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陣中忽然散出數道光華,只見神劍刺到了麒麟的身上,由於他身上的護體神皮威力強大,神劍與之相撞竟爆散出數道光華,不過,一時也沒有傷到他的身體。

“難道清月真要玩蛋了,徹底被七陣絕迷惑了?娜神天啊,你他媽的快來好不?”齊羽天此時已冒了一身冷汗,隱隱之中早彙集了大量力量,準備助清月多堅持一會兒。

神劍不斷與麒麟身上的護體神皮相抗,一步步地靠近了他的身體,這讓他幾分絕望地看着清月說:“如果用我的血,你會醒過來,你就再用點力吧!”說罷,他閉上了眼,也不抵抗,任神劍一點點刺了進來。

終於感覺到疼痛,麒麟知道神劍的劍鋒已刺入了他的肉裏,鮮血在慢慢的流到神劍上。看到清月這樣,心痛得幾乎讓他窒息,淚水輕輕地飄然而下,和鮮血一起流到了神劍上。

就在此時,神劍上忽然釋放出一道耀眼的光芒,在七絕陣中明亮地閃了一下。清月的眼睛眨了眨,眼裏的黑華竟神奇的消失了。睜開眼,他看着被自己刺到的麒麟,趕緊抽出了神劍,痛得麒麟啊呀一聲叫了出來。

清月看着麒麟傷口上湛出的鮮血,撲了上去抱着麒麟的頭,眼淚不自禁地流了下來。他大聲地吼道:“瞧瞧我都幹了些什麼呀!嗚——”

麒麟淡淡地笑了笑說:“沒事了,清月。你醒來就好了,我這點傷不算什麼。快站起來,殺了這羣鬼東西。”

齊羽天總算鬆了一口氣,他收回力量看着天空,希望娜神天能早些到來,他實在有些沉受不住了。

這時,那巨形鬼物哈哈大笑起來:“哈——,這滅天神光果然是好東西,想不到會這樣破了我們七絕陣的第二式。很好,很好。清月小兒,下面來就試試七絕陣第三式‘恩斷義絕’的滋味如何。”

言罷,七鬼變化了遊動軌跡,四面的氣氛也隨着變化起來。

清月滿眼憤怒地看着飄動的七鬼,猛然站了起來,操起神劍就要衝殺出去。麒麟卻叫住了他道:“剛纔他那招是絕情絕義,這招又叫什麼恩斷義絕,想來應該差不多,或許破解的方式是一樣的。這裏存在一種迷亂,他第一式的破解方法與第二式完全不同,很容易讓我們想到第二式與第三式也不同。出於七絕陣的完美,我相信他們也想到了這一點而反過來,所以我可以肯定第二式與第三式的破解方法是一樣的。”

清月覺得麒麟說得很有道理,點了點頭說:“那剛纔是如何破解第二式的呢?”

麒麟若有所思地回想了半天在清月耳邊低聲說:“剛纔我們是因爲我的鮮血和淚水滴到了神劍上,神劍忽然釋放出強盛的光華才使得你清醒過來,可也沒有破了第二式啊。”

“那你的意思是,又要讓你受苦?”

“你什麼意思?”

“當然是說着好笑的。”

“真服了你了,現在還有心情開玩笑。”

清月不再回答,他玩笑歸玩笑卻一直在想着爲何那鬼物要說已破了七絕陣的第二式呢,想了半天終於想明白了,可能與當初在地界大戰怨魂臆時一樣。

那巨形鬼物看着他們總是在說悄悄話,偶然大聲一句也是一句笑話,不知道在搞什麼明堂,這時又見清月在麒麟耳邊說了幾句話,麒麟點了點頭陰笑地掃了一眼他們。

這着實讓他們感到有些心虛,巨形鬼物爲了振奮士氣大聲叫道:“說什麼悄悄話,不管怎麼樣,今天你們是死定了,能活到現在都是我們想多玩一下你而已。”

麒麟笑着回話道:“何必掩飾你心中的害怕呢,這樣子不是更加爆露了嗎?”

本以爲鬼物們會因此自亂陣腳,卻聽得那巨形鬼物大笑起來:“有什麼屁本事趕緊拿出來,叫什麼叫,大爺們可都等着呢。”

麒麟也懶得回他話,和清月對望了一眼,迅速變化身形,一起做起了萬元歸一的動作。但見四處的力量迅速匯聚而來,他們身上流動的光華立刻就萬分強盛。

七鬼也不管他們到底要怎樣,共同發出一聲極難聽的陰笑,使得環境氣氛馬上就變得陰森起來。

只見七鬼極快地變化身形逼向了清月,強大的攻擊力量與超快的速度,使得清月只有不斷閃躲。而與此同時,他們合力運用清月閃開的力量,轉向攻向了麒麟。

這配合得天衣無縫的陣形,使得在場的所有生靈再度爲之驚歎,呆呆地看着七鬼,不敢想像他們是怎麼做到的。而齊羽天放下的心情,又捏緊了,他此時可是比在陣中與七鬼決戰的清月都還要緊張。

忽然間,清月長聲大笑起來。大家的心情更加複雜起來,都伸長了脖子,倒要看看清月如何破解。

但見清月舞動神劍,連連發出數道白色光華,迎向了七鬼合力的攻擊。誰都看得出七鬼釋放的力量強大無比,他清月難道是在陣中被打傻了,這不等於拿雞蛋與石頭碰嗎?聽得一妖怪笑着說道:“嘿嘿,清月啊,我想你這回是死定了,你的力量再強也不可能和七鬼合起的力量相抗呀,你以爲是我們這些小妖啊。你這可惡的東西總算要掛了,嘿嘿。”

齊羽天則不這麼以爲,他相信清月這麼做肯定有他的道理。果然,清月強力抵擋七鬼力量後,竟不餘一絲給麒麟應付。與此同時,麒麟迅速變化身形,一道強大的淡藍光華緩緩飛出,直掃七鬼而去。

融魂力量飛來,七鬼嚇得趕緊閃動身形,攻向清月的力量大大減少。只見白光迅速與黑華相撞在了一起,數聲轟隆過後,清月飄然於氣浪之中,長髮飄逸,有一種說不出的霸傲之氣。

幾道黑色流光不斷閃爍,等融魂力量消失後才浮動在了遠方。那巨形鬼物浮現而出,卻依舊笑着,他看着一人一獸說道:”嘿嘿,不錯不錯。看來你們比我想像中的要強大。想不到會在如此危境之中,在極短的時間裏參透七絕陣的部分奧祕。有意思,越來越有意思了。告訴你們,要是你們今天能破了我們的七絕陣,我們即刻就走。如果一個月後你們還沒死的話,我們再來讓你們見識一下五煞追魂陣。下面就來試試我們的第四式‘絕生絕死’吧。”

清月聽後冷冷一笑說:“如果你們鬼界願意退出誅月聯盟,我自然高興得不得了。”

“不說費話了,先破了七絕陣再說吧。”巨形鬼物說話的同時,與六鬼一道在那裏消去了鬼影,緩緩浮現在了他們周圍。

看來這七鬼修爲極高,竟也達到了瞬息移動,跳躍空間的高層境地。只見他們浮現而出後,靜靜地飄然於那裏,一動也不動,只是靜靜地注視着陣中的一人一獸。

清月他們在陣中也是靜靜地掃視着七鬼,忽左忽右,注意着他們每一個細小的動作。很長一段時間過去了,七鬼卻依然站在原處一直不動。

誅月聯盟那些傢伙看得越來越迷茫了,不知道這些鬼東西玩的到底是什麼鬼把戲。唯有齊羽天非常歡喜,想不到鬼界這幾個東西會自己拖延時間,這樣子他根本不用擔心什麼了。

身在局中的清月和麒麟開始覺得七鬼的身形發生了變化,好像從每一個角度看上去都是同一只鬼物一樣。這讓他們有些緊張了,移動的速度也越來越快,不斷地左顧右看,生怕哪個鬼物突然發起攻擊。

然而七鬼還是沒有動一下,一人一獸越是看到他們沒動就越是感到害怕,畢竟之前的幾式是讓他們吃夠了苦頭的,此時已感覺得到他們的心臟跳動的聲音,撲通撲通。

不一會兒,清月已是滿頭大汗,他發瘋地大叫:“你們到底耍的是什麼把戲,不是說要擺出你們的絕生絕死嗎,怎麼動也不動?”

他吼完,七鬼終於開始動了,身形忽然消失,換了一個位置又把清月他們包圍了起來。然後又是動也不動地飄在那裏,靜靜地看着陣中的他們。

不過就鬼物的這幾下移動,已差點清月和麒麟的心跳了出來,他們在陣中移動的速度更快了,又不敢大膽攻擊出去,生怕七鬼突出奇招。

清月又連續晃動了好久,覺得頭有些暈了才停了下來,卻看得那些鬼影有些模糊了。這讓他大吃一驚,不過也終於明白了七絕陣第四式的奧祕。他轉過頭去看到麒麟有些暗淡的身影還在來回的左顧右看,氣得大叫:“麒麟,快給我停下,我們中招了。”

麒麟回頭看向清月,也只能看到一個淡淡的影子。但他比清月陷得更深,顯得有些驚訝地問道:“什麼?我們中招了?”

這讓在場的妖怪們都很迷惑,搞不懂清月爲何會忽然冒出這樣一句話來。七鬼到現在都還沒有出手啊,清月怎麼說他們中招了,難道這就是七絕陣第四式絕生絕死的奧祕所在。妖怪們是越想越迷茫了。

齊羽天看了半天也纔看出了其中的奧祕,眼睛裏寫滿了驚訝。他喃喃自語道:“看來鬼界的實力已強大到了可與天界相抗的地步,清月死後,日子不一定會很好過呀!” 齊羽天看了一眼九霄雲外,還不見娜神天歸來的影子。又回過來靜靜地看着清月,剛纔聽他所說,看來他是參透了七絕陣的這一式。齊羽天長長地舒了一口氣,但願他能再堅持一會兒。

見得清月掃了一眼七鬼,然後對麒麟說道:“你靜靜地看着一個鬼影,你就知道我們是不是中招了。”

麒麟按清月所說的做了,卻還是沒有看出其中的鬼明堂,用前肢撓了撓了腦袋,嘿嘿地笑着搖了搖頭。

難道麒麟沒有中招?清月帶着不可能的希望,暗自一笑,問道:“那你還看得清那些鬼影,還不是模糊的影子?”

聽清月這麼一說,麒麟含笑的表情,頓時變得驚訝。他望着清月的眼睛說:“是,是很模糊,難道你的意思是?”

清月掃了一眼七鬼,看他們仍然動也不動,恐怕是要他們更加昏迷後才發起攻擊。於是清月在麒麟耳邊悄聲說:“對,這就是七絕陣的奧祕所在,所謂絕生絕死其實是要營造一種似生似死的假像。衆所周知,任何生靈看同一個事物久了都會覺得那個事物好像在動。他們就是運用了前面三式的強大威力,知道我們害怕他們,大膽的這樣以靜制動。任我們在陣中晃悠,他們卻動也不動一下。不過這七絕陣還構成了一種迷幻境地,所以我們晃了不一會兒就覺得有些迷糊了。”

麒麟若有所悟地點了點頭,看着七鬼還是沒有動作後才悄聲說:“那剛纔七鬼爲何要動一下呢?”

清月嗯了一聲說:“這幾隻鬼物非常聰明,先前我本來察覺到了一絲端倪,沒想到他們故意動了一下,打消了我這個想法,反而更加緊張起來。但現在想來,絕對不會錯了,好一個無招勝有招啊。”

麒麟低着頭想了半天問道:“那我們現在連他們的影子都看不清了,可怎麼辦啊?”

半天不見清月回答,看樣子是想得走神了,好久才聽他答:“這個問題,和你說話的同時,我一直在想。你還記得渺繚一箭射死巨蟒的情景不?”

聽清月如此一說,麒麟淡笑地點了點頭,一人一獸幾乎是同時閉上眼睛,準備用心去感受七鬼的所在,然後發起強大的一擊。

然而,七絕陣第四式沒有這麼簡單。

他們閉目後,好久也感覺不到鬼影的所在,清月的心情再度緊張起來,連續左右晃動了幾下後,已是滿頭大汗。

他聲音稍大的問道:“麒麟,你可感覺到他們在哪個位置?”

卻聽得麒麟大聲回答:“什麼?你也沒有感覺到他們?”言罷,麒麟睜開了眼,只見七鬼還是在原來的位置,一動也不動。他看着七鬼對清月說:“我們還是睜開眼吧,這個方法行不通。”

清月也睜開眼,掃了一眼七鬼,那種無名的恐懼又襲上身來,使得怎麼也平靜不了。聽得到心撲通撲通的跳躍聲,清月實在是受不了了地說:“閉目也不是,睜眼也不是,與其這樣還不如和他們拼了。”

話音未必,清月已舞起神劍,數道白色光華翻涌而出,直向七道鬼影掃去。只是沒有想到,那飛出的光華如若擊到虛空一般,沒有一絲阻礙,便遠逝而去。

一擊落空,挫敗感讓清月頭皮有些發麻,他有些激動了,在陣中憤怒吼叫着,很想連連發出數道力量來發泄發泄。

“清月,我們千萬不能衝動啊,明明知道了七絕陣這一式的玄機所在,就更不能再吃暗虧。”麒麟大聲地叫住了清月,其實他比清月還要怕,但在這緊要關頭,只有保持冷靜。

聽到麒麟的叫聲,清月回過頭看了一眼麒麟模糊的身影,長長地吸了一口氣,閉上雙眼盤坐起來。

麒麟笑了笑,也閉上了雙眼,再次用心去感覺七鬼的所在位置。

就在他們都閉上眼時,終於感覺到有數道強大的力量正翻涌而來,但是還沒有反應過來,那力量已襲到身上,所幸他們一直因爲害怕,用力量形成了防護屏障圍繞着。

睜開眼,只見七鬼不知何時已逼身而來,攻擊的速度非常快,使得他們每閃開幾下就會吃上一擊。不一會兒,一人一獸都噴出了鮮血,越來越抵擋不住七鬼的攻擊了。

齊羽天再也忍不住了,將彙集的力量,凝聚成七粒細小的淡綠光點,瞄準七鬼的身形,發了出去。

儘管七鬼修爲高強,但因他們對齊羽天根本沒有防備,心力全集中在了清月他們身上,所以面對這突如其來的攻擊,他們沒一個閃過。

但見七鬼幾乎是同時啊呀一聲叫了出來,看得誅月聯盟那些妖怪們伸長了脖子,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

巨形鬼物發出一聲怒吼,停止了對清月的攻擊,帶着六鬼閃開了陣形。他滿眼怒火地看了一眼齊羽天,又掃了一眼誅月聯盟那些傢伙大聲地說道:“既然有些傢伙不想殺了清月,但說無妨,何必在後面玩陰的?”

大家聽後更爲震驚,想不到他們誅月聯盟裏竟會有狗雜種從中作梗,都顯得有些迷惑地掃視着左右的生靈,猜疑着究竟是誰。

巨形鬼物再次掃了一眼大家,忽然把目光停在了齊羽天的身上說:“你們一定想知道那個傢伙是誰吧!”看得齊羽天心跳得厲害,他還真不知鬼物把他供出來後如何應付。

這時,一個蛇妖站了出來說道:“來自鬼界的朋友儘管把那個雜種說出來,我們定將他碎屍萬段,大家說是不是?”

他這一說,大家都嘴着起了哄,唯有齊羽天和那兩個知情的神聖非常的緊張。

沒想到鬼物竟大笑起來看了一眼齊羽天,再轉過頭對大家說:“哈哈哈,你們真的要把他碎屍萬段?很好,很好,嗯,他就是——”說到此處時,鬼物又嘎然而止,回過頭又看了一眼齊羽天才又說道:“他就是,嗯,他就是——”

齊羽天看着鬼物陰笑的表情,聽他說到此處時故意停頓,着實讓他冒了一頭冷汗。忽聽得幾個妖怪大叫起來,使得他的心差點跳了出來,但聽得他們說道:“你倒是說呀,到底是誰啊,以你們的修爲加上我們這些還怕了他不成?”

“哈哈哈,嗯,我這就告訴你們,他就是——”鬼物話說到此處時忽轉過頭看向了清月,但見他們已化作了兩道流光飛逝而去,趕緊大叫:“不好了,那兩個傢伙跑了!快追!”

幾個妖怪看着清月遠去的身影,恨恨地罵道:“都怪那個可惡的雜種,要不是他,說不定清月現在都死了,一切都平靜了。等我們追到清月後一定要把他抓出來,狠狠地揍一頓。”

“大家快跟我去追他們吧,不要再費話了!”卻聽得齊羽天突然大叫起來,等向他看去,已見他化作了一道流光直追清月而去。

巨形鬼物得意地笑了笑,對六鬼說:“我們就跟在後面嘛,我倒要看看,沒有我們,他們怎麼對付清月。”說罷,任妖怪們飛到了前面,他們則在後面緩緩地飛着。

清月和麒麟一路狂飛,麒麟見已把誅月聯盟那羣傢伙甩了很遠後才笑着說道:“真是想不到那羣傢伙玩起了內鬨,他媽的鬼界那羣東西的鬼陣還真厲害,要不是那個神祕人物救了我們,我們可能已玩完了。哎,你說到底是誰幫了我們一把呢?”

其實清月也不明白到底是誰救了他,他想了半天也沒想出個所以然來,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說:“管他是誰,反正我們沒事就好!”

“嗯,我也不管他是誰了,只是不知道我們這該逃去哪裏才比較好呢?宇內六界都把我們當成了敵人,哪裏還有我們的容身之地啊!”

聽麒麟這麼一說,清月頓覺得心如刀絞,也許他作夢也想不到,到頭來不是他們帶着大家一起去誅天抗神,而是天界帶着大家來對付他。他把麒麟的頭抱在懷裏說:“苦了你了,真是想不到你要與我一起受這種苦。”

“看你說的,好像我不是你朋友一樣。你倒是說說我們這要往哪裏去嘛。”

清月長長地吸了一口氣,淡淡地笑了笑說:“不過,我覺得只要我們肯努力,還有得機會翻身。因爲——嗯,你剛纔可看到一個精靈?”

“讓我想想——哎,對哦。剛纔是一個精靈都沒有看到,你的意思是——”麒麟說到後面時有些興奮地叫了出來。

清月想了想答道:“不過,精靈有沒有加入他們還不知道。所以精靈界就先不去了,但除了那裏,我們還有一個地方可去。”說罷已化作一道流光先飛走了。

麒麟被搞得一頭霧水地叫道:“你這傢伙怎麼也玩起了神祕了。”然後也化作一道流光跟着飛了上去。 連綿不斷地羣山上,忽然閃過一青一棕兩道光華,隨着看去,浮現出來的正是清月和麒麟。

看着這再熟悉不過的山谷,麒麟鬱悶地說道:“我說清月啊,你把我帶到這裏來幹什麼,這裏安全?”

清月嘿嘿一笑:“我想過了,他們一定猜不到我們會再來這裏。因爲我發覺越是危險的地方,反而越是安全,這可是剛剛從鬼物們玩的七絕陣中得出的經驗。”

聽得麒麟連連點頭說:“嗯,不錯,不錯!你的腦袋瓜子什麼時候變得這麼靈敏了!”

“而且這個地方還可以吸收大量的天地靈氣以補充力量,何況我悟出了點更好的東西,正好可以拿這裏來試試一下。”清月一邊走向山谷一邊若有所思地說。

麒麟到對他後面這句話特別感興趣,上前問道:“又悟出些什麼好東西呼,趕快給我說說看。”

清月嘿嘿一笑說:“現在我覺得只說半句話的感覺很爽,所以有句話叫什麼來着呢。嗯,天機不可泄露,以後你自然明白。”

“靠,死清月,玩起神祕來真讓我受不了,服了你了。我還是先吸取點天地精華再說。”言罷,直接飛入了山谷之中,清月笑了笑也跟着飛了進去,由於他們的速度非常快,和上次一樣也沒有被山谷的無形力量攻擊。

飛入山谷後,兩個相視笑了笑便一起做起了萬元歸一那些神奇動作。

不一會兒,但見;四面靈氣流動,化作數道光華流入了他們的身體之中。他們身上的光華也隨着越來越強盛起來。吸取了大量的靈氣之後,山谷和上次一樣用將他們反彈了出來。

又聽得麒麟慘叫:“媽的,上次吃過一次虧,這回還要受罪。哎喲,我的屁股啊。”但清月並不理他,只是呆呆地看着天空。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