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陳陽臉上這樣難看的表情就說明了,必定沒有拜師成功。

我突然在想,他會不會把這一次的原因又歸結到了我的身上,認爲是因爲我的原因,所以才導致他沒辦法成功拜師的。

只是現在對於我而言,這些都不重要。

兵來將擋,水來土淹,陳陽就算是有再高的計謀,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也只能甘拜下風。

我開車回了齊氏集團。

把已經簽約好了的文件交給了齊周。

齊周接過文件大致的翻閱了一下,臉上瞬間就露出了一抹喜意,將文件給鎖在了下面的保險櫃後,才拍了一下我的肩膀對着我說,

“這件事情你做的不錯,走吧,你我二人也已經有很長時間沒有一同吃飯了,今天我來做東,帶你去個好地方。”

齊周帶我去了我第一次答應他成爲他繼承人的餐廳裏。

這裏我也已經有許久未曾來過了,別以爲不會有什麼太大的變化,但是卻沒想到居然已經增添了二樓。 這裏以前只有一層樓,而且在這家店吃飯必須要提前一個星期預約,現在聽說這家店生意極爲的火爆,就連提前預約一個星期,有時候也無法排得上號。

只不過在這邊的老VIP,是享有優先權,而且有私人包間的。

所以,齊周只需要提前幾個小時預定好需要的菜餚即可。

齊周帶着我上了新鑄成的二樓。

餐廳裝潢較爲低調,而且隱隱的透着一股古色古香之勢,既大氣亦不失檔次。

如果說其他餐廳裏面突然增添了一個樓層,也許對於整個餐廳來說都是會有一定影響的。

但是在這裏沒有。

老主顧依舊可以感覺得到這裏的熟悉。

包間裏的環境也很好,剛開門映入眼簾的就是巨大的竹飾屏風,往右邊走就是一臺八仙桌,只不過與其他地方不同的是,八仙桌所對應的並不全然都是凳子,而是還有沙發裝飾。

這樣一來,倒也可以偷得幾分懶。

齊周點了些菜,就把菜單遞給了我“你看看你喜歡吃什麼,上一次你過來的時候我就特意觀察過了,只注意到了你比較喜歡這幾樣菜,其他的我倒也沒注意到。”

我沒有說話,只是隨手勾選了幾樣菜。

齊周能夠記得我喜歡的菜式,我也同樣不會忘了他所喜歡吃的東西。

不過,在菜還沒有上來之前,我打算先去洗手間沖洗一下手。

與齊周說了一聲後,我起身就往外走。

就算已經走進了洗手間,正打算洗洗手的時候,我忽然聽到了一陣熟悉的聲音,從外面傳了進來。

“陳陽,過了這村可就沒這店了,聯繫方式我已經給你了,到底要怎麼做,可還是看你自己的。”

這道聲音,是肖一山的。

他一而再再而三的跟我作對,不停的放出狠話,所以對於他的聲音,我早就已經銘記在心。

我下意識的就想知道他們兩個人現在到底在謀劃着什麼,所以幾個跨步之間就走到了洗手間裏面的隔間把門給扣上,靜靜的聽着外面傳出來的動靜。

隨後響起來的,是陳陽的聲音。

他似乎有些猶豫。

“可是他現在是齊周的繼承人,對付他到時候會不會惹的齊氏集團,對我陳氏集團動手?”

“你怕什麼?”肖一山不屑的冷哼聲響起,“他現在也就仗着是齊周的繼承人這個身份纔會這麼囂張的,不過繼承人可不只有一個。

所以你不用擔心,只要你出手毀了他,到時候齊週一定會重新找一個繼承人,畢竟他可沒有必要爲了一個區區的繼承人就得罪整個陳氏集團。”

“你說的是真的?”

陳陽似乎還在猶豫。

“當然是真的,我跟他明面上對了這麼多次,早就已經瞭解了他那些小動作,所以你相信我,只要你出手對付他,到時候他沒有利用價值,齊週一定會用最快的速度把他給刷下去,

另外一點我也可以跟你保證,而且到時候你不會自己一個人獨自承擔這些的,只要你廢了他,就算是到時候齊周真的打算對付陳氏集團,我也會讓我爸力挽狂瀾,將陳氏集團拯救與水火之中的!”

“那你把那個人的聯繫方式給我吧。”

“這是他的名片,你可要拿好了,他的聯繫方式已經是我現在唯一的底牌了,現在我願意把這一張底牌給你,你可要好好的珍惜啊。”

“放心吧,咱們兩個人也不過就是互惠互利的關係,如果這個人真的能夠徹底的毀掉陳驍那個王八蛋,該給的好處我不會少了你的。”

“哈哈,陳哥果然是個爽快人?那我可就等着你的好消息了?”

隨着肖一山的聲音響起來的,是水龍頭緩緩出水的聲音。

他們兩個人談話的聲音漸行漸遠,我才從洗手間裏面的隔間裏面走了出來。

估計他們做夢都沒想到,他們想對付的我,就在隔間裏聽着他們的計劃。

我並不懼怕他們的報復。

從他們兩個人剛纔的談話,我也已經聽出來了,肖一山手裏好像是有着什麼地下勢力的聯繫方式,而這也是他現在手裏僅剩的底牌,是他一直想要對付我的存在。

只不過,這一張底牌他在我面前還沒有拿出來過,所以在知道了晨陽對我懷有敵意的那麼一刻,他就奉獻出了手裏的底牌。

想到這裏,我忽然覺得有些想笑。

但凡陳陽能夠聰明一點都能看得出來肖一山的想法並不簡單。

哪有人會那麼愚蠢,將手裏的底牌奉獻給其他人。

肖一山與我之間的恩怨,也是衆多人都知道的事情,陳陽當然不會忽略。

可是他最蠢的地方就是在於相信肖一山。

試問一個對我已經恨到了骨子裏面的人,又怎麼可能會不親自出手對付我,而是把這個對付我的機會留給了其他人。

肖一山可是一個睚眥必報的人,並不是什麼所謂的,會用借刀殺人這樣的方式來讓我吃教訓的人。

所以我能肯定的是,他這張所謂的底牌,也許要付出的代價極大,不然他早就已經拿出這張底牌來對付我,而不至於等到現在了。

只是要付出的代價是什麼,我也無法預料得到,也沒那個心思去猜。

既然陳陽打算對付我,那我可就得提前出擊了。

若是蹲守在一個地方等着其他人主動出擊,那到時候迎接我的就是未知的危險。

與其等待着危險一點一點的降臨到身邊,不如主動靠近危險並且解決危險。

逃避不是我的風格。

回到包間後,我並沒有把這件事情與齊周說起。

因爲原先的刀疤男對付齊氏集團事情,所以的確是動搖到了齊氏集團的一點根基,

齊周這段時間之內一直在忙着休整公司,早就分身乏術,像是這種小事情能自己解決的,我便不會想着要去與他說起。

第二天,風小毅照常過來纏着我。

他一直跟在我周邊,嘴裏的話就沒有停過。

“大哥,你看我都這麼誠心誠意的過來兩天了,難道這你還看不出來我的決心嗎?再說了你收個小弟對你沒有影響的,而且我還能替你做很多事! “大哥,你看我都這麼誠心誠意的過來兩天了,難道這你還看不出來我的決心嗎?再說了你收個小弟對你沒有影響的,而且我還能替你做很多事!

我能替你罵人!分分鐘能把那人氣的七竅生煙,你要是不信,現在就可以指定一個人,我現在就能給你去罵一罵,指定能讓你滿意!”

“不用了。”我撇了他一眼,“把你的嘴巴閉上就好。”

“那怎麼行?”風小毅一瞪眼睛,又繞到了我的身前,“大哥,我想做你小弟的決心,那可是非常堅定的!”

他說着就伸出四根手指頂在額頭上,一副信誓旦旦的模樣。

“你在妨礙我。”

過妻不候 我擰緊了眉頭。

wωω ◆ttka n ◆C○

今天我本來想去好好的查看一下陳陽與肖一山兩人到底有什麼所謂的底牌,但是風小毅這麼一來就完全打斷了我的計劃。

“大哥,你要去做什麼?我來幫你吧!我可以的!”

風小毅一拍胸膛,信誓旦旦的道,“大哥不瞞你說,我師傅一直以來是最放心我的!雖然我說話有點不靠譜,但是我做事靠譜啊!”

我斜睨了風小毅一眼。

就他這副模樣,怎麼看都不靠譜。

這要是真把這件事情交給了他,到時候沒有探查到什麼是小,如果他要是被陳陽發覺了,那麻煩可就大了。

“大哥,你信我,這件事情你就安心的讓我去處置吧!”

“你很煩,不要打擾我,你要是實在想跟在我身邊,那你就好好的跟着,不要再多話了。”

我覺得耳朵都要起繭子了。

“好嘞!”風小毅迅速點了點頭,像是生怕我反悔似的跟在了我身後,“大哥你放心,我一定安安靜靜的跟在你身後,什麼都不做!”

我淡漠的瞥了他一眼,擡腳就上了駕駛座。

風小毅腳下像是生了火一般的轉到了副駕駛,迅速繫好了安全帶,討好似的說道,

“大哥,您開車,我就在旁邊看着!”

我沒有說話,只是啓動了車子。

風小毅雖然有些話嘮,但是這一路上,像是刻意的爲了不妨礙我,所以都沒說話,一直保持着沉默。

很快我們就到了陳陽的公寓住所。

這處住所是我託人查到的地方,據說陳陽最喜歡的就是待在這邊的公寓裏,而且這個公寓裏面還有他養的一個小情人。

與其說喜歡待在這個公寓,不如說他其實是喜歡公寓裏面的小情人。

“大哥,你這是要去對付誰?”

風小毅站在我身後一臉疑惑。

“別說話,跟在我身後就行了,一定要隱蔽身形,不然到時候要是被發現我可救不了你,”

我的語氣聽起來有些沉重。

風小毅瞬間就被嚇得倒退了一個,喉嚨滾動一番,有些害怕的看向了面前的這一棟公寓。

“你要是害怕,你就先回去,不要打擾我。”

我說完就放輕了步伐,往樓梯走去。

乘坐電梯一定會被陳陽發覺,而且,他說在的樓層並不高,想要從這裏爬上去還是很容易的。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