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邪帝殿行事,當真是讓人越來越搞不懂了,既然有着比邪軒更加強大的存在,而且氣息都可以寄存在邪軒體內,說明,氣息的主人,應該可以行動自如。

邪帝殿對辰夜,有着必得之心,而夜盟如今的強大,已然是可以威脅到了邪帝殿,那又爲什麼,到了如今,還容着夜盟?

雖然說已只有一年的時間,但邪帝殿的那些巔峯高手應該很清楚,以辰夜,紫萱等人的可怕,尤其是三位大帝的傳人,一年時間,足以讓他們生,其他人所不會明白的變化。

那樣的變化,或許會在一年之後,讓邪帝殿幾乎所有高手,都要爲之無力的。

打蛇打七寸,殺敵最好的時機,自然是要在這個敵人還未成長之前“辰夜,還有一年時間,你好好的把握吧,到時候,千萬別令我們失望啊,哈哈!”

大笑聲中,邪軒率領衆人,揚長而去!

下方之地,盡皆沉默下來!

不是吃驚邪帝殿的強大,這個勢力的強大,衆人心中早就有數,而是,如此奇怪的行爲,叫人琢磨不透。

事出反常必爲妖,不得不防!然而,又不知道從那裏開始防備,這纔是衆人沉思的原因。

“辰夜,別多想了,事情總會有明瞭的一天,現在要做的,是如何在一年時間中,不說達到當年四位大帝的高度,但至少,我們當中,必須要有數人越了巔峯,否則,無法應付邪帝殿。”

許久之後,長孫然從擢離離去的感傷中走出,隨即正容說道。

“難度很不小!”

辰夜沉聲道了一句,他和葉爍等人,俱是有着他人所無法理解的底牌,尤其得到了逍若書生留下的感悟,對他們未來的武道之路,有着難以言語的巨大好處,可無論如何,一年時間,還是有些不可想象。

別說是他們,便是紫萱,敖天,成自在,都很難在一年時間,能夠越得了巔峯!

“辰夜,我和幽兒姑娘已經打算好了,開始煉化師尊留下的天道之力,看看,能不能一年時間中有所突破。”

瘋魔旋即說道,同時也深深的看了辰夜一眼,後者同樣是大帝傳人,自有一道如此的力量存在,如果他也這樣做,三人一同,那種機率必然是要大了許多。

天道之力,至高無上,無數載而下,又有幾個人能夠擁有?

三道天道之力同時涌動,一定會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然而,因爲紫萱,瘋魔也知道,沒有將紫萱的事情解決,他不可能會這樣做。

辰夜知道瘋魔心中所想,片刻後,沉思着說道:“煉化天道之力,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以我現在的感悟,還不曾具備完全的資格,想必你們也是,所以這些,不必這麼着急。”

辰夜現在想的還是血菩提,如果得到了,儘管是紫萱要服用的,但同爲天地初開之物,定然會有別的神通,說不定,沒有襄助衆人一臂之力。

“辰夜,事在人爲,太過着急也是無用,反正要不了多久,我們就會有明確的答案了!”

紫萱對着辰夜輕輕一笑,她指的是血菩提,片刻之後,紫萱緩緩轉過身子,望着遊天海等一衆人,殺意毫不掩飾的出現。

“這些人,全都殺了吧!”

不可否認,遊天海等人的確有些無辜,他們對天地間突然出現的神祕強大,也就是對血菩提的覬覦,乃是人之常情,怨不得他們。

然而,他們不該因爲血菩提,而顛倒了黑白,竟然想借助着他人之力來對付夜盟,雖說是身不由己,但紫萱也不想,給夜盟留下任何一絲一毫的隱患。

固然血菩提已經降臨世間,可邪帝殿搞出那樣之大的動靜來,顯然也是爲了血菩提,以邪軒離開之前,所散出來的那股氣息來看,一旦血菩提真正出世,勢必會有一場激烈的爭奪。

那場爭奪中,就連紫萱,都不會有絕對的把握!

所以,紫萱不想,任何在未來,可以威脅到夜盟的東西繼續存在,哪怕這威脅根本算不得什麼。

“紫盟主饒命,我們知道錯了,真的知道了。”遊天海等人連忙戰戰兢兢的說道,他們固然也是頂尖高手,放眼世間任何一處,何嘗不是高高在上,可在夜盟面前,什麼都不是。

“都殺了!”

“等等!”辰夜突然喝道。

“怎麼了?”

辰夜深吸了口氣,凝聲道:“時機已然到了,那東西,終於將要出世了!”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遙遠之地,這裏已經不屬於世間五大地域!

如同大華皇朝一樣,雖在這個世界上,卻不在五大地域的範疇之中

這方大地亦是如此!

一道道身影,破空而來,出現在了一座巍峨的高山面前。

望着那座山,衆人眼神中,忍不住有着一絲震撼掠出,山峯高達萬仞,極端陡峭,根本無法攀越,辰夜等人,都是見識多廣之輩,可此山的雄偉,也是讓他們有所震驚。

當然了,世間武道巔峯之處在中域,東域等四大地域也算得上是武者集中處,卻不能代表,其他的地方,就沒有了如此之雄偉,和龐大的山脈。

別的地方不說,大華皇朝帝都皇城外的北望山,也是一處奇特的地方,因爲有天刀和古帝殿曾經埋藏在那裏。

衆人沒有登上而上,不是辰夜衆人不想,而是,此山如今,被一道血紅的光芒所籠罩着,一道極難捕捉到的氣息,徐徐的散出來。

正是這道氣息中,所蘊涵着的淡淡威嚴,讓包括敖天在內的,辰夜等一干夜盟高手,竟然都無法突破進去而後登山。

“辰夜,怎麼辦?”長孫然蹙眉問道。

不顧衆多的威脅,長途跋涉來到這裏,顯而易見,這山脈之中,必定有着辰夜非常想得到的東西,卻如今,連敖天之力都無法面對那股威壓,看來,就算集齊了衆人之力,都未必能夠將之破開。

“不急,我們總會有辦法的。”

話雖如此,辰夜聲音卻有些急切,血菩提果真是降臨了,然而,他竟然在此之前,忽略血菩提這一名號。

天地初開之時的三大神物之一,媲美混沌之力,天道之力的存在,又怎會降臨之後,就能夠被自己輕易得到的?

別說輕易的,單看如今這般模樣,或許在血菩提暫時停留世間的這段時間中,或許都無人可以將之得到,包括那神祕年輕人在內。

如今的辰夜,已不是倆年前的他了!

自從感悟了逍若書生所留下的對天道感悟到的那股法則,這方天地,在辰夜眼中,雖然依舊是高深莫測,無可越之,但也並非是常人那般,毫無捕捉之感了。

正是明白了這些,加上現在的情景,辰夜才清楚,要想得到血菩提,恐怕恐怕是血菩提自願送過來。

只是,血菩提又怎麼會自願的把它自己交給辰夜?

www _ttk an _c o

“辰夜,我說的是他們!”長孫然淡淡的一笑,手指指向了遠處之地。

在那裏,是遊天海等一衆人。

原本以爲是死定了,卻沒想到,辰夜等人突然間的離開了,而且是帶着夜盟衆多高手一起離開。

這些人都不是笨蛋,如此突如其來的舉動,必然是生了不得了的事情,轉而一想,遊天海等人就明白了一些,於是,能夠跟得上的人,便全部都來了。

辰夜現在心很煩很急,那就正好,拿這些人的人頭,來讓辰夜做點事情,不至於如此的急躁。

看到長孫然注意力轉了過來,遊天海等人心神立即緊張了起來,心中不由暗罵着,這女子,未免太狠辣了一些吧?

他們又怎會知道,在長孫然的心中,從來就沒有仁慈倆個字。

當年在大華皇朝,還是少女的她,便是有着一道道命令從長孫府邸中出,而伴隨着這些命令的出現,是無數人的性命趕赴黃泉。

有的時候,連辰夜自己都爲之有些慶幸,虧了與長孫然無意中的見面,以及建立了交情,不然的話,以後者的聰慧與手段,辰家固然不懼,辰夜儘管恢復了xiūliàn天賦,但必定會在很長的一段時間中,要時刻防備着這個女子。

甚至,當時大華皇帝的那一次針對辰家的行動,導致辰夜在前一世中無奈家破人亡的那一次行動,如果有長孫然出謀的話,必然會更加的完美,會讓得辰夜後來即使可以滅掉大華皇室,但要想爲辰家恢復名譽,就不是那麼簡單的可以做到了。

而今長孫然心中牽掛的都是辰夜,拿這些個人的性命,換取辰夜的輕鬆一些,如果能讓辰夜開心一下,那便更好了,長孫然怎會不去做。

“算了,沒時間1ang費在這些人身上。”

殺掉他們很簡單很容易,也花不了多少時間,但辰夜心思明顯不在這上面。

紫萱的時限越來越近了,算一算,都不足倆月。

這血菩提如此的難搞,辰夜可不想因爲這一些人,或許就錯過了可能會出現的時機來。

“既然已經出現了,那已經是我們的機會,彆着急了。”

紫萱輕聲的說着,美眸中,卻隱含凜冽殺意,她與長孫然想的一樣,遊天海等人,就如蒼蠅般的在眼前晃悠着,難保不會因爲他們的存在,而生一些不可或知的變故來。

但還沒有等紫萱要動手做什麼,其目光在掃射出去的時候,突然呆滯了下來,攬着辰夜胳膊的那隻手,猛然大力了許多,其身子,也在輕顫着。

“紫萱,怎麼了?你別嚇我啊!”

辰夜慌神的問道,該不會是,紫萱的大限,已經到了?

“我沒事的,別擔心,只是”

紫萱遲疑了一會,心神也似在慢慢的平靜了下來,不過那精神狀態,依然是有些恍惚,她看向遠處,輕聲說道:“這裏,我有種很熟悉的感覺,彷彿,我曾經來到過這裏,而且生活過一段時間。”

“恩?”

辰夜鬆了一口氣,可紫萱的話,讓他不由楞了一下,紫萱出生後沒過多久,便是被嘯雷宗的大長老帶回了嘯雷宗,她的人生,就是從嘯雷宗開始的。

如果紫萱真的在這裏生活過,怎會用一種疑惑的口氣還說這句話,反應也不該這麼之大啊?

難道說不但是辰夜,就連紫萱自己也想到了。

出生後沒多久就到了嘯雷宗,那也就是說,紫萱是在這裏出生的。

這聽起來很可笑,而且也很荒唐,紫萱的記憶之中,從未有父母,也不曾有什麼出生地,當時的她,不過襁褓中的嬰兒而已,又怎會記得剛出生時候的這些?

不過,世事都不能一概而定論,在武者的世界中,有太多的神奇存在。

尤其到了今時今日,紫萱也得到了逍若書生對天道的感悟,雖然她從未和別人說起,究竟那份感悟她領悟到了幾分,但想來,以紫萱這等天賦,絕不會弱於他辰夜。

天道高高在上,掌控世間一切運行,而這一切,自然也包括萬千生靈在內。

如此種種,紫萱嬰兒時期的那份記憶,或許她現在可以翻得出來。

“辰夜,你陪我到處走走,好嗎?”

只要不是紫萱大限將至,現在她說什麼,辰夜都會答應,到處的走走,放鬆一些腦子,說不定,能夠想出進山的方法來。

雖然是這樣,辰夜還是傳音給敖天說道:“敖前輩,大家聯手試一下,看看,到底那道血紅光芒有多強大,還有,小心邪帝殿的人。”

衆人聯手,或許未必能夠破開,但只要能夠了解了血紅光芒的強度,纔能有下一步的對策,只要不是那種沒有半點可能的情況,便一定可以將之破開。

敖天點了點頭,待到辰夜和紫萱遠去之後,就與衆人商量了起來。

“辰夜,快過來看,這裏!”

倆人閒逛時,突見一方山洞,紫萱的心,忍不住揪了起來,她快步的走進山洞,雖然很多年過去,加上這裏人跡罕見,山洞已是灰塵佈滿,甚至雜草都長了出來,可是,依舊是給紫萱一股親切之感。

“辰夜,我想起來了,想起來了,這裏,我就是在這裏被師傅帶走的。”

多年時間一閃即過,嘯雷宗大長老對紫萱也是如此的無情,可在紫萱心中,仍然是以師傅相稱聽到這話,辰夜高興不起來,不是在爲紫萱的身世有所傷感,這些都是過去的事情了,無論以往有過怎樣的坎坷,如今都會逐漸好起來的。

無限世界穿越之旅 血菩提,竟然降世在紫萱的出生之地,這一切,難道只是巧合?

“辰夜,你看,那邊,以前有這個小山村的。”站在山洞口,紫萱指向遠處。

放眼看去,即便已經敗舊,也沒有人住了,可千米之外的地方,依然是一個小村莊的樣子,破舊的房子,以及早不在整潔的小路辰夜的心,越的凝重了起來,若是巧合,什麼都還好說,畢竟,血菩提是可以隨心所欲的。

然而,若不是巧合的話,那又該怎樣?

天地初開,三大神物應運而生!

混沌之力衍生萬物,造就天地勃勃生機。

天道法則高高再上,管理衆生,以及一應規則的運行。

血菩提只有血菩提看似任何的功勞都沒有,只是一道虹光,化成了麒麟一族。而麒麟一族儘管擁有了血菩提之精血,從而貴爲神獸,可並沒有藉助血菩提,讓麒麟一族有更加之大的輝煌。

可即便是沒有任何的功勞,同爲三大神物,血菩提又豈是一個擺設?

血菩提必然有靈,既是有靈,那麼它的降世,會否是隨意的爲之?如果不是,那今天,它降臨在這個地方,又是在意味着什麼?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辰夜,在擔心什麼?”

挽着辰夜,走在沒有人的小村莊中,即使一個人都沒有,即便這裏荒涼之極,紫萱的心情依舊很好,這裏,始終是她的出生之地,儘管曾經的親人,都已經不在了。

而辰夜的擔憂,紫萱如何不知道。

血菩提偏偏就降臨在她的出生之地,而到了這裏後,其他人有沒有感知紫萱不清楚,她自己,卻是從那應該是血菩提散出來的血紅光芒之中,感應到了所謂的親切之感。

而正是如此的感覺,纔會在紫萱望遠處時,突然翻起了嬰兒時候的記憶,讓她知道了,這個地方,並非只是一方普通之地。

這絕對不是巧合,更加不是無意!

如此種種折射出來的涵義,若不讓人擔心,那才奇怪了。

“紫萱!”

辰夜看了眼紫萱,不知該說什麼好,後者的聰慧,必然是聯想到血菩提降臨在這裏不會是巧合,他不想多說什麼,以免會讓倆人心情都不好。

“別這樣啊!”

紫萱輕柔的一笑,道:“這一次有點可惜了,早知道,就帶零兒一起過來,也好讓她看看,她母親曾經到過的地方。”

說起零兒,辰夜臉龐上情不自禁的有着一抹笑容浮現,可在笑容背後,辰夜亦是有着太多的不解。

這丫頭,都已經長大了,還是對自己那般的眷念從喪魂山脈出來後,只見過零兒一次,就是那次回到夜盟時候。

除了這次外,零兒居然一直都在閉關中。

倆年多前的那次集體閉關,辰夜也讓零兒隨着自己等人,一起進入到紫萱的神奇空間中xiūliàn,可居然,零兒給拒絕了。

理由更是簡單的離譜,她在原來的閉關之地很多年來,不想挪動。

還以爲,那個地方會是怎樣的與衆不同,可看了一眼後,與其他的地方並沒有什麼倆樣,若硬要說有什麼不同的地方,可能是因爲零兒在那裏閉關了很久一段時間,空間中,都散着零兒的氣息,如此而已。

既然零兒堅持,辰夜也沒有多說什麼,仍由她去了好了。

而零兒從不間斷的閉關xiūliàn,纔是讓辰夜大爲不解的主要原因。

我的導演時代 但凡武者xiūliàn,閉關不可缺少,修爲越加高深者,爲了更高層次的武道修爲,閉關的時間會是常人所不能想像的。

除此外,每一個人要想在武道路途上走的更遠,那就不是閉關xiūliàn所能夠換來的。

然而,零兒長久時間以來的這般xiūliàn,讓人辰夜讓紫萱勸過零兒,別這樣的xiūliàn,可後者沒聽。

在辰夜看來,零兒很懂事,長大以後的她,更加的乖巧與聽話,或許是,她也感受到了夜盟所面對的壓力,故而,以自身的優秀,想要儘快的成長起來,從而幫到衆人的忙。

零兒的優秀,是叫夜盟所有人都爲之震驚的。

小小年紀,現在也才二十還未出頭,最近倆年多都沒有見她,不知道零兒的修爲究竟在那個地步了,可上一次見到時,零兒已經聖玄境界了,倆年時間,或許無法達到天玄,可想來,也非常的可怕了。

優秀歸優秀,零兒卻太優秀了,有點不是這個世界的生靈一樣,不免也是讓人有些擔心。

“以後會有機會的,到時候,要帶着零兒,我們一家人,遊遍世間每一處之地。”

辰夜收斂了心緒,轉而笑着說道。

“嗡!”

在這時,遠處,突然一陣輕微的波動快傳了過來。

辰夜和紫萱同時神色微微一變,那不是敖天等人攻擊血紅光芒所出來的動靜,也不是邪帝殿的高手到來,雙方大戰鬧出來的。

“快回去!”

這些都不是,有可能,是血菩提自行所搞出來的。

二人風馳電掣般的趕回,那座巍峨的山脈,沒有任何的變化,只是,籠罩着那一道血紅光芒,此時此刻,猶若是狂風吹過水潭,有着道道漣漪在不斷的波動着。

混亂世界當根蔥 如此的波動之下,似乎,血紅光芒的威力,瞬間減弱了許多,至少,已經是覺得能夠讓得辰夜等人進去了。

“諸位長老,虎蛟前輩,海老”

長孫然旋即冷聲道:“麻煩你們守在外面,任何人,膽敢踏入一步,便讓之魂飛魄散。”

爲了不讓遊天海等人來搗亂,長孫然要的,已不是他們的性命了,而只是性命的話,顯然已經沒有足夠的威懾力。

單是一道光芒的散,便能夠將夜盟衆人阻擋在外,傻子都知道,那裏面存在着的東西,會是何等的強大。

“嗡嗡!”

那漣漪越的激烈起來,沒過多久,整個血紅光芒彷彿是bàozhà了看來,於是,萬千道虹光,自那山峯頂上,鋪天蓋地的暴射而出。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