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那麼你現在就可以查看我的意識,我保證不會有絲毫抵抗,如果你發現我有盜取聖靈果的意思,那麼聖靈道友可直接殺掉我。

否則的話,就請諸位不要浪費時間,趕緊讓我們的人布置陣法,幫助聖靈族抵抗蟲潮,而且那些真正有異心且想要陷害我們的人,我希望也快些解決!」

「什麼?」金巴特愣愣的看著向宇,沒想到這貨竟然想出這麼乾脆直接的辦法,不過金巴特確實有在最後盜取幾枚聖靈果的打算,他可不敢敞開意識毫不抵抗讓人看,否則自己必死無疑。

只是金巴特也不相信向宇等人不惦記聖靈果,畢竟此物誰服用都有莫大的好處,於是一聲嘶吼:「好,我同意你的看法,我們雙方肯定有一伙人是真心幫助樹精,另一伙人肯定是有異心,所以……那就先檢查你吧,若果你真的是沒有異心的人,在檢查我不遲!」

金巴特倒也不傻,還知道玩幾率問題,只要向宇被檢出有異心盜取聖靈果,那麼自己也就不用被查了,現在就連餘慶等人也無法相信向宇沒有惦記聖靈果的意思。

聖靈老樹精、烏木老樹精、以及槐木老樹精皆是一臉異色,樹精一族神魂力並不強大,不過對方毫不抵抗,且敞開某段意識讓你隨便看的話,那麼只要神魂強大些的樹精便可以查看,當然被對方收起的意識還是查看不到的。

「好,先不說你是真是假,光是你這份氣魄,老夫佩服!」聖靈老樹精沖著向宇點了點頭:「那麼你敞開意識吧,老夫要親自查看,如有抵抗,可別怪老夫直接出手……」

只見向宇一點眉心,唰的一下,額頭上出現一道五色靈光形成的旋渦,看裡面深邃神秘,眾人不禁眉頭一皺,向宇竟然真的將自己是否惦記聖靈果的意識敞開了。

聖靈老樹精面容眉心處綻放一道白光,直指向宇眉心處旋渦,當白光完全磨入旋渦之後,向宇口中一聲悶哼臉色發白,身子也微微顫抖起來。

意識海是修聖者很重要的地方,以秘術強行查看別人意識神魂,甚至可能直接讓此人廢掉再無修鍊機緣,即便是對方自願敞開意識,被外人神魂侵入查看后也損傷極大。

向宇為了讓對方相信,竟然不惜損傷神魂主動敞開意識海,這也是讓老樹精刮目相看的原因。

片刻后一道白光在向宇眉心旋渦內飛出,隨後回到老樹精面容眉心處,老樹精閉目片刻,隨後雙目猛然一睜:「沒想到你竟然是靈族,哈哈哈,好好好,你果然沒有異心惦記聖靈果,是真的準備幫我們抵抗蟲潮!」

「什麼?」金巴特一臉不信,就連餘慶等人也是神色一動,沒想到向宇真的沒有惦記聖靈果的意思。

「金巴特,該你了,敞開你的神魂意識海……」聖靈老樹精嚴肅道。

「不……不要……」金巴特一臉驚恐,最可以騙人,但是意識海存在的記憶卻不會騙人。

「你的意思是不敢讓我看?你心虛了?」聖靈老樹精一臉氣憤:「我最痛恨的就是被欺騙,所以我樹精一族崇拜聖靈之光,心靈不純潔的人根本無法修鍊,老夫萬萬沒想到,竟然被你們騙了。」

「不不不……」金巴特急忙開口道:「你誤會了聖靈道友,我是擔心神魂受損……所以才不想讓你查看,我我我……」金巴特不知如何是好找了個不太恰當的借口:「不如等穆奇他們回來再說?派人去接他們吧……」

「免了,你要是不讓我查看意識,老夫只能強行查看了,那時候你神魂損傷更大,甚至可能神魂受損終生無法修鍊,你自己看著辦吧……」聖靈老樹精怒聲道。

「我……」金巴特臉色驚恐的看了眼老樹精,隨後將目光惡狠狠的落在向宇身上:「好狡猾的傢伙,穆奇一定會殺了你們,我不相信你沒惦記過聖靈果……」

……

「可真要了我的小命啊……」

童子墨被扎爾奇壓制無奈,單手一甩九枚銀針飛出,其上雷火之光閃爍不已,瞬間穿透扎爾奇的防禦,令得扎爾奇面色驚變,急忙撤回寶物抵擋,沒想到童子墨雷火銀針如此犀利。

乾殤身前懸浮著血色符文禁製圖案,其中雷火之力湧出包圍年輕女子思哲蕾,後者竟然一聲厲喝沖了出來,但卻是臉色蒼白一聲悶哼,沒想到乾殤竟然反敗為勝。

「噗……」

古牧勛化身狼王噴出一口鮮血,倒不是受傷,多半是被手下敗將李志遠中遠程攻擊給氣的,如今被滿天劍影困住,卻無法幹掉李志遠,古牧勛急的嗷嗷怪叫,頗有黑袁的風範!

青年女子思哲蕾秀眉一皺,看了眼扎爾奇與古牧勛,雖然他們沒有直接落敗,但卻是被壓制,時間一久恐有危險,思哲蕾急忙道:「不要戀戰了,我們先撤吧,雖然不是他們對手,但是想走的話,他們也留不住的!」

唰的一下!

忽然間,遠處飛來一道腳踏飛劍的遁光,速度奇快無比,幾個模糊下便是出現在六人頭頂上空,其上有兩道身影,其中一人四肢只剩下一條腿奄奄一息。

另一人雙手倒背目視下方,周身散發出一股龐大的威壓,扎爾奇等人臉色一變,感覺此人有一種極強的壓迫感,三人竟然連逃走的勇氣都沒有,一臉驚恐的看著那道無法抗衡的身影!

……

「只剩下五顆光點,我穆蘭州竟然只剩下了五個活人?」

穆奇甩掉了風靈兒的追擊,藏匿在某處灌木叢內,手中握著乾坤寶玉,忽然發現其上光點再次暗淡一顆,意味著又有一人死亡,其不禁臉龐一抖,滿臉不可置信。

冷傲影帝嗜寵妻 「不可能,穆蘭州不會敗,沒人可以勝過我……」

穆奇一聲嘶吼,雙目發紅的望著天空,死人他不在乎,其在乎的只有一點,那就是智戰不允許失敗,一直以來的成功,也導致這犯罪天才頭號通緝犯養成了自傲的性格!

「好在還有幾個活人,雖然不清楚是誰……」穆奇將玉佩戴起來,一臉不甘的看著遠處:「看來,只能去找中心閣聖靈樹精幫忙了,雖然會失去很多樂趣,但也只能如此強力抹殺天門州了……」

穆奇離開灌木叢,向著中心閣聖靈族飛去,這是穆奇最後一絲希望了!

不多時,一隊聖靈樹精巡視至此,足有二三十隻,穆奇見狀臉色一喜,急忙飛遁過去落在地面:「等等,我乃穆蘭州穆奇,你們應該聽過我的名字,帶我去見你們首領,我有重要的事情找他,還有,你們最好分出一隊去我們居住的那裡巡視……」

其中一隻樹精微微一愣,隨後雙目一亮:「你就是穆奇?哈哈哈,太好了,兄弟們抓住他,此人就是首領要捉拿的穆蘭州賊人,金巴特他們已經被殺,如今有天門州英雄幫我們守護族群,再將此人幹掉我們就算立了大功……」

「什麼?我們成了賊人?天門州成了英雄?怎麼可能?」

穆奇一聲嘶吼,沒想到精心策劃對方成為異生蟲掌控者,本來必死之路,最後自己竟然走上了絕路,實在是低估了對方的智者。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世界上除了那個合作過,攪亂穆蘭州數百國家的人外,還有其他人能勝過我穆奇的智慧,啊……」穆奇仰天長嘆,雙目滴出現血。

「即便是那個人也不過和我相差無幾,我不服氣,我不相信我的計劃被對方看破,究竟是哪裡出錯?我究竟敗在了哪裡?難道我最開始借用天門州之力幹掉金巴特,就已經被發現了嗎?

然後對方智者將計就計,隱藏了他們的實力,利用金巴特的『眼睛』欺騙了我,難道那時候他就猜到了我的布局?知道滅殺金巴特他們就會團滅?好恐怖的智者……」

穆奇拿出一塊牛肉乾塞進嘴裡,也不管衝來的那些樹精:「最後的問題出在哪裡?我到底那裡算錯了?周順?那個天門州的俘虜?

難道是他欺騙了我?而且還能夠讓聖靈之光無法發現?不對,他沒有那種頭腦,一定是對方的智者有辦法與他溝通,如此看來他早在萬靈山以前就開始布局,最後破局將計就計騙了我。

好恐怖的智慧,完全超越了生物該有的智慧線,簡直像是沒有感情的冰山一樣冷靜智慧,他不是人……啊……」穆奇仰天一聲怒吼,臉上帶著不甘與絕望,手中拿著牛肉乾剛剛塞進嘴裡,便噗地一聲噴出一口鮮血,隨後倒在地面失去了氣息,如此自傲的他……竟然被向宇的布局謀划給活活氣死,或許……這才是真正的智者較量吧!

……

求月票,感謝打賞和推薦票以及訂閱的朋友!!!

(未完待續。) 「古朋,你們回來了?」風靈兒兩人追擊穆奇是去下落,尋找良久無果,最終折返回來,卻發現古朋與眾人已經將扎爾奇、古牧勛、以及思哲蕾控制住。

童子墨則是給周順治療,雖然四肢恢復如初,但是一身傷勢依舊嚴重!

「恩,你們沒事吧?」古朋一臉關切的看了眼風靈兒。

「我們沒事,只是……那個人跑掉了,被我們追丟了!」風靈兒搖頭嘆息一聲,扎爾奇三人臉色一喜,將穆奇當成了自己活命的最後一絲希望。

「無妨,反正現在我們已經贏了。」古朋微微一笑:「趁著還沒有聖靈族發現,我們先回到烏木部族吧,以免被他們包圍。」

唰的一下!

就在這時,遠處衝來一隊樹精,其中一人拎著一具屍體,扎爾奇見狀不禁臉色一變:「穆奇?他……竟然死了?」

三人一臉絕望之色,連穆奇都已經死了,最後一絲活命的希望也被破滅,三人屆時一臉死灰之色,在他們眼中,穆奇帶領他們闖過太多次生死絕境,他的智慧簡直如神一樣!

古朋等人臉色也不好看,其急忙護在風靈兒等人身前:「你們先撤,我來抵擋一二,馬上,不要在這裡耽擱時間。」

「我陪你……」風靈兒一臉堅定:「該死的向宇,他不說會幫助我們解決聖靈族樹精嗎?」其餘人也是沒有離開的意思,準備與古朋一起對抗聖靈族樹精,最後一期逃回烏木族。

怎知樹精竟然沒有動手的意思,其中一隻樹精還一臉恭敬:「各位是天門州的英雄吧?不知哪位是古朋首領?」

「嗯?」古朋愣了一下:「我就是。」

「見過古朋前輩,穆蘭州賊人穆奇已死,金巴特他們也死在了中心閣,向宇道友交代,讓我帶諸位英雄去聖靈族,說有事情一起商量。」樹精說完話,見古朋等人有些遲疑,其繼續補充道:「對了,向宇道友說,烏木族老樹精也在,還要你們不要將穆蘭州之人全殺了,至少要留著魂修和修鍊聖靈之光的人……」

「哦?」古朋神色一動,這的確像是向宇的風格,否則聖靈族絕對弄不出這種假話,再說樹精一族也沒必要用這種手段來欺騙自己,眾人雖然不明白向宇怎麼做到的讓聖靈族相信,但還是鬆了口氣。

「向宇……不愧是向宇……」古朋微笑道:「請各位帶路!」

「古朋前輩請,諸位英雄請……」樹精做出請的手勢,隨後帶著眾人向中心閣飛去。

一天後眾人殺了幾波異生蟲,終於來到中心閣,向宇給古朋和老樹精雙方介紹了一下,互相打了個招呼,古朋等人簡單說了下經歷,向宇了解後點了點頭。

聖靈老樹精臉色一變:「不好,剛接到消息,由於烏木一族來了不少戰力,所以那裡的防護大陣已經被破掉,我希望烏木族快快回去抵抗蟲潮。

現在情勢危急,各個部族都已經被攻陷,我中心閣聖靈族也遭受到了蟲潮,恐怕五六天就會被蟲潮攻陷,太奇怪了,這數萬年來也沒遇到過如此猛烈的蟲潮。

而且這次的蟲子好像有了智慧一樣開始就包圍我們,不過好在有各位英雄留下幫忙,但你們快休息一下,明天我們再商量對付蟲潮之事。」

古朋等人心中一沉,沒想到蟲潮好快的動作,竟然五六天時間就可以攻陷聖靈族,這兩天一直對戰穆蘭州,還真不了解蟲潮之事,不過在來中心閣路上,著實遭受了好幾撥蟲潮攻擊。

「好,聖靈道友告辭,我們先回去休息一下!」向宇等人離開了議事大殿,被安排在了附近一間半封閉式建築內,雖然距離樹精中心閣很近,但是有風靈兒結界空間在,也不怕聖靈族偷聽大家談話。

「媽了個巴子,太他嗎的過癮了!」傷勢好轉的黑袁咧嘴一笑:「雖然我一直不清楚向宇都布置了什麼計劃,但我們贏得太漂亮了,哈哈哈……」

「智者布局,咱們懶得思考,也想不明白他們在玩什麼,反正贏了就行!」關運昌也哈哈一笑。

古朋其實也不太懂向宇究竟做了什麼,不過還是問道:「這三人留著幹什麼?不過修鍊聖靈之光的人已經被周順殺了,向宇,你是覺得殺了他們會有符文之力,所以帶回來大家平分嗎?不過現在情勢危急,我們應該想想辦法活命吧?」

「不錯,死守的話,恐怕只有死路一條了!」向宇摸了摸稀疏的胡茬,隨後看了看扎爾奇三人,面無表情道:「扎爾奇、古牧勛、思哲蕾,對吧?」

「……」扎爾奇三人一聲冷哼,眼中充滿絕望,知道現在是必死之路。

「現在我需要你們幫我出力,你們必須要全力配合我們……」向宇緩緩開口道。

「幫你們?你瘋了嗎?我們是敵人,再說,我們憑什麼幫你?」扎爾奇大吼一聲:「你能放過我們嗎?」

「你沒有資格和我講條件!」向宇冷笑道:「你們乾坤寶玉應該看得見,只剩下三顆光點,意味著只剩下你們三人活著,金巴特他們被樹精打傷,最後都死在了我們手裡。

就算我放了你們,你們也會遭到符文之力流逝,最終玉碎人亡的,何必如此掙扎?為我出力,我可以讓你們多活幾天,死得痛快一些,如何?」

「這你就不用管了!」扎爾奇嘴角一揚:「我們在魂族得到過一種丹藥名為生魂丹,服用后可以免去一次陣營成員死亡后、自己流逝符文之力玉碎人亡,只要你答應放了我們,我們自然不會死!」

「哦?」向宇看了眼童子墨:「記得你與阿天關運昌也服用過吧?否則也會死在與暗魂陣營對戰那一次。」

向宇摸了摸稀疏的胡茬,目光冷冷的掃視著扎爾奇三人:「好,我答應你們,只要你們真的盡心出力,我一定不會動手殺了你們,怎麼樣?」

「當真?」扎爾奇雙目一亮,沒想到被對方抓到還能有活命的希望,如果換了自己,絕對會將對方幹掉賺取符文之力:「你說吧,我們需要做什麼?」

「幫我們對付萬魂州的魂修,你們只回答同意與否,反對的話我會直接幹掉你們三個!」向宇神色平淡。

「我們同意……」古牧勛和思哲蕾異口同聲道,最後扎爾奇也只能點了點頭:「我和你們合作,但絕不是貪生怕死,我們穆蘭人從不放棄,我會復活穆奇,重新與你們天門州對戰,這次我們敗在白痴首領金巴特的不團結之上……」

「好,我等著你們……」向宇冷笑一聲:「如今聖靈族危在旦夕,最多堅持五六天,這處中心閣就會被攻打進來,我們還剩下八天時間,根本堅持不到被傳送走,就會被蟲潮淹沒!」

眾人臉色微變,卻不知如何是好,那些該死的蟲子又沒法去談判講道理,更是殺之不盡,最後八天死在這裡,實在是不甘心!

「乾殤布置大陣呢?總可以多堅持一段時間吧?」古朋看了眼向宇:「有什麼計劃你就說說吧。」

向宇點了點頭:「乾殤的陣法我信得過,但時間上根本來不及布置,那些蟲子沒有太高的智慧,既然都是從東方衝過來的,按道理來說也不會開始就採取包圍萬靈山的策略。

所以我相信……萬魂州陣營一定是異生蟲一方的支持者,也就是我們的對立面,是他們在搗鬼支配著異生蟲,提供給異生蟲大量信息和幫助,包圍萬靈山準備全滅我們兩方陣營,

所以……只要擊敗萬魂州陣營,我相信就一定可以擊潰蟲潮,至少也能讓樹精一族扛過去蟲潮攻擊,如此我們也就能完成任務活下來,只是想找到萬魂州陣營不太容易!」

「我有發現……」扎爾奇忽然開口道:「我們剛來到萬靈山邊緣的時候,發現東北方向大概十里處,有一個被屏蔽的區域,如果不是當時的你們路過那裡,那麼就可能是萬魂州陣營所在……」

向宇雙目一眯:「既然扎爾奇發現了那處被屏蔽區域,而我們也不是從那個方向趕來的,很有可能那裡就是萬魂州陣營駐紮之地。

只是他們竟然沒有和蟲潮在一起接受保護,似乎證明他們不能完全掌控蟲潮,最多……是一場類似交易般的存在,而且他們也要保持距離,時刻防備著蟲潮攻擊。」

「那還等什麼?我們直接殺過去?憑藉三方勢力最強的我們,正面衝突萬魂州一定不是對手!」關運昌正色道。

「你認為,萬魂州會傻到給你正面衝突的機會嗎?況且就憑我們幾個,能衝出蟲潮的重重包圍嗎?」向宇看了看遠處:「這個萬魂州不簡單,而且都是魂族,想要對付他們……也要好好謀劃一番的!」

「各位……」餘慶終於聽不下去了:「我想知道你們到底是來幹什麼的?難道一直在利用我?你們根本沒有弄聖靈果的意思?若是如此的話,余某可就告辭了,哼……」

……

求月票,感謝打賞和推薦票以及訂閱的朋友!!!(未完待續。) 「你們要深入蟲潮?」聖靈老樹精看著早早就來到議事大殿的古朋等人:「那不是死路一條嗎?」

餘慶卻看著向宇默不作聲,昨晚向宇已經答應自己會搞到聖靈果,說今早就給自己答覆,如果向宇不能讓餘慶信服,那餘慶將會毫不猶豫的離開他們自己想辦法。

「不錯,危險是有,但想要解決萬靈山危機,值的冒險!「向宇點頭道:「金巴特他們充其量是盜取聖靈果,而此番異生蟲攻擊如此有序,是因為他們真正的掌控者在外面指揮,所以……我們準備去冒險擊殺異生蟲掌控者!」

「這……太危險了……」聖靈老樹精嘆息一聲:「光是現在萬靈山四周的蟲潮包圍,你們就闖不出去,而且擊殺掌控者更要深入異生蟲老巢,簡直是有死無生……諸位英雄,我看還是算了吧,我聖靈一族無以為報這種大恩!」

老樹精也有他的顧慮,一方面覺得如此虧欠他們,另一方面擔心對方全部離開,當初還說輔助自己,現在可謂是人去樓空。

「不用覺得虧欠!」向宇摸了摸稀疏的胡茬:「聽了金巴特他們所言,我們也希望得到聖靈果,只是不想用強硬手段,我們希望幫你們抵抗蟲潮,擊殺異生蟲指揮者,得到幾枚聖靈果,不知可否?」

聖靈老樹精微微一愣,隨後哈哈大笑道:「向宇道友真是爽快之人,我就喜歡和你這種性格打交道,不過雖然你這樣說,但我也知道你們不可能為了聖靈果去冒險,更主要原因是幫我們擊退蟲潮。

不過我們交出一些聖靈果理所當然,我也早有此意,也算是讓老夫心中平衡一些,也罷,我就給你們在場之人每人一顆,再額外贈送十顆聖靈果……」

古朋等人心中一喜,餘慶更是神色一動,呼吸都有些急促起來,這可是自己此番最終的目的所在!

「不妥……」一顆聖靈樹精急忙開口道:「每一顆聖靈果都是我們的子孫,老祖,我們聖靈族繁殖能力本身就很差,如果在送出這些聖靈果,我們聖靈族會漸漸敗落的,二十多棵聖靈果,那可是我們這次產量的五分之一了!」

「我也反對老祖的做法,堅決不用子孫換取外物!」另一棵樹精反對道。

聖靈老樹精深深嘆息一聲:「相對於族群被滅,你們如何選擇?不錯,我可以為了尊嚴選擇去死,也不願意送出自己的孩子。

可其他樹精呢?你們有沒有為別的樹精考慮過?還有那些可造之材有可能成精的聖靈樹,他們將何去何從?選擇死也不交出聖靈果看似有骨氣,其實那只是對於自己的傲骨一種自私表現。

要忍痛送出聖靈果遠比自殺要更難,竭盡全力保護族群,這才是深明大義,你們的心思我還不懂嗎?但那樣不能保護族群,我是族長,那樣做了就是罪人,你們明白嗎?」

「我們……」一顆顆聖靈樹精沉默嘆息,最後紛紛開口道:「聽從老祖教誨,我等太自私了,能夠保護族群,這才是我們該做的……」

聽著這些樹精交談,古朋等人也深受感動,沒想到平常看似死物般的大樹,竟然也有如此重情重義的一面。

「既然各位已經同意……」向宇緩緩開口道:「那麼……思哲蕾留下,如此可以讓扎爾奇和古牧勛放心的出力,風靈兒、乾殤、周順、阿天四人『保護』思哲蕾,另一面輔助乾殤,布置簡潔方便的防護陣法幫助聖靈族。

古朋,餘慶、我、關運昌、童子墨、李志遠、黑袁、藍雪、扎爾奇、古牧勛,我們十人深入蟲潮,去解決掉那伙異生蟲掌控者,有什麼事情扎爾奇可以隨時與風靈兒聯絡!」

古朋等人自然沒有意見,扎爾奇和古牧勛身為傀儡,也沒有講條件的資格,只有餘慶皺了皺眉,但為了聖靈果,最後也咬牙答應下來,

聖靈老樹精點頭道:「好,既然如此,那我們萬靈山所有樹精為你們開路,幫你們闖出萬靈山蟲潮包圍,剩下的路……就靠你們自己了!」

至於留下的幾個實力不強的人,也剛好當做人質讓老樹精放心,不然讓他護送所有人離開萬靈山,到時候眾人一逃,樹精一族可就白白損失許多族人護送他們。

「多謝聖靈道友,事不宜遲,我們馬上動身……」向宇說完話,眾人便起身向著東北方向出發,只是眾人並沒有御劍飛行,而是坐在樹榦上。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