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陳半山愣了愣,問司徒雄,道:「老瘋子,你有什麼鬼主意?有什麼辦法嗎?」

司徒雄若有所思地道:「陳半山,你不是還有一樣東西嗎?」

「什麼東西?」陳半山也不知道司徒雄說的是什麼。

司徒雄道:「那困了我幾萬年的青銅殿啊!」

「青銅殿!」被司徒雄一提醒,陳半山這才想起自己還有這東西,然而陳半山卻是疑惑起來,當下道:「這青銅殿只是一棟建築而已,又不是什麼法器,能有什麼用?」

司徒雄道:「我怎麼知道怎麼用?不過可以肯定的是,這青銅殿定然是太過不凡,這太過不凡的東西,如果受到強大的外力作用或者攻擊,一定可能激發青銅殿本身復甦,自主反擊。所以,可以試一試,或許有用。」

「說得對!」司徒雄這麼一說,陳半山覺得有道理,當即之下,又看到了一道曙光,陳半山深深吸了口氣,暗中祈禱青銅殿能起到作用,這是最後的希望了。

當下陳半山從空間戒指之間拿出青銅殿,青銅殿在陳半山的手中,如拳頭那般大小,這青銅殿一出,頓時就受到來自這靈湖之水特殊而強大的壓力,而且還受到來自湖心的吸力,受到兩道外力的作用,正如司徒雄說的那般,這青銅殿一定會有反應,眨眼之間,這青銅殿便顫抖起來,這個時候,陳半山趕緊催動識海深處的符紋,定住這青銅殿。

其實根本不用陳半山催動,這青銅殿自身也會有反應,青銅殿在顫抖,同時一圈一圈的能量從青銅殿仙湧出,擴散開去,抵抗著靈湖的壓力,抵抗著湖中心的吸力。

靈湖的壓力可以抵抗,然而湖中心的吸力,就沒那麼簡單。這吸力,那是遇強則強,青銅大殿越是發出強大力量來抵抗,那湖中心的吸力就會越強大,然而湖中心的吸力越強大,青銅殿爆發出來的力量也隨之強大,這一下,成為了青銅殿和湖中心吸力的比拼,兩道力量在迅速攀升。

「好難受!」陳半山大吼,湖中心的吸力越來越大,而青銅殿在他的手中,他受到了吸力也太大,整個人陷入地底的下半身漸漸有了鬆動的跡象。彷彿有一隻手在拔陳半山一般,不過這讓陳半山感覺到十分難受,身子像要斷裂一樣。

「嗚嗚~~」

青銅殿能量大增,整個靈湖的水都開始震蕩起來,就像是要沸騰的樣子,不停地上下翻滾。與此同時,湖心的吸引也是越來越大,繼而是狂暴起來,達到一個嚇人的強度。

「不好!是吞噬之力!」陳半山大吼,這一刻,他十分震驚,這怎麼是吞噬之力,難道說那位存在還沒有死,還活著?陳半山不敢去想。

「天啊!」湖心爆發出來的吞噬之力狂暴起來之後,大蛇法者他們一個個的身子也開始鬆動,漸漸從地底慢慢被吞噬之力拔了出來。

「太了好!」司徒雄大吼,不光是司徒雄,其它人也是一樣,這要脫困了,怎麼會不激動。

吞噬之力漸漸狂暴,漸漸增加,陳半山他們也漸漸從地底被拔了出來,這青銅殿功不可沒。此時的青銅殿,不光是在顫抖,已經是在發光,古銅色的滾光在殿體上流動,與此同時,這青銅殿還散發出一道神性,神性一出,隨之有神性的力量出現,而這青銅殿便穩如泰山,然而這讓吞噬之力更加的狂暴。

「不好!」陳半山也是大驚,當下趕緊把青銅殿放大,與此同時,唰唰唰地幾聲,陳半山還有柳非煙她們紛紛從地底被巨大的吞噬之力吸飛了出來,幸好陳半山反應夠快,把青銅殿放大之後,把所有人連同自己一起帶入青銅殿之中。

「哈哈哈哈!」眾人進入青銅殿之中,司徒雄那是大笑起來,道:「現在終於是沒問題了。」

眾人脫困,都是十分欣喜,一個個有笑意掛在臉上,然而大蛇法者有所擔心,當下道:「雖然我們是脫困了,但是我擔心這青銅殿最終會頂不住。」

「不可能!」司徒雄頓時否決,道:「沒有這青銅殿頂不住的東西。」

「哼!」大蛇法者冷哼一聲,道:「司徒雄,你說這話,可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嗎?」

「這是什麼地方?」司徒雄問道,他自己還真不知道這是什麼地方。

大蛇法者道:「這是氣修大陸第一位擁有吞噬母氣那位存在的墓穴。」

「什麼?」司徒雄一驚,道:「你說這是獨孤神君的墓穴?」

獨孤神君?聽到這個陌生的名字,所有人一愣。

見眾人的反應,司徒雄道:「這獨孤神君就是你們說的第一位擁有吞噬母氣的那位存在,此人姓獨孤,名字倒是沒什麼人知道,傳說也之中也沒有,神君是他的字型大小,那個時代的大人物都有字型大小,因為只知道這位存在姓獨孤,不知道這位存在的名字,所以當時的人都喜歡稱他為獨孤神君。」

「原來如此!算是長姿勢了。」 幸孕太子妃:殿下,太腹黑 陳半山感嘆一聲。

然而珈藍法者道:「司徒雄,你怎麼知道的,在吹牛吧?」

「哼!」司徒雄十分有存在感地道:「老夫怎麼說也是幾萬年前的人物,知道這些不是很正常嗎?」

幾萬年前的人物,大蛇法者和珈藍法者地對視一眼,有些小小地震憾。

然而此時司徒雄卻是道:「就算這是獨孤神君的墓穴那有如何,恐怕就是獨孤神君在世,也奈何不得這青銅殿。」

「是嗎?」大蛇法者疑問著,卻是開始打量這青銅殿,道:「這青銅殿有什麼來歷?」

司徒雄道:「這青銅殿可是紫雲仙子親手築建的東西,而紫雲仙子,並非氣修大陸之人,而且當年築建之時,老夫可是有幸得見一二,這青銅殿,是超越了一切的東西。要知道,氣修大陸乃青天所控制,然而紫雲仙子可以來去自如,就證明紫雲仙子是超越了青天的存在,自然是比這獨孤神君厲害。」

並非氣修大陸之人,這一下,大蛇法者和珈藍法者那是有些震驚了,對於氣修大陸的人來說,哪裡見識過什麼氣修大陸之外的人,想都沒有想過這方世界之外還有世界,今天也算是長見識了。

眾人說到這裡,整個青銅殿卻是猛然顫抖起來,就在身在青銅之內的陳半山他們都感覺到搖晃,當下一個個露出凝重之色。

「不用怕!」司徒雄卻是十分安心,他道:「你們儘管放心好了,在這青銅殿之內,一定會沒事。」

此時陳半山那是十分震驚,因為他能感應到外面的情況,在外面,整個靈湖,那是翻江倒海一般,湖水不停地翻滾,奔騰,這古墓之中也在震動。

不光如此,在地面之上,整個洮陽城都在顫抖,人心惶惶,不明所以。而此時知道陳半山他們進入地底大陣的蘇家大人物那是震驚不已,居然搞出這麼大的動靜來。

這還是幸運了,要不是地底有那強大的結界擋住九成九的衝擊之力,整個洮陽城早已經化為烏有。

「哼!」

「哼!」

突然之間,這青銅殿之中,響起一聲女子的冷哼聲,震耳欲聾,而青銅殿之外,也隱隱響起一道冷哼聲,聽聲音是個老者。

突然之間,眾人便隱隱看到,一個透明,但隱隱能看到一點紫色的身影一下子飄飛出去,這身影十分神秘,彷彿天外飛仙。

「意志!」司徒雄大吼,道:「這是紫雲仙子留下的意志!」

震驚之餘,陳半山把神共享之後,眾人也是能過他的神識看到,紫雲仙子的意志飛出青銅大殿之後,同樣遇到一個強大的意志。那似乎是一個老者,那個老者很模糊,如紫雲仙子的意志那般模糊不清,然而可以感覺到一絲絲神韻,那是一種仙風道骨的神韻,那是一種自然而然的強大神韻,有很強大的氣場,陳半山他們光是看到這個模糊不清的老者,就有要跪下去的衝動,有發自內心膜拜的衝動。

「天啊!那是獨孤神君的意志!只能讓我輩仰望啊!」司徒雄又大吼起來。

此時此刻,大蛇法者和珈藍法者也是動容,這種神韻,這種感覺,是他們在面對天巡神座還有道司大人他們之時,都不曾有過的感覺,難怪敢稱這氣修大陸天下第一強者,難怪是超神境的人物,果然不是道司大人他們能夠媲美的。

一個是紫雲仙子,來自域外的強者,此時不知身在何方,不知是死是活。

一個是獨孤神君,是氣修大陸有史以來最強一人,已經死去十幾萬年。

二人本是不相干,然而現在,通過陳半山這個媒介,二人的意志在這一刻交手,在碰撞,這是跨越了十幾萬年的時間,跨越了無邊空間的交手,太震憾了。

突然,陳半山識海一下子黑暗下去,整個交手的過程,還有誰勝誰負,他們沒有人知道,只知道這青銅殿劇烈地顫抖了一下。

…… 我坐在洞口外面,自然可以看到,前方延伸鬱鬱蔥蔥的雨林。因為岩洞里這個高度,使得我的視野,自然比平時高很多!尤其在雨水裡,感覺到口鼻里都是清新!

如果不是這種絕境,如果不是不能出去,這裡絕對是旅遊度假,甚至養老極好的去處!但是現在這裡,可以說處處都是陷阱,處處隨時都會要命!

雖然四處都是細雨,但是我也可以看到,河水兩邊延伸的雨林,在我這個高度,可以看清周圍的一些地形。

想必當初留在這裡的那個軍人,一個人在這裡的時候,也會和我一樣這樣看出去吧!不知道是不是曾經孤獨的想著自己的愛人,想著曾經的親人,最後孤獨的老去!

心裡思緒有些亂,隨著逐漸的分析和察看,很快就感覺到了這地形的不同。因為在河水右側前方几里之外,應該是我當初去過的那第二個水潭,因為我可以看到那處山坡。

而另外一邊,因為這堆青石的阻隔,靠近視線的盡頭,應該就是我們來處的位置。那裡鬱鬱蔥蔥似乎都是植物,偶爾有著光線,都是這條河水在雨林里,折射泛出來的光線。

在這個高度看過去,那邊明顯地勢有些更高。所以我們一路過來,河水流經的水勢明顯踹急。而遠處那朦朦朧朧,在細雨里變得蔥鬱灰暗的地方,應該是當初我們陷身的那處邊界!

不過在這裡看過去,按照我在叢林里的經歷看來,已經算是很遙遠的位置了。如果按照這些天我在這片雨林里,行走的速度看來,就算是一路順利的話,我們一天只怕也很難走到那裡去!

心裡帶著幾分感觸,但是更明白目前的處境。雖然不知道周建國什麼時候會冒出來,但是看來更多的是未來的生存!如果有著這裡的地圖,自然是極好的事情,但是看來很難!

想到讓蘭芳收著的那個筆記本,這時很想拿過來看看,不過因為這群女人都在裡面,自然不好這時去添亂。

不過別說讓這些人,出去記錄往日的行程,能夠讓這些人,出去別出事,就算是菩薩保佑了。不是我看輕每個人,而是我知道這裡的殘酷,對於每個人來說,完全都是一樣的。

可能玲妹這些人,在這片雨林里,相對時間長了,自然地形會熟悉許多。但是在這片雨林里行動,肯定都是按照熟悉的路線行走。不然毫無頭緒的亂竄,早就不知道在這裡死過多少次了。

這事不用多想都明白,所以看來如果可以緩口氣,還要和小敏還有玲妹,以後真正的多交流一番!不管別的事情,單純就是她們跟著沈雪文,在這裡生存幾個月,顯然就非易事了!

雖然不求可以和沈雪文合作,但是至少我也不希望,目前真正和沈雪文那些人翻臉。雖然沒有來得及問小敏和玲妹,但是至少小敏肯定是,發現了一些什麼!

這邊我在思索著這些事情,把這些天經歷的事再釐清一遍,前後再聯想一番,心裡自然有著一些定奪,也多了許多計較。不管這裡多現實和殘酷,至少我自己要一直保持清醒。

數年前的經歷,讓我很清楚,這世上沒有完人,但是至少有謹小慎微的人。雖然在這惡劣的環境里,低調不是什麼好事,但是如果太過強勢的話,明顯會成為眾矢之的!

如果可以悶聲避禍,我絕對不會強出頭。但是現在身邊一堆人,關鍵還全部是女人,那些知道我的人難免有些疑問,我知道自己很難迴避,加上看著我們來時的石崖,一時有些迷茫。

忽然鼻息里,聞到一股肉香傳來。不用說都明白,肯定是她們有人在岩洞里,把熏肉拿出來了,直接再次放在了火上。我很想制止她們,畢竟這種香味很容易引來野獸!

當然也沒有等我多想,在這種雨勢里,如果還思考那麼多,那麼我接下來的生存肯定會糾結。所以乾脆閉上眼,靜靜聽著外面的雨聲!

劉歡果然拿著尖刺,穿著幾片冒油的熏肉,開心的過來送給我。不過我還沒有接她手裡的肉,光是看著她的樣子,鼻血差點流出來了!

原來她本來上身只穿著內衣,這時內衣是不見了,卻穿著一件空蕩蕩的體恤,我記得那是黃建芬的。而她下面用蕉葉擋著,不知道是不是真空,白花花的肉晃的我鼻頭髮熱!

「你這是想讓我跳河是不是?」我有些罪惡感,這倒不是裝。畢竟平時去海邊逛一圈,穿比基尼的人大把。但是這裡還有別人,劉歡這性感的樣子,足以令人想入非非!

!!!

!!!

原石的經理-彭乾,我鄰居-區香,i同事胖子-韓宇,啰嗦男-周建國,財務-黃建芬。男的叫賈略,兩個女的短髮叫陳芷夢,皮膚白的叫劉歡。

藍玉蓮有著一個腰包,腰包邊掛著一把刀!穿紅色速乾衣的女子是倪月雯,兩個人在邊界做小生意。和阿能一起出現!

穿迷彩服的高大男子,沈雪文,文哥是這幫人的領隊,右邊眼瞼下,有著一道傷疤,看著就好像是眼袋一樣。

穿著紅色Apple速乾衣女孩子小敏,拿著一根兩尺多長的螺紋鋼棒尖刺,駱維的女友!老葛,麻子,負責把駱維抬回去!

那個背包的女子蘭蘭,著牛仔裙褲的女孩子玲妹(劉玲菲),陪著紅色速乾衣的女子小敏!抗生素,感冒藥,兩板消炎藥。急救包里,一根縫合用的小圓針,兩條縫合用的材料線!

控制蘭芳的那個M頂男子,這個穿著短袖體恤牛仔裙褲,拿四尺多長木柄鐵刺的玲妹,和那個背包的女子蘭蘭,紅色速乾衣的女子小敏,跟隨麻子和老葛!超過三個月以上!文哥說:「在這裡意外下水,一起十多個人,只剩下八個人!」

哪裡是這些人,他是我在這裡逐漸找到的,本來有近三十個,過了第一個月的時候,就只剩下十七個,到前十多天的時候,就只剩下十五個,到現在駱維也沒了,就只剩下九個了!」文哥搖搖頭!找駱維時一起六個人,三個男的三個女人。丁笠授丁老三!弟弟丁笠亭,豹爺!

!!! 小普陀寺,一切準備妥當,大雄寶殿之前,銅盆前方,小普陀寺的主持智能大師一身嶄新黑白袈裟披身,盤坐在盆下的蒲團下,面對銅盆,面對大雄寶殿,九環錫杖立在身旁,在默默地念經。

智能大師身後,是三人,慧塵,慧空,慧明。三人身後,是小普陀寺的和尚們,足有好幾百人,紛紛盤坐在蒲團上,默默地隨著智能大師一起念經。一是因為大勢力的人沒來,二是時辰沒到,所以全都在等待著。

在和尚們後方的廣場上,一夜之間,憑空出現了密密麻麻的的蓮台,此時只要是來到小普陀寺的人們,紛紛坐在蓮台之上,一起等待著吉時的到來。

蓮台,十分厲害,不管是坐最後方,還是坐在哪裡,看到銅盆處就像是在自己面前一樣,這是空間手段,十分高端,讓不少的人也是暗自感嘆和敬畏。

在前方的一些蓮台上,還有許多空位,不時還有趕來的人們入座,不過大多數人還是懂得分寸,雖然小普陀寺沒說明,但大家都知道,那是留給大人物坐的。

時間在過去,人數在漸漸增加,已經快達到十萬人。

劍仁和戰莫離還有蘇贏坐在一起,離柳非煙還有司徒雄不遠。這片區域,基本上是拜月帝國那邊的勢力,有慕容家,慕容家這次來的人連蘇贏都不熟悉。拜月帝國區域,比較拿出手的,有江南學院有修真門還有唐家,這一次,十分意外,那混打十三也在,帶他來的是唐家一名大人物唐文庄。

「京都學院到~~~」

突然之間,山門處,響起一名小和尚長長的聲音。

「京都學院到了!」

「京都學院啊,不知道來的是什麼人?」

京都學院一到,頓時引起騷動,不多時,紫陌芳華帶著秦林現身,往廣場而來,在一名小和尚的引導下,紫陌芳華與秦林來到人群最前方,在拜月帝國區域空缺的蓮台上坐了下來。

一路從廣場上穿過,紫陌芳華和秦林看到這將近十萬人的場面,心中也是震驚不已,不過他們可是京都學院的代表,再怎麼震驚也不能表現出來,保持著一種姿態,坐了下來。

此時不少人在想,京都學院只來了這麼兩位,看來是沒什麼大動作,只是來走一個過場而已。

劍仁也是有些疑惑,問蘇贏,道:「只來兩人,這京都學院沒有什麼動作嗎?」

蘇贏道:「我也不知道。」

蘇贏都不知道,劍仁沉默下來。

幾大勢力,終於有人來,這個時候,也快差不多了,賀七起身,朝懺悔堂而去。

伏魔大陣之中,陳半山有些坐不住,心想自己是不是該衝出去,也就是在這個時候,賀七出現。對於賀七的出現,陳半山內心沒什麼波動。賀七也不在乎陳半山的想法,微微對智靜大師行了一禮,徑直來到困魔台下,對陳半山道:「等一下會對你進行渡化,你配合一下,事過之後,定然不為難你。」

陳半山無奈地看了賀七一眼,只是點了點頭,沒有說話。

「多謝!」賀七行了一禮,離開了去。

「聖地到~~」賀七剛回到廣場,聖地的人便來了,聖地出現,同樣讓人騷動,這個時候,人們紛紛看向山門處,很好奇聖地都來了哪些人。

不多時,聖地來人現身,這一次,聖地來人也不多,一名長老帶頭,身後是金尊月,還有葉落涯,就這三人。慕容傲雪,雲中易他們並沒有出現。

不管是京都學院還是聖地,雖然人不多,但卻讓人足夠重視,鬼知道他們暗中有沒有人。

「日月神教到~~~」

聖地人還沒入座,緊接著,日月神教的人便來了,日月神教,自然就是魔宗,魔宗只是外人對他們的稱呼,他們內部自稱日月神教。然而在場的基本上沒什麼人知道日月神教是個什麼門派,難道是剛出的勢力?

魔宗,這一次來人也不多,只有兩人,一人是大護法,而另一人,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少年。這少年,年齡也就和混打十三差不多大小,一身深黑色的勁裝,他有一雙灰色的眼睛,讓人一見就會記住他。多看一眼,你會發現他的一雙灰眼十分嚇人。

「這日月神教是什麼勢力?」

「不知道啊!」

「沒聽說過!」

在從們的議論之中,不知道哪裡冒出來一個老人的聲音:「日月神教就是魔宗!」

「什麼?日月神教就是魔宗?」

「天啊!魔宗膽子太大了吧?這是可佛門啊,要知道佛門所宣揚的一切恰好與魔宗對立,他們天生就是敵人,居然還敢來?」

「魔宗是什麼存在?自然有他們的底氣,他們自然敢來。」

大護法帶著灰眼少年也沒有什麼顧忌,直接來到最前方,選擇空位坐了下來。

剛好在坐下的時候,灰眼少年有些感應一些不對勁,他在最前方的和尚之中尋找一圈,什麼也沒找到,疑惑了一下之後,這才坐了下來。

與此同時,在賀七的後方,悟善突然眼開了眼睛,露出一絲迷茫和疑惑,少許之後,悟善閉上眼睛,繼續念經。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