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阿貴肆無忌憚嘲諷著,似乎一點兒都不害怕關羽把他給怎麼樣。

關羽見阿貴這般犯賤的樣子,逐漸對他也是忍無可忍,騎着馬就直奔他而來。

「該死的賤貨,既然汝這般想死的話,那關某就用手中的大刀送汝一程吧。」

「什麼……啊,不!」

眼瞅著大刀劈砍下來,阿貴忍不住歇斯底里叫喊起來,根本來不及有什麼還手之力,身體就已經被關羽劈為兩段。

斬殺了阿貴以後,關羽不斷撫摸著自己鬍鬚,一雙丹鳳眼又看向其他氐人士兵。

嘩啦啦~

氐人士兵們全都心驚又膽寒,一個個被迫將手中武器丟到地上。

「將軍饒命啊。」

「我等知道錯了。」

「阿貴是大王,我們也是無奈之下聽從他的命令行事。」

「對啊對啊,這一切都是阿貴的錯,還請將軍放過我們一條性命吧。」

聽着氐人們一句又一句求饒話語,關羽卻是連眼睛都不帶眨一下的。

「不管爾等是對是錯,可袁術對你們已經失去耐心,他此次派我前來,為得就是將爾等全都滅亡掉。」

「所以爾等也無需裝可憐,爾等也無需怎樣怎樣,爾等只管全都去死就好了。」

關羽說完這番話后,便是將他手中青龍偃月刀猛地一揮。

站在其左右的仲氏獨立團士兵們,隨即一個個手持利器上前,將氐人們全都給宰割掉了。

整個武興城外,都響起氐人們的慘叫聲,但這一切在漢人聽來,卻是那樣的痛快…… 「都說了是匿名舉報……」

「這種釣魚信息你們也相信?就算他匿名不想露面,也可以用網絡電話跟我對峙,這都不敢么?」

雲琉璃微咬着下唇,臉色卻冷得駭人。

絡腮鬍發現自己審問她,根本討不了好,索性也不裝了,他走到角落去關了攝像頭,跟着拿出雲琉璃上繳的相關證件。

他直接將證件都撕了,丟進垃圾桶,「我宣佈,你無證行醫罪證確鑿。」

雲琉璃看着他的舉動,眼波動了動。

「你這是在自掘墳墓。」

「哈哈哈,你先管好你自己吧……」絡腮鬍得意的笑了起來。

這時候,他的手機響了。

看到來電人顯示是自己頂頭上司。

「我問你,你是不是去聖心醫館鬧事了?」劃開接聽鍵,對方的語氣很不客氣。

絡腮鬍卻並沒有心虛,反而道:「頭兒,我們接到舉報,醫館是黑心店,坑害患者,一切都是有手續的。」

「手續?」男人語氣不善:「都沒跟我打一聲招呼,這叫手續齊全?」

「我這不也是害怕犯人逃跑么?」

「呵,厲家三少夫人,會為了點醫藥費去詐騙?我就問你,有沒有證據?」

絡腮鬍訕訕道:「當然有了,請您放心。」

「你最好是真的有證據,剛才厲三少已經給我打過電話了,說他和聖心醫館合作多年,資質絕對沒問題,還問我是不是收了誰的好處,故意打他的臉?」

絡腮鬍眼皮猛地跳了一下,仍裝鎮定道:「我們都是依法辦事,就算厲三少來了,也挑不出毛病。」

掛了電話,絡腮鬍神情中多了一絲慌亂。

四少明明說三少一點都不在乎這個女人,而且她連族譜都沒有上,厲老爺子很不待見她,根本不算厲家人,可現在厲墨司這麼快就收到了消息,還趕來質問?

不像是漠不關心啊!

看出絡腮鬍的糾結,另一審訊員偷偷將絡腮鬍拉到一邊:「老大,我們當着她的面毀了資格證,現在劉局親自來查,咱們會不會惹麻煩?」

絡腮鬍明顯也底氣不足了,皺眉道:「反正咱們背後有四少爺和厲太太,還怕她么?」

「要不您給四少打個電話?」

「我……」

正想說點什麼,絡腮鬍的手機又響了起來。

這回看到來電顯示,他臉上的恐慌瞬間消散了。

厲非凡來了!

……

審訊室外傳來皮鞋踩在地面的沉悶聲,接着一個男人推門走了進來。

雲琉璃看向門口一臉得意的厲非凡。

「果然是你。」

「是我又怎麼樣?」厲非凡翹著二郎腿坐在雲琉璃對面,傲氣凜然的說:「你和你那個破醫館,我看不順眼很久了。」

「所以你就買通了這兩個人陷害我?」

「東西可以亂吃,話卻不能亂說。」厲非凡突然半個身子往前傾,伸手拍了拍雲琉璃的臉蛋:「你哪隻眼睛看到我陷害你了?分明就是你自己無證經營,不過嘛,你要是答應肯陪我一晚,我現在就讓你出去,怎麼樣?」

猥瑣的手沿着她的臉蛋往下滑,沒入光滑的脖頸。

修長白皙,細膩如凝脂般,讓人愛不釋手。

厲非凡眼睛裏浮現出野獸般的綠光。

自從跟趙沁的那晚之後,他就一直對其他女人提不起興趣。

醫生說他身體檢查沒有問題,最大的可能就是心理障礙。

換句話說,就是被雲琉璃反設計的那晚,著了她和趙沁的道。

現在趙沁找不到人,想來想去,就先找雲琉璃試試。

這也是他讓人把雲琉璃弄進來的原因。

被他觸碰的地方,就像有蟲子在蠕動,雲琉璃厭惡地躲開他的手:「只怕你沒這個功能。」

最不為人知的可恥秘密被她點破,厲非凡額頭青筋凸了起來。

「都給我滾出去!」他呵斥倆個審訊員。

絡腮鬍面容凝重,賠笑道:「四少,這裏畢竟是審訊室,可能不太方便,不如……」

「我讓你滾,聽不到么?」

絡腮鬍不敢得罪厲非凡,只得悻悻的往外走。

門被關上,審訊室自成為一個獨立的小空間,厲非凡將雲琉璃抱起,壓在審訊鐵桌上。

後背貼著冰冷的桌面,雲琉璃像被點炸的貓,神情里充滿了戒備和警惕。

「厲非凡,你如果敢碰我一下,我絕對不會放過你……」

「你見過雄獅會放過到嘴的獵物么?實話說吧,我早就想嘗嘗厲墨司的女人是什麼滋味了,不過關了燈,烈女也變蕩婦,應該都差不多吧?」

厲非凡猥瑣的壞笑着,湊近她的臉頰,深呼吸了一口氣。

她好像沒有用什麼特殊的香水,但就是很好聞。

雲琉璃有基礎的防身術,可現在雙手被拷,姿勢也非常尷尬,不太好用力。

很快就被逼到了角落。

她試圖喊人來幫她,可是門外那些人跟死了一樣。

冷靜,這個時候一定要冷靜。

「厲非凡,我可以讓你重新好起來,到時候你想碰多少女人都可以……「

厲非凡突然暴起,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將她拖到審訊桌上壓着,獰笑道:「你現在就是我的葯,上了你,我照樣能重振雄風!」

撕拉……

衣領被撕開,厲非凡拉開雲琉璃的雙膝。

眼瞅着他來脫她的褲子了……

叩叩叩。

審訊室的門,突然被人敲得哐哐響。

「他媽的,別打擾老子!」

「四少爺,不行啊,緊急電話……」

「誰啊?」厲非凡不耐煩的吼。

門外響起絡腮鬍的聲音,透著無盡的焦急:「是厲先生,你爸爸……」

厲非凡摸雲琉璃大腿的動作僵在了半空中,皺起了眉。

他爸?

厲海霖找他幹什麼?

雲琉璃悄然把手又藏了回去。

厲非凡原本不想搭理,可無奈絡腮鬍催得很急,他只能拉開了門。

一接過絡腮鬍的手機,聽筒里就響起了厲海霖粗噶的訓斥聲:「混賬東西,你馬上把琉璃給我接回來,我和你爺爺都在醫院等着她!」

「爸,你找雲琉璃幹嘛叫我?」

「你還想騙我?難道聖心醫館不是你找人查封的,雲琉璃不是你找人帶走的?」。「呵!」葉晴渝抱臂冷笑:「你指派人刺殺我未婚夫,那是眾目睽睽的事情,你被傷,卻是空口白牙的,我瞧你根本就是故意污衊我的吧?」

現在沒有證據,兩人便是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的,根本就辯不出來誰對誰錯了。

鍾卓氣的血液翻湧:「你要非不承認的話,那就報警吧!」

反正他已經成了廢人一個,豁出去了!他爸爸也肯定會挺他到底的!大不了他們和葉家魚死網破,一起完蛋!

鍾厚也是這個想法,看鐘卓氣的恨不得下一秒就厥過去的模樣,……

《恭喜夫人虐渣滿級》第三百九十七章他要娶葉晴渝 越王城,一座距離什剎海不算太遠的城池。

越王城十分的繁華,一些修士騎乘坐騎或者御空而行出入城池,在越王城是不限制修士御空的,只要你有充足的靈力,根本沒人管你。

當然,如果你飛過一些脾氣不好的修士上空被人修理了,也沒人會去管你,尊重強者是最基本的原則,你被打也是活該!

林天成站在距離越王城約莫百里的一處山峰之上,看着一群修士朝着越王城趕去,有些頭痛。

此處是距離什剎海最近的一條路了,不穿過越王城那就要繞很多路,而且一路上還未必安全!

只是,通往越王城的路現在已經有重兵把守,似乎是在篩查什麼。

林天成有些好奇,攔住了一位飛往越王城的修士問道,「道兄,敢問這是怎麼了?為何好端端的設卡封路?」「你管那麼多幹什麼,接受盤查沒問題自然會放行!」修士被攔住去路有些不爽的道。

林天成笑了笑,取出十塊下品靈石不動聲色的送入對方手中,「道兄,我並非越王城的人,只是途徑此處,趕時間,卻又不想在這耽誤,還請道兄解惑!」

那人看見林天成送上來的靈石頓時眼前一亮,臉上也浮現出了笑意,「你不早說,我還以為你故意找我茬呢,你不是越王城的修士難怪不知情,但是你總歸知道前段時間有妖獸襲擊靈石礦的消息吧!」

「被襲擊的那座靈石礦正是越王城負責鎮守的那座,結果被妖獸襲擊了,現在城主在追查那妖獸,為了防止妖獸幻化人形逃過檢查,所有經過此處的修士都要篩查一遍!」

聞言,林天成鬆了一口氣,原來是黑龍那傢伙搞的鬼,還以為是針對自己來着。

「那大哥,你看有什麼辦法讓我儘快通過嗎?我不是要逃避檢查,我就怕我一個非越王城的修士被拖延……」

聽到這裏,那修士看了看自己手中的靈石,有些戒備的看着林天成。

「你小子不會真的是妖獸幻化的吧?我不是說了要接受篩查嗎,你這是想偷偷潛入?」

林天成急忙笑着解釋,「嗨,實不相瞞,我現在被人通緝,我怕暴露了自己的行蹤……」

聞言,那人才鬆了口氣,這麼說來到是正常了,修士在外有點仇家也是正常的,畢竟奪寶之類的最容易接下仇怨,被人追殺也不稀奇。

「兄弟,你要知道,我幫了你相當於是得罪了別人,這種事情我還是不做為好!」

聞言,林天成淡然一笑,心中卻暗罵對方貪得無厭,這明擺是在像自己討要好處,畢竟之前林天成一出手就是十塊靈石,這也讓對方嘗到了甜頭。

不過林天成也沒在意,靈石他現在雖然每多少了,但是萬把塊還是有的,於是再次取出一百塊靈石交給對方,一臉笑意,「幫個忙!」

對方掂量了一下手中的靈石,喜笑顏開,「行,相逢就是有緣,這樣你在這等我一會,我有個表弟就是此處的鎮守,我讓他給你弄一身越王城兵甲,你穿上這行頭自然可以自由出入,只是我會佈置一些陣法,三個時辰之後你要是不丟掉,兵甲也會自動銷毀,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林天成點了點頭,兵甲那是軍械,一旦被追查到林天成的兵甲是從他們這丟失的,那後果還是很嚴重的。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