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陳浩笑着抱起,在黑貓臉上吧唧一口:“我家小黑,就是厲害。”

黑貓眯起眼睛,心裏美滋滋。

“靈寵?沒想到區區道觀,居然還有一位靈獸門的同道?你也打算和我三陰派爲敵嗎?”陰測測的聲音傳來,語含威脅。

陳浩目光看先道觀外,淡然道:“三陰派的,廢話都這麼多嗎?”

“好一個靈獸門,殺我護法,不死不休,今天,你們一個也別想活。”陰測測的聲音怒了,然後一道身影飛掠上了道觀的門牆之上,卻是一個被黑袍包裹,看不清長相年紀的人。

他手持一杆一米長的藍色小旗,對着道觀內揮舞。

藍色小旗每一次揮舞,環繞道觀的陰煞之氣就會暴漲一次,反覆幾次之後,環繞整個道觀的陰煞之氣暴漲幾倍,陰風更是強盛,讓李三爺先前施展的阻礙道法都被破解。

頃刻之後,伴隨着一陣嗚嗚的聲音,一道道虛影憑空浮現,落地後化作一個個厲鬼,密密麻麻,足有數百。

李三爺看的大驚失色,急忙退後。

而他佈置的法壇,卻被陰風吹倒,燭光熄滅,符紙飛散。

“殺,殺,殺,把他們通通殺光。”

不停揮舞藍色小旗的黑袍人陰冷低吼。

頓時那數百厲鬼就凶神惡煞的衝了上去。

“祖師爺庇護!”

退入大殿的李三爺,急忙來到供奉的三茅真君神像前,雙手一合,唸唸有詞。

下一刻,三茅真君神像靈光浮動,神域展開。

一些剛剛衝進來的厲鬼慘叫着化作虛無。

眼見神像爆發神威,厲鬼們卻是不慌不忙,四處出擊,開始破壞。

大殿之上,瓦片被掀起,被陰風捲走,落地摔得噼裏啪啦。

而大殿之內,也是一股股陰煞之氣,如潮汐般不斷洶涌進來。席捲肆虐,和神像的力量對抗。

果然如李三爺所說,他這道觀供奉的神像,吸納的信徒意念不多,靈性不夠,面對玄陰幡的攻擊,神像的力量消耗極快,靈性也在緩緩減弱,看的李三爺目眥欲裂,心肝具痛,只能揮舞破邪標,不斷的攻擊那些厲鬼,試圖阻止。

“找到你了!”

陳浩一直沒有動手,是因爲他沒有找到黑袍人的真實所在,那個站在牆頭的黑袍人看起來是真的,但是陳浩的陰陽眼一眼就看出,這是一個幻化虛影,真要出手,根本就沒有一點威脅。

不過此刻,陳浩觀看陰煞流動,終於找到了這黑袍人的真身所在。

目光鎖定,讓黑貓去幫李三爺,陳浩反手祭出大桃木劍,直接衝入了厲鬼羣中。

唰!

天罡劍法雖然還只是略得皮毛,不過以桃木劍施展,卻比以前那樣亂砍更加的厲害,一劍橫掃,兩個厲鬼就被斬滅,靠近的厲鬼也被桃木劍的靈光逼退。

陳浩絲毫不糾纏,而是直接衝出了大殿,往側面飛掠了過去,對着一個厲鬼羣,狠狠的一劍揮出。

咻!

一道十年法力凝聚的法罡從桃木劍上飛出,洞穿了三個厲鬼,攻擊在一個看似虛無,但是在法罡之下,瞬間顯化出來的黑袍人身上。

黑袍人身上一道血色光罩亮起,擋住了法罡,旋即暗淡破滅,但是他的人依然被擊飛了出去,差點沒跌倒在地。

“怎麼可能!你居然能看破玄陰幡的虛幻鬼影!”黑袍人大驚失色。

陳浩一言不發,再次衝了過去。

黑袍人一揮旗幟,突然幻化三個,分別散開。

陳浩只是眼睛一眯,天罡步施展,幾步跨越,對着一個虛無之處,揮舞桃木劍就砍。

黑袍人再次顯化真身,匆忙揮舞旗幟抵擋,心中驚慌,居然真的能分辨?不是說玄陰幡的虛幻鬼影,遮掩氣息,無影無蹤嘛?爲什麼這個傢伙一眼就能看穿?

陳浩趁機糾纏,略顯生疏的天罡劍法,一招接一招,連環不斷的招呼黑袍人。

黑袍人雖然陰法了得,似乎不善近戰,面對陳浩這漏洞百出的劍法,居然也抵擋的很吃力,不斷退後。

終於,黑袍人被懟到了牆邊,退無可退,似乎怒極了,手中旗幟一抖,一股暴虐的陰煞之氣衝擊。

陳浩揮劍抵擋,卻被震退出去。

“玄陰聚煞,邪魂化生。”

逼退陳浩,黑袍人一揮手,旗幟飛舞半空,迎風擺動,散發駭人邪氣,正在對道觀進行破壞的數百厲鬼,突然被旗幟吸引,匯聚一處,頃刻間融合成爲了一個四五米高的巨大鬼物。

這鬼物面孔,居然和被陳浩所抓的小女鬼有些類似,只不過此刻面容扭曲,變得醜陋至極,頭髮雜亂,冒出一個個小尖角,雙眼烏黑,邪氣凌然,嘴中獠牙,尖銳嚇人。雙手揮舞見,能看到它的手掌心居然浮現鬼面,齜牙咧嘴,似乎想要撕咬什麼。

“道友,這是玄陰幡主魂,沒有了九死怨靈掌控,威力大減,正是鎮壓的好機會。”李三爺看到巨大鬼物,急忙驚呼一聲。

黑袍人陰冷發笑:“鎮壓玄陰幡?做夢吧,邪魂殺了他們。”

巨大鬼物黑眼俯視,伸手抓向陳浩。

陳浩一邊躲避,一邊尋找機會,卻發現,這鬼物體型雖大,反應卻不慢,而且力量特別誇張,只是一爪,就把道觀主殿抓去半邊,一腳踏來,地面都窩陷一個大坑。

面對這麼恐怖的鬼物,別說鎮壓了,要不是依仗天罡步的精妙,陳浩幾次差點受傷。

巨大鬼物對陳浩的欺負,讓黑貓怒了,哇嗚一聲就衝上了出去。

但是黑貓的利爪在鬼物身上抓過,留下的傷痕,猶如劃過水面一般,快速癒合,根本傷害不了。而巨大鬼物只是一爪,就把黑貓拍飛。

眼看巨大鬼物,肆虐道觀,無人能擋,突然一道叫聲響起。

咯咯咯!

雞鳴響亮,陰煞靜止。 發出叫聲的,正是公雞。

話說好好的在屋裏趴着恢復被掏空的身體,一邊眯起眼睛,幻想着無數美雞環繞,得意雞生的時候,突然各種動靜。

公雞還以爲是黑貓在鬧騰,也不搭理。

但是隨着房屋被一個巨大的爪子抓破,公雞反應過來。

神馬黑貓鬧性子,這是有人來找茬了?

臥槽,我雞爺好好的休息呢,誰也沒招惹啊,把我房子打破是幾個意思?覺得我雞爺現在身體被掏空了,好欺負了?

告訴你們,雞爺就是雞爺,雞爺就算是身體空了,雞爺也能傲視羣雄!

憤怒的公雞,飛上了屋頂,看到了正在肆虐的巨大鬼物,也看到了被趕得亂跳的陳浩和一巴掌拍飛的黑貓。

嘿,不僅破壞雞爺的美夢,還欺負我的小夥伴!罪大惡極,不可饒恕啊!

公雞當即一張嘴,迸發了來自生命中晨鳴的氣勢,爆發了拼盡全力的一聲鳴叫。

雞鳴嘹亮,聲如波紋,所過之處,陰煞僵止。

而聽到聲音的巨大鬼物,更是發出哀嚎慘叫,這叫聲,數百人交雜,刺耳難聽。

狂情總裁太毒辣 慘叫中,巨大鬼物抱住頭,蹲了下來。

陳浩見了,眼睛一亮。

好機會。

惡魔總裁你好毒 身影飛掠,藉助一些殘破的牆壁,直入上空,等出現在鬼物之上後,陳浩伸手對着巨大鬼物一點。

呼的一座巨大石像憑空出現在鬼物頭上,正是真武帝君像。

神像一出,感知到陰煞氣息,頓時靈性爆發,神威擴散。

神威籠罩下,巨大鬼物發出了更加驚恐的慘叫,似乎想掙扎。

但是面對帝君神威,巨大鬼物卻只能不斷的縮小,然後一個個陰魂從身體之中擠出,還沒等咋動呢,就被神威直接抹殺。

不過幾個呼吸的功夫,巨大鬼物就失去了所有的陰魂加持,只剩下最後的小女鬼和一杆旗幟,被真武帝君神像壓在了地面。

而隨着玄陰幡被鎮住,遠處的黑袍人突然噗的一聲,倒在了地上。

身影落地,陳浩看了看神像,又看了看那倒下的黑袍人,鬆了一口氣。

總算是搞定了。

連忙來到黑袍人的身邊,陳浩一看,有些無語。

好微弱的氣息,感覺比之前遇到的那個降頭師還不如。

這是反噬嗎?果然邪門歪道,反噬超級可怕啊!

把黑袍人的頭罩取下,露出了一張老人面孔。看起來五十多歲的樣子,這會兒面色蒼白,滿臉鮮血,氣息微弱,出氣多進氣少。

看到陳浩,黑袍人瞪着眼睛,斷斷續續的道:“靈獸門,你們……等着……等王……王爺出世,我在下……下面等……你。”

話落,黑袍人腦袋一歪,掛了。

陳浩撇嘴,正想嘲諷一聲,突然神色一動。

王爺?什麼王爺?特麼難道你背後也有大佬撐腰?

仔細查看,陳浩嘆息。

反噬好可怕,連魂魄都散了,還下面等我?不用到下面了,這滿世界都是你。

黑袍人一死百了,陳浩迴轉,把真武帝君神像收了起來。

經過這一次的試驗,陳浩徹底相信,自己撿到寶了,也不枉自己在**的一番努力啊。

有了這尊大佬護身,啥王爺,你就是皇上來了,我也敢跟你叫板。

而被真武帝君像鎮壓的小女鬼,已經無影無蹤,那藍色旗幟,這會兒也斷了。

旗杆斷裂三節,旗幟破裂兩半。

陳浩伸手一摸,驚訝的發現,不僅僅是斷裂這麼簡單,而是徹底廢了,旗幟只是用力,就能捏成粉碎,就好像腐朽了的水泥一樣。

似乎想到了什麼,陳浩感知了一下袖裏乾坤的虛數空間。

整個虛數空間被陳浩分成三塊,一塊存放神像,一塊存放雜物,一塊給小鬼們還有熊老師當住處。

此刻,原本應該被收入小鬼們所在空間的小女鬼,這會兒消失不見了,只剩下一團黑色的光團浮動。

陳浩眼神微動,把黑色光團取了出來。

這光團雞蛋大小,屬於陰煞之氣凝結而成,沒有意識,非常純粹。

喵嗚!

突然,黑貓叫了一聲,目光炙熱的看着光團,滿眼期待。

陳浩看了看黑貓,又看了看光團,直接一揮手,丟給了黑貓,算是對它這一次功勞的獎勵。

黑貓歡喜的一口叼住,然後美滋滋的咀嚼,吞嚥了下去,眯起眼睛,感受着腹中那金色光團對精粹陰煞的消化,轉化爲自身所需的力量。

嗯,對了,這次功勞大的還有公雞。

陳浩反應過來,連忙看去,然後就看到公雞站在屋頂,昂首挺胸,一動不動。

陳浩:“……”

這騷雞,知道你功勞大,也不至於還擺出這麼騷氣的姿態吧!

正要呼喚一聲,陳浩面色微變,身影飛掠過去,上了屋頂。

到了近前一看,陳浩哭笑不得。

這死雞,不是嘚瑟,而是……昏迷了。

雞眼閉着,氣息平緩,略有些虛弱,顯然連續兩次爆發,真的對它損耗很大。

不過這死雞倒也硬氣,都昏迷了,依然不倒下,你這是做給誰看?

有些心疼,陳浩把公雞抱起來,感受着它僵直的身體,琢磨着回頭弄些啥補品給它補補身體。

“道友這倆寵物,當真是不凡!”

等陳浩從屋頂下來,李三爺就上前驚歎誇讚。

陳浩笑道:“只是機緣巧合,這才收留在身邊,說是寵物,不如說是一同修行的夥伴,沒有高低之分。”

李三爺:“……”

就知道不該問的。

你嘛都是機緣巧合,爲什麼我就沒有機緣巧合?一次都沒有。

“額,三爺,這道觀,真是抱歉。”陳浩看了一眼主殿破損,後院廂房也破壞幾間,整個道觀一塌糊塗的場面,臉上有些尷尬。

禍是自己引來的,李三爺這完全是殃及池魚,白替自己受過了。

李三爺倒是灑脫,笑道:“沒什麼,修葺一下就行,不缺這點錢,反正神君像和祖師爺牌位沒問題,其他都無所謂。”

陳浩認真道:“不管怎麼樣,都是我連累三爺,這樣吧,我機緣巧合學會一門開光神通,回頭我給三爺道觀的三茅真君像開光,能夠增強靈性,希望三爺不要拒絕。”

李三爺:“……”

又是機緣巧合,你偷偷給我開光得了,別說出來行嗎?

…… 不想再聽到陳浩裝逼,李三爺轉移話題道:“道友,你這雞看起來損耗不小,需要補一補啊!正好這三陰派的雜碎雖然不幹好事,卻也留下了好東西。”

陳浩錯愕的問道:“什麼好東西?”

李三爺笑着一指那滿地扒着,靜止不動的蠍子。

“這異種毒蠍,對人來說是大害,不過對雞來說,就是大補,正好張老四懂食療,回頭讓他給弄個方子,每天燉一隻,要不了幾天,道友這雞就生龍活虎了。”

陳浩這才注意,還有幾十只毒蠍沒解決呢。

不過此刻看,這些毒蠍沒死,卻一個個的安靜不動,就好像癡呆了一樣。

看來,也是被邪道操控,邪道一死,這些毒蠍就失去了命令指引。

“原來是這樣,那回頭要麻煩張四爺了,嗯,對了,這兩具屍體。”陳浩看了看黑袍人和大塊頭,有些爲難。

李三爺淡然道:“放心吧,回頭我讓人拉去火化了,再向有關部門報備一下就行。”

陳浩瞪大眼睛:“這麼簡單?”

李三爺笑道:“就是這麼簡單。不過這殺人也是要看情況。要知道我輩修士,哪怕不入道,只要掌控了道術,就有了橫行無忌的能力,對社會就是一種威脅,所以道門和當朝有過協議,當朝不會打擾道門修行,但是道門也不得隨意亂爲,甚至道門中也有不少修士和當朝合作,創建有關部門解決一些普通人無法理解的事情。但是對邪門歪道,卻不需要這麼客氣,有關部門也會鼓勵這麼做。”

陳浩恍然。

“對了,道友有沒有興趣和有關部門的人認識一下?我可以代爲引薦?”李三爺問道。

陳浩連忙搖頭:“別了三爺,我這人習慣自由自在,不喜拘束,這要接觸了那些人,只怕會有各種麻煩,所以還是算了。”

李三爺搖頭道:“你這是小看有關部門了,我估計,道友的資料,現在已經被登記了,只是道友只在乎修行,沒有爲惡,按照協議,纔沒有被打擾。”

陳浩笑道:“這我也有預料,這麼大的國家,要查一個人還是很簡單的,但是我不爲惡,他們也別找我,大家相安無事多好。”

李三爺無奈道:“也罷,那我就不多言了。”

之後,陳浩用袋子裝了兩隻毒蠍,就帶着倆小駕車離開了。

因爲李三爺要去聯繫有關部門處理此事,短時間內,夠他忙的。

回到租院,給公雞安排好,又把小鬼們和熊老師放出來,吃了一頓靈香,繼續彌補捱揍後的虧損,陳浩也睡了。

翌日,陳浩提着毒蠍,帶着公雞和黑貓來到張老四家。

一進門,張老四就急忙過來道:“小夥子,知不知道昨天晚上什麼情況?各種怪聲,重水觀都變成了廢墟?”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