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邪影單膝跪地:「岳父,都怪小婿調教無方,讓手下在這麼重要的場合大打出手,回頭我一定好好教訓他們!還請岳父息怒!」

這一口一個岳父,聽在辰然的耳中是如此刺耳。

紫封的怒火稍微消了一點,立刻給所有人解除了冰凍。

寒冷讓眾人的神志清醒了許多,他們一個個瑟瑟發抖著,並沒有再動手。

「婚禮照常進行!」紫封淡淡地道。

段崇浩正要開口,鼬奇又開始行動了。他直接沖了上去,抓住紫凝雪便往地下鑽。

這是早就計劃好的事情,辰然不能做這種事,但鼬奇可以。

雖然整座宮殿都被冰封著,但辰然早就開始默默行動,用黑暗之力消除著紫凝雪腳下的冰雪,不過沒有完全消除掉,這樣就不會引人注意。

紫凝雪腳下的冰雪經過削弱,鼬奇可以輕鬆地鑽進去,眾人還沒有反應過來,鼬奇便帶著紫凝雪鑽入了地下。

「混賬!」紫封怒不可遏,這時候那位副盟主站了出來。

只見他把手一抬,眾人便感到紫玄島一陣顫動。

「這人是誰?」辰然詢問著旁邊的紫盟成員。

那人介紹道:「這是我們的副盟主嚴非,他擁有潮汐異能。」

剛剛嚴非正是喚動著潮汐,讓玄武湖翻騰了起來,所以導致了紫玄島顫動。不一會兒,鼬奇和紫凝雪被一股潮流從坑洞中沖了出來。

他們都很狼狽,紫凝雪的紅頭蓋都已經沒了,濕漉漉的臉蛋看起來像剛哭過似的,一臉的委屈樣子。

好在二人都沒有受什麼傷,不過嚴非已經朝著鼬奇攻來。

千算萬算,沒有算到還有一個嚴非,他是成名大刺客,實力比六溟將還要高一個檔次。

看著嚴非眼神中的冷厲,很明顯他沒打算留手,掌中彷彿有一股強大的潮汐海流,要將鼬奇掩殺。

辰然只能出手了,事到臨頭,他心中已經沒有了顧忌。他深愛著羋彩就足夠了,現在解救眼前的紫凝雪,和對羋彩的愛並不衝突。

黑夜中的黑暗正緩緩凝聚著,即便隔著紫封塑造的冰雪,辰然也能夠感應和操控。

黑暗一下子就把包裹萬紫殿的冰雪消除,整個殿中漆黑一片。

突如其來的黑暗,讓嚴非的攻擊一滯。辰然已經攜帶起了鼬奇和紫凝雪,飛速地逃出了萬紫殿。

他正要和小靈通匯合,身後傳來一聲咆哮。

「辰然,你敢在我的地方動手,就準備等死吧!」紫封踩著一條塑造出的冰龍飛來。

辰然看到了小靈通,於是把紫凝雪和鼬奇帶到地面匯合,然後飛回去對付紫封。他帶著幾個人對速度會有影響,所以只能正面和紫封對戰。

紫封見到辰然準備和自己動手,大叫一聲「來得好」,滾滾冰雪洶湧地襲擊而去。

辰然不斷匯聚著黑夜的黑暗,剛剛在殿中只是運用了一部分,所以沒有達到恆夜的強度,自然沒有副作用。可現在面對的是紫封,他只能用盡全力。

遮天蔽日的黑暗將整片天空籠罩,襲擊而來的冰雪瞬間被淹沒了。磅礴的黑暗之力朝著紫封涌動,紫封臉色突變。

那場帝國戰爭,紫封和秦無明在空中戰鬥,所以對恆夜的感受並不深。現在正面相對,他終於感受到了恆夜的恐怖,心中不免升起了一陣敬佩。當初任由他宰割的臭小子,現在已經能和自己對戰了。

為了給辰然足夠的尊重,紫封也用出了最強的招式。眾人在漆黑中看不見,但玄武湖的湖水已經翻滾著湧入天空。

冰本就是水凝結而來,紫封自然可以利用。只見滾滾玄武湖之水,凝結成了無數條巨大的冰龍,根本數之不盡,給漆黑的空中增添了點點亮光,亮閃閃的,奪目無比,這就是紫封的最強招式之一——萬龍冰封。

億萬條冰龍與黑暗之力猛烈碰撞,不知有多少條冰龍化為了烏有,可辰然也抵擋不住了。

在黑暗和冰龍的對抗中,最終還是黑暗略輸一籌。眼見著黑暗漸漸減弱,辰然知道大勢已去,更是感覺到一陣脫力,直直地往地面墜去。

鼬奇借接住了他,心急如焚地詢問:「辰大哥,你沒事吧?」

辰然無奈地道:「沒事,只是我沒有一點力氣了。」

這是恆夜的副作用,在十二個小時之內,他不可能再繼續戰鬥。

紫封落了下來,他消耗極大,臉色都有些蒼白。但是他贏了,而且他沒有副作用,正飛速地恢復著能量,現在還能繼續戰鬥。

萬紫殿中的人都追了出來,他們看到了辰然落敗的場面,應天澈和韋連沫等人連連搖頭,甚至是段崇浩,都忍不住嘆息著,看來這場婚事是沒辦法改變了。

邪影面無表情,但他的內心已經起伏不定。他聽說了帝國戰爭的事,但總覺得對辰然的描述有些誇大其詞。現在親眼看到辰然的恆夜,頓時讓他震驚無比。

紫封開口了,他看著虛弱的辰然,鄭重地道:「你很厲害,我可以再給你一次選擇的機會。你如果願意真的和雪兒成親,那麼今日之事就此揭過。」

邪影猶如遭受了晴天霹靂,整個人都有些獃滯了。明明是自己要和紫凝雪成親的,可紫封說變就變,根本沒有把他當回事,這讓他又是憤怒又是嫉妒,情緒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

元影門的人都感覺到遭受了侮辱,一個個準備叫囂起來,可嚴非那冷厲的目光朝他們一掃,再也沒有人敢吵鬧了。

孫笑和白王站到了邪影身邊,他們小聲安慰著。

「不就是一個女人嘛,咱們出島之後找一群過來!」

「是啊門主,咱們還瞧不起紫帝額的女兒呢,不用跟他們一般見識!」

邪影沉默著沒有說話,他死死盯著辰然,似乎紫封對他的侮辱,他都把賬算到了辰然的頭上。他想要聽聽辰然的回答,這一回答,將徹底改變夜宗和元影門的關係。

辰然發現所有人都在等他的答案,紫凝雪用熱切的目光看著他,他虛弱地道:「紫帝,雪兒,你們應該知道我有喜歡的人了,彩兒已經是我的妻子。」

他沒有直接拒絕,而是平淡地說出一個事實。

紫帝臉色一變,紫凝雪只是稍稍顯示出一些黯然,但很快就恢復過來。

她早就知道辰然和羋彩的關係,也知道他們註定會成為夫妻,可她的心裡還是牽挂著辰然。她好幾次問過自己,最後都是同一個答案,那就是她並不在意羋彩,只要辰然對她有那麼一點點好感,她便知足了。

紫封沉默了許久,眾人都是大氣都不敢出,靜心等待著他的抉擇。

過了三分鐘,紫封說了一句震驚所有人的話:「我可以不在意你有多少個女人,我只問你一句,願不願意娶雪兒?」……(未完待續。) 紫凝雪怔住了,很快她便面色潮紅,因為紫封說出了她心中所想。她不在意辰然喜歡誰,但只要真心對待自己,似乎和羋彩一起照顧辰然也無妨。

紫盟的人都處在了震驚中,可話是從紫封口中說出的,他們心裡更多的是嫉妒,現在紫封正在氣頭上,沒有人敢再站出來阻撓。

邪影咬緊了牙關,他還是死死盯著辰然,想要聽聽他的回答。

辰然的腦袋有點暈,鼬奇和小靈通不停地在耳邊小聲慫恿著,讓他的膽子漸漸大了起來。

看到紫凝雪那副嬌羞的模樣,在帝國戰爭時她對自己的關切,都讓辰然心中暖暖的。事實上,他一心想阻止紫凝雪和邪影的婚事,一路跟到紫玄島來,何嘗不是對紫凝雪抱有著情誼呢!他真想一口答應下來,但他很快恢復了理智。

羋彩再一次在辰然的腦海浮現,拋開羋彩身陷囹圄不說,就算辰然想要娶紫凝雪,肯定也要尊重羋彩的意見。

下一刻,辰然回答道:「我必須尊重我妻子的意見,若是她同意,我便願娶雪兒姑娘。」

紫凝雪心中一暖,辰然的回答,正說明他尊重自己深愛的人。那麼自己和他在一起了,他也一定會尊重自己。

紫封皺起了眉頭,雖然不滿意辰然的回答,但轉而一想,不就是一個女人嘛,如果羋彩不同意,他便出手威脅一番!

「很好,我答應你的要求!」紫封說道,「你的妻子現在在哪兒?」

辰然頹然道:「她被雷戈送去了險地,具體在哪裡我不清楚,但現在肯定是生死未卜……」

紫封一喜:「那太好了!」他忽然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立刻改口,「真是太悲哀了。既然你也不知道妻子在哪裡,那就先和雪兒成婚,到時候再告訴你的妻子不遲。」

辰然搖頭道:「不,再沒有找到彩兒之前,我是不可能和雪兒成親的。」

紫封又氣憤起來:「要是你永遠都找不到她了呢?」

辰然毅然回答:「我會一直找她,哪怕是我老死了,我也不會放棄。」

「你……」紫封氣得想要出手。

紫凝雪立刻上去拉著他:「父親,答應辰然的要求吧,他既然能對彩姐姐不離不棄,那也一定會好好對我的。」

紫封最終妥協下來,辰然既是他滿意的女婿,又是紫凝雪喜歡的對象,如此兩全其美的事情,若是再橫加阻止,那也太說不過去了。紫封向來強勢,但在這一刻還是讓了一步。

「我會發動紫盟的人,全力幫你找到羋姑娘。」紫封道。

這似乎是一個皆大歡喜的結局,可忽然出現了一個不和諧的聲音。

「你們商量了半天,就沒有考慮過我的感受嗎?」邪影終於爆發了,近乎瘋狂地咆哮著。

沒有人說話,因為紫盟的人也感覺對不起他。

邪影看著紫封道:「紫帝,你答應過把雪兒許配給我的,現在怎麼可以反悔!」

紫封淡淡地道:「雪兒是我的女兒,我有權決定她的任何事情。既然你們還沒有真正成親,那麼就不是夫妻,我自然可以隨時更換女婿。」

「哈哈哈……」邪影突然大笑起來,他知道無法改變紫封的意願,因為他無法和紫封對抗,但是他依舊做著努力:「紫帝,你為何看重辰然而不看重我?」

紫封平淡地道:「因為他比你強!」

「因為他比你強!」這話一直縈繞在邪影的耳邊,他不想承認,憤怒地道:「不,我比他厲害!我的影子異能一點都不輸給黑暗異能!」

紫封搖搖頭,看來邪影有些失去理智了,他冷笑道:「既然你這麼自信,那隻要和辰然打一場就知道了。」

用實力來爭奪自己喜愛的女人,正本就是邪影樂意看到的,但他見識了辰然的厲害,心中已經沒底。

自尊心慫恿著他,讓他大聲喊道:「好,我要跟他打一場!」

辰然很不屑這樣的行為,道:「我不會跟你打的,雪兒有自己的意願,一場戰鬥的勝負,決定不了她的幸福。」

「哈哈,你是怕打不過我吧?」邪影冷笑道。

辰然道:「邪影,你忘了我們是盟友嗎?」

不說盟友還好,一說盟友,徹底把邪影激怒了:「你有這麼當盟友的嗎?三番五次搶走我喜歡的女人,一個也就算了,你已經有了羋彩,居然還要搶走雪兒,這個仇怨不共戴天,我們的盟友關係從現在開始取消!」

「邪影,你已經忘了我們結盟的初衷了嗎?」辰然誠懇地道。

「什麼初衷,在這亂世之中,實力才是王道!夏帝國、八神、五帝,哪一個不是靠拳頭佔據一方的?現在還有誰管刺客聯盟,把自己做到極致才是最重要的!」

辰然不斷搖著頭,邪影變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接連被奪走所愛的關係,他已經不是當初剛結盟時候的他。

見到辰然不說話,邪影狂傲地道:「你不敢應戰是嗎?」

辰然淡淡地道:「我不怕應戰,只是沒有和你戰鬥的必要。」

「沒有必要?」邪影大笑起來,「哈哈哈,那我就讓它變得有必要!」

他主動進攻,一道影子飛速地襲向辰然。紫封知道辰然有副作用,所以幫他抵擋,冰雪把影子都凍住了。

邪影怒不可遏地道:「紫帝,你不是說辰然比我強嗎?為什麼還要幫他?」

「少廢話,你若真想打,那就等天亮后再說。」紫封冷冷地道。

邪影一下子就明白了過來,他一直奇怪為什麼辰然能使用這麼強大的招式,原來那是有副作用的。若是以往,他肯定會等到辰然恢復,但此刻他不會做正人君子。

如果等辰然恢復過來,再使用一次恆夜,邪影肯定會輸掉。辰然最多是有些副作用,而邪影則是性命不保。

「紫帝,你看重的人如此矯情,這樣也配得上雪兒?」邪影嘲諷著。

邪影的一再挑釁,讓紫封愈加討厭他。這裡是紫玄島,居然有人在他的面前放肆,警告過了還不聽,那麼便讓其知道得罪自己的下場!

冰雪朝著邪影席捲,邪影毫不畏懼,不知是真的心灰意冷了,還是已經瘋了,他釋放出數道影子進行攻擊。

不出意外,影子都被冰凍住了。

邪影沒有放棄,在這黑夜之中,他和在場所有人的影子建立了聯繫,連紫封的影子也在蠢蠢欲動。

眼見著這些影子將要凝聚成龐大的力量,紫封再一次將其冰封,影子都是蔓延在地上的,所以紫封把整片大地都冰凍住,真可謂是冰封萬里,不給邪影任何反擊的機會。

邪影操控別人的影子,威力比辰然的恆夜小上許多,所以紫封可以率先發難,在成形前便進行阻止。

見到自己的門主敗了,元影門的人紛紛聚攏上來,人數有三十幾個,這些都是和邪影一起經歷過生死的好兄弟。即便今日要死在紫玄島上,也不會有人求饒的。

紫封想要滅掉這些人只是抬手間的事情,他正準備動手,辰然阻止了他。

「紫盟主,等過了今夜,我會和邪影進行一戰。」事情發展到了這個地步,辰然也無需講什麼情面,等副作用結束之後,他要讓邪影輸得心服口服。

邪影冷哼一聲,似乎並不領情。

辰然淡淡地道:「放心,我不會用恆夜這一招,何況白天戰鬥,我也沒法動用黑夜的力量。」

邪影一尋思,似乎辰然說得很有道理,頓時又充滿了信心:「好,等到白天的時候我們進行一戰!」……(未完待續。) 白天戰鬥,辰然沒法動用黑夜的力量,對於他的實力的確會有所影響,但邪影又何嘗不是?白天雖然有陰影,但哪有晚上多,所以二人的戰鬥還算比較公平的。

紫封對辰然很有信心,見他們商量好了比斗的事情,便開口道:「今夜你們各自回去休息,等明天正午再進行比斗。」

之所以選擇正午,也是為了給辰然更多的恢復時間,以全盛狀態戰鬥,絕對能夠打敗邪影。

邪影不知道紫封的小算盤,所以直接同意了下來。

所有人都留在原地沒有回去,邪影和紫盟也算決裂了,所以肯定不會再去紫宮。辰然則是陪著他,慢慢休息等待白天的降臨。

小靈通和鼬奇談笑風生,紫凝雪含情脈脈地望著休息的辰然,在絕大多數人的眼中,結局早就已經確定了,因為大家都對辰然很有信心。

眾人一直等到天亮,又過了幾個小時,還沒到正午,邪影就已經不耐煩了。

「辰然,你還沒休息夠嗎?」邪影挑釁地問道。

辰然站了起來,他恢復得差不多了。

二人彼此靠近,而其他人則是紛紛遠離。昔日的盟友彼此對視著,辰然看出了邪影眼中的決絕,所以也沒打算留手。

邪影率先攻擊,他早就已經迫不及待了,整個人都化成了一道黑影,想要和辰然依附在一起。一旦被影子上身,那就只能被邪影操控了。

辰然則是感知著邪影內心的黑暗,即便他化身成影子,那內心的東西依然存在。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