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開門人身材瘦小,獐頭鼠目,望之就能讓人不自覺的抓緊手機。丫賊眉鼠眼的開了條門縫,左右瞅了兩眼,看到了周南。

“冷頭兒,這人眼生啊。”

冷秋根本不廢話,一伸手,連人帶門推了進去。

“狍子,找你打聽個人。”

狍子???

周南腦海中回憶對比了下某“神獸”照片,覺得有點侮辱“蠢萌”這個詞彙。

完全不像狍子的狍子一骨碌從地上爬起,“哎喲喂,祖宗,我開還不行嘛!怎麼還動手了呢?”

冷秋掏出從監控打印出的照片,不甚清晰,勉強可以看清,正是白衣服那個。

昨天從飯店出去後不久,這人就消失在了監控死角,爲了不“或晚”,冷隊長只能找些“野路子”。

“這人認識嗎?”

能讓人不遠千里從北河尋來交易,還能熟練壓價功成身退,在“道上”應該多少有些名頭。

果不其然,狍子看清照片上的人後眼神左右亂瞟了好幾下。

“冷頭兒,我早就改邪歸正了,現在就指着門口那小菸酒店做點小買賣,絕對正兒八經的良好市民,問這您可就問錯人了…”

冷秋也不動氣,“你怎麼知道我問的這人,他就不是個良好市民呢?”

狍子,“……,您還是這麼冷幽默。”

冷秋給了個眼神,讓他自己體會。

狍子一言難盡,欲言又止,最終一咬牙一跺腳,“冷頭兒,我只是聽說,聽說啊,這人…大家都稱他爲賈爺,真名兒沒人知道,但什麼東西都收,路子挺野的。”

周南,“……”。原來還能這麼找消息,電視裡演的也不全是假的,話說他會不會也認識幾個?無從考證啊。

冷秋點了點照片,“怎麼聯繫?”

狍子嘬了嘬牙花子,“找他可不容易,賈爺爲人謹慎,行蹤不定,不是可靠的買賣,輕易約不出來。”

冷秋分明不信,“什麼年代了,當拍電影吶?”

狍子擠了擠豆大的小眼睛,苦着臉道,“藝術可不就是源於生活麼…”

冷秋笑了笑,狍子抖了抖,“祖宗,您還是冷着臉吧!聽說,還是聽說啊,有人在潮海會所見過他幾回,要不,您去那碰碰運氣?”

周南摩挲着下巴,思緒再度跑偏。

原來冷臉衆笑一下還能有這種威懾力?他是不是也該學習下?「父皇,請您正視真實。」

沈星漢身形筆直,眼神毫不避讓,直直對上皇上的眼。

他的氣勢就像是一匹出竅的利劍,十分鋒利,令人無法忽視。

皇帝眯了眯眼,突然怒火上頭。他狠狠地將文書摔到地上,聲音極為低沉:「朕在問你話!賀成志斂財一事,你覺得有后妃參與?」

沈星漢毫不退讓,他的眼神尊敬但不順從,就那般定定地看著皇帝的眼眸,聲音低沉而篤定:「您看得很清楚,只是不願信。」

皇帝的氣勢眼見著又要攀……

《炮灰女配喜提寵妃體驗卡》第一百零一章皇帝的包庇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姜宇對話筒另一邊的史強道:「總之是絕對不能公布的!甚至不能透露給你們作戰中心的外國人。」

史強一愣:「你怎麼知道作戰中心裡有外國人?」

姜宇順口胡扯道:「涉及到整個族群的戰爭,肯定是多國聯合作戰。」

話筒另一邊的史強過了一兩秒鐘才問:「我們到底在面對什麼敵人?」

「不好意思大史,常偉思大校沒有告訴你這些,應該有他的考慮,我不希望自己一個多嘴會打亂他的部署。」

「我明白了。」史強也是有分寸的人:「你還有什麼建議?」

「大史,很不幸地告訴你,不是我有什麼建議,只要受過社會學方面的基礎教育,就會知道把這兩項技術公開,會引發什麼樣的後果。」

姜宇解釋道:「大史,只要公布了ETO的計劃,並嚴令禁止使用計劃中的技術,就等於承認了這些技術的真實性。

「民眾是很健忘的,當他們的抗議浪潮過去之後,就肯定會有人想要偷吃這枚『毒蘋果』。

「國內還會好控制一點,畢竟權利控制在政府手中。國外的政權可都在資本和財閥的手裡,他們泯滅人性的事乾的還少么?

「一旦這些技術的交易轉入了地下,大史,我敢保證,會比現在齷齪一百倍,一萬倍!」

史強道:「我明白了,我就說么,他們好心給我們技術,一定是暗藏禍心。那我們該怎麼處理這兩項技術?」

「封存!而且只在我們國內封存,還要有持久的嚴密監控,其他國家最好都不要讓他們知道。」

史強頓了一兩秒鐘才道:「是不是小題大做了一點?」

「大史,你破案子方面我服氣,可是對這類問題的研究上,你不如我。」姜宇解釋道:

「現代科技完全已經是一隻失控的猛獸,我依稀記得發明塑料的那哥們警告過大家,千萬不要生產塑料,因為他沒有找到降解塑料的辦法。

「結果沒人聽,現在塑料正在威脅全球的生態鏈。

「這兩項技術失控,可就不是我們吃點塑料這麼簡單了,而是會發生有史以來最嚴重,最不可調和的內鬥。」

姜宇強調道:「大史,你向常大校彙報的時候,一定要把我這些原話告訴他。

「我相信我們政府的高層,還是具備足夠智慧的,懂得科技失控帶來的災難,永遠比敵人帶給我們的傷害要大。」

他在心裡補充了一句,即便是在面臨三體星人威脅的情況下。

地球人如果發生技術失控,是三體星人最願意看到的結果。

史強意識到了這件事的重要性:「我明白了,這通電話錄了音,我會直接拿錄音給首長聽。好了,快去休息吧。」

姜宇剛要掛電話,史強又道:「對了,楊冬和丁儀身邊,各自跟著我兩個同事,你可以放心。

「你給我們的名單上的人,我們都做了不同程度的保護,現在已經救下了七位頂尖的科學家。」

史強笑道:「這都是你的功勞。」

姜宇也露出了笑容:「不,我的功勞只佔一部分。」

「老弟,你們這個年紀不要像我們這些中年大叔一樣瞎客氣了。」

姜宇笑著搖了搖頭:「哦,對了,保護楊冬的時候一定要當心。楊冬的母親葉文潔,是ETO就是三體組織的一個重要人物。」

史強一陣驚訝:「葉,葉文潔!」

「你認識?」

史強嘆了口氣:「我記得我兒子上初中的時候,她到我兒子的學校講過天文學。這老太太可以啊,隱藏的這麼深,需要立即監控么?」

「暫時不用,我就在她身邊,出不了什麼幺蛾子。」姜宇道:「從那個年代過來的人都很機警,打草驚蛇就不好了。」

掛了電話,姜宇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睡,雖然再三地叮囑了史強,但他還是有些不放心。

翻來覆去了許久姜宇才想通,如果這兩項技術真的會傳播開來,以他現在的能力也根本阻止不了什麼。

既然已經「盡人事」,那就「聽天命」吧。

姜宇漸漸放平了心態,很快進入夢鄉。

次日一早,姜宇按照葉文潔的指點,去參加拯救派的聚會。

這個過程葉文潔並沒有出面,只告訴姜宇,她已經跟聚會那邊打好招呼了。

聚會在一棟偏僻寫字樓中的會議室進行,一屋子十幾個人,姜宇一個也不認識。

在自我介紹的時候姜宇才發現,這些人要麼是高管,要麼是學者,總之聽起來都很厲害的樣子。

聚會的發起者是個四十來歲,戴了一副黑框眼鏡的中年人,叫秦海平。

秦海平簡單審視了參會者一遍,他的目光只在姜宇身上停留了兩三秒鐘,其他人都是一掃而過。

顯然葉文潔親自介紹來的人,引起了知情人士的足夠重視。

聚會開始后,姜宇並沒有急著發表一些激進的觀點,而是在做觀望。

大家討論了兩個問題,姜宇就明白過來,這是拯救派一個外圍成員的聚會,以討論《三體》遊戲為主。

姜宇之前也在遊戲廳玩過幾次《三體》遊戲,挺有意思的,但因為囊中羞澀,也只玩過那麼幾次而已。

不管是拯救派還是降臨派,都很喜歡搞各種層次的聚會,姜宇之前參加過降臨派的聚會。

級別比拯救派這個聚會高許多,參加聚會的都是國內降臨派的骨幹。

聚會在《三體》遊戲里進行,一月一次,算起來下周就又到了降臨派聚會的日子了。

姜宇心說:「幸好這些聚會的時間沒有撞車。」

在討論了一番之後,參會者就問秦海平,《三體》這麼有內涵的遊戲,它的靈感來自哪裡?又是誰設計的?

秦海平順勢告訴大家三體世界的存在,並趁機傳播拯救派的綱領。

一時間這個綱領獲得了所有人的認可。

姜宇也在當中認真地扮演,或是表現驚訝,或是表現認同。

通過收穫的欺詐值,姜宇知道自己成功騙過了秦海平。

騙過秦海平是第一步,之後要騙過葉文潔才是關鍵。

在回學校的路上,姜宇一直琢磨著該怎樣表達自己的情緒才最合理。

回到教職工小區,姜宇立即就進入了狀態,滿臉的凝重,眼神里有些獃滯,有點魂不守舍的樣子。

剛到葉文潔的樓下,姜宇就用餘光看到了之前坐過的商務車。

姜宇低著頭走路,好像是有心事沒看見的樣子,直到副駕駛的楚絮喊了一聲:「哎!」

姜宇才回過神來,勉強露出個微笑:「抱歉,剛才我在想事情。」

說著話他拿出煙,分別遞給了楚絮和司機發了一根。

楚絮吸了口煙:「我說怎麼看著你心不在焉的。」

來自楚絮的欺詐值+1.

來自劉朝的欺詐值+1.

姜宇舒了口氣,看來自己演得很到位,一下子就把他倆騙過了!

兩人說話間,葉文潔從樓宇門出來,姜宇打起十二分精神,正主兒來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投官自首?我二人為何要投官自首?」杜如晦嘀咕一句,臉上露出一絲的迷茫。

「韓掌柜,此事難道你也沒有辦法?」

房玄齡臉上露出一絲的落寞,彷彿瞬間蒼老了十多歲一樣。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