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除郭陽沒動作外,其他二人都表示了肯定。

“三神宮偷襲隱世林家的時候,我參與了救援。那最後的一戰,對方召喚出了天照的分身,然後我就用天羅奕局把天照的分身收服了。可能是三神宮的人見天照的分身對我服服帖帖的吧,所以他們也開始對我恭敬了,還叫我神主…真是個傻到爆的稱呼。後來我才知道,原來他們是把我當成天照的代言人了,所以三神宮對我服服帖帖的。這些都是前話,今天早上,天蠍向我索要天照的分身,我同意了,所以就將天照的分身召喚了出來…事情的起因就是這麼回事。”

“然後呢?”霍佳眉頭緊鎖。

“天羅奕局說,一股恐怖的力量抹消了分身的鎖心局,還叫我快跑。現在想想,應該就是天照本體乾的吧?分身剛被召喚出來,她就順藤摸瓜找過來了。這傢伙早就做好準備了吧?她等這一刻應該等了很久…”

“我還是覺得東洋神話中的神不存在。” 邪君的第一寵妃 蘆雪源的關注點卻在其他方面。

“他們是存在的。但東麗夜梟,你的判斷不完全是錯的,”霍佳的表情很嚴肅,“在一次聊天中阡陌曾對我說過,琉雲封印過的妖魔界碎片共有六塊,其中的一塊就叫做高天原。”

“啊?這麼說,所謂的東洋神就是一羣自認爲是神的妖魔嘍?”

“他們是什麼並不重要,”辛澤劍指了指廢墟,“重要的是天照真的很強啊。”

“琉雲能做到的事,我沒理由做不到。”霍佳又恢復了往日的笑容,“走吧,也該讓不聽話的孩子們懂得現實的殘酷了。”

“嗯。”郭陽也點頭。

既然和琉雲有關,霍佳就一定會插手,想到這一點的辛澤劍真是哭笑不得。

“旅行團還缺人嗎?算我一個。”蘆雪源舉着手。

“老蘆,你也去?”

“天照那老孃們的傑作讓我有點火大,不找她發泄一番晚上會睡不好覺的。”

郭陽莫名其妙的哼了一聲。

“你咋啦?陽哥?”

“我還以爲你沒興趣去呢,剛想好的激將法臺詞全浪費了。”

“我靠,你還去修煉毒舌了?”

“不能一直讓你壟斷這種特技。”

“那我也…”白奕言走到幾人中間。

“石坤就拜託你了,奕言,”霍佳搶先否決了她,“崔志林還沒醒,這裏必須有一個能鎮住場面的人。”

“嗯,”白奕言以嘆氣的口吻應道,“那你們小心點。”

“放心好了,”蘆雪源勾住霍佳肩膀,“這傢伙的帥臉一出,搞不好會有成千上萬的敵對女性加入我方陣營。”

“你說的太誇張了,我不是靠臉吃飯的。”

“是嗎?那爲什麼在場有四位帥哥,只有你有美女相送啊?”

霍佳正尷尬的時候,白奕言對蘆雪源舉止文雅的行了一禮。

“麒麟天將,此行險阻,望善自珍重。”

“切。”蘆雪源自討沒趣的放開霍佳,“連一句玩笑都解圍,同樣是副手,爲毛差距這麼大?”

“啊,對了。”蘆雪源將一個兵乓球大小的硫紅色球體扔給霍佳,“這東西屬火,我留着沒啥用,便宜你了。”

“這是?”圓球表面的九尾狐圖案就像正在燃燒的火焰,一顫一顫的。

“前幾天的戰利品,對你來說剛好是補品吧?”

“這是九尾狐的真元。”白奕言很是驚訝。

“你的好意…”

“你心領了?”蘆雪源接着霍佳的話茬。

“不,我收下了,謝謝。”

“靠!一段時間不見,每個人都變得油嘴滑舌了。”

“因爲四聖獸生死不明,我們的晉升都成了問題,所以我沒有拒絕的理由。有了這顆真元,我應該能達到第一階層了。”

“你還是先忍住吧,這裏面蘊含的力量不亞於智天使,現在的你吃了會爆體的。”

“喂,這裏面蘊含的是妖力吧?”辛澤劍指着那東西,“四聖獸天將吃這東西不是找死嗎?”

“對別人來說是找死,但這小子是朱雀天將,淨化這種靈力特性是很BUG的,他能淨化掉妖力直接吸收裏面的火元素。”

“什麼時候給我也搞一個?”

“你給我滾,當這東西是超市裏的蘿蔔麼?想搞就搞?”

“我也要。”郭陽伸着手。

“你也給我滾!”

和白奕言分開後,四人奔向北歐海盜。

路上接到了範曉玲的電話,畢竟之前的鬧出的動靜太大了,範曉玲強忍到下課纔打電話也只是想問問平安,看看這件事和辛澤劍有沒有關係。辛澤劍滿懷歉意的讓對方放心,其他的一概表示不知道,放佛這件事發生在別人身上一樣。

掛上電話後,辛澤劍在心底道着歉:要殺要剮,等我回來再說吧,總之你別來添亂就行。

“要不你們先在這兒等我?”走進北歐海盜後,辛澤劍對其他三人說。

“沒必要,我們也不是第一次來這裏了。”蘆雪源出聲提醒。

辛澤劍這纔想起來,當初這三人都是通過何夢恬到達天使聖城的。

走到樓梯口,辛澤劍正要出示黃金獵人的徽章時,負責看守的人注意到辛澤劍身後的三人後,驚恐的跑掉了。

“這是什麼情況?”辛澤劍抓抓頭。

隨着四人進入地下酒吧,辛澤劍明顯的感覺到周圍的氣氛不對勁,本來熱熱鬧鬧的酒吧突然變得鴉雀無聲,只剩下孤零零的背景音樂和一個趴在桌上的醉鬼的鼾聲。

在座的人要麼投來驚懼的目光,要麼緊張的低着頭,根本不敢去看這四人。

“你們究竟幹了些什麼?”辛澤劍看着四周,“這裏的人看你們的眼神很不對勁。”

“他們也只敢看看罷了。”

郭陽隨便拉開張椅子,他還沒坐下,那張桌子上的人立刻跑的乾乾淨淨。

“我就不去見破界者了,在這等你們。”

“我也不進去了,”蘆雪源坐在郭陽旁邊,“幫我向何妹子問好。”

“好吧。”

辛澤劍和霍佳去住宿區的時候,辛澤劍忍不住問起剛纔的事。

“也不是大不了的事。”霍佳解釋道,“當初爲了進天使聖城,我們來找何夢恬。但我們都不是獵人,所以這裏的人不允許我們下來。”

“你們不是和王文志在一起嗎?有他在怎麼進不了酒吧?”

“我們與何夢恬見面後,他才碰巧出現的。當時王文志還以爲出事了,全副武裝的往住宿區衝,看到領頭的是我才平靜下來。”

“不用說了,前面的事我已經想到了,因爲你們把所有人都打服了,所以碰巧回來的王文志才以爲這裏出了事,所以外面的獵人才這麼怕你們。”

“簡單來說,就是這樣。” “果然暴力纔是解決問題的最佳途徑。”辛澤劍也不知道自己說過這句話多少次了。

辛澤劍敲着何夢恬的房門,還沒敲第二遍的時候門就開了。

“打擾了。”霍佳率先打着招呼,何夢恬只是淡然的點了下頭。

辛澤劍先打量了下,何夢恬精神的很,身上的調酒師服也很整齊。

“但願沒打擾你休息。”

“出了什麼事?”何夢恬直截了當的問。

剛纔外面的動靜那麼大,出事后辛澤劍直接就來找她,所以她肯定這件事和辛澤劍脫不了干係。

何夢恬和辛澤劍之間一直有一種特殊的信任感,所以辛澤劍也沒說“只是小事、無需擔心”之類的話。

“我們需要去一次異世界,希望你能在一段時間後將我們傳送回來。”

“你們兩個?”

“外面還有兩個,一個四個人。”

“多久之後?”

“喂,”辛澤劍問霍佳,“咱們去多久合適?”

“高天原是六個妖魔界碎片中最大的一個,而且尋找進入的方法也需要時間,所以四十八小時吧。”

“沒問題。”

“我覺得再多幾個名額比較好,”霍佳說,“以防萬一。”

“沒問題。”得到的還是一樣的回答。

“和你商量事不是一般的痛快。”

“畢竟我能做到的只有這些。”何夢恬整理着辛澤劍的衣領,“你去哪裏都沒關係,但別忘了,有些人會一直等着你回來。”

辛澤劍的右手抖了下,在那瞬間,他產生了不想離去的感覺。

何夢恬似是看穿了他的思想,她握住那隻手,將一把硬幣放進辛澤劍手心。

“去吧,因爲別人也在等着你過去,”何夢恬的眼中有莫名的光彩在閃動,“不要讓他們的期盼落空。”

給了對方一個短暫的擁抱後,何夢恬轉身回屋,留在辛澤劍眼中的只有緊緊關閉的房門。

“我是不是打擾你們了?”

“想什麼呢,走吧。”辛澤劍分給霍佳一半的硬幣,這是他們能夠回來的保證。

兩人離去後門再次開了,名爲不捨的表情這纔出現在何夢恬的臉龐上,她看着空空的走廊久久不語。

回到酒吧,辛澤劍一看就囧了,蘆雪源和郭陽正一人抱着一個酒瓶往嘴裏狂灌呢。

“你們喝這麼多酒是準備打醉拳嗎?”辛澤劍數了數,桌上一共有六個空酒瓶,他才進去了多一會,這兩人的戰鬥力也太強了吧?

“搞定了?那就走吧。”蘆雪源將空酒瓶扔在桌上,這聲響動又使得不少獵人縮了縮脖子。

“這的酒不錯,下次還來。”郭陽這句話使這個支部的獵人永久性減少了三分之一。

四人組離開酒吧後,很多獵人都哭了,不過他們是喜極而泣。

出了北歐海盜,辛澤劍甩出紀淑靈做的四座轎車。

“你們還沒有坐汽車漂洋過海的經歷吧?”辛澤劍得意的指着汽車,“上車吧,今天就讓你們體會一次,我們開車去東洋。”

“這車的設計師腦子沒問題吧?造型這麼土鱉的車你也敢開出去?”蘆雪源的眉頭跳了跳,“你的心靈真堅強啊。”

“這還是我求人家做出來的呢!不要以貌取車行不行?”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