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錢伯,飯菜已經準備好了,你們的事聊完了沒有?是不是可以開飯了?”

母女二人走到大虎與老錢的近前,宋雅詩恭敬的出口問道。

“奧,呵呵……,是小雅啊! 我家相公是9塊9包郵來的 我們已經談完了,那就開飯吧!”

老錢聽了宋雅詩的話後,先是呵呵一笑的回了一句,然後又看着大虎說道。

“伯母……”

大虎可不是老錢,雖然宋雅詩對老錢恭敬,那是因爲他是宋雅詩的長輩,恭敬是自然的。老錢對自己有禮,那是因爲曾今有過約定,但是這些可不能混爲一譚。所以大虎還是要起身向宋雅詩打招呼的。

“嗯,大虎我們去吃飯吧!”

宋雅詩看着彬彬有禮的大虎很是慈祥的說了一句,不過看大虎的眼神有些像是在看未來女婿一般。

幾人沒有繼續客套,而是直接來到了餐廳。

此時餐廳的餐桌上擺滿了一大桌子的菜,並且還有兩瓶茅臺,而周雲利正在擺弄着桌上的酒杯,他一見到大虎四人過來,立即就放下手裏的酒杯呵呵一笑的說道。

“錢伯,來……快上坐……”

“好好……”

老錢聞言很是高興,不過也不忘大虎,而是很隱蔽的做了一請的動作,讓大虎先坐。大虎當然不會傻到去搶坐,而是很有禮貌的請老錢先坐。

就這樣幾人坐下後,開始了吃晚餐,周雲利倒了五杯酒,每人一杯,先是幾人喝了一個團圓酒,然後就像是聊家常一樣開始邊吃邊聊。

一頓飯吃的也算是盡興,大虎與周慧在飯桌上眉來眼去,其餘幾人也裝作什麼也沒看到,直到一個小時後,晚餐結束。

由於老錢還有事情,所以與大虎告辭後,讓周雲利送離開了。

大虎也不好意思賴在這裏不走,於是也就向周慧母女告辭。在臨走時,周慧大有深意的挽留了大虎,大虎也很想在這裏過夜,不過大虎他還不傻,兩人雖然都對對方有意,不過畢竟還沒有挑明,所以大虎還是選擇了離開。

三日後,大虎接到老錢的電話,說是拍賣會今晚舉行,一會過來接他。大虎沒有任何猶豫就一口答應了下來。

這次的拍賣會是在南三環的一處隱祕地方舉行的,在夜色落幕的時候,拍賣會的地方就開始熱鬧起來,一般沒有地位或者身份的人是進不到現場的,所以覺得自己有好東西的人,大都在拍賣會的場外擺起了地攤,以便能將自己的好東西賣出個好價錢。

一輛豪華的奔馳車,緩緩的在街道的中間行駛着,而街道兩旁的人,看到這輛車都毫不猶豫的大聲吆喝起來,以便車上的主人能夠發現自己的物品,把自己的物品也好賣出去。 一輛豪華的奔馳車,緩緩的在街道的中間行駛着,而街道兩旁的人,看?34??這輛車都毫不猶豫的大聲吆喝起來,以便車上的主人能夠發現自己的物品,把自己的物品也好賣出去。

奔馳車沒有因這些人的吆喝而停止,而是一路直達拍賣會的門口這才停了下來。

車子停下以後,在車上下來三人,老錢,周雲利,還有一個年輕人,那就是大虎。

“呵呵……大虎,雲利,走吧……我們進去吧,拍賣會也快開始了。”

“好的錢伯……”

周雲利很是恭敬的回了一句,而大虎只是微笑的點了點頭。

“吆……是周伯父,你好,你也來參加拍賣會嗎?”

就在大虎三人準備進去的時候,一個聽起來比較熟悉的聲響了起來。

三人聞言都回頭望去,只見一位青年身邊帶着幾名保鏢的人物,正緩緩的向他們走來。

大虎看清的來人的面目,不由得眉頭一皺,心想還真是冤家路窄,自己還沒有去找他,他就自己送上門來了。不過想到自己來這裏的目的,暗暗的壓下了心裏的火氣。

“嗯……”

那來人看到大虎也是眉頭一皺,心說自己派去了那麼多手下,竟然還沒有擺平這個小子,而且自己的那些手下不知道爲什眼睛都失明瞭。想來可能與這小子有關,不過回頭看了眼自己的這幾名保鏢,心裏也就踏實了許多。

“奧,是少雨啊?怎麼?你父親沒來?”

周雲利認識這人,他就方少雨,出了名的周家大紈絝,好像對自己的那女兒周慧有些意思,不過自己的女兒豈會跟了這種人,不過礙於他父親的權勢,周雲利也不好意思讓這個紈絝下不來臺,於是也就上前打了聲招呼。

“我父親很忙,所以就讓我過來的。”

方少雨聞言連忙回答道。

“哦,是這樣啊!那你去忙吧,我這裏還有事就不多陪了……”

周雲利委婉的說道。

“等等……”

方少雨見周雲利要走急忙上前說道。

周雲利聞言眉頭一皺,不要說是他方少雨了,就是他父親也不曾與他這樣說話,不過想到這是一個晚輩,也就沒怎樣與他一般見識。。

“怎麼?方賢侄,還有事?”

周雲利語氣不悅的問道。

“呵呵……周伯伯,你們來拍賣會怎麼連他也帶來了?據我所知,這小子是個普通的保安,他是沒有資格進入這裏的啊?”

方少雨呵呵一笑的指着大虎說道。

“嗯?”

周雲利聞言眉頭皺的更緊,他愛帶誰來就誰來,這個誰也管不了,你說你一個紈絝管這麼多幹嘛。

“雲利啊……這是那家娃娃?怎麼好沒有禮貌啊?”

老錢聞言臉色也很是不好看,這不明白着的嗎!他對大虎也就是自己的師傅有意見。甚至他懷疑兩人有過矛盾,要不也不會在此打擊自己的師傅了。打他的師傅這不等於打他的臉嗎!

“奧,錢伯,這是方家的少爺……”

周雲利聞言連忙介紹道。

“方家?就是那個古武方家吧?”

老錢聞言眉頭一鎖,開口問道。他不管是誰,只要得罪了他的師傅大虎,他就不怕得罪對方,於是毫不客氣的問道。

“是的,錢伯。”

“哦……”

老錢聞言哦一聲。

“那個這位是?”、

方少雨見狀奇怪的向周雲利問道。

“他……他是我的一個長輩,沒事我們就先進去了。”

周雲利不想一這小子多說,於是說完就打算進去,不過又被方少雨給攔住了。

“周伯伯,你聽我一言,這小子真的是個保安,按規定他是能進去的。”

按照規定凡是進入到拍賣會的人,身價最少也要在五千萬以上者纔可以。而他相信大虎絕對拿不出五千萬所以就攔住了周雲利的去路,對其解說道。

“滾……”

大虎本不想招惹這方少雨,不過看到這傢伙的一副欠揍樣,心裏忍不住的朝着方少雨一聲大吼。、

“你……你敢罵我!美秀……”

方少雨聞言,立即喊來了自己的一名保鏢。

“方少……”

那名保鏢聞言立馬上前恭敬的說了了一句。

“去,給我教訓一下這小子,他竟然敢罵我……”

方少雨對着自己的那名保鏢吩咐道。

這名保鏢以前是在偏遠的一家汽車組裝廠工作,最後由於金融危機,他選擇了保鏢的行業,從此就跟在了方少雨的身後,爲其處理一些難辦的事。

美秀聞言兩眼閃過一絲厲色,想也沒想就衝着大虎衝了過去。大虎見狀也是一怒,還沒等那個叫美秀的青年來到自己的身前,擡腿就是一腳。

“啊……”

那名叫美秀的青年被大虎踹出一仗之遠,躺在地上發出一聲慘叫直接昏迷了過去。

“拍賣會前,不得打鬥,否則取消進入拍賣會資格,然後交會長處理。”

正在大虎欲要上前教訓那個方少雨時,突然的在門口出來一名中年男子,朝着他們幾人喊了一聲。

大虎不知道這來人是什麼人,於是就停下了動作,狠狠的看了一眼方少雨道;“記住了,別再讓我看到,否則要你好看……”

“額……”

方少雨疑惑,這話應該是自己說纔對,怎麼今天被別人說了,貌似對方只是一名保安而已。他覺得自己很是委屈,什麼時候一名保安也敢在自己面前大呼小叫的。

“好我等着你,希望你不要後悔……”

方少雨說完就帶着幾名保鏢進了拍賣會,而那名昏迷不醒的美秀,從昏迷到現在沒有一個人關心過他。

“咱們也進去吧!”

老錢見狀開口提議道。

拍賣會的人很多,大虎看着有些發暈,因爲他還真的沒有見過這麼的人。大虎跟着老錢來到一間包房,三人坐了下來,就開始等待着拍賣的開始。

大虎三人沒等多久,拍賣會上燈光一亮,很快就走上來一個身材火爆的美女,看其裝扮,應該就是今天的拍賣主持人了。

女人的聲音很好聽,酥而不嗲,甜而不膩,讓人聽上去很是舒服。

這女人說了一大堆廢話後,終於拿出了今晚的第一件拍賣品,這件拍賣品有些奇怪,竟然是一沓紙,確切的說是一沓符紙。(。 萬古無敵天帝系統 衆人看到符紙不由得開始喧譁起來。

“靠,搞什麼鬼,連紙也拿出來拍賣?我想這人肯定是個瘋子,想錢想瘋的……”

說話的這人並不陌生,他就是方少雨。

“是啊……什麼時候紙也能拿出來拍賣?該不會是……”

就在方少雨說完後,一名有些發胖的中年男子,也隨即附和的說道。

“該不會什麼?難道你知道什麼?”

就在這名男子說完,方少雨很是疑惑的對其問道。不光是方少雨就連會場的其他人也很想知道結果。

“呵呵……我當然知道了,這紙肯定是那個明星美女用過的……”

中年人聽了方少雨的問話,色色一笑的回道。

會場的人聞言開始轟然大笑。美女主持人見狀平淡無奇,只不過見那胖子與方少雨盯着自己兩腿間,眼裏微微閃過一絲厭惡,不過她也在意,而是繼續主持拍賣。

“我很敬佩那位先生的想象力,不過很遺憾,你想錯了。我們這次拍賣的這沓紙,它不是一般紙,而是委託我們拍賣的人,從一間內挖出了的。我們拍賣經過了專業人士的鑑定,確定這紙是一種符紙。”

說道這裏美女主持呵呵一笑的繼續道:“當然了,它不是普通的符紙,而是明朝時期張三丰張真人所留遺物。呵呵,當然了時間已經久遠,我們只是初步推斷而已,如果要是確定是的話,我們也不會拿出來賣,所以它的起拍價也不是很高,我們定在了十萬塊。”

美女主持說完淡淡一笑看着會場衆人,不時的也掃了眼各個包房內,希望包房的人能對比感興趣。

“靠……十萬!這他麼啊不是強嗎?一堆廢紙而已,還說的神乎其神,要是方纔那位大哥說的那樣,是某明星用過的那種紙,我買會去也值了!不過你看你們那紙的模樣,黃啦吧嘰的!給我擦屁股我還覺得硬呢!這要是在把屁股弄傷,我可就吃大虧了……”

方少雨自持方家在都城的勢力,所以就毫不掩飾說的。這也是爲什他不去包廂而在大廳的原因。

我摘梨花與白人 識貨的人不是沒有,在老錢三人的包間內,大虎正一臉激動的看着臺上的美女主持,不,是主持手裏的符紙。

就在符紙拿出的那一刻,屁老就提醒了大虎,那正是他們畫高級符籙,甚至靈符所需要的符紙,所以務必要拍過來,這對他們幫助很大,也在面對老陸時有更大的把握逃走。

魔門敗類 大虎看着符紙連頭也沒回,直接對老錢道:“老錢,你幫我把這東西拍過來?至於錢我以後會還給你的!”

“呵呵……大虎師傅你見外了,我們不是說好了嗎!這次拍賣的一切費用我來出。”

老錢說完也不等大虎回話,而是直接在報價器報了個十萬。然後就微笑的看着臺上的主持人。

“八號,八號包廂的貴賓報價十萬,還有更高的嗎?這可是從裏得來的,光是這年份恐怕就不止十萬……”

主持人雖然對有人報價有些欣喜,但是這價還遠遠沒有達到她們想要的價格。於是再次說出這符紙的來歷。

美女主持默默的看了場下三秒,發現並有因自己話再有人報價,只好嘆了口氣喊道:“十萬一次。”

“十萬兩次。”

“十萬三……”

“啊!十號包廂的貴賓十五萬……”

就在美女主持第三次還沒有喊完之時,突然的看到了十號包廂的報價,心裏狂喜之色難掩!

“十五萬一次”

“十五萬兩次”

“啊……八號,八號三十萬……”

美女沒有想到剛纔第一次報價的包房,竟然一次性翻了一倍的價格。小心肝竟然開始跳了起來。

老錢這次是替大虎拍東西,說什麼也要拍單手,要是沒有拍到那他的面子還真的沒處擱。

“五十萬!十號五十萬……”

美女主持臉上的驚容不言而語。

“什麼……八號兩百萬……”

美女主持此時看到八號報價差點驚叫出來。

老錢不知道那十號包廂是誰,不過敢跟他叫板,心下也有些急了,直接將價格再次翻了三倍。

十號包廂內。

“師傅,你看我們還要不要加價?”

一名長相七八歲的胖道童,恭敬的向坐在一旁的發白老道問道。

“嗯,童童,在加一倍,要是不能拍下,這說明我赤松子與祖師的遺物無緣。”

赤松子說完悠悠的嘆了口氣,那沓符紙別人不認識,他作爲張三丰的隱祕傳人豈能不認識。不過他們師徒二人下山已久,所用花銷巨大,手頭上的錢已經不多。再說他們下山的目的不在於此,所以該放手的還是要放手,只能看着祖師遺物歸於他人。

“是,師傅……”

童童說完,就在報價器上寫了個四百萬,歷真看着自己的報價,嘴角不由得抽搐了幾下,心裏那叫一個疼啊!他甚至懷疑自己師傅是不是得了老年癡呆,爲了那幾張紙破紙,竟然花去了畢生的積蓄。

“十號,十號四百萬……”

美女主持的聲音有些尖銳,堅挺的雙峯起伏不斷。

“啊……,一,一千萬,八號包房一千萬。”

美女主持終於忍不住的叫了出來,那聲音帶着有些快感的節奏。

“唉!”

十號包房的赤松子聽到了八號的報價,臉上閃過一絲失落之色,很是無奈的搖頭嘆了口氣。

童童倒是鬆了口氣,心想這要是把錢都用來買那些廢紙,那他們師徒爺倆只有露宿街頭的份了。

“一千萬一次……”

美女主持見那個十號包房沒有了動靜,當即也不在拖延時間,於是就開始了接下來的程序。她不是沒有拍賣過更好的東西,也不是沒有拍過更高的價錢,但是這幾張紙能拍到一千萬塊,這是她做夢也沒有想到的。

“一千萬兩次……”

“一千萬三次……”

“恭喜八號包廂的貴賓以一千萬的價格獲得本次拍賣的符紙!”

美女主持的聲音非常的興奮,好像是她拍了這沓符紙一般。

“靠……還真有這樣的傻逼,我想他的腦袋鐵定是被驢踢過。”

“哈哈……這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啊……”

會場上的人有不少都對這神祕的八號包房,開始嘲笑起來。房間裏的老錢聞言,一副無所爲的樣子,老子有的是錢,想怎麼花就怎麼花,花自己的錢,讓別人說去吧!(。) 拍賣繼續,接下來是一件唐朝的字畫,以一千五百萬的價格被十二號包房的人拍走。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