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陛下竟然在朝議的時候,抱着寵妃!!!

蕭大將軍、蕭大人竟然在朝議時給陛下獻女!!!

成何體統!!!

一旦傳揚出去,皇室顏面何存?

陛下的聲譽、君威就此毀了!

眾臣對視一眼,迅速做了一個決定:

今日必須把蕭大將軍、蕭大人這兩個諂媚惑主的佞臣參個夠本!

魏皇把被褥放在皇帝寶座,再把被褥扒拉開一些,讓小崽崽露出頭。

眾臣在下邊伸長脖子,想看看被褥包裹的到底是不是女子。

「陛下,蕭大將軍、蕭大人朝議獻女,魅惑君上,禍亂朝綱,是居心叵測的佞臣!」

「蕭大將軍、蕭大人妄圖獻女顛覆我大魏,其心可誅!」

「陛下,必須將這二位佞臣斬立決!」

「清君側,振朝綱!」

「若把小萌萌吵醒,朕把你們的舌頭割了!」魏皇凌厲地瞪他們。

痛心疾首的眾臣:「!!!」

完了完了!

陛下被這個妖女迷得神魂顛倒!

成何體統啊成何體統!

佞臣亡國!

昏君誤國!

大魏國要亡了!

他們都要當亡國奴了!

他們絕不能讓梟王府陰謀得逞!!!

有幾大臣還想勸諫,但蕭景夜開口了:「陛下,朝議吧。」

魏皇的目光從依依的臉蛋戀戀不捨地挪開。

終於看見了小萌萌奶萌軟糯的睡顏!

他的心狂烈地跳動!

小萌萌安靜睡着的時候,是一隻奶糯好捏的小奶包。

萌爆了!

他捏捏捏,愛不釋手,哪有心思議政?

但是嘛,他是皇帝,議政時小萌萌在他身邊睡覺,他心滿意足!

眾臣說着,魏皇時不時地看看小萌萌。

九分心思都在她身上。

「嗯……好。」

「蕭大將軍有何高見?」

「蕭大人說得對,就這麼辦。」

「蕭大將軍此言有理,你們多學着點。」

「京郊東南二營就交給蕭大將軍,蕭大將軍定能把懶散的京郊大營整頓得跟邊境軍一樣,驍勇善戰。」

「還有,這批新兵由你操練,半年後朕要看到成績。」

眾臣,卒。

陛下被妖女奪舍了!

「吵死啦!」

莊嚴的金殿突兀地響起一道乖軟的小奶音。

死寂!

眾臣:「???」

蕭家二兄弟:「……」

欣喜與驚慌交織的魏皇:「!!!」

他們把小萌萌吵醒了!

她會不會責怪他,然後跑了?

魏皇揮手,「散朝散朝……」

小萌萌在長身體,必須保證足夠的睡眠。

「陛下,臣還有事啟奏。」某大臣連忙道。

「陛下怎麼可以讓妖女上金殿?還在龍椅睡覺!荒唐至極!」某個耿直的大臣面紅耳赤地怒斥。

「什麼妖女?小萌萌不是妖女!」魏皇氣急敗壞。

「陛下此等荒唐的行徑,是想要青史里開天闢地、遺臭萬年嗎?」那大臣怒不可遏。

「陛下此舉,違背祖制!有辱國體!擾亂朝綱!」

「陛下,列祖列宗都在天上看着呢!荒唐!太荒唐!」

「女子不得干政,陛下公然讓禍國妖女睡在龍椅,還是朝議的時候。陛下對得起列祖列宗嗎?陛下是不是還要讓妖女臨朝攝政?」

「陛下不把妖女處死,臣等就長跪不起!」

眾臣紛紛跪下,強勢剛烈。

就是要陛下妥協的架勢!

蕭景夜和蕭景寒不敢隨便開口,擔心成為炮轟的目標。

其實,他們也不想這麼做的。

小崽崽會成為滿朝文武炮轟的對象!

可是,他們……糊裏糊塗地就答應了。

哎!

一失足成千古恨。

「睡覺有什麼荒唐的?難道你們不睡覺嗎?」

又是那道天籟般的小奶音。

咻~

依依坐起身,看着金光閃閃的大殿,烏溜溜的瞳眸迷茫地眨巴著。

怎麼這麼多男人圍觀我睡覺?

我是誰?

我在哪裏?

我在幹什麼?

靈魂的拷問!

魏皇連忙把掉落的被褥裹在她身上,防止「春光外泄」。

小萌萌才五歲,但也不能讓這些狗東西看見了!

啊啊啊啊啊!

又被小萌萌萬萌穿心!

依依的小腦袋毛茸茸的,青絲垂落,頭頂還翹起一撮呆毛。

她的小嘴微微翹起,臉蛋粉嫩嫩、肉嘟嘟,像一個可可愛愛的水蜜桃。

呆萌!

把魏皇萌得差點兒原地去世。

他恨不得用廣袂把她遮起來,不讓這些狗東西看見小萌萌的樣兒。

不少大臣都看見了,那是個奶娃娃!

好像是……梟王府的小郡主!

議論聲如滾沸的開水蔓延開來。

依依把魏皇的手弄下來,奶甜地問:「我為什麼會在這裏?」

哦,這是朝議。

「小萌萌,朕請你來看看朕和你大哥、二哥朝議的樣子。」魏皇和藹地安撫,溫柔道,「你還困嗎?要不你再睡會兒?」

「這裏太吵了,我要回我的房間睡。」

依依利索地從龍椅下去,「大哥哥、二哥哥,我們回家叭。」

目瞪狗呆的眾臣:「???」

那妖女竟然是梟王府的小郡主?

蕭景夜、蕭景寒太過分了!

小郡主才五歲,他們就把她送到陛下的懷裏!

喪盡天良!

他們不配當兄長!

老天爺遲早會劈了他們!

依依站在丹墀,突然轉身,「陛下,是不是你命令大哥哥、二哥哥把我偷到這裏?」

魏皇:「……」

蕭景夜&蕭景寒:「…………」

眾臣:「………………」

「陛下不說話,我就當陛下默認啦。」依依奶聲奶氣地教訓,「陛下,朝議的金殿是多麼神聖、莊嚴的地方,你怎麼可以讓我這樣的小寶寶進來呢?」

「你要把歷代先帝氣得詐屍,每夜都掛在你的窗前嗎?你要讓滿朝文武和百姓都罵你昏君嗎?你要當泱泱歷史里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昏君第一人嗎?你要害死我、害得梟王府滿門抄斬嗎?」

小奶崽訓斥的童音振聾發聵。

懵圈裏凌亂的魏皇:「???」

心梗的蕭景夜&蕭景寒:「???!!!」

眾臣,再卒。 雲夢山,升龍道。

來到雲夢山腳下,看着陡峭險峻,高聳入雲看不到盡頭的升龍道,袁基沒有任何猶豫,先是對着升龍道躬身行了一禮表示了對鬼谷先師的尊敬后,直接踏上第一道升龍道台階。

隨着袁基踏上第一層升龍道台階,一聲類似虎嘯龍吟的聲音在他耳邊炸響,隱約間,袁基腦海中出現了一頭身形似虎,神威如獄,額頭一對龍角,體表覆蓋龍鱗,全身散發着剛正不阿氣息的神獸。

「這是,神獸狴犴!」

一聲震天的虎嘯在袁基耳邊炸響,狴犴仰頭一聲長嘯,一道訊息傳入袁基腦海。

「萬步升龍登天道,第一階守山者,吾乃龍之七子,狴犴!」

「此地乃鬼谷先師羽化之所,若想得見先師天顏,需闖過九千九百九十九層龍之後裔守護,方可登頂雲夢山面見先師!」

袁基心中一凜,看着與自己修為一模一樣的神獸狴犴,他知道事情變得棘手了。

狴犴一雙虎目瞪着袁基,全身氣勢不怒自威,隨着一聲虎嘯,狴犴直接朝袁基撲了過去。

……

雲夢山腳旁。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