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都說認真的女人最美,這句話在門薩看來倒是真的。

「可惜是巫師……」

門薩嘆了一口氣,他血脈返祖,同時身承遠古記憶,因此總是對所謂的巫師有種莫名仇恨,尤其是黑巫師,更是見了就砍。

不過,這也不是什麼壞事,門薩有種感覺:如果釋放了來自靈魂的怒火,他會更加強大。 因為這件事關係到關門薩未來的運程,夏夢蓮不由想了很多。

她本來是殺伐果斷,一言定生死的巫師,否則也不可能捨棄好好的貴族生活,踏上生死未卜的異位面戰場,但涉及到她靈魂的真主,總是忍不住考慮太多太多。

也不知過了多久,夏夢蓮將這些日子認識的三級巫師一一排查,一臉認真地搖了搖頭:「應該不可能!作為三級巫師,這些精英都琢磨出了「元素源爆」之類的超魔技巧,可以將巫術傷害提升到幾百度。他們任何地方都是座上賓,身份尊貴,輕易不會出動,最多只會派出在徒子徒孫!」

聽到三級巫師不會出戰,門薩雙眉一蹙,難免還是有些失望。

原來門薩自認掌握了「元素通道」這樣的神技,可以自由操控火元素位面的部分神威,絕對完勝三級巫師的「元素源爆」,殺心蕩漾。

但真實情況究竟如何,卻不好說。畢竟巫師的手段太過繁雜,又有大智慧,比高階魔獸更為可怕。

門薩具備騎士心性,渴望挑戰強者,藉此磨練武技。

但如果沒有三級巫師這樣的強者,他也不介意屠殺一下弱者。

反正門薩這次奔赴異位面戰場,就是專門搞破壞,抓巫師的小辮子,只等任務完成,就帶著丟人的小弟回家。

「如果能找到那傢伙,從他口中得知位面之間存在不同的時間流逝,自然是最好不過,可是……」

門薩嘀咕一聲,但也知道以如今的局勢,對方極有可能已經遭遇不測,只是心中殘存著一分希望。

兩人卻不知道,那邊與他們剛剛分別的貝娜一扭頭,青春活潑的臉蛋就變得冰冷無比。

奇科揚見狀縮了縮脖子,暗道不好,這小魔女又要搞事情。

果然,像是換了個人的貝娜眼神閃爍不定,似乎在進行著某種抉擇,盡顯巫師橫縱天下的機敏。

忽而,她翹起塗著粉紅指甲油的食指:「跟著他們,隨時向我彙報消息,跟丟了就自己抹了脖子!」

奇科揚心中叫苦,發覺自己貌似牽扯進一樁禍事當中。

貝娜的來頭,別人不清楚,他這個狗腿子還不清楚嗎?

那是半神級巫師「烏鴉神話」的嫡親幼女,聽說他老婆早就絕經了,所以貝娜極有可能是唯一的子嗣,那真是寵到天上去了。

就這麼個混世小魔王,居然對一個不明底細的血脈巫師可勁賣萌,這明顯不正常。

然而話雖如此,但奇科揚還真沒這個膽子去違抗貝娜的命令,只得硬著頭皮答應下來。

好在奇科揚作為有點水平的巫師,也不是靠吃軟飯,才混成南斯拉夫王國二等男爵的。

事實上,他熔煉了部分風暴巨人的血脈,所以鼻子特別大,嗅覺異常靈敏,跟個人還不成問題。

支走沒什麼眼力勁的奇科揚,貝娜轉身混入人群中,在街道中穿梭著,若不是空間之城禁止使用飛行道具,她現在早就馳騁藍天了。

但事關重大,貝娜也只能暗自咬牙,一邊抱怨自己平時怎麼沒有多加鍛煉身體,一邊瘋狂邁動小短腿,狂奔不止。

作為最接近四級大巫師的存在,「烏鴉神話」在空間之城佔據了好大一塊土地充當府邸,雖然裝飾還是那麼個樣子,但一看規模,立馬知道這是富貴人家。

不顧門口真魔傀儡的請安,貝娜小跑著闖入大廳,「噠噠噠」的響聲連續不斷,她呼喊道:「老爸去哪兒了?快把那死老頭找出來!」

就在這時,樓道閃過一道倩影,只見身段窈窕,別具風韻的成熟御姐身著紅袍,不時露出肉色的漁網狀絲襪,沿著樓梯盤旋而下,同時嘴裡數落著:「你瞧你!都這麼大人,還像個不懂規矩的小孩子。你爸大早上就出去辦事了,估計要過幾個月才回來。」

「不行!」貝娜尖叫一聲:「立馬把老爸叫過來,我這邊有非常緊急的事情!」

御姐模樣的丰韻少婦穿著白狐披肩,聞言沒好氣地看著自家女兒:「又有什麼大事?你可別再胡鬧,你爸他正在辦大事呢!」

「就跟他說:他寶貝女兒我快死了!」貝娜跺腳,她發現自己老媽根本沒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非常憤怒地吼了起來:「立刻,馬上叫他回來,否則我就要被氣死了!」

御姐少婦看女兒不像在開玩笑,於是稍微認真了幾分:「到底怎麼了?慢慢說」

「我要他抓一個血脈巫師!」貝娜幽幽說道。

作為當事人,門薩只感到一陣惡風撲面,但其中又夾雜著一股莫名的熱流,直衝他心臟,忍不住渾身都打了個激靈。

「有人在背後說我壞話?」

門薩打了個噴嚏,琢磨著要不要修鍊個預知類的「神賦異稟」。

金貝爾家族的收藏多如牛毛,他正好可以藉此拓寬自己的手段。

雖然其中很少涉及到上位「天賦異稟」的秘笈,但只要有所發現,那必然是精品中的精品。

不想這時候,艾莉婕猛地抬頭,臉蛋火紅,她毫無預兆地大吼一聲:「卧槽!居然是真靈血脈!你這東西從哪裡弄過來的?」

說著,這個大美女興奮莫名,直接朝門薩撲了過來。

若不是後者身法敏捷,輕輕往旁邊一跳,差點就讓她得手了。

「真靈血脈?那是什麼鬼東西?」門薩面對虎視眈眈的女巫師,被看得心裡發毛,下意識扯緊衣著,生怕遭遇什麼不測。

都說女人是老虎,這句話還真有道理。

「你怕什麼?老娘還能吃了你不成?」艾莉婕瞪著門薩,口氣異常彪悍,但立馬又軟了下來,非常淑女地給門薩搬過來一張椅子,眼波放著電弧,嗲嗲地說道:「你說你這寶貝從哪裡弄過來的?有沒有原血?」

門薩道:「什麼是原血?」

艾莉婕解釋:「就是沒有變異,還保留一分真靈本源的鮮血!」

門薩立馬看出艾莉婕對這東西勢在必得,拿住了對方的把柄,他精神一震,隨即露出一副欠揍的痞子相,有恃無恐地說道:「想要啊?先把我手下治好!」 巫師的超魔巫術,與魔獸的天生魔法,超凡騎士的神賦異稟相比,三者威能各有不同,難分優劣,但勝在詭異多變。

憑藉空間之城這等自由穿梭空間的絕世利器,巫師得以拉起千億大軍,足跡踏遍諸天萬界。

在這過程中,巫師剿滅了數之不盡的異域文明,從中汲取到大量養分,超凡體系不斷壯大。

打仗打仗,就跟賭錢差不多,要不輸得清潔溜溜,要麼大殺四方,巫師陣營贏了那麼多次,屹立不倒至今,早就富得渾身流油。

歲月如水,匆匆流逝,而巫師文明卻在不斷發展,更是開創出數個派系,派系之下又有無數分支,每一個分支都蘊藏無窮多的巫術智慧,足以讓所有巫師受用不盡。

比如艾莉婕專精的替身巫咒,位列六十五萬兩千三百二十一高級巫術之一,同時具有詛咒巫術,元素巫術,神秘巫術以及靈魂巫術四種領域的無上智慧。

當然,這些都是巫術背後的知識,與門薩這樣的粗人無關。

他只看到艾莉婕拿出一張鬼畫符,掰開阿米爾的嘴巴,強硬地灌了進去,再把符腳貼在一團肉乎乎的黑泥上,默默念咒施法。

「這是……」門薩仔細看了看,發現那團黑泥好像是個什麼種族的嬰孩,手腳扭動著,不時發出嘹亮的啼哭聲,鬧得耳膜一陣陣刺痛。

夏夢蓮雖然是巫師,但卻專精元素一道,學問淵博倒是不假,但在其他方面跟普通人沒什麼兩樣,因此也認不出這是什麼。

「這是盂蘭盆世界的特殊亡靈生物——鬼曼童。那裡的馬面降頭師會用新喪不久的嬰兒屍體,點起十八根牛油蠟燭,同時念誦死靈之書經文,耗時七天七夜才製作成鬼曼童。論忠誠,鬼曼童堪比四級大巫師的靈魂奴隸,更有安家,避禍,祈福等等詭異功效。在過去,有位巫師在一次實驗中,偶然發現鬼曼童還是極好的替身咒材料,能夠十倍增幅替身巫術的效果,因此開發出了這套全傷替身咒!」

巫師就喜歡賣弄,尤其是在其他巫師面前賣弄。

艾莉婕這位華文帝國一等女伯爵也不能免俗!

夏夢蓮忍不住哼了一聲,對不懷好意的閨中密友秀出小拳頭。

門薩倒是大開眼界,直嘆息大千世界真是無奇不有。

其他位面的垃圾,倒一倒手,就成了另一個世界的寶貝。

事實上,超凡世界的黑法師就會替身咒,但效果非常垃圾。

首先,必須事先在三歲的嫡親子嗣上刻錄替身圖騰,安置在五百米內才能施法。

而且,黑法師的替身咒只能抵擋割喉這一種必殺性攻擊,而對其他傷害一概無用,堪稱雞肋。

但在巫師手中,替身咒搖身一變,就成了效果驚人的療傷秘術。

以符籙為橋,左右顛倒,空間錯亂,昏迷中的阿米爾大吼一聲,卻是渾身的傷勢化作漆黑文字,慢慢爬到鬼曼童身上。

後者尖叫一聲,好似被人刺中了心臟葉子,灼熱火焰像是雄鷹兩翅不斷撲騰著,燃起蘑菇雲狀的黑煙,當場化為流動的黑泥。

「怎麼還沒醒?你到底行不行啊?」門薩瞪眼,生怕被人忽悠了。

「急什麼?替身咒又是治療術,只是轉移了他一身傷勢,虧損的精元血氣,還不得等段時間才能恢復過來?」艾莉婕沒好氣地送了門薩一記雪白鋥亮的衛生球。

緊接著,她攤開白嫩的小手,一副笑眯眯的樣子,道:「喂!我的報酬呢?可不許抵賴!」

門薩早已準備妥當,拿出了一管硫黃色的水晶管,裡面的鮮血顏色明亮,滑而不稠,似乎沒有經過濃縮,而是剛榨取不久的。

艾莉婕見狀立馬起了疑心:「你不會拿假貨騙我吧?」

門薩義正言辭地反駁,完全不露破綻:「你就知足吧!能拿到這麼多,已經是天大的幸運了!」

艾莉婕想想,也是這個道理!

再怎麼說,這也是真靈巫師後裔的原血,數量太多反而掉價。

她異常老道地操縱著那些令人眼花繚亂的儀器,端正身姿,一邊數落道:「你說那些個真靈巫師的後裔到底圖什麼?居然平白無故抹除了埋藏在血脈深處的巨大潛力,自減壽命,真是愚不可及。」

門薩撇了撇嘴,對這種說話並不認同。

黃金血脈固然本質高貴,奧妙非凡,但隨著歲月更迭,一代傳一代,難免變得稀薄。

相傳在「黃金時代」末期,青銅種,白銀種偶而現世,登記在冊的超凡騎士總共還不足五千之數,可謂人才凋零。

而現在,卡拉比帝國紋章院每年冊封的騎士貴族都不下幾百人,勢力一舉推到了巔峰。

不過黃金時代的超凡騎士,都是主元素騎士當道,戰力無雙,只是這人數太過慘不忍睹。

有鑒於此,「聖光教會」在守護神的指引下,頒布元素異變的奧秘,大大擴充了超凡騎士的行列。

誰錯誰錯,難以分辨。

但門薩只知道,如果沒有聖光教會的開誠布公,他只怕還是小小的騎士扈從,與超凡二字無緣。

在他心中,早有結果。

見艾莉婕沉浸實驗當中,沒有與人交談的興趣,門薩搖了搖頭,便帶著夏夢蓮走出了巫師醫館。

他還要,赴個約定!

如果能從中得知故友的下落,那自然再好不過。

「我這樣屠殺巫師,你心中不會有什麼意見嗎?」

門薩到底不是巫師,無法徹底了解靈魂奴隸烙印的恐怖之處,因此對夏夢蓮頗為客氣。

夏夢蓮雖然知道靈魂奴隸烙印的底細,但既然能好好做個婢女,誰願意做低三下四的奴隸?於是暗暗隱瞞了其中的秘密。

她輕攏秀髮,臉色淡然:「巫師樂園一連吞併了五百個世界,將之融為一體,對外號稱有八億巫師,主人您形單影隻,又能殺幾個呢?」

門薩張了張嘴,被這個可怕的數目給嚇到了,過了好一會才非常艱難地說道:「這……這麼多超凡者,那巫師樂園豈不是無敵?」

夏夢蓮笑了一下,又說道:「疆域廣闊,既是好事,又是壞事。好事是物產豐富,能培養出無數人才,壞處就是山頭林立,蛟蛇龜魚皆敢稱王,內鬥不斷。在我們那,一級巫師就敢聚攏人手,自封為王,雖然只是草頭王。」

「王……」門薩若有所思。 門薩如約而來,才發現曾經看不上眼的猥瑣巫師能耐不小。

蘇藍空間城是四級大巫師道格拉斯精心打造的私人領地,幾乎是一片獨立的王國。

要想在這樣的人物眼皮底下作姦犯科,偷稅漏稅,單說膽色,已經是諸多超凡者難得可貴的。

這就體現出猥瑣巫師的手段,他手上居然有另一個空間城的殘片,能夠屏蔽巫師之眼無所不在的探知力,從而自成天地。

比德文是野巫師出身,他不屬於任何巫師組織,通過為巫師樂園的各個王國賣命,獲取知識學習。

這無疑是非常艱苦的求學旅程,但比德文挺過來了,而且一躍成為二級巔峰巫師,掌握數十種殺傷性中級巫術,兩門輔助性高級巫術,論戰鬥力絲毫不輸於那些大組織精心培養的巫師天才。

但也僅此而已了,巫師之道前易中難後期變態,通向巔峰的旅途越走越窄,不得不掠奪所有,集萬千利好,供養自身,才能向穹頂發起挑戰,成就四級大巫師。

然而,資源有限,而巫師的貪婪無窮無盡,別幻想著前輩能留下什麼好東西,他們早就把資源吃得一乾二淨,逼得後生只能不斷開啟戰爭,以戰爭之利反哺自身。

這個時候,比德文的短板就體現出來了,他是野巫師,不屬於任何巫師組織,因此沒資格學習高等巫術,僅僅靠中級巫術根本無法創建天大功勞,也無力斬殺異位面的極道人物,從而掠奪大宗資源。

所以,他把主意打到了其他巫師身上,特意召開了這場別開生面的拍賣會,誘捕巫師。

大概誰也想不到,居然有人敢在四級大巫師眼皮底下作案。

「真是大豐收啊!」

比德文混跡在外來巫師當中,戴著灰色氈帽,手持吐信的黑蛇,既老又丑,看上去很是普通。

然而這個膽大包天的野巫師卻是打定主意:等所有人走入事先布置好的圈套當中,他就忽然爆起,殺他們一個措手不及。

「嗯?」

忽然,比德文看見了在人群中觀望的門薩,兩者對視一眼,都是驚訝於彼此眼眸深處的殺氣。

「同行?」

「幕後黑手?」

兩人在心中默默念了一句,然後點頭示意,就此錯開,只是臉色都有些不大好看。

「想截斷老夫的財路?小小一級巫師真是可笑!」

雖然情況有變,比德文眼看著布置好的陷阱就在前邊,自然不肯中途放棄,故作平靜地繼續演戲。

空間城的殘片只有巴掌大小,但通體晶瑩如黃玉,似乎有著不可思議的神秘力量,可以橫懸天際,如張開翅膀的飛龍搏擊虛空。

以它為中心,向四周投射下倒碗一般的暗黃色能量罩,觸連大地,但又自成新天地,與周遭環境大有不同,連空氣都新鮮許多。

裡面是法外之地!

門薩緩緩步入其中,一共見到了二十一位相貌各異的邪惡巫師,他笑了笑,眼中的光亮越發燦爛,便領著夏夢蓮向邊緣走去。

「主人,這裡面大多數都是一級中下位巫師,實力普通!」

聽了小女奴的提點,門薩輕輕摸了一下額頭,忽然說道:「在我們世界,超凡者基本都有爵位在身,那你們這邊是什麼情況?」

「超凡者先天不俗,執掌元素,一人之力足以抗力過百凡民,所以理應高人一等!有鑒於此,上古十龍真靈巫師頒布規定,巫師必是貴族,與您那邊的情況大致相同。」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