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陳星們看著那眼前的悟兒,臉上滿是自豪之色!他雖然也不想讓斗鬼神離開他!他是他知道!這裡已經容不下斗鬼神了!他需要到更廣闊的地方去!

「嗯!您們保重!」

斗鬼神重重的點了點頭,隨即便大步的離去,頭也不回!那塞舞此刻想要說些什麼!但是有沒有說出口,眼中滿是淚花!陳星們看著塞舞的摸樣,心中也是有些歉意!他這麼長時間卧病在床,當然是塞舞在一直的照顧他!

「夫人!你不用擔心悟兒!我們的悟兒,已經長大了!」

陳星們看著那遠去的背影,心中也是一嘆!悟兒也終於的能夠獨自了! 次日,日上三竿之後,善如煙的小樓裏,楚月來在她身後爲她盤起了髮髻,用師傅的子母劍中的子劍,雕刻了一根精緻的髮釵,插在了善如煙的髮髻之中,善如煙看起來面色紅潤,顯得嬌潤欲滴,那本就吹彈可破的肌膚更加的白裏透紅,美到極點。

“都怪你,連雙修之法都忘記用了,我的病你還沒治呢?”善如煙轉身在他的懷裏撒嬌道。

楚月來微笑道:“來日方長,我們今晚就用那個法子給你治病,可好?”他語氣、眼裏全是壞壞的取笑之意。

“哼,不要,人家……就是不要嘛。”善如煙用腳在楚月來的腳上狠狠地踩着,然後道:“月來,你要是辜負我,你會後悔的,一定會後悔的,除了……你今後不許再沾花惹草,勾三搭四了,知道麼?”

楚月來抱着她,用力的點頭道:“你放心,如煙,真有那麼一天,你來殺我,我絕不還手。”

兩個人輕輕擁吻。

詩穎,這個在九道山莊被楚月來拯救,並傳授了一身極高武功的小啞巴,現在眼睛紅紅的,和衣躺在如煙侍女玎璫安排的牀上,整夜未眠,只因她從玎璫處得知,自己的楚大哥留宿在了善如煙姑娘的房中,之前知道楚月來與夏芸、狄雅芝、葉小仙幾女之事的她並沒有對類似的事情有些什麼感覺。

可昨晚,她卻爲之輾轉反側,她不會說話的內心裏暗道:“楚大哥只是楚大哥,他只是楚大哥,不陪自己過生日沒什麼,真的沒什麼,沒有禮物也沒什麼,他與其他女人在一起更加不關你的事,詩穎,你要記住,你是楚大哥的妹妹,只是個小啞巴妹妹,小尾巴似的影子,是他的“徒弟”。

整晚,詩穎都在如此這般的安慰着自己,腦海裏卻轉來轉去的都是楚大哥這些日子以來對自己的關心和照顧,她越不想那些不屬於自己的東西,眼前卻全是楚大哥。

心酸的感覺,來得如此的突然,爲此糾結不已的詩穎,起身後,枕邊一片溼潤.

…… ……

同一天,白玉京城財神客棧,沈璧君和熊沽在品茶,看兩人的神情,像是在商量着很重要的事情一樣。

熊沽道:“昨日四位長老進入皇宮獻上寶刀,至今未回,那個總管如塵也不給個明確的答覆,只說皇上對四人另有安排,我感覺有些不對勁,碧君,今晚如果還沒有消息,我們就要馬上離開京城,以免那”鳥盡弓藏“之事發生在我們身上。”

沈璧君早已預料道這種情況,是以昨天並沒有堅持進皇宮面聖,幾位熱衷於名利的長老既然不想錯過這個面聖立功、得賞的大好機會,她就同意了沈劍、沈刀、沈槍、沈戟等四位長老的要求,讓他們昨日臘八一早帶着“海底寶刀”跟着宮裏的太監入了紫禁城,從那時開始,一去之後,四人渺無音訊,只餘下了他們的隨身兵器留在了財神客棧。

自古以來,君心難測,不知道是不是因爲那個寶刀上缺失的寶石,還是因爲這寶刀蘊含着的祕密太過驚人,皇上一直不放四位長老出宮,熊沽和沈璧君自然會想到不好的地方。

尋常匹夫,生死一刻都不乏拉皇帝下馬的勇氣,何況武功極高的沈璧君和熊沽兩人,豈能坐在客棧死等般的“等死”。

沈璧君緩緩道:“今天你帶着全部人離開京城,我留在這裏,萬一發生不測,你返回蓬萊,讓所有蓬萊仙閣之人遠渡東洋,以避這場滔天大禍。”

熊沽道:“還有什麼人好帶,就這麼幾個人,要走你走,你是閣主,我丟下你一個人回去算怎麼回事,我熊沽永遠也幹不出來這種“沒種”的事情。”

沈璧君沉吟良久道:“好,晌午飯後,再無消息,我們馬上行動,否則只怕想走也走不了了。

熊沽一向毫不在乎的臉上,少有的多了幾分凝重,這點擔心是爲了遠在山東的蓬萊仙島上的諸多親朋、同門的安危,他們都是無辜的,就連自己和沈璧君以及四位蓬萊閣的長老也是無辜的,所有的禍事都起因於嘉靖的一道聖旨,緣起於沈浪當年的一首“打油詩。”

沈璧君、熊沽幾日來再無初入京城時的好奇、興奮之色;現在他們所面臨的巨大生存壓力來自於皇上,這壓力,實在是讓人幾乎無法透過氣來。

良久。

熊沽站起身道:“如果嘉靖果真翻臉無情,趕盡殺絕,我乾脆進宮殺了這個鳥人,一死也夠本。”

沈璧君搖頭道:“一切都是我們的猜測,現在萬萬不可如此莽撞,更要給遠在蓬萊的家人留出些足夠的時間,這件事熊沽你要處理的慢些,不管什麼原因,他們不翻臉,我們不能先動手,以免落人口實,被誅九族,那樣的話,即使我們本次能僥倖逃脫,即使我們遠避百年,大明在一天,我們的後人亦永難再回故土了。”

“不管怎樣,你必須馬上會去,我一個人留在這裏,進退自如。”熊沽很自信的道。

沈璧君看着這個百年來蓬萊閣最傑出的一位武道天才,對他的話倒是有幾分相信,她抿嘴點點頭,俏麗的臉頰風采依然迷人的道:“萬事小心,等下多準備些易攜帶的乾糧和水囊,一切都備好,我離開時,在城外給你留兩匹寶馬,就在那個楓樹林裏,留一個馬伕在那等你三天,三天後不管如何,你立即趕到那裏,好麼?”

“好”熊沽溫柔的看着天仙榜排名第二的美女沈璧君,她也正用同樣溫柔的眼光看着自己,兩人手第一次緊緊地握在了一起,用彼此的微笑安慰着對方那都在爲對方的安危擔心的心。

晌午,熊沽、沈璧君等來的依然是宮裏的小太監一如昨日的答覆,讓兩人繼續等,皇帝還在問話於四人,也回絕了兩人入宮的要求。

京城東門外,沈璧君易容改裝換成了另外的身份後,帶着丫鬟、車伕混出了白玉京,熊沽在城內的高處看着他,然後揮手告別,閃身躲過了注視過來的城衛兵的巡視。

穿行間,來到了一家佔地極廣的地方,熊沽擡頭一看“京城第一樓……青衣樓”。

熊沽從正門穿過,忽然看到青衣樓裏走出一位年紀相仿的男子,身背長劍,身邊跟着一個十五六歲的可愛小丫鬟,小丫鬟手上還拿着一根棒子,熊沽不知道那棒子就是詩穎的“如意棒。”

兩人正好一個直行,一個出門,楚月來今天心情極好,正想帶着心情看起來不好的小倔驢出去逛逛,於是他對着熊沽友善的笑了笑。

熊沽一怔,這笑容如此的親熱,他甚至有些一點似曾相識的感覺,卻一時想不起這笑容與家族中的哪個長輩相似。

“幸會。”楚月來看着怔怔地望着自己的熊沽道。

“熊沽,幸會。”江湖行走經驗不是很豐富的熊沽,不想讓這麼一個友善之人失望,他很認真的回答着楚月來敷衍式的問候。

“哦,楚月來,我還有事,歡迎來青衣樓找我喝酒。”楚月來說完拱手帶着詩穎離去,心裏根本沒將熊沽放在心上。

熊沽看着另一個方向遠去的楚月來的背影,搖了搖頭,向着財神客棧對面的酒樓走去。

英雄相遇,他們都在自己的人生路上。 暴河城,位於偏東南的位置!由於這座城環著一條大河!所以名字也就叫做了這暴河城!

暴河城乃是一品大城!不只是因為這裡的經濟繁榮,最主要的是這裡的公會比較多!所以人也多,什麼傭兵公會,刺客公會等等!

今日,暴河城內,來了一位少年,少年年紀不大,但是那臉上卻是充滿著堅毅之色!一頭紫色的短髮垂落在耳邊,一柄玄鐵劍則是背在身後!此人正是來到此地的斗鬼神!

傭兵公會前,斗鬼神直接的走了進去!他需要的就是磨練,不斷的磨練!只有經歷生死搏鬥,才能夠真正的成長起來!

「來,還差最後一人了啊!超人之上的就可以加入!」

「護送商隊任務了啊,金幣多多!」

耳邊不斷的傳來那些需要找夥伴的人的聲音!但是斗鬼神卻不動於衷!他之所以前來,就是要挑選那些戰鬥的任務!

走到公會裡面,斗鬼神看著那板子上寫著的一個個的任務。心中也不由盤算起來!

「s級任務,獵殺聖獸白虎!」

「s級任務,獵殺聖獸青龍!」

斗鬼神雙眼不斷的向下找著,那上面的任務他根本就不用想的!

「d級任務!獵殺九階魔獸!」

斗鬼神看到了這一個任務,不由暗自點頭!以他目前的實力來說,正好可以進行生死拼殺!

「喂,兄弟!我看你也是要接這個d級任務嗎?」

這時,後面傳來一位男子的聲音!斗鬼神扭過頭去,只見一位英俊的男子正站在身後!這名男子一頭銀髮飛舞!身穿白色緊身長袍!顯得特別的瀟洒!

「請問閣下是?」

「哦!忘了自我介紹了!我是白魔傭兵團的團長,白髮!說句慚愧的話,我們這團只有寥寥幾人而已!」

「白魔傭兵團?」斗鬼神聽後腦中思索了片刻,但是並沒有發現有這個白魔傭兵團的身影!

「呵呵。。。。你不知道也是不奇怪!我們白魔傭兵團也剛成立而已!目前還不出名!只是f級傭兵團罷了!」那男子說到這,臉上也是十分的自然!彷彿對那等級看得不是太重!

「哦!在下斗鬼神!不知道白髮兄找我何事?」斗鬼神自然不會認為這白髮是沒事找他來嘮家常的!果然白髮的下一句話證實了斗鬼神的猜測!

「呵呵。。。。我團目前正好缺人!並且我還看到你和我們接了同一種任務!你目前也只是超人三階而已吧!那可是九階的魔獸!你自己的實力能夠對抗的了嗎!所以我來找你是請你來加入我們白魔傭兵團的!當然,這任務的獎勵自然是平均分成!」

斗鬼神看著那白髮真摯的笑容,也不由的點了點頭!他雖然不懼,但是畢竟一個人在那深山中,也是不妙!

「那好!我同意!不過你的答應我,我可以隨時退出白魔傭兵團!」這時斗鬼神比較關心的話題,雖然傭兵團的規定是可以隨時退出的!但是也難免有一些傭兵團,不會按照約定辦事!畢竟斗鬼神也不可能為一直的就是這傭兵團的人!

「好!我答應你!走,我帶你去見見另外的幾人!」那白髮一聽斗鬼神答應,臉上也是滿臉的笑意!立刻拉著斗鬼神就往外走,十分的熱情!

斗鬼神也是不拒絕!任憑那白髮拉著自己的手!

傭兵工會外,幾人個正站在那裡談論著什麼!有說有笑的!這是三人團伙!一名漂亮的女子,和一位手拿玄鐵斧的光頭大漢和另外一名年紀也是輕輕,只有十五六歲的少年!

「來,諸位!這就是我們新加入的成員,斗鬼神!」

「見過諸位!以後還請多多關照了!」斗鬼神微微抱拳!畢竟這以後都是生死相共的兄弟姐妹!他自然也客氣!

「呵呵。。。白髮,你怎麼又找來一個年輕小子啊!」那名光頭壯漢看到斗鬼神,隨即眼睛又瞄向了一旁的少年!

「蒙碩!你說話給我小心一點!想要嘗嘗我手中的火焰嗎!」那少年此刻也是滿臉的笑意。

「好了!你看人家都自我介紹了!咱們也該介紹一下自己!斗鬼神老弟,我叫似水!那名光頭叫蒙碩,那名少年則叫黑煙!」那女子此刻走了出來,滿臉笑意的看著斗鬼神!

「嗯,既然大家都已經認識了!那我們去上酒店裡喝一頓去!」那白髮此刻也是高興,直接帶著眾人離去!那光頭更是高興的大跳起來!斗鬼神跟在身後,臉上露出一些笑意!這傭兵的生活,就是大吃大喝,在刀口上舔血!不過,他也很喜歡!

一行五人直接的來到了一間不算太差的酒樓!點了幾道菜和幾瓶酒。眾人便大吃大喝起來!那光頭更是連連喝了幾壇好酒i,讓那白髮看著不由一陣肉疼!

「我說蒙碩,你怎麼那麼能喝啊!是不是知道是我請客,你就狠狠的撈一筆啊!」白髮此刻滿臉的笑意,他豈會不知道那蒙碩的打算!

「哈哈。。。今日新加入了一個弟兄!我能不高興嗎!不多說了!這頓飯我請了!」那蒙碩似乎不在意,豪情的一笑隨即又猛的喝了起來!引得眾人哈哈大笑!沒想到這蒙碩還有這麼搞笑的一面!

鐵峰林!位於那暴河城的南方!這鐵峰林雖然名字中間帶了一個林,但是裡面還是有些不少的山峰和陡峭的崖壁!

此刻,在那鐵峰林的入口之處!五道身影,緩緩而來!赫然正是那白魔傭兵團的眾人!

「你們是哪個傭兵團的!一人叫一枚金幣!」

這時,那守在入口處的幾人見到來的這幾人!其中一人立刻上前,滿臉的傲氣!

「我們是新成立的白魔傭兵團!這時五枚金幣!」那白髮走向前去,遞給了五枚金幣給那人!那人見到金幣,臉上才是微微一笑!

「那好!你們可以進去了!」

白髮微微抱拳,便領著四人走進了那鐵峰林!對於那要錢之人,斗鬼神也是沒有絲毫感到好奇!這些要錢的都是那些大型的傭兵團!和他們作對,那是找死!

「那九階的魔獸實力也是很強!我們等遇到那魔獸的時候,就要見機行事!」那白髮此刻對著幾人道!

陳宇也知道幾人的實力!絲毫不為那魔獸而擔心!那白髮乃是超人八階!那光頭和那少年和那女子則都是超人七階的存在!這幾人個在加上他,那九階魔獸那是手到擒來!

五人不斷的在這鐵峰林內穿梭著!期間也遇到了幾隻魔獸,不過都是等階很低的那種,光是那黑煙的火焰就足夠了!

眾人漸漸的也是進入到了這鐵峰林的深處,而眾人的臉色也是鄭重起來!畢竟這裡的魔獸都是那些實力強大的一列!弄不好還會遇到幻獸也說不定!

眾人慢慢的前行,也遇到了其他的傭兵隊伍!不過眾人都是怕自己的獵物被搶,也都是漸漸的疏散開來!

斗鬼神五人漸漸的向那目的地前行!很快,他們便看到了目標!

這時一隻巨大的火虎!火虎的身體長達五米開外!那粗壯的四肢更是讓人望而卻步,心生寒意!那一顆碩大的頭顱正在死死的盯著眾人!一雙冰冷的目光讓人不由心寒!

「火虎,魔獸九階的火虎!」斗鬼神此刻眼睛微眯!也是同樣的盯著那火虎,背後的玄鐵長劍也是被斗鬼神被拔了出來!

「戰!」

只見那白髮一聲大喝!隨即身形便直接向那火虎衝去!而那光頭也是一聲咆哮,身形也是跟著那白髮向前衝去!一柄玄鐵中斧直接劃破空氣,瘋狂的向那火虎身上斬去!隱隱有要一斧頭斬斷那火虎的趨勢!

「嗷吼!」

那火虎一聲咆哮而出!震徹山林!一道火紅色的身影直接向那蒙碩撲去!快到極致!只是轉眼間便和那玄鐵斧碰在了一起!

「砰!」

那火虎一爪拍飛那玄鐵斧!隨即一掌血盆大口直接向那蒙碩咬去!大有要一口吞下那蒙碩的趨勢!

「爆裂拳!」

蒙碩玄鐵斧被轟飛絲毫不在意!一聲暴喝傳出,雙拳隨即如同巨錘一般的直接砸在了那火虎的腦袋之上!

「轟!」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