫衣服。蝶舞都有些的愣住了。她也見過不要臉的,可是像秦浩天這麼不要臉的,當真還是少見了。

不過接下來,蝶舞征了一征。因為她發現秦浩天的身上有許多唇印。大大小小的遍布了秦浩天的全身。那唇印當然不可能是秦浩天自己的。

「額……這是怎麼回事?」蝶舞不知道為什麼,有些心虛了。

秦浩天熱淚盈眶的對蝶舞說道:「蝶舞姐姐,這些都是昨天半夜你留下的啊!」

蝶舞臉色一變,對秦浩天喝道:「你胡說,這怎麼可能?」

秦浩天很是無辜的對著蝶舞說道:「蝶舞姐姐,我沒有胡說啊!這些都是事實的。」

蝶舞深深的吸了口氣,雖然努力的想從秦浩天的臉上看到破綻,可是秦浩天的表情看起來煞有介事的,倒真的像是一個很無辜的受到虐待的青年。可是蝶舞怎麼也不相信自己竟然會做出那種事情。悠然,她凝起了雙目,望著秦浩天,正色的說道:「可是我昨天怎麼會出現在你的房間內?」

秦浩天聞言,更是無辜的對蝶舞說道:「姐姐,您忘記了,昨天您自己一直要來我這裡的,我雖然不答應,但是拉不住您啊!」

蝶舞:「……」

蝶舞看著秦浩天那副篤定的樣子。這下也不敢確定自己是不是做了那事了。感到自己的臉有些發燒。好在蝶舞覺的自己的身上似乎沒有啥異樣的。否則她殺了秦浩天的心都有了。

蝶舞惡狠狠的對秦浩天一字一頓的說道:「我警告你,不能把今天的事情說出去。,」

秦浩天連連的點頭,道:「知道了,蝶舞姐姐。」

「哼!」蝶舞狠狠的瞪了秦浩天一眼,轉身逃也似的離開了。

秦浩天看著蝶舞那匆匆離去的身影,臉色泛出了一絲的笑容。那些所謂的唇印當然是秦浩天自己搞上去的。事實上,秦浩天提早就醒過來了。昨天他也喝多了。再答應將蝶舞姐姐送回去后,鬼使神差之下,竟然將她弄回了自己的房間。當然,秦浩天也不是那種趁人之危的人。真正的高手,是不屑使用這中手段的。當然,秦浩天知道如果蝶舞醒來,發現自己躺在秦浩天的床上,自然殺他的心都有了。是以,秦浩天才用了這種手段。

這幾天學院的預選賽開展的如火如荼。各路神仙都出現了。只是初級班和中級班能順利如選百強的著實太少了。大部分都是高級班和特級班的。秦浩天對這沒有太過於的關注。如果堂堂青年榜上的修鍊者能學院的百強都殺不進,那還不如找塊豆腐撞死算了。

這幾天秦浩天乾脆都搬到了自己的**庭院來了。因為這裡離藍可欣住所近了許多。畢竟方便秦浩天偷香竊玉。藍可欣自從被秦浩天給破瓜了以後,食髓知味,幾乎隔一段時間,就會找秦浩天。讓秦浩天都戲稱其為y婦。

這不,秦浩天又進入了藍可欣的房間內。

「親愛的,你來了!」藍可欣媚眼如絲的望著秦浩天,那萬種風情看的秦浩天很是雞動。

此時的藍可欣的身上穿著一件薄如蟬翼的睡衣。很是透明。那種若隱若現的樣子更為的吸引人。

「d婦?你這是在歡迎我嗎?」秦浩天色迷迷的望著藍可欣,臉上的表情無比的猥瑣。

「你說呢?」藍可欣勾著秦浩天的脖子。吐氣如蘭的。那媚眼如絲的樣子,看的秦浩天禁不住的心神蕩漾。一股熱氣從丹田升騰了起來。

秦浩天強自的咽下了一口唾沫。已有些的受不了了。這學院的三大校花之一絕不是浪得虛名的。魅力驚人。至少秦浩天是絕對抵抗不了對方的誘惑。尤其藍可欣似乎是剛剛洗完澡。身上散發出了迷人的清香。那貼身的睡衣,看起來若隱若現的。緊貼在身上,透著著迷人的曲線。很快,便讓秦浩天的心裡湧上了無限的**。

秦浩天攔腰將對方抱了起來。放在了床上。迅速的將藍可欣身上的衣服迅速的解開了。很快,一具迷人的**展現在了秦浩天的面前。凹凸有致的身材,還有那光滑無比的皮膚,散發著潤滑的光澤。看的秦浩天連眼睛都要瞪出來了。

秦浩天也將自己身上的衣服完全的褪去,展現出了一具健壯的身材。在那古銅色的肌膚上,還遍布著一道道的傷疤,顯然都是秦浩天在歷次戰鬥出留下的。雖然如此,可是那些傷疤在秦浩天的身上卻散發出了男性那陽剛的魅力。看的藍可欣的目光中閃出了異樣的色彩。

當秦浩天的身體完全進入對方但身體的時候,一股涼涼的能量從藍可欣的體內勁入了秦浩天的身體中。在一陣顛龍倒鳳后。秦浩天感覺自己又攝取了對方身體內的一些陰性的能量。當然,這一次的能量比起第一次那是少了許多。但對秦浩天來說已算是很可觀了。

看著藍可欣慵懶的躺在床上,秦浩天望著她笑了笑說道:「呵呵,怎麼樣,還不錯吧?」

藍可欣白了秦浩天一眼,道:「哼,算你行。」

秦浩天訕訕的點了點頭,開始盤膝的坐在床上,開始運轉起了體內的玄氣。將攝入自己身體內的能量給吸收了。

每一次懾入藍可欣的能量,秦浩天總會感到,自己體內的玄氣每一次都會撞大了許多。比起秦浩天日常修鍊進展快多了。所以,秦浩天有時候覺的這也是一個好方法,只是久了,這中能量也就慢慢的淡化掉了。否則,這方法當只是比普通的修鍊方法是爽的多了。

秦浩天在將陰性能量都吸收了以後。悠然,他的腦海里忽然傳來了一個聲音。

「什麼,又有新任務了?」秦浩天有些的納悶。

不過秦浩天也有些的好奇,不知道到底是出現了什麼樣的新任務。秦浩天連忙的進入了意識海當中。

在意識海當中,秦浩天的意識進入了寶塔。在任務榜上看到了新的任務。 重生之莫家嫡女 只是這一次任務有兩條。

在名花榜上的任務是推倒柳清瑤,得到的任務能量是50000限期半年。在聲望榜上的任務是取得武鬥大賽的第一名。任務的能量也是50000。

50000的**點,那果然是很不錯的樣子。秦浩天很是心動。如果兩個都得了,開啟寶塔的第三層,就沒有什麼難度了。

秦浩天斟酌了一下。對著塔神老頭說道:「塔神,你幫我將這兩個任務都啟動了吧!」因為秦浩天是在意識海當中,所以只能由塔神為他將這任務給啟動了。

「都啟動了?」塔神有些奇怪的望著秦浩天。

秦浩天笑的很是猥瑣的說道「嗯,柳清瑤這個任務半年我想足夠了。而武鬥大賽的第一名,這也是我的目標,並不衝突。」

「哦!倒也是!」塔神聽了秦浩天的解釋,不由的點了點頭。

學院的預想塞,每個人都有三次。三次都能連勝的人才能進入百強。

秦浩天這個被預備役班寄予厚望的人,現在已是享受國寶級待遇了。吃飯有人買,天熱有人打傘。無聊有人給他講故事。

「我靠,你講的什麼故事,三歲小孩聽的。」秦浩天聽著凌天奇給自己講的故事,竟然是什麼小白兔找媽媽的故事。我擦,真把自己當做三歲小孩了。

秦浩天鬱悶。

「對了,還有你,富貴,早上沒吃飯,不能用力點,老子熱的衣服都快濕透了。」秦浩天有些鬱悶的對卓富貴說。

……

秦浩天翹著腿在看著台上的比武。他也不得不說,這一次武鬥大賽似乎都是人才輩出。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底牌。看來敢上台的都有一定的實力。

很快,場上的比武結束了。一名青年被抬下場了。另外一名青年雖然稍微好些。但是身上的衣物也是破破爛爛的了。

預選賽到了後面,實力都越來強了。前一次還志得意滿的勝利者,在下一次,許多都成了另外一個人的踏腳石。殘酷可見於斯啊!

「下一個,預備役初級班的秦浩天,對中級班的程百風。」裁判導師喊道。

程百風是一名神色冷峻的青年。渾身露出了陰冷的煞氣。這樣的人一看就不好對付。

這時,台下有不少的觀眾學員看到那青年,開始驚呼了起來。

「哇!那程百風不是中級班的十大高手之一的嗎?」

卓富貴對著秦浩天神色凝重的說道:「老大,那人不好對付啊!你要小心一些。」 第193騙:超生游擊隊

跌跌撞撞的走出水晶的房間,關上房門,陳青雲臉上的嬉笑表情沒有了。換做呲牙咧嘴的模樣,剛剛撞的那一下可夠狠的,後腦勺起了一個很大的包

幸虧哥們練過,否則非得掛了不可?

揉著腦袋,陳青雲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往場上一躺。

我靠!立刻跳坐起來,剛剛一直忍著,痛勁過去了,以為沒事了。沒有想到撞得還真挺嚴重,一躺下碰觸到枕頭,還真他娘的痛啊!

得……現在別想睡覺了。

站起身下床,從褲兜裡面掏出香煙點燃一根,來到陽台。

房門慢慢打開,翟靈薇一個閃身鑽了進來,然後快速的鎖好了門。躡手躡腳的來到陳青雲的身後,伸出雙手摟住對方的腰,將臉貼在了後背上。

「還疼嗎?」

一想到陳青雲的腦袋撞到了,翟靈薇一點困意都沒有。儘管知道現在她這個時候來陳青雲的房間會很危險,很容易被水晶發現。可是她按捺不住想要看看他的心思,做了一次又一次的心理掙扎后,最終還是過來了。

推門進來,看到陳青雲站在陽台抽煙,就知道對方肯定是因為疼痛睡不著,內心不由得糾結了一下。

陳青雲握住對方摟在腰際的手,笑著搖搖頭:「已經不痛了。你也睡不著嗎?」

翟靈薇搖搖頭,臉頰不由得紅了起來。不知道為什麼,剛剛看到陳青雲飛身去救水晶的時候,她的腦海裡面就在想。如果剛剛是自己的話,陳青雲也同樣會那樣救自己吧?一想到這個可能性,骨子裡面的一種熱血就被激發了出來,這個男人值得珍惜一輩子。

「不,我是來接受懲罰的!」

陳青雲對待翟靈薇的懲罰只會有一種。

彈飛煙頭,轉過身子,壞笑了一下,將翟靈薇攔腰抱在懷中。

「靈薇姐,這可是你主動來送死的,可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了!」

「來吧!千萬別心慈手軟!」翟靈薇紅著小臉說道,跟這傢伙待在一起時間長了,都會被他感染到。

大步邁到床邊,在翟靈薇的一聲驚呼中,兩人飛身上床。

陳青雲也未回身,將手中的打火機丟了出去。一聲清脆的響聲,打火機準確的砸在了燈的開關上。

燈滅……大被蒙……房間內一片春光無限。

半個小時后……

「靈薇姐,你似乎還沒有認識到自己的錯誤。我決定要加重處罰你!」

「來吧!讓我深刻的認識到錯誤的嚴重性!」

一個小時后……

「青雲,我似乎覺得我並沒有錯。」

「哼,是嗎?那我今天非得讓你認識到錯誤不可!」

兩個小時后……

「青雲,你再懲罰一下我吧!我這個人沒有記性,總怕以後會再犯!」

「姐姐,我覺得你已經認識到錯誤的嚴重性了。所以,我決定饒恕你了。」

「那不行,作為一個執法者,你應該嚴於律己,絕對不能徇私枉法啊!你還是再懲罰懲罰我吧!」

「我們講究的是坦白從寬抗拒從嚴的政策。你很配合,這次就算了吧!」

「不行,既然你不主動懲罰我。那我可就自殘了!」

陳青雲悲哀的看著母老虎飛身坐到他的身上,哀嘆了一聲,老天爺啊!我要被榨乾了!這哪是懲罰她啊!這是在懲罰我啊!

再富足的礦源,也經不住過度的開採。

陳青雲感覺全身無力,腰部很酸,一早起來的時候感覺身子都有些發飄。不過,翟靈薇倒是神采奕奕,紅光滿面,這都是陳青雲一個晚上努力換來的結果。

因為睡得很晚,兩人起來有些晚了,估計這個時候水晶應該都起床了。

「你先出去,沒有人了,我再出去!」翟靈薇生怕被水晶看到,只能玩起了超生游擊隊的把戲,你先沖,我殿後!

陳青雲穿好了衣服來到門前,正打算開門。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