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降臨者、入侵者們臉色掛滿嘲諷的笑意!

這些人族修士,在他們面前,根本無力反抗。

一切行為,都顯得如此的可笑、幼稚。

伏一飛揮揮手道:「儘快結束吧,繼續追殺剛才逃走的那一群人族修士。」

「嘿,那一群人族修士,還真夠陰險毒辣,連我們超然界都做不到這一步呀。」

隨後,他看著阿狸、葉柔、安詩音眾女道:「你們,以後就是本公子的女奴了!」

「我會找專門的人來訓練你們。」

「還有你,剛才你口中的那個公子,本公子會殺了他。」

最後,伏一飛還指著阿狸,冰冷地開口道。

「你說,你要殺本公子!」

然而,就在伏一飛的聲音落下之時,一道浩蕩的聲音傳來,傳響天路間,眾修士皆可聽聞。

這道聲音,明明是從數十里之外傳來。

但聲音落下之時,一道身影已經出現在他們的眼中。

是一個青年,一身殺氣騰騰,目光冷酷無比。

來人,自然就是江寂塵了。

在最後時刻,他終於還是趕上了。

所有修士的目光,都同時落在江寂塵的身上。

在降臨者、入侵者們看來,覺得幾乎不可思議。

竟然有人族修士敢靠近他們?

而且,所言是針對他們,身上散發著殺氣,顯得無比的強勢。

更讓他們難以接受的是,對方還只是一名神王九重境的修士。

這樣的人族垃圾,竟然已經敢向他們叫板了?

他們降臨者、入侵者何時變得如此的沒有威懾力了?

於是,這些降臨者、入侵者們臉色瞬時變得無比難看。

看向江寂塵的目光,也充滿了殺意。

相反,正處於絕望中的阿狸、葉柔等眾女,此時看到來人,瞬間淚流滿面。

這是驚喜之淚,這是希望之淚。

誰能想到,在最後時刻,江寂塵竟然趕到了。

冰玄塵、方影、光頭人,莫雨、唐漢、索圖等人,也根本沒有想到,消失了近百年的門主,會在這個時候出現在他們的面前。

一切,都顯得那麼的不可思議、難以置信。

甚至,他們以為自己眼花了,這一切是假的。

「我來了,就一切有我,不必擔心。」

直至江寂塵淡淡地開口。

聽到那熟悉的聲音,才知道這一切是真的。

他們的門主,真的來了。

竟然在生死一線間趕到了。

想到,曾經江寂塵帶他們創下的一個個輝煌,他們心中瞬時之間又燃起了鬥志,充滿了希望!

而只要看到江寂塵,他們的門主在,他們就能感到心安、無憂。

相信,一切都可以戰勝!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與此同時,江寂塵伸手彈指,一道道指光,疾飛而出,如同箭雨破空,更是快到讓人無法反應過來。

噗,噗,噗…….

一些向眾女出手,正想將她們生擒下的入侵者修士,根本沒有反應過來,就被指光洞穿頭顱。

還有,那些要對人族眾男修士痛下殺手的入侵者們,也同樣是如此結果。

只是剎那之間,上百名入侵者被江寂塵指光點死。

當中有域外、古域、西方佛國等六道界之外的修士。

這一切都發生得太快了,江寂塵強勢的登場,震撼全場。

而且,江寂塵彈指之後,再伸出一掌,對著虛空一拍。

啪!

由伏一飛凝出的神紋禁制,紛紛破碎,化成虛無。

阿狸、葉柔等人都恢復了自由身。

而江寂塵也趁此機會,一步越過眾降臨者和入侵者,出現在阿狸、葉柔眾女的身邊。

「門主!」

校園風流狂龍 「寂塵!」

「公子!」

各種驚喜的呼喚聲響起。

此刻,他們一個個感到萬分激動。

江寂塵點點頭道:「一切我都已知曉,縱有千言萬語,都等我屠盡這些垃圾之後再說。」

江寂塵之言,可謂說得霸氣無雙,只讓眾人心情一震。

但伏一飛,這一刻神色絕對是有多難看便有多難看。

因為,江寂塵自出現,竟然都沒有正眼看過他一眼,實在對他輕視、無禮到極點。

而且,對方一出現,就開始踩他、打他的臉。

先是言語上,現在直接是行動上,把他的神紋禁制破掉。

不止伏一飛,還有其餘的降臨者、入侵者,神色大變。

「這垃圾是誰?竟然還想一人挑戰我們所有?」

「似乎有些熟悉,在哪裡見過。」

「是他,江寂塵,五年前就懸賞名單第一人,之後銷聲匿跡,現在竟然出現了。」

「傳言,這個人確實不凡,但憑他一人,也想逆寫戰局?」

很快,江寂塵被認了出來。

而伏一飛此時則冷冷地道:「江寂塵,他竟然自己送上門來,很好!」

邪王囚妃 江寂塵這時候,才正眼看著伏一飛道:「本來,我有打算讓你成為肉票,如此至少可以保住一命,但是,你殺落塵門人,那麼,你唯有拿命來抵。」

「所以,今日必斬你!」

江寂塵淡淡的開口,聲音平靜,但像是在說著一件理所當然的事。

這時候,楊雪瑤、素洛、素青、素鳳、禁制三兄也從噬毒珠空間中走出。

楊雪瑤道:「降臨者需你出手擋下,至於入侵者們,我們可以暫時應付!」

江寂塵點點頭,然後看著幽道:「幽,隨我一起並肩大戰。」

幽,其實一直在閉眼恢復。

哪怕江寂塵出現,他都沒有睜眼,彷彿早已知道江寂塵會來一般。

「還不夠,我們的人手還太少。」

幽這時睜眼,開口應道。

「放心,他們也來了,我們人手綽綽有餘!」

然而,江寂塵卻是微微一笑,顯得非常的自信。

就在他聲音落下之時,天路後面的虛空輕顫,四道身影狂奔而來,剎那出現在眾修士面前。

「誰敢動我韓爺的落塵門,看韓爺不抽他一臉!」

「誰敢傷我小哈斯的女主人們,小哈斯卸掉他第三條腿!」

「道爺最看不慣這種以多欺少的行為,我會代表正義,消滅邪惡。」

與此同時,三道聲音也幾乎同時響起。

而後,眾人看到了兩個青年修士,一個胖道士,還有一隻小骷髏。

看到這樣怪異的組合,降臨者和入侵者們都愣了一下,有些目瞪口呆的感覺。

但是,落塵門眾人,卻是一臉驚喜,露出了會心的笑意。

同時,他們也感到鬆了一口氣。

而來人,自然就是韓青、小哈斯、胖道士劉雍,還有小骷髏小灰了。

近百年不見,韓青如今的修為竟然深不可測,極是強悍。

不過,在他的眉心之間,竟然有一隻烏龜印記,看起來顯得無比的滑稽可笑。

當然,江寂塵一眼看出,那是一隻玄武印記,散發出一縷若有若無的可怕凶威。

小哈斯,則還是那也一副賤樣,但是修為卻已不可同日而語,體內的黑暗氣息極為的驚人龐大。

胖道士劉雍,頭上頂著一隻骨手,一雙眼睛發著賊光。

至於小灰,此時全身金光燦爛,紫色靈魂火焰之中,一顆晶瑩的骨珠浮沉不息。

它走路,依舊搖搖晃晃,骨胸前碩大的寶石項鏈,也跟著搖晃不止,表現得有些呆萌無害的樣子。

但只有江寂塵知道,這個時候的小灰,那是準備著隨時出手陰人了。

此時,降臨者、入侵者們,對於這三人的話根本不在意,甚至覺得可笑。

「哈哈,我以為他們還有什麼幫手,竟然來了四個奇葩的垃圾。」

他們大笑著嘲諷。

然而,一名降臨者剛開口笑出聲,一道身影便驀然出現在他身邊。

啪,啪,啪…..

這名降臨者的笑聲嘎然而止,因為他現在正在被韓青啪啪的打臉。

「笑,你給韓爺笑呀?抽不死你丫的!」

韓青狂暴的出擊,此時一隻手拎著對方的脖子,另一手左右開弓,啪啪的抽在這名降臨者的臉上。

而對方,根本沒一絲反抗之力。

見此一幕,他們便再也嘲笑不出來了。

「啊!」

也在這同一時間,小哈斯竟然已經無息的靠近了一名降臨者。

然後,他凝出一條黑暗之蛇鑽入這名降臨者的褲檔中。

噗!

這名降臨者雙腿之間,冒出血花,同時伴隨著痛苦的慘叫聲。

毫無疑問,他的第三條腿被小哈斯卸掉了。

這一幕,讓所有的修士看得頭皮發麻。

「哼,小哈斯的卸腿神功,天下無雙,竟然敢惹小哈斯的女主人,便讓你們償償斷腿的滋味。」

小哈斯傲然地開口。

如今,他裝逼之道,竟然已有幾份江寂塵的風采。

可惜,賤賤的表情降低了逼格。

「啊,誰抓我的屁股,痛!」

就在他們被那名斷去第三條腿降臨者的慘叫聲音吸引注意力之時,一名降臨者的屁股驀然被抓下了半塊。

血水淋淋,無比血腥,同時在發出痛苦的哀嚎。

而眾人看到,竟然是一隻骨手,把那名降臨者的屁股抓掉了半瓣。

(本章完)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