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那江哥,你沒事多回來看看我們啊。”兩個小丫頭一起走到了門外,目送着江君離開。

出了這裏之後,江君坐着擁擠的公交車,很快的就趕到了盛世店。

剛坐到辦公室裏面,屁股還沒有坐熱呢,就聽見白雪的聲音從外面傳了過來。

“咱們江經理無故曠工,是不是得做出些表率啊。”

“表率也是分人的,像現在這種情況,我要做表率的話,我看你怎麼能管的過來。”江君面無表情的說道,因爲江君心裏明白,這個店缺了誰都可以,但惟獨缺江君不行,至少是現在不行。

“切,我可沒心情跟你起鬨,喏,自己看看吧。”白雪拿來了一份文件隨手就扔在了江君的辦公桌上。

江君心裏明白,能讓白雪親自拿過來的文件,絕對不是簡單的事情。

江君翻開就認真的看了起來。看了一會,忽然擡起頭,對着白雪問道“這是什麼時候發過來的。”

“昨天,我是把這件事交給你了,你可得把這件事給我安排好啊,不然我要你好看。”白雪風情萬種的白了江君一眼說道。

“額,大小姐,你可別用這種眼神看我,我受不了。”江君裝模作樣的打了一個激靈。

“熊樣吧。”白雪小臉一紅,轉身就走了出去。

白雪走後,江君坐在椅子上就思考起來,這份報表是關於一個培訓的計劃,長安福特給每個店都有三個名額,要知道,這種培訓都是可遇不可求的,每一個出去培訓的員工,回來都是進步飛快。那可是廠家的工程師培訓。非同一般。

“柳陽,你上來一趟。”江君拿起了桌子上的電話,撥了出去。

沒過一分鐘,柳陽就趕了上來,江君讚許的看了柳陽一眼,對於這個下屬,江君還是十分滿意的。

“公司有個培訓,專門針對咱們售後的,我這裏有三個名額,你幫我推薦兩個。”江君雙手一攤,指了指桌上的文件。

“恩,每個部門都需要一個嗎?”柳陽略微思考的問道。

“不,就你們前臺,和車間,”江君直視着柳陽說道。

“哦,前臺的話我推薦孫小蘭,車間我推薦張強,恩,就這兩個。”柳陽想了想說道。

“給我個理由,”江君雙手交叉在一起,放在桌子上問道。

“孫小蘭這丫頭在前臺裏一直表現不錯,面對客戶彬彬有禮,對上對下的人際關係都很到位。張強呢,這小子腦袋比較聰明,我感覺應該推薦他去。”柳陽道。

“呵呵,這兩個人都是咱們店裏可以用的人嗎?”江君嘴角掛着一絲淺笑道。

“差不多吧,”被江君這麼一問,柳陽心裏就沒起底來。

“呵呵,我是要你給我選出來兩個值得公司培養的人,而不是頭腦聰明肯吃苦的人,明白嗎?在能吃苦,頭腦再怎麼聰明,一旦不能爲我們所有,那也是給別人做嫁衣。”江君道。

柳陽愣住了,一直以來,她發展直屬的目標都是挑選一些能幹活,能辦事的人,可是卻忘記了最重要的一點。

“好了,你在好好想想吧,知道我爲什麼給你兩個名額嗎?因爲剩下的那個名額,我給你留着呢。”江君擺了擺手道。

“我明白了。”柳陽深深的看了江君一眼,末了又在後面加上了兩個字“老大。”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這是江君一直以來的宗旨,這也算是他爲什麼在這個店備受愛戴的原因。

對了,韓花也不知道怎麼樣了。江君忽然想起了家裏還有一個人呢,從早上出來就沒有看見她,現在也不知道她怎麼樣了。

“喂,韓花,你在哪呢。”江君撥通了韓花的電話,張嘴就問道。

“哦,我在我女兒這裏呢。”韓花低聲說道。

“小花那裏?小花那邊不是被你前夫帶走了麼?”江君好奇的問道。

“沒有,小花一直在瀋陽。”韓花說道。

“你們現在在哪裏,我過去看看你去。”江君忽然想起來,好久沒見到小花了,心裏也有些想念這個小丫頭起來。

“珠光路XXX號。”韓花一個字一個字的說道。

掛斷了手中的電話,江君就像韓花所說的地址趕了過去,自己店裏估計也沒什麼事情了,而且有事情都會給江君打電話的。” 韓花這兩天過的也是不怎麼樣,因爲小花的事情也已經讓韓花頭大了,看着躺在病牀上的小花,韓花都快心疼死了。

“醫生說了,手術成功機率高過百分之八十,你沒必要這樣。”鄭強靠在一邊倚着門口,眼睛裏擔憂的神色沒有一絲摻假。

“但願吧,”韓花一想到小花這些年受過的苦,眼淚就不爭氣的淌了下來。

靠在一邊的鄭強眉毛皺了皺,嘆了一口氣,沒有說話。他心裏又怎麼不知道這娘倆這些年受過了多少苦。

“咚咚咚”一陣敲門聲傳了過來。

鄭強擡頭一看,見來人是江君,瞬間就擰成了一個疙瘩。

“你過來幹什麼?”

“是我叫他來的。”韓花擦了擦眼角的淚水對着鄭強說道。

“我來看看孩子。”江君看了看正在熟睡的小花,深吸了一口氣,強壓着火氣說道。

“我女兒不需要你管。”鄭強低着聲音吼道。

“要不是他,我們娘倆早就死了,”韓花語氣諷刺的說道。“當初我找你要撫養費的時候,你可不是這麼說的啊。”

鄭強語氣一窒,張了張嘴,卻也沒說出什麼來。因爲當時的他,面對的壓力實在是太多了,回想起當初韓花抱着小花跑到這裏向自己要撫養費的情景,鄭強心裏就是一陣慚愧,對於這個女人鄭強實在是太瞭解了,如果不是逼不得已,是絕對不會過來找自己的,當時的鄭強正忙着處理公司的事情呢,直接就派人攆了出去,一絲餘地都沒留。

“我過來不是因爲你,我希望你能明白這一點。”江君冷着臉說道。

鄭強腦袋一扭,不在理會江君

“是誰允許你這麼做的小花的病情怎麼樣了?”江君走到一邊聞道。

“醫生說有百分之八十的成功機率,”韓花看着躺在牀上的小花,心裏的愧疚更是如同濤濤江水般涌了出來。

“沒事的,這孩子已經遭了這麼多罪了,老天會開眼的。”江君輕聲說道。

“對了,我早上起來的時候,你還沒走呢,今天應該遲到了吧。”韓花忽然想到。

“你們住一起了?”鄭強一臉不相信的問道。

“跟你沒關係吧。”韓花斜看了鄭強一眼說道。

江君沒想到韓花會突然說出這麼一句話,但隨即聽到鄭強的話後,心裏便明白了怎麼回事。,江君不想插手這兩個人之間的事情,便毅然選擇了沉默。

可是在鄭強眼裏,卻不是那個味兒了,兩個人住在一起了,還遮遮掩掩的,明顯就是一對狗男女

“呵呵,是和我沒關係,但是和某些人的名聲就有關係了,”鄭強冷冷的說道。

“名不名聲對我就已經不重要了,本來我在這邊的名聲也就不怎麼樣。”韓花道。

看着這一幕的江君,心裏開始萌生了要離開

“這是我。就在這時,江君手中的電話響了起來。

“怎麼了,王鑫”江君接起電話就問道。

電話那邊的王鑫聲音有些沙啞,“那油漆是不是你潑的?”

“是。”江君也不掩飾,點點頭說道。

聽見江君承認,王鑫的聲音有些憤怒的說道“是誰允許你這麼幹的”語氣中的質問,不用掩飾也能聽的出來。

江君陷入了沉默,心裏十分的壓抑,自己也是出於好意,想幫她出口氣,沒想到反而得不到肯定。

“現在人家都堵在我們廠子門口了,你自己看着辦。”王鑫憤怒的掛斷了電話。

江君掛斷電話後,心裏是一陣的憋屈。擡頭看了看還在臉紅脖子粗的兩個人,聳聳肩說道“你們先吵着,我有點事情就先走了。”

韓花剛要說話,可是看見江君糾結的表情,剛到嘴邊的話又咽了回去。

而鄭強還巴不得江君離開呢,現在對於鄭強來說,江君簡直就是他的眼中釘,肉中刺。

出了醫院的大門,江君貪婪的呼吸着外面的空氣,王鑫那邊已經是火燒眉毛了,絕對不能在拖了。車子還在美福店裏修着呢,怎麼也得兩三天才能完事。無奈之下,江君只好打車了。

當趕到鑫鑫修理廠門口的時候,門口已經站滿了人,分成了兩撥,一波江君並不認識,但從衣服上看來,應該是巖冬修理廠的人。

鑫鑫修理廠緊靠着路邊,當江君從車上下來之後,兩撥正在不知道討論着什麼事情的人,都把目光投向了江君這邊。

“你們就是巖冬修理廠的人吧,”江君看了幾個穿着工作服的人問道,其中還有兩個江君看着眼熟的人,正是那天晚上過來潑油漆的那兩個。

“你誰啊。”一個眼角有個痣,身高足足有一米九的大個子站了出來,很不屑的說道。

“我是誰你們就沒必要知道了,你們過來的目的不就是因爲大門的油漆麼?”江君淡淡的說道。

“你怎麼知道? 我的絕色總裁未婚妻 是不是你潑的?”那個大個子說完就準備衝過去,但以下就被左手邊的男人給攔了下來。

男人語氣不悅的喊了一句“阿新。”

那個叫做阿新的大個子看見自家的老闆有些不高興,趕忙退了回去。

“這位兄弟,雖然我不知道你是誰,但是就憑你知道這件事了,那就說明一定和你有關係,我現在就想知道,那個油漆,是誰潑的。”老闆耐着性子問道。今天早上來到店裏之後,差點肺都沒被氣炸,本來乾淨整潔的店門口,卻是被畫滿了奇形怪狀的東西。

“你告訴我這裏的油漆是誰潑的,我就告訴你。”江君指了指鑫鑫那還滿是油漆點子的大門,皺着眉頭問道。

一邊的王鑫,抱着胳膊,就那麼靜靜的站在了一邊,彷彿是看好戲一般,根本就沒有要爲江君說話的意思。可是在一邊的王志剛和肖特卻看不下去了,徑直的來到了江君身邊,和江君站在了一排。

“我哪知道你們這裏是誰潑的,反正和我們無關,不過整條街現在就我們兩家修理廠,那除了你們家,還能有誰家。”老闆指着江君說道,彷彿現在就像是掌握了什麼天大的證據一般。

“哦?呵呵,那就是沒證據了?說再多不也是沒用?”江君聳了聳肩,一副死不賴賬的樣子。氣的那個大個子一下子就衝了出來。照着江君一拳就打了過來。

“草你嗎的,敢打我老大。”肖特和王志剛兩個人一看形勢不對,立馬就擋在了江君的身前。

由於阿新的身材比較高大,幾步就衝了過來,一下子就把肖特給打倒在了一邊,而那個老闆似乎也沒有出手阻攔的 意思,一副看好戲的樣子。

江君緩緩的彎下腰來,一把就將肖特和王志剛兩個人給從地上拉了起來。心裏着實是十分的感動,這麼長時間了,還以爲他們已經把自己忘了呢,如今一看,顯然關係沒有變的陌生。

肖特和王志剛兩個人被江君拉起來之後,不知道從哪裏摸出來個大扳手,一下子就要衝出去。 江君眼睛一縮,立馬就伸手抓住了兩個要衝上去的人。兩個人一個是被打在了臉上,一個是被打在了肚子上。

肖特喘着粗氣對着江君說道“老大,別攔着我們,今天我們就算拼命,也得弄死他。”這個【平時脾氣很好的人都被氣成了這樣,更別說邊上愛衝動的王志剛了。

王鑫踩着高跟鞋,一步一步的走了過來,瞪大了眼睛對着兩個人喊道“你們兩個SB ,打啊,怎麼停手了,剛纔不是很牛逼嗎?打吧,打死了也就你們兩個人進監獄,人家當事人還活的好好的。”

“可是。。”王志剛還要說話,就被江君打斷了。

江君拍了拍王志剛的肩膀,搖了搖頭,示意他不要說話,嘴中說道“別生氣,老大會替你們出這口氣的。”說完,又深深的看了王鑫一眼。眼神中充滿了失望。

王鑫被江君的眼神看的一時間竟然不敢與江君對視起來。

一邊的大個子已經走回了隊伍當中,和老闆站在了一起,幾個人更是饒有興趣的看着江君一羣人內訌。

“剛纔打的爽嗎?“江君嘴角掛上了一絲淺笑。

“哈哈,那是必須爽啊,兩個人打不過我一個,真是不夠丟人的。”名叫阿新的修理工拍了拍手中的塵土,一副小人得志的樣子。

“是嗎?還有更爽的呢。”江君轉過身,就向屋子裏走去。

幾個人都被江君的這麼一下給弄愣了,就算是王鑫等人,也沒明白江君的用意。

沒過兩分鐘,江君就從屋子裏面走了出來,手裏面捏着一個小U盤。在巖冬修理廠的衆人面前晃了晃,說道“當街聚衆鬧事,拘留十五天,再加上個蓄意傷人罪,我估計怎麼的也得判上個三年吧。”

巖冬修理廠的幾個人臉色一變,顯然沒想到江君會鬧這麼一出,尤其是阿新,已經嚇的腿都有些哆嗦了。在場唯一比較淡定的就是老闆了。

老闆衝着江君問道“不可能,這裏的監控我都。。。”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