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金之力劍芒,不敵山嶽般的骨槍而潰散於空。

山嶽般的骨槍完好無無損,僅僅只是一震而已。可在槍身晃動時,毀滅之台數千丈虛空中的傅雄,顯然受到了反噬,他的身體也一振,臉色霎時蒼白!

「砰砰砰——」

「轟隆隆——」

這時,接連九道振聾發聵的聲音,響徹方圓千里。在虛空轟鳴崩裂、狂風呼嘯中,木之力等九道百丈劍芒,接連斬在了千丈骨槍之上!

千丈骨槍爆射而下,槍軀接連九此震蕩,一次比一次震蕩的猛烈!

「啊!」

蒼穹中的傅雄,發出難以遏制的哀嚎,他感到腦袋中傳來九道雷鳴般的巨響,旋即,體內血液翻滾,哇哇的噴出了九道血液!

這一刻,他搖搖晃晃的踏空而立,臉色蒼白的令人髮指,可他忽然笑了。

他看到和自己靈魂相通的千丈骨槍,垂直而下中勢如破竹的將九道屬性之力劍芒擊潰后,順勢朝低空中的譚雲泰山壓頂般碾壓而下!

傅雄口腔中涌著鮮血,他狂笑聲響徹天際,「譚雲,你死定了!」

「你空有六種極品資質又如何?你還是擺脫不了死亡的命運!」

「你今日之死,怪不得別人,要怪你平日太鋒芒畢露!」

「你擁有這麼逆天資質卻不懂得明哲保身,還處處顯擺招搖,你死有餘辜!」

「哈哈哈哈,殺你這個的逆天妖孽爽啊……」

這一刻,宇文豐君,和馮傾城、段蒼穹等九大首席,暗鬆口氣,在他們和三百多萬弟子看來,譚雲在山嶽般骨槍攻擊下,將會神魂俱滅、屍骨無存!

靈舟上,沈素冰、穆夢囈、薛紫嫣、鍾吾詩瑤、皇甫鈺乃至於功勛一脈所有人,神色焦慮之時,拓跋瑩瑩盈盈一笑,「首席,還有諸位不必擔心,死的人不是我哥,而是傅雄!」

茫茫雲海中,欲想對譚雲施救的澹臺玄仲,聽到拓跋瑩瑩之言,忐忑中選擇了靜觀其變。

他靈識死死地鎖定在譚雲身上,眼神中充滿了期許!

這時,低空中凌空而立的譚雲,嘴角微微上揚,霸道十足的戰意,從譚雲體內蒸騰而出,一聲厲喝響徹雲端,「傅雄,你笑夠了嗎?若笑夠了,你可以去死了!」

下一瞬,譚雲身體狂暴的衝天而起,雙手緊握紫色飛劍,朝暴轟而下的骨槍揮出一劍!

「咻——」

霎時,一道長達千丈、飄渺般的紫色劍影,散發著十一種屬性之力,從紫色飛劍內爆飛而出,平平無奇的朝骨槍斬去!

此劍影正是十一種屬性之力,融合后形成的鴻蒙劍影!

鴻蒙劍影看似其貌不揚,朝骨槍斬去時威力之小還無法將虛空斬裂,實則其內蘊含著天地間最強悍的力量之一:鴻蒙之力!

「就憑一道劍影,還想擊殺我脈弟子,真是可笑之際……」樓閣上段蒼穹嘲諷之音戛然而至,隨後的一幕,令所有高層從席位上驟然起身!

「轟隆隆——」

眾人視野內,當鴻蒙劍影斬在槍尖上的剎那,隨著一道驚天巨響,一團強橫無匹的威能從劍影內爆發開來!

在那強橫的威能下,空間閃電般朝四面八方崩塌,遠遠望去,崩塌的虛空像是一團漆黑如墨的巨輪自蒼穹綻放中暴漲!

頃刻間,毀滅之台上方崩塌的虛空,形成了一口直徑三千丈的漆黑空間巨洞。海嘯般的漆黑疾風從黑黝黝的空間巨洞內排山倒海般湧出,將多數弟子嚇得尖叫連連!

「砰砰砰——」

「啊……不!」

物體爆碎聲中,傳來了傅雄慘絕人寰的聲響,眾人望去,只見漆黑的空間巨洞中,長達千丈的下品尊器骨槍,在鴻蒙劍影的攻擊下在虛空中一頓!

旋即,密密麻麻的裂紋,從槍尖朝槍身上極速蔓延,蔓延中縱橫交錯的裂紋,變成了越來越寬的烈縫!

「咯吱咯——」

「嘩啦啦——」

呼吸間裂縫布滿了整個骨槍,旋即,長達千丈的骨槍崩裂,化成了粗達五十丈的碎片洪流,瀑布般墜落虛空!

凌空而立的傅雄,在強悍的反噬中眼眶暴凸,七竅噴薄著血液,意識模糊的朝虛空一頭栽下!

「砰砰砰——」

譚雲在碎骨洪流中,逆騰而上,身體將一塊塊偌大的碎骨撞爆后,衝上雲霄,身體凌空一翻,右腿帶著龜裂的虛空,抽中墜落中的傅雄頭顱!

「砰!」

血霧瀰漫,顱骨爆碎,傅雄腦袋爆炸開來,神魂還未來得及逃出腦海,便被泯滅! 「砰!」

沉悶的鑿擊聲中,傅雄的無頭屍體砸落在毀滅之台上。

「大師兄威武!」

「大師兄威武!」

「……」

功勛一脈三百多名弟子,從震驚中緩過神來后,激動、興奮不已的尖叫著!

另外九脈所有神魂境大圓滿以下的弟子,望著凌空而立的譚雲,眼神中情不自禁瀰漫著深深地恐懼!

神魂境大圓滿的數十萬九脈弟子中,多數人看著譚雲,眼神中詮釋著何謂忌憚!

九脈127名聖子、68名聖女,無一不是天之驕子、天子嬌女,其中無論是神魂境大圓滿的者,還是聖魂境者,雖然他們自負可以不費吹灰之力擊殺譚雲,但他們眼神中依然流露出恐懼之色。

這恐懼來源於,譚雲無與倫比的越級挑戰能力,更是來源於無人可以和譚雲比擬的六種極品資質!

這一刻,多數聖子、聖女,將譚雲視為自己成為下一任宗主途中的絆腳石。

無盡的陰謀,開始在多數聖子、聖女心中醞釀,但也極少數看著譚雲的眸子里,流露出敬佩與複雜之色……

九脈下至上千名執事、四百多名長老,上至九大聖門首席,還有宇文豐君,臉色要多難看便有多難看……

之前馮傾城、段蒼穹、公孫陽春、朱道生、謝絕塵,從參加決戰弟子中選拔出來的五名強者,如今還剩下器脈弟子康凌、符脈弟子沈浪,和陣脈弟子羅彩芸。

三人眺望著踏空而立的譚雲,神色驚慌,一滴滴豆大的汗珠自額頭上滴落。

他們從譚雲那道鴻蒙劍影,斬碎下品尊器骨槍的一幕便看出,若換做自己,自己在那一劍之下,也是九死一生!

「下一個!」譚雲持劍凌空而立,狂風吹亂了他的髮絲,卻無法吹散他眸中的殺意!

話音甫落,康凌、沈浪、羅彩芸潛意識的後退一步。這一幕,讓下注的眾人心慌不已。

要知道眾人可謂是傾家蕩產下的注,眾人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了三人身上了,若三人再不敵譚雲,自己辛苦多年的存下來的財富,將會付諸東流……

「康師弟加油,你一定要殺了譚雲!」

「康師兄您可要宰了譚雲啊!不然兄弟們可就成為窮光蛋了!」

「沈師兄,您要勇者無懼啊……」

「羅師妹,你是力敵神魂境大圓滿的天才,你要相信自己可以殺了譚雲!」

「……」

器、符、陣三脈弟子,和其他脈弟子們,不停地給康凌、沈浪、羅采芸三人助威吶喊著。

三人彼此看著對方,沒人願意率先應戰譚雲。他們很清楚,只有讓對方和譚雲決戰,來消耗譚雲實力,自己最後出戰才有一線生機。

三人躊躇不前之際,馮傾城美眸中精芒閃爍,天籟之音響起,「你們三人都別動手。」

聞言,三人和所有人不明所以。

此刻,所有人目光定格在了馮傾城身上。

馮傾城看向公孫陽春、段蒼穹、朱道生、謝絕塵四大首席,毫不避諱道:「現在的情勢很顯然,我們要贏只有一種方法。」

「安排我們五脈參加決戰的其他弟子,和執法弟子,用車輪戰消耗譚雲實力,最後再讓康凌、沈浪、羅彩芸出手,除此之外別無它法。」

聞言,公孫陽春四位首席、宇文豐君皆點頭贊同。不用馮傾城提議,老奸巨猾的他們也會這樣做!

沈素冰、穆夢囈、鍾吾詩瑤等功勛一脈之人聽后,臉色大變,如此手段對付譚雲,令他們甚是擔心。

譚雲將沈素冰等人神色看在眼裡,向眾人投去一道安心的笑容。

他也始終相信,在絕對的實力面前,敵人任何算計皆為徒勞!

隨後,馮素冰、段蒼穹、宇文豐君六人,為了不給譚雲過多恢復實力的時間,便立即下令讓執法弟子和五脈弟子,在虛空中排成六隊!

第一隊:執法弟子168人。

第二隊:丹脈弟子200人、管事105名。

第三隊:器脈管事59人、器脈弟子186人。

第四隊:符脈弟子109人、管事217人。

第五隊:陣脈弟子300人、263名管事。

第六隊:獸魂一脈弟子146人和86名管事。

此刻,執法弟子和五脈弟子、管事,神色各異。

有的渾身發抖,目光驚恐,後悔一年前自己挑釁譚雲,又和譚雲立下生死決戰。

有的面如死灰,目光中充滿了對家人的不舍,對世間萬物的眷戀。

沒有人願意去死不是嗎?

反觀之前,五魂一脈、風雷一脈、古魂一脈、聖魂一脈自斷一臂,給譚雲下跪的數百名弟子、數百名管事,多數人心中,明白其實能活著就是最大的幸福……

器脈弟子康凌、符脈弟子沈浪、陣脈弟子羅彩芸,這時凌空而立與六排隊伍的身後。

三人深舒口氣,他們自負,接下來即便譚雲能擊殺五脈弟子和執法弟子,屆時,實力也會消耗殆盡,自己擊殺譚雲易如反掌!

此刻,宇文豐君看向馮傾城五大首席,道:「既然老朽下注最少,那就由我執法弟子先開始吧。」

「嗯。」馮傾城螓首微點。

宇文豐君望著虛空中六排隊伍,毋庸置疑道:「接下來,執法弟子和五脈弟子,輪流與譚雲決戰。」

「現在本執法大長老宣布,決戰繼續開始!」

話音甫落,168名執法弟子隊伍為首的一名,神魂境八重弟子雙腿打顫,遲遲不肯和譚雲決戰。

「不要給我們執法派系丟人,還愣著作甚?給本執法大長老上!」宇文豐君聲若洪鐘。

「弟子遵命!」那弟子大吼一聲,「譚雲,我草擬祖宗,我和你拼了!」

「嗖!」

「咻——」

那弟子咒罵中,手持飛劍,朝譚雲凌空殺去!

「今日我已給你們道歉饒命的機會,你們既然不珍惜,那老子便大開殺戒!」

一聲冷漠之音縈繞於眾人耳畔,旋即,毀滅之台上空中的譚雲消失不見。

下一瞬一道青色殘影,從那執法弟子身旁一掠而過,化成了一襲青袍的譚雲,持劍凌空而立!

那執法弟子,在虛空身體一頓,依舊保持著持劍的姿勢,頸部浮現出一圈血紋。

接著,血紋中噴射著血液,頭顱滑落了斷頸,和無頭屍體朝毀滅之台上砸落!

八尊金屬性的金神魂剛鑽出屍體,便被譚雲隔空一掌轟爆開來! 譚雲一擊必殺的舉動,令接下來和譚雲決戰的弟子們膽寒!

他們總算看出來了,神魂境八重之人在沒有越級挑戰實力的能力下,只有被譚雲屠殺的份!

「我丹脈弟子沒有孬種,還愣著作甚?」樓閣上公孫陽春毋庸置疑道:「給本首席上,想盡一切辦法消耗譚雲的實力!」

「弟子遵命!」第二隊丹脈弟子中為首的一名,神魂境九重的弟子,凌空帶起一道雷霆般的雷之力刀芒,氣勢洶洶的朝譚雲劈去,「你這個雜種,我和你拼了!」

面對辱罵,譚雲並未抨擊,他神色平靜的可怕,接著,施展鴻蒙神步,如同三個譚雲,幾乎同時出現在丹脈弟子,左側、右側、後方,各揮出了一劍!

「撲哧!」

「撲哧!」

「撲哧!」

一劍斬斷丹脈弟子持刀的右臂,一劍斬斷男子腰部,最後一劍斬飛了男子頭顱!

「淅瀝瀝——」

血液、殘屍夾雜在一起,灑落虛空……

「不……」

九尊雷神魂在墜落的頭顱中鑽出后,譚雲左臂一拂,登時,那弟子死後墜落中的飛劍,帶著呼吸聲,將九尊雷神魂斬殺!

「殺!」這時,符脈一名神魂境八重弟子,凌空朝譚雲飛馳而去,右手一揮,霎時,一張火屬性的極品亞尊階:滔天火海符,從袖口中飈射而出后轟然爆裂!

「呼呼——」

旋即,化為一片方圓數千丈的深綠色火海,帶著扭曲的虛空,將譚雲吞沒!

「我的符乃是極品亞尊階,譚雲你死定了,啊哈哈哈……」

那弟子興奮之音,戛然而止,卻是譚雲毫髮無損的從滔天火海中一閃而逝,只手掐住了那弟子頸部。

「譚、譚……雲,你怎麼會不怕火……」那弟子被掐著脖子,目光驚恐斷斷續續道:「你不是……你簡直不是人……」

譚雲置若罔聞,漠然道:「此符可以燃燒三息,現在還有兩息時間,你自己慢慢享受吧。」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