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防禦性的瞳術有:轉換金屬盾牌(一個金幣換一面,虧死了。)和虛構裝甲(這個就好多了,可以隨著當時的情況來靈活使用,就是消耗大了點。)

輔助性的瞳術有:鋼鐵意志,金屬感應。

就在易峰解決了在今天的決鬥中出現的諸多問題后,他便拿出了今天早上布瑞拉特給他的那個皮卷,他打算把這個像紅外線夜視儀似的瞳術也學了。

就在這時候,一個聲音在心中傳了出來。

「主人。」

他看了看周圍,發現完全沒有人,似乎是自己聽錯了。

幻聽嗎…

他搖了搖頭,打開了那個皮卷。

「主人。主人。」

聲音漸漸變大了,聽起來似乎是一個小女孩的聲音。

主人?反正也與自己無關。

無視了那個萌萌的聲音,繼續看皮卷。

「是小雪呀。」

就在這時候,易峰的身邊出現了一隻小狐狸。它一身雪白而不含一點雜色的皮毛,再配上月牙形的小眼睛顯得它異常可愛。它此時正像小狗歡迎主人回來般搖晃著毛茸茸的大尾巴。

「你是小雪?」

易峰看著眼前比當時的小雪大上一號的狐狸。

夫人她又出來賺錢搞事業了 「是啊。小雪長大了,主人就認不出來了?」

小雪搖晃著毛茸茸的大尾巴接近了。

這倒也是…

易峰趴在地板上將小雪看了個清楚,發覺它就是比以前要大上一號,其它的好像沒啥變化。

「話說,你怎麼長這麼快?」

從小雪和易峰簽定契約的時間開始到現在也才不到一個月。

難道是吃了什麼金坷垃?

易峰惡意地想到。

「哼,主人還好說,要不是小雪為了救你,才不會睡這麼久呢。」

那萌萌的聲音怎麼聽怎麼覺得像是小女孩在撒嬌。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 ?「哦。」

這倒是讓易峰想起了那件事情。那時候他為了救莉莉絲而瀕臨死亡。也就是在那時候,小雪和他簽定了契約。利用它自身的能力來幫助他療傷。雖說這大部分是他自身瞳術的功勞,但是他自己並不知道啊。而且當時小雪也的確發揮了一定的作用,最起碼也提供了魔力不是。

「還好主人後來吸收了大量的風系和水系魔力,要不然小雪還不知道什麼時候能醒過來呢。」

經小雪這麼一說,易峰就大致了解了。

風系和水系的魔力,那隻能是指他在入學測試時意外地吸收了水晶球中的魔力了。而後來那些魔力有一半是用在了與菲爾特決鬥時複製saber的excalibur,一小部分被小雪吸收了,一部分被瞳內的魔紋吸收了,剩下的現在還以魔力的狀態留在瞳內。

「對了,我聽說幻獸要吸收主人一部分的魔力或者鬥氣。有這種事情嗎?」

這是易峰從上看來的,也不知道是否確有其事。

「是的說。不過只有在主人的魔力和鬥氣多出來的時候才會這麼做,平時還是以自己吸收的為主。」

「畢竟我們可是比人類的吸收速度更快哦。」

「那倒也是。」

「對了,你現在算是幾階了?」

經小雪告知,它現在已經達到了2階的程度。雖說易峰仍不滿意,但是幼獸好歹有一個生長期,不可能一下子就蹦到神獸去,那是在極為變態的中才會出現的事情,所以也只好作罷。

當然這些話全是在易峰的心中響起的,實際上小雪並沒有說話。說話的人只有他一個。

「吵死了,給我安靜點。」

似乎是被打擾了美夢,隔壁房的玲瓏彪悍的發言了。

算了,睡覺。

剛才他還想讓莉莉絲和艾琳見見小雪,不過現在看時間也不早了,所以決定明天再說。

第二天早上。

「早上好。」

「早上好。」

今天是開學典禮的日子,所以大家都起得有點早,除了某個人。

「這不是小雪嗎?」

莉莉絲看了眼易峰肩膀上趴著的小雪。

「哇,好可愛。」

眼尖的依莉雅好像看到了喜歡的玩具,也不管掉落在地的毛毛的抗議,猛地向小雪撲去。

「易哥哥,依莉雅要抱抱。」

這話聽著怎麼感覺有歧義。

易峰一邊想著,一邊把小雪遞給了依莉雅。然而小雪卻似乎對熱情過頭的依莉雅有點抗拒,所以溜到了莉莉絲的肩膀上。

「咦咦,是真的耶。它什麼時候恢復了,居然也不告訴本小姐。」

艾琳揉了揉迷糊的眼睛。

「昨晚剛剛出來的,考慮到太晚了,所以才沒有打擾你們。」

「這還差不多。」

「你們先去餐廳等一會吧,我去叫醒玲瓏。」

三人帶著小雪和毛毛走向了餐廳,易峰卻來到了玲瓏的門前。

「起來了,大懶蟲。」

易峰用力地拍著玲瓏的房門。

「別吵,我還要再睡一會,嗯嗯。」

似乎剛從沉睡中驚醒了,玲瓏有氣無力道。

「拜託,今天是開學典禮的日子啊,你想遲到嗎?」

「哦,唔唔,我知道了,唔…」

玲瓏發出不明意義的呢喃。

「早上好。」

玲瓏打著呵欠,而且嘴角貌似還若有若無地掛著一絲透明的液體。

居然還會流口水。

光看這點,易峰就知道玲瓏的睡相一定很差勁。

「早上好。」

「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了,先去餐廳吃早餐吧。」

「我知道了。」

玲瓏像只幽靈般漂過走廊,那樣子讓易峰都擔心她會不會摔倒。

一眾人美美地吃完早餐,一起走向締芬學院。

由於開學典禮時是按相應的班級來排列的,所以她們都必須回到自己的班級去。至於易峰,他已經被其他人通知過了,讓他站到最前面。

很快就到了開學典禮的時間,各個班級按著相應的順序走進最中間那個金色的競技場。也就是那天菲爾特和易峰決鬥時用的那個。新生都被安排在了前排,而老生們則被安排在了後面。這是締芬學院一慣的安排,據說是以前的老生們提議的,說是讓新生們也嘗嘗被催眠的滋味。

至於是不是真的有這麼一回事易峰就不知道了。而且今天應該是布瑞拉特來做開學演講,所以應該不會出現那種情況才是。

懷著好奇的心情等待了大半個小時,易峰終於看到了一名嚴肅的老人姍姍地出現在眾人的面前。

一頭已經半白的頭髮,臉上雖有皺紋,但是並不是很多。臉形方方正正,別有一番正氣。穿著一身得體的黑色衣服的他正是締芬學院的第十五任的副校長--維勒斯。維勒斯副校長慢步走到競技場的中間。

「親愛的老師們和同學們,大家好。」

「今天又到了締芬學院一年一度的開學典禮。首先,我們對今年從無數人中脫穎而出的新同學們表示熱烈的歡迎。」

前面還沒有感覺出什麼,待他說起了冗長的學院歷史的時候,很多高年級的學生和知情者都打起了呵欠。

也只有啥也不知道的小白們聽得津津有味。

維勒斯大致上是說第一屆的牛人校長--斯維里安,因為抵禦魔獸的進攻有功,所以被賜予了一小塊領地。由於他記起了以前還是一個平民的時候,進行魔法學習十分不易。由於聯想到其他人可能也存在這樣的情況,為了造福廣大人民群眾,所以他就決定在這裡開設魔武學院。

也正是因為這位牛人曾經是一個平民,所以締芬學院不僅招收貴族,還會招收一些有潛力的平民。至於那昂貴的學費,除了極少數潛力超高的平民牛人可以免除外。其他人的則要幫締芬學院打工5年來償還債務。由於這位校長當時也是法聖級的牛人,而且還拉到了一些當時著名的強者朋友們過來幫忙,所以慕名而來的貴族和平民都十分多。

經過了幾百年的發展,這裡的藏書和師資都十分豐富。值得一提的是由於很多小國的公主和王子還有一大堆貴族都在這裡學習,所以間接地為平民學生們解決了將來的就業問題。

到現在為止,締芬學院的創始者兼第一任校長--斯維里安的雕像還保存在學院的正門。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 薄景川吻了吻了她的鼻尖,漆黑的眸子靜靜地看著她。

沈繁星眸子輕輕眨了眨,仰頭在他的下頜上回吻了一下。

「抱歉,我不該這麼說他。雖然作為長輩我是有點不尊敬他,但是我覺得這麼說,你應該會開心一點。」

這個說法雖然很奇怪,但是很顯然,看到沈繁星對老爺子有很大的意見,薄景川心情的確不錯。

因為他對老爺子不滿,所以她也要跟著他一起不滿才對。

在這件事情上,從頭到尾,薄景川都沒有跟沈繁星生氣的資格。

更何況,就算真的生氣,他也不能拿她怎麼樣。

不過還是有些意難平的情緒,讓他有些負氣地在沈繁星的唇瓣上啃了一口,才放開她,動手將她身上的粉色棉服脫了下來。

沈繁星乖乖的任由他全程的侍候。

躺在浴缸里,看著自己微凸起的肚皮,沈繁星輕輕撫了撫。

然後掀眸看向薄景川,不慌不忙地問道:「你不是承若給我禮服的嗎?明天晚上就是國際峰會了,我的禮服呢?」

薄景川的大掌也放在她的肚子上,輕輕摩挲著,感受著那抹微微鼓起的弧度。

唇角微勾。

「穿羽絨服去。」

沈繁星本來百無聊賴地眸子突然一怔,突然掀眸看他。

「羽絨服?還要像今天一樣穿的這麼臃腫嗎?國際峰會穿成這樣會被人笑話的!我不要再當胖兔子了!」

薄景川輕輕笑了笑,「你現在是我的孕婦,沒人會笑話你。」

沈繁星搖頭,「我不……這怕是我未來幾個月最後一次參加宴會了……」

「可是你現在的肚子,應該沒有你合適的禮服。」

沈繁星緊緊抿著唇,眉心微蹙,臉色很不好看。

「沒想到你有一天也會言而無信。」

「你現在健康重要,漂亮就先放到一邊。」

沈繁星格外幽怨地看了他一眼。

「嗯?真這麼生氣?」

對於沈繁星最近孕期的這些小脾氣,薄景川每次都覺得新奇。

好奇她的反應,所以有時候總會不由自主地去逗弄她。

果然哪次都不會讓他失望。

泡完澡最後被薄景川抱出了浴室,不死心地下床在兩個人的行李箱里翻了半天,果然沒找到薄景川答應給她準備的禮服影子。

最後負氣爬上床,捂著被子意難平。

薄景川見狀,寵溺又無奈地笑了笑。

這女人,怎麼這麼可愛?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