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邪門!這小子到底施展了什麼祕技,竟然那麼快就躲開我的攻擊了?”樹貓道。

小炎這邊!

此時,路鼠已經徹底與小炎槓上。

但實際情況就是小炎如同戲耍猴子一樣,不斷在調戲路鼠。

以小炎三階妖獸的實力,難道還打不過一位二轉聚元境大成的修煉者?

小炎左閃躲開路鼠攻擊,一爪攻擊抓在路鼠的身上,右閃避開路鼠撲撲殺來的猛牛般攻擊,又一爪落在路鼠的身上,將他拍倒在地,滿臉泥土。

這哪像是戰鬥,分明就是在玩?

“虎貓祕技,擬貓抓。”

樹貓白光並起,雙爪間幻變着的貓爪變得越加的大,威力也增強也許多。

“動真格了?”

陳道不斷運轉着靈動身法,不停的閃躲着樹貓的攻擊。因爲他試煉了一下自己的實力在同階之中,能否用靈動身法處於不敗之地。

仗魂尊者早已無趣看下去,虛影漂浮坐到了石桌旁,很悠閒的眼觀庭院內的戰鬥。

風吹起。

陳道閉上雙眼,身體不停往後倒退,而樹貓的攻擊反增不減,步步緊逼,勢要將陳道:侵她城,做她王,脫她衣,上她牀,得她心,入她身。

“靈動身法,閃空。”

陳道嘴邊口訣念動起來,身體突然間一閃,整個人就蒸發一樣,消失在原地。

閃空!

戰鬥中唯有出奇才能制勝。

而陳道這招,剛好就是用了這個點。

“不好,在身後。”突然,樹貓發覺到身後一陣陰影籠罩而來,而陳道也已經單拳揮霍而至。

“現在才發現,太遲了。”陳道嘴邊冷笑,沒想到第一次施展閃空身法竟然會如何成功,真的大大的出乎了他意料之外。

“不遲,現在打你,纔是剛剛好。”樹貓嘴邊也化過一道弧笑,反手一轉,貓爪變的更加兇猛,宛如虎爪一般,氣勢咄咄逼人,得意道:“虎貓祕技,有貓既有虎,一招兩式,一式並用,這就虎貓祕技的真正奧妙。其實我不怕你偷襲,就怕你反被我所偷襲。”

話剛落,樹貓的雙爪已經殺向陳道,這攻勢,看來想要將陳道一擊打倒,似乎不想給陳道喘氣的機會。

這是,陳道身體急速停頓在半空中,一轉身飛向了小炎的方向,樹貓那會放過他,雙腳蹬地步伐弓弩拔張,對陳道窮追不捨。

“小炎,這樹貓就交給你了。憑我的實力想打敗他不難,但我可不想那麼快就動用幻影祕技。三個月後,我還要備戰族中比試。”陳道身體退到小炎身旁,此時樹貓的追擊也停下來,面對小炎撲殺的攻擊,他早已分身乏術,只好勉強與其戰鬥,陳道則站在路鼠面前,道:“大家都是文明人,不必要動刀動槍。”

路鼠那會聽陳道的講解,他在小炎那邊受委屈已經夠多了,卻又來了一個精神上看不起他的人。

士可忍孰不可忍!

這不是瞧不起人?

“你這是看不起我。大地祕技,源動波。”路鼠嘴邊念起祕技口訣,在他的地上層層崩裂起土的波動,衝陳道席捲而來。

“怎麼又碰一個不怕死的。”陳道苦笑道,運轉靈動身法,不斷閃躲着路鼠的攻擊。

在陳道看來,不是路鼠境界,而是因爲今日剛剛領悟了靈動身法“閃空”時,消耗了太多的元氣,已經無法再應戰。

況且,以他的面前的實力來看,唯有憑藉着他渾身有勁使不完的天生神力纔可能打敗對手,至於靈動身法與幻影祕技,一個用來閃躲敵人額攻擊,一個殘篇領悟難度大,加上未領悟到其中的奧妙,尚未能夠用於殺敵制勝。

而這場戰鬥,注意就是爲讓小炎展現實力,憑藉小炎三階妖獸的實力,難度還解決不了一爲二轉聚元境巔峯的修煉者?

笑話!

此時,小炎已經與樹貓打上了,憑藉着小炎的血脈力量,加上他三階妖獸的實力,將樹貓死死的壓制住。

“主人,這傢伙太有趣了。明明是二轉巔峯修煉者,實力卻強悍到如同三轉修煉者一般,讓我打的好爽啊。”小炎傳音道。

陳道則有點無奈,明明說好只觀戰,不打架,這長胖胖的傢伙怎麼那麼自找沒趣呢?

“速戰速決,快點打敗他,與這二人訂下主僕契約,我也好向仗魂尊者學習關於伏魔杖的用法。”陳道則傳音命令道。

“仗魂尊者是誰?我怎麼沒有見到他?”小炎困惑問道。

突然間,嘴邊的火球噴射而出,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炸響樹貓。

“媽的,這該死的火眼狼怎麼會那麼厲害,早知道別招惹他們。”樹貓嘴邊咒罵,明明只是一頭火眼狼,怎麼它的攻擊比及三階妖獸還要恐怖。

一般情況下,妖獸中只有變異血脈者的妖獸纔有進化的力量,而小炎正好就是變異血脈進化妖獸。

若被樹貓知道這一點,保準會被活活的氣死。

“知道了,收拾他還不容易?”小炎舔了條舌頭,口中凝聚起一大團火焰,如同流星一般,衝樹貓狂轟濫炸而去。

樹貓那還有時間運轉起祕技,對於小炎的攻擊,他只能無奈的閃躲。

“喂。那個長得像貓的傢伙。你到底服不服。”陳道張大嘴問道。

“服什麼?”面對陳道問題,樹貓也不多想,當即回道。

“當我手下,或者做我兄弟。”陳道繼續道。

而路鼠依舊在纏繞着他。

仗魂尊者直接趴在石桌上,傳音給陳道:“快點解決他們,我等下還要傳授你一套祕技,那可是估計類型的祕技,保證對你有用。”

“寧死不屈。”樹貓咬牙道。

“不答應?有骨氣,那你就當我的手下吧。”陳道已經沒有再與他們打下去的興趣,道:“小炎,解決掉樹貓,開始締結主僕契約。”

陳道話一落,小炎嘴邊的火焰變得更加猛烈了,看來要動真格咯。

“漫天火球。”小炎一聲叫道,整個夜空中火球聚起,火光四射,一鬨而下炸響。

“死定了。”望着眼前炸下的火球攻擊,頓時樹貓懵了,似乎感覺到世界末日來臨了。

碰!

庭院一陣哄炸聲響起,所有火球都在小炎的控制下,炸在樹貓的周圍,無一炸中樹貓,但是火球的衝擊波卻生生的將樹貓炸暈過去了。

“貓哥。”

路鼠見火球炸向樹貓,早已無心戀戰。

“真感人,那你也暈過去陪他吧。”趁路鼠不防備之時,陳道幻影如風閃動路鼠的身後,一擊敲落在他的頸部,頓時暈了過去。

“主人。”小炎滿是欣喜跑到陳道身旁。

“與他們締結主僕契約吧。我有事,就先進屋咯。”陳道看向仗魂尊者,道:“可以傳授關於道教的知識了?”

小炎聞言點頭應是,縱身將樹貓,路鼠二人叼到一塊,開始締結契約。

“隨時都可以。”仗魂尊者笑道。

陳道走進屋內,仗魂尊者身子一飄浮,也尾隨其後進入了屋內。 玄冰蛇,冰屬性高級異獸,幼年就有著一星符師級別的修為,成年達到巔峰的時候就算是九星符師都不會是其對手。

玄冰蛇的體積可不是小小的水蛇所能比擬,橫陳在陳陽眼前的玄冰蛇有著成年壯漢的大腿粗細,長度約莫三丈,通體泛著瑩白光澤,所過之處草木皆冰,就連地面都是結上了一層淡淡的冰沙,溫度驟然降下,只見玄冰蛇如今蛇頭高仰,吐著猩紅的蛇信子,雙眸泛著陰狠的光芒,緊緊的盯著陳陽。

「我就是來轉悠的,您老如果沒什麼事情的話我就先走了?」陳陽小心翼翼的說道,輕輕的動了一步,眼前玄冰蛇也是隨著陳陽動了一下。

見此情形,陳陽的臉色瞬間便是苦了下來,哀嚎道:「不帶這麼玩的吧?!」

陳陽所不知道的是,眼前這隻玄冰蛇和之前被雲符學院高級學員擊殺帶回去的玄冰蛇乃是同伴,曾經一同抵禦雲符學院高級學員的獵殺,若非另外一隻玄冰蛇給它爭取了逃生的生機,陳陽如今也就不用面對眼前這一隻玄冰蛇了。

當然了,玄冰蛇的出現也和陳陽先前雷爆符造成的動靜有關。

陳陽和玄冰蛇就這樣對峙著,陳陽不敢動作半分,而那玄冰蛇因為先前遭遇過惡戰的緣故,如今也是變得極為的小心,一人一獸就這般大眼瞪小眼,誰也不敢動。

「嘎嘣!」

突然間,遠處一隻水蛇竄了過來,將一塊石頭撞開發出聲響,陳陽下意識的往那邊瞧了一眼,原本毫無動靜的玄冰蛇因為陳陽的這一動作卻是猛然張開大口,朝著陳陽撲了過來。

「我靠!拼了!」陳陽心中一沉,卻也激起了求生意志,當下便是自空間手鐲當中取出了諸多的符文,也不管是什麼等級的,只要能夠觸發的都是一窩蜂的扔了出去,隨後也不去管戰果,轉身拔腿就跑。

面對玄冰蛇,陳陽除了跑之外沒有絲毫的選擇!

「咚!」

沉悶響聲在陳陽身後響了起來,逃亡間的陳陽在自己的身上貼了諸多的疾風符,卻是不敢使用飛天符。

通幽山脈當中恐有飛行類異獸,且其中有著諸多強大的異獸一道攻擊都能飛天而起,若是陳陽此刻御空而起的話,那完全就是將自己當做靶子,到時候可真就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了。

丟出一連串的符文陳陽連看都沒有看一眼,埋首逃命,因為他知道那些符文之力根本就不是玄冰蛇的對手。

果不其然,面對數十張符文,玄冰蛇甚至連反抗都沒有,就那麼衝撞了過去,其體表之上瀰漫著的冰屬性力量卻是將所有的符文都是凍結了,隨後在其衝撞之下化為碎塊。

身後寒冰氣息無時無刻不在提醒著陳陽玄冰蛇正在接近著,而此刻陳陽在疾風符的幫助之下也不過才逃離十息的時間,在這十息的時間當中,玄冰蛇和陳陽的距離正在不斷的縮短著,陳陽後背紙上已經能夠感受到一股刺骨的寒意了。

陳陽一邊逃竄一邊搜尋著空間手鐲當中所有的寶貝,其內倒是有著三件符寶,其中兩件為二品攻擊性符寶,乃是大符師級別的符寶師煉製,但是憑藉陳陽如今的精神力卻是無法催動,只能淪為雞肋。

其中倒是有一件防禦性符寶,只不過卻是一品符寶師製作的一品符寶,名為石甲,乃是由一塊極為堅硬的石塊煉製而成。

感受著玄冰蛇的接近,陳陽慌亂間將石甲披在了自己的身上,而後便是感覺到了後背猶若被重鎚砸到了一般,竟是玄冰蛇張口吐出一顆人頭大小的冰塊,攜可怖的威勢砸在了陳陽的後背之上,石甲應聲碎裂,陳陽一口鮮血瞬間咳出,身體也是失去了重心朝前撲了過去,腹部撞在一顆樹上方才穩住了身形。

陳陽的逃命僅發生在十數息的時間當中,而後便是宣布了失敗。

「咳咳」陳陽大口咳血,臉色煞白,看著眼前吐著蛇信子一副高傲樣子的玄冰蛇有氣無力的說道:「老子招你還是惹你了,用得著這麼狠嗎?!」

玄冰蛇自然是聽不懂人話,不過在異獸的世界當中等階森嚴,血脈當中所蘊含的氣息便是判定實力高低的倚仗,這也是造就了異獸對氣息的感知極為敏銳,如今玄冰蛇一擊得手之所以沒有對陳陽趕盡殺絕的原因,便是玄冰蛇看到了遠處正有一道身影正在邁步而來,輕盈的身姿在夜色之下顯得極為的妖媚,但是在玄冰蛇眼中卻是看之無味。

上官琉璃終於是出現了。

看了這麼久的戲,陳陽層出不窮的招式已經讓上官琉璃感到震撼,本打算在玄冰蛇出現的時候就出手的上官琉璃在看到陳陽拿出如此多的符文後又是按捺了下來。

一直到陳陽失去了反抗能力後方才出現,僅釋放出了一縷氣息,便是讓玄冰蛇不敢輕舉妄動了。

陳陽受了重傷心中可謂是鬱悶非常,然而沒過多久陳陽也是感受到了眼前玄冰蛇的異樣,其眼神的焦距絲毫不在自己的身上,且吞吐蛇信子的動作也是變得極為的緩慢,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

還有人!

陳陽精神力敏銳非常,卻是捕捉到了上官琉璃故意釋放出的那一縷氣息。

「空間符術高手!會是誰呢?」陳陽的心思再次活絡了起來,本以為面臨死局,如今絕境逢生讓陳陽燃起了希望的小火苗。

不過,當陳陽看到上官琉璃的身影時,神色卻是一苦,猛然意識到了自己是從雲符學院偷跑出來的,如今見到上官琉璃,就算被救回去,又會面臨怎樣的下場?

「待會在找你算賬!」

上官琉璃的聲音很輕柔,板著一張臉的樣子多了幾分清冷,精緻容顏平靜非常看不出喜怒,剛一出現便是出手對付玄冰蛇。

憑藉上官琉璃空間屬性的符導師修為,僅是排名末尾的高級異獸玄冰蛇很明顯是不夠看了,任憑玄冰蛇張口吐出一道道冰屬性的攻勢都是無法近上官琉璃的身。

也不見上官琉璃有任何的動作,傲立場中任憑玄冰蛇攻擊,那一道道熾盛冰芒還未欺身便是消散,她就好似女神一般凜然不可侵犯。

多次攻擊無果,玄冰蛇也是意識到了危機,正欲逃離的時候,上官琉璃終於是動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