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關上電腦,陳明突然響起許玉峯欠款的事情,這段時間一直想着如何對付楊宇,完全把許玉峯的欠款給忘得一乾二淨了。

隨即陳明拿出手機,調出劉鵬的手機號撥打出去。

詢問一番後得知,原定於幾天前開始的庭審被莫名的推遲了,而日期定在了三天後。

掛上電話後,陳明想了想,於是又聯繫了一下媒體,將許玉峯欠款上訴的事情也給曝光了出去。

雖然許玉峯身後的許家關係網比較強大,但現在可不是誰能夠隻手遮天的時代,輿論的力量也是不可忽視的存在。

既然沒有那麼多的關係網,所以陳明只能更傾向於藉助社會的輿論。

庭審時間可以拖延一次,可以拖延兩次,如果拖延的次數太多,怕是沒法給大衆交代。

這年頭吃瓜羣衆還是很不少的。

果不其然,許玉峯欠款的新聞一出現,熱度就立馬蓋過了玉華地產的熱度。

畢竟許玉峯的身份擺在那裏,大地集團的總經理,不說人盡皆知了,但大地集團可是廬州家喻戶曉的龍頭企業。 而作爲大地集團總經理欠下那麼多債務,所引起的關注自然也是非同凡響的。

一時間許玉峯也成了衆人茶餘飯後的談資。

吃了這麼久玉華地產的瓜,現在終於換了一個對象,而且還不是別人,正是大名鼎鼎的大地集團的總經理。

所以也引起了更多人的關注。

而正在大地集團中處理工作的許玉峯對於這件事還一無所知呢。

一陣敲門聲響起,隨即吳珊珊推開房門走進辦公室。

“許總,你上熱門了。”

許玉峯一怔,一時間竟然有點沒反應過來。

他一直在辦公室坐着呢,怎麼就上熱門了?

隨即經過吳珊珊的解釋,許玉峯這才知道網上的情況,然後連忙打開電腦上網看了看。

看見網上的情況,許玉峯頓時就忍不住爆出了粗口。

“該死的東西,竟然把事情給曝光出去了,真特麼該死。”

吳珊珊看着許玉峯的模樣沒有開口說話。

但她跟在許玉峯身邊這麼久了,一共也沒見過幾次許玉峯有這麼失態的時候。

“聯繫公關公司,把網上的事情壓下去,我不想在網上看見任何一個關於我的新聞。”許玉峯吩咐道。

“嗯,我現在就去。”

說着,吳珊珊轉身就要離開。

“等等。”

聞言,吳珊珊停下腳步看向許玉峯。

“找一些明帆房產的黑料爆出去。”

吳珊珊點頭,然後離開了許玉峯的辦公室。

隨後許玉峯獨自一人坐在辦公室中點根菸,臉色冰冷無比的看着電腦。

“還錢?想得美,休想從我許玉峯手上拿走一分錢!”

……

目光回到明帆房產。

陳明正看着楓子新傳來的資料呢。

楊宇買兇殺人的證據已經調查出來一部分了,雖然沒有掌握全部的證據,但對於展開調查來說卻是一件好事。

整理了一下手頭的證據後,陳明便起身離開了明帆房產。

不久後,奔馳大G停在了玉華地產的樓下,陳明下車便直接奔着玉華地產走了進去。

楊宇的辦公室中,陳明隨意的坐在沙發上,點燃一根菸,淡淡的看着臉色不怎麼好看的楊宇。

雖然陳明沒有表明來意,但拋開他找人殺害陳明的事情不說,他跟陳明的關係也並不怎樣。

所以沒事的話,陳明又怎麼會來玉華地產找他呢。

雖然楊宇沒有想是他找人害陳明的事情暴露了,但陳明的出現也讓他聯繫到了這段時間網上出現在的有關玉華地產的事情。

“楊總,好久不見。”陳明吐口煙,笑吟吟的說道。

“確實是好久不見,不知道陳總來我這是玉華地產所謂何事?”

“來向楊總打聽個人。”

楊宇聞言,頓時忍不住皺皺眉頭,心裏升起一陣不好的感覺。

“不知道楊總認不認識一個叫劉三的人?”

陳明話音剛落,楊宇心裏便咯噔一聲。

心裏下意識的想法就是陳明怎麼會認識劉三,旋即楊宇便意識到什麼,怕是他安排楊宇的事情暴露了。

不過他現在不確定陳明是不是真的知道了什麼,所以也沒有打算承認和劉三認識。

“什麼劉三,陳總怎麼會莫名其妙的問我這些?”

“楊宇,你就別揣着明白裝糊塗了,劉三給你辦過什麼事情你自己心裏應該很清楚吧?”

“陳明,話可不要亂說,我根本就不認識什麼劉三。”

“看來你是準備繼續裝糊塗了?”陳明掐滅煙,然後從口袋拿出手機。“楊宇,你先看看這上面的東西,然後再說你認不認識劉三。”

說話間,陳明將手機放在楊宇面前。

楊宇下意識看一眼手機上的東西,臉色頓時就變得低沉了起來。

陳明手機上面的東西,正是一年多前,他找劉三幫忙解決的釘子戶。

只不過這件事情知道的人很少,陳明又怎麼會知道這些?

隨即只見楊宇看着陳明的眼神也變得冰冷了起來。

陳明並沒有在意楊宇的模樣,而是繼續問道:“劉三安排人在監獄想要害我,也是你指使的吧?”

聞言,楊宇的臉色徹底變了。

“楊宇,我知道這件事的幕後主使肯定不是你,如果你願意說出來真正的幕後主使是誰的話,我可以不跟你計較。”楊宇的反應已經充分的說明了事情的真相,現在陳明想要的就是楊宇吐口,把事情最終 主使說出來。

“陳明,話可不能亂說,你這樣是需要負責任的,你在監獄有人想要害你跟我有什麼關係?沒有證據就不要血口噴人。”楊宇語氣冰冷道。

“你這是準備和你後面的人共進退了?”陳明饒有興致道。“其實你不說我也知道,你後面的人是許玉峯,對不對?是他讓你找人害我的吧。”

“陳明,你再這樣亂說我可就報警了!”

“好啊,報警就是了,剛好我還有一些東西想要交給警察了,看看到時候進去的是誰。”

楊宇臉色變幻幾下,並沒有說話。

他說報警也只不過是嚇唬嚇唬陳明而已,正報警的話,他還害怕陳明把手裏的東西交給警察呢。

雖然他還不確定陳明手上到底有什麼樣的證據,但從剛纔那張圖來看,陳明手上的證據應該足以讓他進去。

不過他也沒有告訴陳明真相的意思。

雖然陳明已經說出正主了,但陳明並沒有證據。

可他要是一說,那情況就不一樣了。

就算到時候陳明不對付他,但許玉峯就會放過他嗎?

最終,陳明並沒有從楊宇口中得到想要的東西,楊宇就是咬定了不鬆口,陳明也沒有辦法。

儘管陳明話語中威脅的意思已經非常明顯了,但楊宇就是不說。

不久後,陳明回到明帆房產,拿出手機給經常合作的幾個媒體打個電話,又拋出了玉華地產的一些醜事。

之所以不一下全部把玉華地產的事情拋出去完,無非是陳明想要通過楊宇,亂了許玉峯的陣腳。

既然楊宇那樣維護許玉峯,那麼他出了事,不可能會不向許玉峯求助。

只要許玉峯摻和到這件事之中,那到時候就可以拋出更多的事情,讓許玉峯跟着自己的節奏走了。 傍晚時分,陳明看看時間,然後便收拾收拾東西準備離開前往大地集團接高茹和小陳譯。

不過剛收拾好東西,一陣手機鈴聲就響了起來。

拿出手機看了看,打電話過來的竟然是黃遠。

看着黃遠的號碼,陳明頓時忍不住皺了皺眉頭。

黃遠這時候給自己打電話有什麼事?

響了幾秒鐘,於是陳明還是接通了電話。

“明哥,救我。”電話一接通,黃遠哀求的聲音就響起在了電話那邊。

聞言,陳明一怔:“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

“明哥,我在夢夜呢,你快點過來啊,再不來我就要被他們打死了。”黃遠話語中夾雜着哭腔,哀求道。

很快,陳明就想到,看來黃遠應該是把他手上的錢浪費乾淨了,然後因爲沒錢付賬,被夢夜的人打了。

掛上電話,陳明還是決定去夢夜看看。

畢竟不管怎麼說,黃遠也是自己帶出來的,要不是自己,他怎麼會天天在夢夜流連忘返,怎麼會成天成夜沉迷與紙醉迷金之中。

不久後,陳明就來到了夢夜。

大廳中,黃遠鼻青臉腫的趴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哀吟着,顯然挨的不輕,鼻子臉上都是血。

而幾名保安則站在旁邊虎視眈眈的盯着地上的黃遠,大有一種一不高興還要上去踹兩腳的意思。

至於王光則坐在一旁的沙發上,抽着煙看着地上的黃遠,沒有絲毫的表示。

有錢就是大爺,沒錢狗都不如。

這句話用在夢夜之中再好不過。

前幾天黃遠就出現過類似的事情,不過那時候王光看在陳明的面子上放過了黃遠一次。

可這次,黃遠的情況遠比上一次要惡劣的多。

不過當王光看見陳明走進夢夜時,不由微微一怔,然後慌忙從沙發上站起來,迎着陳明走上去。

陳明看一眼王光,然後看看地上的黃遠,皺眉道:“怎麼回事?”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