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重賞之下必有勇夫,特別是開炮的炮手,瞄準傅辰修的方向就開了一炮。

轟——

南璽院被砸毀的聲音響徹雲霄,傅辰修沒有及時的回到密道裡面,被炸的彈到花園裡面,腦門上都是血。

「五爺您沒事吧?」手下擔心的問著傅辰修的情況,手下沒想到許苑澤的手下真的敢在這種地方開炮,一旦開炮了就會引起上面的主意,這完全就是在挑釁國威。

傅辰修腦袋嗡嗡的響著,從地上爬起來,鮮血順著下頜一滴一滴的滴落在衣服上,灰和血液粘連在一起,看起很是駭人。

「開搶,給他留下能救活的命就好。」

其實不用傅辰修說,上面的狙擊手已經開木倉把開炮的人給狙擊了,還把許苑則打個半死。

……………

官陽家裡,官陽看著被自己救過來的許苑澤,對著旁邊的傅辰修說,「你救他,溫儒年那邊可是不好交代,這個人活過來了,也一定會找你報復,你這是救了自己的敵人。」

「小時,醒過來沒有?」

「生命體征一切都是正常,但是就是還沒有活過來。」官陽一直都是信奉科學的人,但是這次死去的姜小時恢復心跳,給了他巨大的衝擊,死了幾年的人居然真的在非科學的狀態活了過來,他還是不怎麼能接受。

「生命體征不是正常的嗎?為什麼醒不過來,會不會是躺來太多年了。」傅辰修盯著官陽問。

官陽看著臉色焦急的傅辰修,淺淺的擰了一下眉心,「老大,小時是那個神婆救的,什麼時候能醒來你應該去問那個神婆,而不是來問我。」

「她被溫儒年接走了。」傅辰修也想找神婆來看,但是現在他自己都找到不到神婆的行蹤。 「好,師父你來主持大陣,我全力配合你。」范浪頭也不回道。

「那就開始了!」

琉璃散人大喝一聲,開始全力催動陣法,雙手連連變幻,嘴上更是念念有詞。

「天地玄黃,萬氣本根,身有琉璃,映徹吾身,連接寰宇,役使靈能……」

琉璃散人念動咒語,周圍的引光大陣隨之變化,飛速運轉起來,好似火上澆油,越來越兇猛。

陣法上的圖案急速變化,有的在閃爍,有的在旋轉,玄之又玄。

空間被陣法干擾,一點點的開啟,上空浮現一道長線,慢慢的擴大,變成了空間之門,連接到了遙遠的宇宙。

這次要連接的地方很遠,現在只是初步連接,還遠不到地方。

范浪配合琉璃散人,一起催動陣法。兩人的位置一前一後,他盤坐在前面,琉璃散人位於後面,彼此相距幾十丈遠。

這個距離對於強者而言,就跟面對面沒區別。

「徒弟,堅持住,就快連接到正地方了!」琉璃散人喊道。

「師父放心,我這邊很穩定。」范浪道。

「好徒弟!等師父成了玄神,不會虧待你的!」

「師父言重了,你我之間,何必如此。」

「這一次,算是師父欠你的。」

琉璃散人看這范浪的背影,滿嘴感謝,卻口蜜腹劍,暗藏殺機。

「范浪,對不住了,我要用你當祭品,才能完成這個陣法。無毒不丈夫,武道之路,本來就是你害我,我害你。我之所以收你為徒,為的就是這一天,這一刻。要怪我,就到黃泉去怪我吧!」

琉璃散人暗暗發狠。

他之前教給范浪的陣法內容,其實是殘缺的,隱瞞了重要的一部分。

這門引光大陣,必須由兩人完成,而且必須將其中一人作為祭品,否則是不會成功的。

一旦陣法啟動,就沒有回頭路了,兩人之中必須死一個。

這是陣法,同時也是一場儀式。要是儀式不能完成,就會引發神罰,被琉璃照天功的創始者隔空滅殺!

琉璃照天功其實並非完全的正道功法,而是由一位亦正亦邪的宇宙強者創造,裡面有一些邪門的內容!

陣法繼續運轉,距離目標之地越來越近,穿越的距離要以光年來計算。

以琉璃散人的實力,當然不可能將力量延伸這麼遠,這其實依靠的是創造功法的那位強者出力加持。

強者在宇宙步武,遍撒種子,處處開花,會給予傳人一些幫助。

轟!

陣法終於連接到了目的地。

半空中的空間之門完全打開,形成了巨大而又標準的圓形,對面展現出一幅宇宙當中的恢弘景象,是一顆碧綠色的星辰,星辰錶面有碧綠色的能量風暴席捲而過。

這些能量就是琉璃散人夢寐以求之物,其名為琉璃洞光!

唯有吸收了琉璃洞光,才能修鍊出完整的琉璃照天功,讓功法威能翻倍增長。

藉此來突破到玄神,可以掌握空間大道,碾壓同級別的玄神,一步踏出,往返於星月之間,得到大逍遙,大自在,大神通!

星辰之上的琉璃洞光受到陣法觸動,匯聚到一起,形成了一張巨大的人臉,佔據了小半個星辰,透過空間之門看著陣法當中的兩人,目光給人無窮的壓力,當真是神威如獄,神恩如海。

勇鬥八美男 一道道琉璃洞光穿透空間之門,降臨到陣法所在區域,席捲陣法邊界,形成了一圈風暴,將內外完全隔絕。

陣法其實已經變成了一座監獄,或者說一個角斗場,要是不能完成儀式,就會遭到琉璃洞光的反噬。

琉璃洞光是一種高級別的能量,比起天地靈氣、宇宙靈能都要強大,連玄神都可以滅殺。

神也是有等級的,高級的神碾壓低級的神,簡直易如反掌,而玄神就是成神的第一步,才剛剛起步而已。

整個儀式,進行到了最關鍵的一步。

師徒兩人身在陣法當中,琉璃散人看著范浪的背影,心中殺意升騰。

「徒弟,你就成為師父的墊腳石吧!殺了你,我就能更進一步,獲得想要的力量!這次,算是師父對不住你!」

琉璃散人把心一橫,突然偷襲范浪,手中凝聚出一柄琉璃劍,牽動整個陣法的力量,進行了短距離的空間穿越,彷彿瞬移一般,出現在了范浪的後背,對著后心口刺了進去。

噗!

琉璃劍穿透了范浪的身體,從後面進,從前面出。

綠色的劍身,沾染了紅色的血。

范浪的身體顫了三顫,緊鎖著眉頭,眼神很複雜,似痛苦,似感嘆。他伸出手,將穿透過來的劍身抓在了手中。劍鋒割破了他的血肉,鮮血順流而下。

琉璃散人身在後方,手上猛然發力,劍身傳出空間波動,進一步震碎范浪的心臟。

這種致命傷,就連玄神都可以殺死。

這是鐵了心要將范浪置於死地。

范浪血染衣襟,口中也開始流血,順著嘴角流淌下去。

「師父,我的心好痛。」范浪吐血道。

「徒弟,這是儀式的步驟之一,你非死不可。師父謝謝你了。沒有你,就布置不了這門大陣。沒有你,師父就不能獲得琉璃洞光。」

琉璃散人說話之間,手上的劍再度發力,要讓范浪死的痛快一點。

范浪握住劍身的手掌化為了龍爪,將這柄劍死死捏住,使其不能寸進。

「師父殺徒弟,那還算師父嗎?以前你幫過我,救過我,這些我都記得。剛才這一劍,算我還給你的。我有一個原則,別人要殺我,我就殺了他。從現在起,你我二人恩斷義絕,再也不是師徒關係。」范浪語氣沉重,字字千鈞。

「你怎麼還能說話,你怎麼沒有死?」琉璃散人發現事情不對,心裡咯噔一下。

「我有不滅之體,可以浴血重生,身上的要害並不在心臟上,就算心臟碎了,我也不會死。就憑這一劍,還殺不了我。」

「這、這……」

「琉璃散人,你千算萬算,最後還是低估了我。 拒嫁竹馬男神 引光大陣必須死一個人,既然你殺不死我,就換我來殺你吧!這些琉璃洞光,我要了!」

范浪說到此處,龍爪猛然發力,將琉璃劍生生掰斷,從原地豁然站起,轉過身來望向琉璃散人,目光鋒芒畢露!

師徒之情就此斷絕,兩人爭鋒相對! 溫儒年跟神婆的交情比跟他深,所以溫儒年掩蓋了神婆的行蹤,神婆告訴他姜小時會醒來,但是現在一天多了還沒有轉醒過來的跡象,他的耐心在一點點的耗盡。

官陽看著傅辰修逐漸不對的臉色,終究是無奈的嘆息了一聲,「老大,在等等,神婆不是說了小時能醒,那麼就是能醒。」

「我去守著。」 一品貴妾 傅辰修想也沒想的轉身就想離開。

官陽把他攔住,「老大,停屍房的那個你準備怎麼辦?」

「她還沒有死,你就按照當初怎麼保存小時的就怎麼把莫江湘保存下來。」

「老大,你不會是想還救莫江湘吧?」官陽用試探的口氣問著傅辰修,當他看到傅辰修微微點頭的時候,整個人都快暈厥過去了,救了一個姜小時還不夠,還要救一個莫江湘,溫儒年一個國家的總統,幫一次那是出於朋友還有傅辰修成為國庫被壓榨的幾年的代價,才救回來一個姜小時,在來一次………

「她是小時姐姐。」傅辰修留下話救離開去守著姜小時。

官陽把許苑澤的數據記錄好,也跟著離開,在他離開沒多久躺在病床上的許苑澤睜開雙眼,自己拔掉輸液管,推著那根本就站不穩的身體跌跌撞撞的離開房間,找到莫江湘躺著的病房,那口本來裝著姜小時的棺材,現在裝著莫江湘。

許苑澤爬進棺材裡面,抱著莫江湘,眼眶濕潤發紅,「莫莫,殺不了傅辰修我來陪你好不好。」

「你說好是不是。」

許苑澤自己在那裡自言自語,最後深情的親吻了一下莫江湘,對著自己來了一槍徹底跟莫江湘在一起了。

………

「小時。」

「小時。」

姜小時聽到有人在呼喚她,跟隨著聲音,一路都在奔跑。

垃圾系統:【宿主】

「垃圾系統,是你嗎?」姜小時試著問了一聲。

垃圾系統:【是的,宿主是我。】

「垃圾系統你快送我回去,我不想在這裡待著,我要回去,不管去現代還是在書里我都要回去,你快想辦法。」姜小時焦急萬分的說著。

垃圾系統:【宿主,對不起我騙了你】

姜小時,「………」表示很懵逼。

垃圾系統,【宿主,你還沒有去看後面的畫面,我不能送你回去,當你看完了後面的內容你就會知道你為什麼會來這裡了。】

姜小時狀態懵逼,就在她晃神的時候,畫面突轉,她又回到了官陽家裡,這次她依舊躺著病床上,而旁邊的傅辰修完全就跟變了一個人一樣,鬍渣已經長滿了整個下頜,整個人都很頹廢。

「小時這都一個星期,你怎麼還沒有醒,五叔很害怕。」傅辰修憂傷的聲音在病房裡面消失。

姜小時吃驚,她不是被救活了嗎?為什麼還不醒過來,是不是那個神婆能力不行的,如果是江湖騙子,那麼她怎麼會有心跳,姜小時表示看不明白現在的情況。

「小時,你到底要什麼時候才能醒來,那就告訴五叔好不好。」 琉璃散人傻眼了,手握著斷劍退後一段距離,獃獃的看著心口染血的范浪。

范浪的傷口沐浴紅光,正在飛速癒合。

昔日的師徒,如今的對頭,彼此反目成仇。

琉璃散人以為自己可以殺死范浪,一舉成功,卻沒想到范浪的生命力如此頑強,心口中劍都不會死。

范浪不死,這就麻煩了,意味著兩人要正面交鋒,鹿死誰手還未可知。

以前他可以凌駕在范浪之上,如今天地不同,這個徒弟進步神速,已經追上了他。

做了虧心事,難免會心虛。

被范浪這樣凝視著,琉璃散人心神不定,有些不知所措。

范浪伸出雙手,分別抓住了龍鱗劍以及神兵利器的劍柄,一身玄力爆發開來,丹田運轉,穴竅呼嘯,道印閃爍。

「這是你逼我的,將引光大陣進行到這一步,就沒有回頭路,不殺你,我就會被陣法殺死。你把我逼上了絕路,也把你自己逼上了絕路!」范浪聲音呼嘯,宣洩情緒。

「你、你怎會知道引光大陣的秘密?我沒告訴過你這個限制。」琉璃散人驚疑道。

「我知道的多著呢。我還知道你從一開始收我為徒,就是為了拿我獻祭。我還知道你給我的功法是殘缺的,裡面少了很多內容。我還知道這是一場儀式,用來取悅那位功法創造者的儀式。」

「明知如此,你還……」

「沒錯,我是故意配合你,想看看你會不會半路良心發現,念及我們的師徒之情,可惜你沒有,你刺我那一劍沒有一丁點的猶豫。」

這一切齷齷齪齪的秘密,都被范浪說破。

琉璃散人惱羞成怒,發出了痴狂的笑聲:「哈哈哈哈,我們師徒還真是諷刺,我要殺你,而你早就知道了,我在逢場作戲,你也在逢場作戲,什麼師父徒弟,統統都是假的。」

「別再說什麼師徒了,我剛才就說了,你我恩斷義絕,師徒名分煙消雲散。現在你我就是陌路人,誰也不用手下留情。」范浪拔劍出鞘,寒芒直指琉璃散人,一劍如龍,一劍如蛇,正是龍蛇演義,千秋功罪都付劍光之中。

事情發展到這一步,註定只能有一個悲劇的結局收場。

「琉璃散人,我會用你教我的功法殺你,至少向你證明,你沒有白教會我!」

范浪兌現了自己的話,果真施展出琉璃照天功,周身綠光閃爍,強行打破了空間的種種限制,向著琉璃散人攻了過去。

劍身割開空間,劃下兩道黑色的虛無。

「也好,就讓你我用琉璃照天功一決勝負!」

琉璃散人巴不得范浪只用這一門功法。比起琉璃照天功,神浩星上沒人能超過他!

兩人運轉相同的功法,都在影響並操控空間。

琉璃般的光彩,在陣法的範圍內閃爍,頭頂那張凝聚在星辰之上的大臉,饒有興緻的看著兩人交鋒。

范浪雙劍齊出,斬向琉璃散人,對方大手凌空一抓,空間隨之延伸,周圍的景象重重摺疊,令他這一劍大大放緩。

琉璃散人的另一隻手猛然一甩,原本斷開的琉璃劍,生長出了新的劍鋒,變得完好如初。

這次換成他一劍斬出,斬在了范浪的身上,卻斬了個空。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