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邪月一邊打著噴嚏,一邊屁顛屁顛地跟在不遠處,剛才沒有得到任何的好處,這讓大魔王大人非常的不開心,它已經打定了主意,這一次一旦小黑狗再找到神器,那自己就絕對不再謙讓,一定要搶在丁浩之前奪到神器。

「喵的,我才是真正的主人,小丁子這個人寵,都有了神器,為什麼喵沒有?簡直不可饒恕!」

邪月大魔王在心中念叨。

然後它腳步越來越快,越來越快,假裝不經意地超過了丁浩,跑到了小黑狗的身邊,寸步不離。

大約走了半個時辰之後。

丁浩再一次感受到了空氣之中那一絲極為細微的神力波動,這說明距離有一件神器應該不遠了,前方的光線,也越來越明亮,變得柔和起來,原本已經區域石質化的甬道壁,也重新逐漸向絕品晶石過度。

邪月大魔王已經精神極度集中,就等著激動人心的一刻到來了。

終於,最後一個岔道走過。

小黑狗大聲地叫著,撒歡兒朝著前面奔去。

「喵哈哈,機會來了!」邪月大魔王興奮地大笑,驟然加快速度,猶如一道白色閃電一般飆飛出去,猶如魚入大海一樣,竄出了甬道口,朝著前方銀色的光團之中突進。

「汪嗚嗚?」

小黑狗詫異地看著這一幕。

這是貪婪的死貓!

丁浩一瞬間就明白了邪月的想法,不過他並沒有阻止,如果邪月可以拿到一件神器和拿到自己手中沒有什麼區別,這麼長時間以來,說實話丁浩早就將這隻不靠譜的肥貓當做是自己的兄弟親人一般。

不過下一瞬間——

「喵嗚——!」

一聲慘叫,就看邪月以更快的速度從甬道口倒飛了進來,轟隆一聲撞在了甬道壁上,四肢伸展,貼在上面,幾乎撞成了一張紙,半晌才緩緩地滑落下來。

發生了什麼事情?

丁浩一驚。

「小丁子你還愣著幹什麼?媽的快出手奪取神器啊,那邊一大群傢伙,正在為【鎮神印】大打出手呢,再猶豫這件神器,可就要落在別人手中了!」

邪月眼前直冒金星,卻依舊氣急敗壞地大叫。

已經有人提前找到了另一件神器?

重生七零:軍妻也撩人 丁浩一怔之後,想想也是正常,這麼多的絕對強者和罕世天才進入了最終神殿,他們的實力、手段、運氣和福緣,也是萬中無一,既然自己已經找到了【輪迴天盤】,那別人自然也可以找到神器的所在。

出去看看。

丁浩心念一動,將小黑狗和小蝶都送進了儲物空間之中,免得它們被絕對強者之間恐怖的戰鬥波及,然後手握銹劍,化作一道閃電衝出了甬道口。

「哼,又來一個?不想死的就快滾,【鎮神印】是我的了……」

一聲怒哼,一道可怕的妖氣汪洋,如狂濤怒瀾一般迎面洶湧而來。

丁浩一拳擊出,紫色天龍從脊椎之中咆哮而出,如同光柱一般的拳焰瞬間就將妖氣汪洋擊的倒飛了回去。

丁浩如今的肉體之力,絕對算得上是進入【最終神殿】之人中的最強。

強橫的拳力,激蕩在虛空之中,讓所有人都為之側目。

這裡依舊是一個巨大的空間,四周的牆壁釋放出乳白色的光芒,極為柔和,將整個空間照耀的纖毫畢現,空間上方一個紅色的光團閃爍,猶如一輪紅曰,洶湧的神姓力量,從其中傳出瀰漫四方。

丁浩心中一震。

那洶湧的紅芒光團,必定又是一件神器無疑。

不過隱約之中,丁浩看到,在那紅芒之中,有一個嬌俏完美的身影,正在苦苦支撐著,似乎是在進行著某種玄奧的儀式一般。

是那個殺機凌人的角色美少女。

也就是傻乎乎的巨人阿諾的主人。

她已經靠近了神器。

且聽剛才出手阻擋丁浩的人所說,這裡的神器身份已經確定,正是三大神器之中的【鎮神印】。顧名思義,這件神器應該是一方印,敢號稱『鎮神』二字,必定是攻擊力無雙。

別的不說,單單從這空間之中涌動著的神姓力量波動來看,【鎮神印】的威力,似乎就要比【輪迴天盤】犀利強悍了許多。

……

丁浩的入場,讓整個偌大的空間之中暫時的安靜。

空間中至少有六七個身影。

其中一尊金鱗血鱷妖聖,已經露出了本體,身形宛若黃金鑄就的小山一般,身上金鱗閃爍,背部一排如劍齒般的骨刺衝天而起,猩紅色的雙眸中有血光流轉,渾身散發著令人肌膚髮麻的妖氣殺機。

剛才出手擊飛了邪月和阻擋丁浩的人,正是這尊血鱷妖聖。 除此之外,還有三尊妖族絕對強者,基本上都是妖聖境界的存在,其一為一頭犄角如山巒一般的紅色巨羊,另一為一尊渾身閃爍著金屬光澤的血紅螳螂,還有一個卻是如蛇一般身軀蜿蜒但卻長著恐龍之首的巨大怪物。

除了這四尊妖族絕對強者,還有三尊人類強者。

其中兩人引起了丁浩的注意,因為他們長相和【聖戰擂台】上那個巨人阿諾極為相似,都是簡單的寶器皮褲,赤裸著上身,刀削斧砍一般隆起的肌肉,猶如山巒縱橫,上面布滿了密密麻麻的暗青色紋身,連光頭上都是紋身,乍看起來有些恐怖。

這兩個巨漢身上已經負傷,沒有爭奪天空之中的神器【鎮神印】,卻死死地阻擋在了四尊妖族絕對強者身前,不允許他們靠近。

另有一尊人族強者,是一個面色僵硬的中年文士,一襲寬大的白色長袍套在身上飄飄蕩蕩,像是幽魂一般,有些詭異,他似乎並未出手爭奪,而是安靜地站在了一邊。

「是你?」

看到丁浩的瞬間,那金鱗血鱷妖聖驚呼。

丁浩之前在【最終神殿】的廣場之前,一刀秒殺豺狼妖聖,在所有人的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魔刀那種毀滅一般的可怕力量,震懾了這些妖族絕對強者。

金鱗血鱷妖聖沒想到,關鍵時刻,來的居然是這個人族小煞星。

「不管是誰,【鎮神印】絕對不能落在人族手中!」金屬螳螂妖聖陰測測地道:「我們先出手,擊殺了這麼礙事的人族,然後再來決定【鎮神印】該歸屬誰。」

「好,先殺人族。」血色巨羊妖聖點頭。

「哈哈哈,那還等什麼?出手吧,免得又有其他人到來更加麻煩!」蛇身恐龍首的異形妖聖哈哈大笑,身軀一彈,閃電一般地朝著兩個渾身暗青色紋身的小巨人殺去。

「龍!虎!鯨!」

一個小巨人怒喝,渾身的紋身釋放出幽光,瞬間一頭白虎、一頭青龍、一隻據說無棚的巨魚從紋身之中咆哮而出,阻住了蛇身恐龍首的妖聖去路。

「殺!」

金屬螳螂妖聖同時出手。

一對螳螂前爪揮動,空間震蕩,猶如神罰閃電,將另一個小巨人籠罩在其中。

「玄武!朱雀!」

另外一個小巨人大喝,催動了身上紋身的力量。

一頭巨大的玄武神獸出現在身前,擋住了金屬螳螂妖聖的襲擊,同時一隻數百米之巨、渾身燃燒著火焰的神獸朱雀咆哮而現,帶著可怕的炙熱火焰之力,朝著金屬螳螂妖聖襲殺而去。

金鱗血鱷和血色山羊兩大妖聖,眼眸之中閃過詭異的神色,卻是同一時間朝著天空之中那巨大的光團電射而去。

「不能讓這個魔女煉化了【鎮神印】。」

金鱗血鱷妖聖大喝。

他們兩人竟是都沒有對丁浩出手。

而一直詭異安靜地站在一邊的那個人族中年文士,也沒有人理會。

丁浩深呼吸一口氣,手握銹劍,瞬間出手。

不管是誰最終得到了【鎮神印】,絕對不能讓它落在妖族強者的手中,否則到時候又有不知道多少的人族無辜生靈會遭受滅頂之災,無盡大陸之上,一旦某個區域平衡被打破,妖族佔據上風的話,必定會造成無數人族生靈塗炭。

而很顯然,【鎮神印】這樣的神器,絕對會瞬間打破區域平衡。

銹劍劍式如虹,丁浩瞬間追上了金鱗血鱷和血色山羊。

「小子,你真是狂妄,不要以為斬了天殺那個才半隻腳踏進聖人之境的蠢貨,就可以抵擋我們聯手,妖聖境界的實力,不是你所能想象的!」

金鱗血鱷手握巨斧,一斧斬出。

轟!

兩相撞擊之下,丁浩和金鱗血鱷都倒飛了出去。

前者的肉體之力強橫,後者是聖人之境的存在,這一擊竟是不分勝負,鬥了個半斤八兩。

血色山羊猶如未見一般,出手轟擊血色光團之中的絕色少女身影。

現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阻止這個人族少女煉化【鎮神印】,否則就算他們將在場所有的人族強者都殺光,等到這少女掌握了【鎮神印】的力量,一切都遲了。

「給我滾回來。」

長在這金屬螳螂大戰的小巨人,怒吼一聲,像是發狂的雄獅一般,衝天而起,手臂一震,一頭火焰巨蟒從手臂上脫胎而出,將血色山羊阻住。

「滾」

血色山羊怒吼,微微一震,就將火焰巨蟒震碎,化作了漫天火星。

「桀桀桀桀,小傢伙,你的對手是我。」金屬螳螂怪笑著纏住了這個小巨人。

妖聖境界的存在,實力無比可怕,小巨人能夠以身上的紋身催動獸力,終究還未進入聖人之境,所謂不成聖,不成功,他擋住金屬螳螂已經是勉強,想要以一敵二,實在是不可能。

這兩個小巨人應該是那絕色少女的屬下,之前丁浩在【最終神殿】的廣場上,並未看到他們兩人,不知道為何現在居然出現在這裡,實力倒也很是強悍。

……

丁浩力敵金鱗血鱷,也有些吃力。

和豺狼妖聖那種半吊子的聖人境不同,金鱗血鱷是真正的一竅妖聖之境,一身力量早就全部都轉化為妖聖之力,每一擊都足以開山倒海,力量磅礴雄渾猶如汪洋一般碾壓過來。

丁浩右手銹劍,左手魔刀,勉力支撐。

「哈哈哈,小子,如果你就只有這點兒力量的話,那就做好等死的覺悟吧,哈哈……」金鱗血鱷哈哈大笑,越發放心下來。

看來之前豺狼妖聖天殺之死,只是他運氣不好,現在這小子堅持的這麼辛苦,卻還不催動那柄魔姓之刀,看來自己猜得不錯,這個人族小子還不能隨意隨時催動那種超越聖人的力量。

「那你就試試看吧。」

丁浩冷笑,刀劍齊齊施展,威力倍增。

不過還是老問題,他手中並無一套可以刀劍合擊的戰技,左手施展【刀二十四】,又是施展【劍二十四】,總不能做到完美契合,總是差那麼一點點。

這不是真正的刀劍合一。

轟!

劇烈的撞擊之中,丁浩再度被撞飛了出去。

隨著戰鬥的白熱化,丁浩逐漸落入下風。

金鱗血鱷的妖聖之力源源不絕,丁浩若不是體內已經融入了石中玉的力量,一百多根骨骼都已經強化,可以分擔承受更多壓力,只怕此時全身骨骼都已經碎裂成為齏粉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