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開始學會偽裝,學會和自己和解,學會自己消化所有事,學會了成年人的大事不慌小事崩潰。

成年人的世界,似乎並不值得嚮往,但你總會踏上這段征途。

「姜染。」

宋晟很少用正式的語氣叫她,短短几秒內,他叫了兩次。

姜染回過神,用平靜的眼神看向他。

四目相對,宋晟這才發現姜染到底哪裡變了。

那雙藏著星星,一笑起來能融化寒冬的眼睛,不亮了啊。

宋晟笑了笑,笑裡帶著一些苦澀:「這都是什麼事啊。」

姜染愣住,沒想到宋晟反應會這般大。

「誒,你這麼喜歡感情用事,以後工作了怎麼辦啊?」姜染有些嫌棄的說道,主要也是想轉移話題。

不過當年宋晟絕對學法的時候,她還是很驚訝的。

宋晟是一個很感性,心思很細膩的人,他總會代入自己,讓自己陷入不該有的情緒中。對於律師來說,太重感情很容易感情用事,這並不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見他眼角都紅了,姜染突然慌了,「我都不難過,你幹嘛呀。」

「你說你們兩個當初在一起的時候我就覺得不太可能,你們兩個怎麼就在一起了呢?不過後來也支持,我覺得這樣也挺好的,雖然經常被你們兩個聯手欺負,但是我發現,你們分手了我比知道你們瞞著我偷偷在一起了還要難過。」

他們一直都是三個人,哪怕這兩個人從前鬧得再凶,哪怕他們兩個在一起加上他這個單身狗,可是他們還是三個人啊。

而現在他們兩個突然分手了。這兩個人慢慢的拉開了距離,慢慢的感情也淡了,慢慢的變成了陌生人。

三個人不再是三個人。

他真的寧願當他們兩個人的「第三者」,吃再多狗糧都不覺得委屈。

可是,這樣的日子,還會有嗎……

萬物更迭,幾秒的時間能發生太多太多的事情了。

生活真的充滿了未知,下一秒出現的不是驚喜就是驚嚇。

就像是他沒想到江野有一天會主動向姜染提出分手一樣。 接著烏塵從莫千龍身上跨過,依舊是伸出右手,向南宮邈拍了過去。

南宮邈冷喝一聲,有了莫千龍的前車之鑒,南宮邈並沒有選擇抵擋,竟是發出了一道猶如城牆一般的灰色武之氣旋。

南宮邈的武之氣旋並不高,但是抵禦烏塵這個境界的武者卻已經足夠。

南宮邈認為莫千龍被烏塵得手,主要是烏塵的身法太過怪異,如同瞬移一般。

這也難怪莫千龍,憑藉他的目力都沒看清烏塵的動作。

南宮邈開啟武之氣旋,烏塵的確沒有出現在面前,卻仍舊消失了身影。

南宮邈向左右看了一下,不屑的笑了一聲。

就在這時他忽覺耳後生風,暗道不好,急忙想要矮身躲避。

可是為時已晚,依舊是啪一聲!

跟莫千龍的一掌不同的是,這一巴掌是打在了他的後腦勺。

南宮邈只覺眼前一黑,直挺挺的臉朝下重重拍在了地上。

烏塵看了南宮邈一眼,不屑道:「垃圾!」

說完烏塵抬起頭來,卻忽然發現周遭一片寂靜。

但見白劍離,牛渾,牛萌萌,王五趙六,霸氣幫弟子,一個個張大了嘴巴,滿是不可置信的樣子,卻是沒有發出任何聲音。

周圍圍觀的人們,也跟霸氣幫眾人一樣,連張大的嘴巴,也一模一樣。

整個情形,持續了至少有五個呼吸,不知哪個人率先發出了一聲驚叫,緊接著所有人都跟著喊了出來。

「這?什麼情況?」

「怎麼可能?」

「媽呀,太可怕了。」

「景茶鼠鼠,就是這個人,他開卦!!!」

「…」

一時間驚呼四起,說什麼的都有。

本來跟在南宮邈和莫千龍身後的雙英會弟子們,面色精彩至極。

尤其那名挾持牛萌萌,被烏塵抽飛的弟子,好不容易在眾人的驚呼聲中醒轉過來。

只見他先是看了一圈眾人,又看了看地上一躺一趴的兩位,最後目光落到站在那裡,瀟洒無比,玉樹臨風的烏塵。

「哇!」一口鮮血噴出,再次暈死過去。

就在這時,南宮邈,莫千龍跌跌撞撞的從地上爬起來。

看他們樣子,似乎頭腦還沒有恢復清醒,有些東倒西歪。

「還不快滾!」此時一名霸氣幫弟子,冷聲喝道。

「滾!」數十名弟子跟著喊了起來。

「滾!」

「滾!」

在眾人的呵斥下,幾名雙英會弟子,臉面漲紅的趕上前把兩人南宮邈和莫千龍攙扶住,狼狽的向人群外走去。

跟在最後邊的一名弟子,更是不知被什麼東西絆了一下,摔了一個狗吃屎。

引得眾人一陣鬨笑!

眨眼間,雙英會等人逃得一乾二淨。

烏塵走到白劍離面前,卻見白劍離上三眼,下三眼的看著烏塵,最後手托下巴道:「小弟,行啊。隱藏的夠深啊。」說著一隻肩膀搭到烏塵身上道:「說,剛才你究竟怎麼回事?」

烏塵怔了一下:「這…」

其實對於幻影神行身法,烏塵並沒有打算藏私,只是在這個場合拋開霸氣幫弟子不說,圍觀的那些人還沒有走散,閑雜太多,有些不適。

白劍離哈哈一笑道:「大哥逗你呢。這年頭誰沒點秘密。走跟大哥慶功去。你是咱無敵霸氣幫的英雄。」

「對,三當家是英雄!」霸氣幫弟子同聲喊道。

烏塵笑了一下,已是打定主意找機會把幻影神行身法,傳於白劍離。

牛萌萌雀躍的跑到烏塵身邊,拉著烏塵的一隻袖子,滿是憧憬的道:「三哥,剛剛你真是厲害極了。」

烏塵點了一下她的額頭道:「傻丫頭,下次可不要犯傻。別人說什麼,就讓他說去,何必爭辯。到頭來吃虧的是自己。」

牛萌萌小嘴一撇道:「哼,他們說三哥壞話,我死也不答應。」

說著話,還拍了拍尚未發育的幼小胸脯。

烏塵有些遺憾道:「哎,看來三哥只有把道神宮所有弟子,從頭到尾打一遍了。」

牛萌萌撲哧一笑道:「你還真知道啊…」

一旁的牛渾看著烏塵和牛萌萌,臉上也是閃過一絲笑意。

四個人正準備向山上走,忽然一個聲音響起道。

「幫主!」看熱鬧的人已經走散。還有六七十名弟子,站在原地。

這些人原本是無敵霸氣幫弟子,但是當南宮邈,莫千龍帶領雙英會弟子來挑釁的時候。

他們第一時間選擇了背叛。

「這位師弟,不知有何貴幹?」白劍離轉過頭來,看著站在眾人前說話的那名瘦削弟子,冷淡的道。

瘦削弟子,臉上一熱道:「幫主,剛剛是我們一時頭腦發熱,才說出離開咱們幫的胡話。」

說著話,此人向後方眾人看了一眼,又轉了回來道:「經過剛剛這件事,我們真的知道錯了,想回到無敵霸氣幫!請幫主成全!」說著話,雙手抱拳單膝跪地。

「請幫主成全!」後面的人有樣學樣,也是抱拳單膝跪地。

「馬榮!你還有臉說回幫?」白劍離身後一名霸氣幫弟子,看不下去怒聲道。

「剛剛雙英會弟子來叫囂的時候,你們跑的比兔子都快。現在三當家打敗了那些人,你們現在又想回幫?

真當我們無敵霸氣幫是客棧,想來就來想走就走嗎?」

這幾句話說出了所有在場霸氣幫弟子的心聲。

馬榮看了一眼說話的弟子,滿是愧色道:「王強兄弟,我們只是一時糊塗。」

就在這時,卻只見白劍離把手一擺,道:「你們想回來可以,但是要看我小弟答應不答應。」

所有人把目光落到烏塵身上。

烏塵看了一眼馬榮等人,沉聲道:「

我從來不會相信一個背叛者所說的話。」

白劍離聽后一笑,轉過身來,看著霸氣幫眾人道:「兄弟們,回山慶功!」

「好!」雖然現在只有三十幾名弟子,但是他們每個人看著烏塵的目光,充滿了激動和認同。

背叛者就應該有背叛者的待遇,若讓馬榮這些人回到了幫中,那一直堅持在幫內的弟子還有什麼意義?

烏塵看了一眼,那馬榮雖然是單膝跪在地上,卻是胸口起伏,肩膀浮動,哪裡有半點服氣認錯的樣子?

姓馬難道是馬家的人? 南宮邈,莫千龍被烏塵一個照面抽飛的消息,如同長了翅膀一般,傳遍道神宮。

這個消息實在太過震撼,以至於絕大多數人都不相信。

畢竟南宮邈,莫千龍乃是潛龍壁第六區域留名的人物,修為也在新人弟子中拍在最前列。

萬年在低武三階掙扎的烏塵,武道修為是道神宮倒數第一。

南宮邈,莫千龍和烏塵相差了十萬八千里。

應該是南宮邈,莫千龍一個照面抽飛烏塵還差不多。

但事實證明,傳言越是匪夷所思,讓人難以置信,傳播的速度越快,也越會變得誇張。

不出兩天的時間,烏塵一個眼神,擊飛南宮邈和莫千龍二人數百丈的光榮事迹,在道神宮沸沸揚揚起來。

事情越演越烈,終於在第三天。南宮邈和莫千龍兩人聯合放出消息。

幾日前,被烏塵小人得志,偷襲得逞。

三日後,龍雀台上與烏塵一分勝負,敬請各位師兄弟蒞臨圍觀。

同時一封挑戰書,送到了烏塵手中。

一夜的修鍊,烏塵依舊未能理清第十四體熊體訣成就的奧秘,心頭有些沉重。

看著手中的挑戰書,烏塵想都沒想就扔到了一邊兒。

此刻的烏塵哪有心思,搭理這兩個人。

「我想起來了。」金老魔的聲音,突兀的響起。

烏塵眉頭皺了一下道:「什麼?」

金老魔道:「你的第十四體訣,修鍊堪稱完美。甚至在低武三階每個階段都達到了極致。這情況堪稱千古罕見,恐怕在我那個時代也不多見。

若是不看到那挑戰書,我還想不起來。你之所以難以突破,就是因為你的前期階段太過逆天,所想要成就熊體,難度也會異於常人。

你現在需要的是生死之間的戰鬥歷練,只有在面臨生死的時候才會激發你的潛力,成就熊體訣。

你應該感到慶幸,需要生死歷練才能成就的熊體訣,比一般情況下成就的熊體訣,強大的多。我都有些想看到你熊體訣成就的樣子了。」

「生死歷練?」烏塵忽然感覺自從來到道神宮,貌似就是練功修鍊,什麼歷練還從來沒想過。

金老魔冷哼一聲道:「果然還是愚蠢。你修鍊的目的是什麼?不要為了修鍊而修鍊。

生活在溫室中的花朵,永遠也成不了參天大樹。

不經歷死亡的洗禮,你不也絕對不會知道生命的意義和武道的真諦。

你在這個道神宮,待的太安逸了。是時候見識一下元荒真實的世界了。」

金老魔的話雖然不好聽,卻是讓烏塵心中一震,有一種撥開雲霧見晴空的感覺。

這時他忽然靈光一閃,道:「距離道神宮不遠,有一處幽冥山,此山陰森詭異,多荒獸異種,我想我可以去那裡試試。」

「幽冥山?」金老魔聲音揚了一下。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