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陳科長正隱藏在鍾凱公司的一個角落裏,他已經在這裏蹲了快兩個小時了。

鍾凱公司發生命案後,所有的員工都被通知放假,只留下了幾個財務在覈查着賬目,還多了一些不知道什麼地方調來的保安,竟然把這間公司重點保護起來。

陳科長已經潛入進來好幾次了,可是嚴密的安保讓他無法接近那間監控室,除非能把那些保安一個個的打暈。

無聊的等待機會的時間裏,那些忙碌覈對賬目的反常現象引起了陳科的注意,在發散思維偷聽了他們談話後,陳科明白了,原來鍾市長一直在鍾凱公司洗錢,把他那些貪腐來的錢財變得合法化。

不過現在的目的不是把鍾市長扳倒,而是要幫我找出洗脫殺人嫌疑的證據。

幾個保安還在鍾凱公司不停的巡視着,這個時候左歡的電話不合時宜的打了過去,陳科連忙摸出電話給他掛斷,雖然陳科把電話設置成了靜音,但電話裏高速旋轉的陀螺儀震動的嗡嗡聲在寂靜的辦公室裏還是引起了保安的注意。

一個保安尋着聲音的方向就走了過來,陳科知道不能再藏了,顯出身影就一掌劈在保安的頸部,在這保安還沒倒地的時候他又衝到了另一個保安身旁,用同樣的手法打暈了他,一閃身就進了監控室。

裏面兩個保安聽見響動都站了起來,陳科苦笑道:“對不起了!”

讓這兩人又躺下後,陳科看着那一堆的監控設備傻了眼,哪裏纔是存放監控錄像的地方?

他想起李海的電腦水平不錯,趕緊拿出電話撥了過去:“李海!監控錄像一般存放在什麼地方?”

電話那頭的李海不知道情況,問道:“什麼意思?”

陳科忙說道:“我在找鍾凱那件案子的監控錄像,現在監控室裏不知道拿什麼?”

“哦!”李海答道:“有專業存錄機的就在存錄機裏,不過一般都在電腦的硬盤裏有備份!”

這時外面又傳來了保安的腳步聲,陳科連忙掛斷電話,閃身出去又打暈一個,回到監控室不停的唸叨:“存錄機存錄機!存錄機是什麼?”

找了一遍無果後,想起李海說的電腦硬盤裏面有,可是電腦硬盤是長什麼樣的?陳科又傻眼了。還好他知道硬盤是在電腦主機裏面,這監控室裏一共有四臺電腦主機,陳科一股腦把連接的線路全部扯掉,抱着四臺主機就跑了出去。

跑到門口突然想起一事,抱着那四臺主機又跑進了鍾凱公司的財務室,在幾個目瞪口呆的財務面前拿走了一本賬簿。

從樓梯一路下到了停車場,陳科把幾臺電腦主機扔在後座,總算是鬆了口氣,他馬上給李海打去電話,他可自己知道沒本事能找出那段還不知道存在與否的監控錄像來。

李海打開門的時候也被嚇了一跳,然後忍不住笑道:“我的大科長,你該不會把人家公司所有的電腦都拆過來了吧?”

陳科放下那幾臺主機說:“還好我聰明,知道硬盤不在顯示器裏,這監控室的幾臺電腦全在這裏,剩下的工作就交給你了,一定要找出鍾凱出事那會的監控錄像!”

李海點點頭,他也在關心左歡的案子,畢竟左歡也是他親自帶進這個部門的。

李海熟練的拆開了幾臺主機,取出硬盤連在了他自己的電腦上,仔細的搜索着所有的視頻文件和壓縮文件包。

幾番查找無果後,李海很肯定的說:“那天的監控視頻要麼就是沒有,要麼就是被刪除了!”

陳科失望的說:“有辦法找到麼?”

李海得意的笑道:“只要是在這幾個硬盤上刪除的,我就有辦法把他恢復過來!”他一邊說,手上的動作也非常迅速,點出了幾個全英文界面的軟件後,外接上的硬盤就嗡嗡的響動着,裏面磁片上的數據被一一檢索着。

等了一會,李海高興的叫了一聲,他指屏幕上可恢復列表中一個名爲‘董事長辦公室’的文件夾說:“肯定是這個了!”飛快的點了恢復確認!

陳科激動的看着那個緩慢增加的進度條說:“怎麼這麼慢?你就不捨得弄一臺好點的電腦?”

李海馬上瞪大了眼睛說道:“我這臺電腦三萬多!全是頂級的配置,你還嫌慢?”

李海等那個進度條漲到了100%,點開恢復後的文件夾,又找到了事發當日時間的那個錄像文件,雙擊打開了視頻。

看完鍾凱死亡經過的錄像後,兩人的嘴都合不攏了,好半天才對視一眼捧腹大笑起來,這樣的死法已經突破了所有人的想象力,如果不是親眼所見的話,講給誰聽也不會相信的。

陳科吩咐李海多拷貝幾份,然後就拿出電話打給左歡,說:“監控視頻已找到,你可以回來了,明天我把視頻交到司法部門後就讓胡有財來接你!”

左歡接到電話卻有點高興不起來,放走了崔青婷和廖雲澤這件事讓自己心頭懸起了一把利劍。

左歡問陳科:“你沒看到我的信息?”

陳科說道:“沒注意,剛纔一直很忙,你說什麼了?”

左歡竭力讓自己平靜下來說:“我遇到崔青婷了,她和廖雲澤在一起。”

陳科也楞住了,他沉吟半晌道:“回來再詳談吧!”

(有朋友問我說:這大反派的成長怎麼會比主角還慢?我反問他:你怎麼就那麼認定廖雲澤一定就是反派呢?

合情合理但又出乎意料是這本書的主旋律,爲了不犯一些邏輯和常識上的錯誤,我知道的就不說,我不知道的一定會查閱大量的資料來佐證。就像主角在緬甸老街上那幾章的描述,我就查閱了大量有關老街的資料,連左歡去吃麪的那間胖子牛肉麪都是能在現實中找到的。

看在我這麼辛苦的份上,各位客官點下收藏吧!不是收藏到手機裏哦!你只需在17K網站上簡單注個冊,一分鐘都要不到,這就是對我的支持!謝謝了!) 隔天一早,陳科和李海就拿着記錄鍾凱死亡原因的監控視頻送到了司法部門,陳科還把從鍾凱公司拿走的那本賬簿讓李海送到了省紀委。

當天下午左歡的通緝令就被撤銷了,左歡也被胡伯的兒子開車送回了CD市。

來接左歡的是陳爾嵐,她遠遠跑過來踢了左歡一腳,然後抱着哭道:“你怎麼能讓我擔心呢?不是讓你不要去做傻事了嗎!”

左歡苦笑道:“不是我做了傻事,是鍾凱做了傻事。”左歡打開了陳科傳給我的錄像片段放給她看。

鍾凱用的監控探頭很高清,收音效果也相當棒,看完了這個血腥的‘自殺’過程後,每個人的第一反應絕對是驚訝,然後都會再重放一遍。

帝少的乖乖妻 陳爾嵐就坐在車上連續看了三遍這段視頻,她拍拍胸口說:“雖然心裏不舒服,但是我還是想笑!你說你這叫什麼運氣?連這種事都能一頭撞上?”

左歡握緊了方向盤,腦海裏滿是崔青婷、廖雲澤和那張紙條!

陳爾嵐說道:“叔叔阿姨給你燒了柚葉水,讓你回家洗澡去!”

左歡說好!

陳爾嵐又道:“翠湖苑那裏我讓朋友去重新裝修了,他說半個月就能搞定!”

左歡說好!

陳爾嵐發現左歡心不在焉了,她說道:“裝修費你出!”

左歡說好!

陳爾嵐捉狹的看着左歡說:“你是個白癡加弱智!”

左歡回看她,很認真的說:“我的確是個白癡加弱智!”

陳爾嵐覺察到左歡有點不對勁,摸了摸左歡的頭髮,問道:“你怎麼了?怎麼一下就悲觀起來了?”

左歡說道:“明明已經有人提醒過我不能怎麼做,但我還是沒有照辦,你說我是不是白癡!”

陳爾嵐不知左歡意之所指,只當左歡沒聽她的吩咐,便說道:“那我們以後的家規第一條就是必須服從老婆的命令!”

左歡敷衍的笑了笑,心中的煩惱可不能告訴她,幫不上忙不說,也給她徒增煩惱。

左歡把車轉上了去公安局的方向,陳爾嵐連忙說:“不是讓你回家嗎?叔叔阿姨還在等着呢!”

左歡說道:“我有很重要的事要和我們科長談,花不了多久的,就麻煩你在車上等我一會吧!”

陳爾嵐聽話的點了點頭,又把頭靠在左歡肩膀上,任由左歡駕車前行。

左歡把車開進公安局的時候,幾乎所有人都對左歡行着注目禮,上午都還在被通緝的嫌犯,下午就明目張膽的開車進了公安局,估計左歡也是史上第一人了。

走進陳科的辦公室,左歡誠心的說了聲謝謝。

陳科還是指指那張椅子讓左歡坐,不過桌上多了杯熱茶。他說道:“你的事情能有這麼戲劇化的反轉,算是你運氣好,但是下次呢?以後做事要三思,三思後行!!”

左歡很鬱悶的說:“我可能犯下了一個更大的錯誤!”

陳科說道:“我不覺得你放走了崔青婷是個錯誤,說說吧,到底怎麼回事!”

左歡就給他說起了昨天和廖雲澤碰面的經過,左歡手上帶着精神力,揮出一拳說道:“昨天我就這樣打了廖雲澤一拳,你覺得如果是打在正常人身上是什麼後果?”

陳科臉色有點變了,他完全知道我這一拳的威力,他支吾道:“或許他也是運氣好!”

左歡冷笑道:“捱了我這拳沒有當場死掉纔算他運氣好,但是他還撞塌了一堆磚石後還能若無其事的撲上來想咬我一口,你說,這還是人麼?”

陳科的嘴漸漸有點合不上了,他問道:“你確定他身上沒有精神力?”

左歡點點頭:“我感覺不到他身上有任何能量!”

陳科陷入了沉思中,良久,他才問道:“後來呢?”

左歡說道:“我就起了殺機,這時崔青婷出來阻止了我。”

陳科很是奇怪的說:“她不是已經完全失去精神了了嗎?怎麼能阻止你?”

“哭!”左歡無奈的搖搖頭:“女人一哭我就心軟,心裏就亂糟糟的,事後想起來,我實在是太佩服崔青婷的演技了!”左歡把崔青婷出來後的每一個動作和她說的每一句話都儘量描述出來。

陳科聽完左歡的講述以後,有點疑惑的說道:“這樣也無法證明她在說謊啊!”

左歡很認真的說道:“我也是事後才反應過來,廖雲澤的身型和我差不多,崔青婷一隻手很輕鬆的就把他攙扶起來了,出門的時候廖雲澤被絆了一下,崔青婷還是把他扶得穩穩的。這對異能者來說很正常,但是!我在崔青婷身上也感覺不到任何能量!一個普通的女子是不可能有這麼大的力量的!”

陳科閉上眼睛用手指敲着桌子:“他們身上一定發生了什麼不同尋常的事!”

“對!”左歡給陳科講起了以前在他們身上感受到的那種奇怪的感覺。

陳科不說話了,閉上眼睛不知道在想什麼。

“所以我覺得我放走了他們是犯了很大的錯誤,留下那張紙條的人很清楚這一點,甚至我覺得那就是未來的我通過某種途徑給我留下的警告!”左歡說道。

陳科睜開了眼睛說道:“你科幻電影看多了吧!”

左歡一揮手,讓陳科桌上的東西全部懸浮在空中,說道:“這樣的畫面不也真實存在的麼?爲什麼就不能是我自己寫來警告自己的呢?”

陳科又閉上眼睛繼續敲桌子,等了很久他睜開眼睛說道:“姑且就相信你的分析,但那紙條上爲什麼不是寫的廖雲澤的名字而是崔青婷呢?”

左歡冷哼道:“肯定是因爲崔青婷更危險!”

陳科嘆到:“這樣吧,我會把這件事彙報給局長,讓他通知公安部門加大對廖雲澤和崔青婷兩人的通緝力度。”

左歡奇道:“能聯繫到局長了?”

陳科瞪左歡一眼道:“不然你以爲你的通緝令會撤銷得那麼快?不過你出了這事,你的民警身份肯定是留不住了。”

左歡無所謂的說:“聽從組織安排,反正我也沒上過班,帶着那張證件實在有愧。”

陳科說道:“局裏還有個通知,由世界各國異能局舉辦的第一屆異能者比武大會將在三月一日在內華達州召開,你和江梓月等五位同志代表我們國家參賽!”

左歡翻着白眼說:“這不是閒得蛋疼麼!”

陳科笑道:“這就是怕你們閒得蛋疼,現在不會有魅靈出現了,你們這些人又精力旺盛的,不找點事給你們做怎麼行?”

左歡抗拒道:“派吳大軍去不就行了?還把我們整去幹什麼?”

陳科笑道:“你以爲老外都是傻的?吳大軍一早就被任命爲組委會成員不能參賽,而且大會規定5級以上的異能者就不能參賽了,所以你這幾個月要小心不要升級!”

左歡氣道:“還有這個說法?升級都不讓了!”

陳科譏笑着對左歡說:“如果你真不想去的話,就把精神力升到6層啊!”

他見左歡沒什麼興趣,就引誘左歡道:“據說總冠軍的獎勵是很豐厚的哦!”

左歡稍微提起了一點精神,問道:“都有什麼比賽項目啊?”

陳科答道:“只有三項,速度、力量和對戰!”

左歡只有無奈的答應了參賽,權當出國旅遊吧,看看時間都過去了快兩個小時,陳爾嵐肯定都等得發火了吧!

左歡趕緊和陳科告別一路小跑到了停車場。卻發現陳爾嵐在車裏睡着了,左歡的科邁羅貼的是透明的防爆膜,能清楚看到車裏的情況,她雙手合十貼着臉,靠在一側的車窗上,紅脣輕啓,露出幾粒雪白的牙齒。

左歡輕開車門,還是把她驚醒了,她伸了個懶腰,慵懶的樣子讓人愛憐,左歡情不自禁摟住她,深深的擁吻起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