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那栗分長老可能是感覺到了饕餮獸身體之中的威能,抬目看時,也是臉色一變。

他心裡知道,自己的這通天簍杖也只是對能量體有所抵禦,面對純粹的肉體上面的攻擊,卻是沒有什麼抵禦的能力。

看到饕餮獸撲將過來,栗分長老也是小腹之中運滿龍氣,向自己的全身之中流運。

而饕餮獸那尖利的爪子厚實無比,狠狠地向栗分長老撲將過來。

那栗分長老雙掌之中運滿龍氣,向外湧出,但是,卻還是難以抵禦饕餮獸的巨大壓迫之力。

「啊」

長叫一聲。

那栗分長老連帶著他身邊的那把通天簍杖,一起向對面的空地倒飛而出。

「噗通。」

栗分長老被那饕餮獸巨大的力量撞擊到了,就是全身的龍氣運轉起來,都是變得極為滯緩。

「噗噗…….」

吐了幾口血之後,那栗分長老才算是慢慢地從地面之上站了起來,手上倚仗著那通天簍杖,支撐著自己的身體。

而再看向不遠處創季風的那邊,他眼中的驚駭更是無以名狀的。

因為對面的創季風已是和自己一般,倒落在地。而就在他的前面,那剛剛出現的巨型魔猿,也是被那飛將而去的窮其獸,用兩隻爪子狠狠地給撕了個零碎。

那巨型魔猿的身體是創季風的龍氣所化,跟創季風也是有所精神聯繫的。

而在那窮其獸將那巨型魔猿毀滅的時候,創季風也是吐了好多的紅血。

「嗷」

將那巨型魔猿擊倒,窮其獸也是長嚎一聲,之後,將目光對準了倒在地上的那創季風,眼中滿是凶戾之色,似乎想要將那創季風吞到肚子之中一般。

「你想殺我嗎?」

創季風斜眼看向對面站在那裡的鸞峰。

而鸞峰卻是輕輕地搖了搖頭,輕聲道,「我不想殺你,你們現下可以走了」。

「回去告訴你們的域主,以後我定然會登門造訪的。到時候,我希望他不要妄加阻攔,因為我是真心喜歡天珠兒姑娘的。」

陳季風眼睛斜睨著,嘴中咬牙切齒,心想,就憑你也能配得上天珠小姐,簡直是痴心妄想,到時候看域主如何收拾於你。

旁邊的那栗分長老也是緩步走到了鸞峰的面前,提聲道,「年輕人,話不要說的這麼大,對自己不好。在北域域主的面前你永遠都想象不到自己有多麼的渺小。今天你贏了我們也是僥倖,因為你擁有兩隻上古魔獸,要是沒有上古魔獸,你和她。」

栗分長老抬手指著已是變回原來模樣的夏瑛,道,「也是難以與我們抗衡的。但是,說到底,我們今天還是輸了。」

「嗯。」

鸞峰面色仍舊陰沉,點了點頭,道,「我今天放過你們,但下次可就不是這般容易了。」

「好,小兄弟,果然爽快。」

那創季風緩緩地從地上爬起,臉皮上面儘可能地擠出微笑來。那皮笑肉不笑的神情,讓鸞峰覺得極其厭惡。 「好小子,那我們後會有期。」

那栗分長老向鸞峰抱了抱拳,倒是有點佩服眼前這小子的仗義。

「沒關係。」鸞峰訕訕地說道,臉面之上沒有過多的表情,「如果下次我們遇到,我說過,我將竭盡全力,拚死一戰,對於你們我將不留餘地。」

「好好,既然這樣,你剛才不是說過,要去我們龍城創家嗎?」

「那我們就和天珠小姐隨時在創家恭候小兄弟。」

創季風單手捂著胸口,因為剛才受傷極其嚴重的緣故,他說起話來也是大氣直喘,又加了句,道,「就怕你不敢去。」

聽了這話,鸞峰也不願意多看二人,低言道,「敢不敢去,是另一回事,今日我放過你們。現下,你們可以離開了。」

創季風和栗分長老對視一眼,心裏面也是有些氣憤的,無奈地攥了攥拳頭,相互攙扶著踏上了禿魔鷹。

禿魔鷹張開巨大的翅膀,扇動之時,風聲噗噗響,一個滑翔,消失在遠天深處。

鸞峰凝望著遠天深處一個灰色的暗點,那是創季風與栗分二人離開的方向,也是秋水被創家人所帶走的方向。

太陽發散出柔和的光芒,散落在天宇之下,蔥蘢的大地仿似又再度煥發生機。

清風拂動衣袖,夏瑛慢慢地走到鸞峰的跟前,雙目泛著淚光,看向鸞峰傷楚地道,「秋水姐姐離開了,回她的家了,那裡危險重重,你真的還要去找她嗎?」

鸞峰聽到夏瑛的話也是神情有點抽躊躇不安,他心想,我哪裡是不想找她,分明就是想即刻見到她啊。

可是,現實是秋水被創家的人帶走了,兩個相愛的人從此天涯異地。

「對,我就是要找她,要找回她」。

鸞峰的眼眶有點潮紅,但是,他並沒有哭,因為他覺得在女人面前哭,顯得很沒有底氣。他看著夏瑛,緩聲道,「將來無論如何,我都希望我們三個人能夠在一起。」

「對,在一起。」

夏瑛被鸞峰的話說得再也忍不住了,竟然「嚶嚶」地哭了起來,淚水沾濕了眼眶,抽泣不止。

鸞峰揉著她那柔軟的脊背,安慰道,「會好起來的,一定會好起來的。等到我有實力了,我就去那龍城創家,到時候,接秋水回來。你要相信,會有那麼一天的。」

「恩,恩,我相信的,我相信……」

而就在鸞峰扶著夏瑛準備轉身離去的時候,夏瑛的小腹之處卻是猛然間一陣脹痛。那種感覺就像是一團火焰盤附在其小腹的腹丹之上,讓夏瑛覺得疼痛難耐。

「嘶」

冷抽一口涼氣,夏瑛捂著自己的肚子,竟然直接栽倒在地,氣息不穩。

忽然間的變故,讓鸞峰驚慌不已。

「你怎麼了,瑛兒?」

鸞峰趕忙扶著夏瑛到那鱗木樹下,讓其身子倚靠在那鱗木樹的樹榦之上,使其舒服一點。

「痛」

夏瑛艱難地吐出一個字,額頭間的髮絲因為疼痛的緣故,已是被細密的汗水所浸濕。

「怎麼辦,怎麼辦……」

鸞峰開始火急火燎起來,他此時此刻竟然不知道如何是好,只能兩隻手攥著夏瑛那不斷顫抖的手掌。

看著夏瑛的身子顫抖得更加厲害,還有那不斷陷入墨黑的眼眸,鸞峰急得仿若發瘋的野狼。

「不要這樣……我沒事的。」

夏瑛勉強地嘴角露出微笑,但是,那微笑從其發白的最嘴唇間發出,卻又是那麼的讓人感到憐惜。

「對對對,你會沒事的。」

說著,鸞峰開始翻動自己的衣間,儲物袋、饕餮印、窮奇印、囊袋、萬壽鼎、黑鐵令、龍紋絲袋、護龍石、龍鱗吊墜……但是,就是沒有鸞峰要找的救命丹藥,甚至於一顆都沒有。

此時的夏瑛已是氣若遊絲,看其樣子,過不了多久就會氣絕。

「媽的,難道這就是我的命運嗎?」鸞峰悲傷至極,心想,自己愛著的兩個人,一個被其家人帶走,一個竟然身懷重疾。

「年輕人,你想救她嗎?」

但是,就在鸞峰攥著夏瑛的手掌,顫慄不已,自責內疚之時,一道聲音霍然間傳了出來。這也是使得鸞峰一驚。

「什麼人?」鸞峰大喝一聲,抬眼警惕著四周,生怕有什麼心存不軌之人,對夏瑛造成傷害。

卻是見到從那鱗木樹的後面,竟然慢慢地走出來一個臉上扣著狐狸面具的男子。

男子一身粗布灰衣,腰間扎著一根麻繩,黑色的長發之中竟然長出一綹黃色的髮絲來。

面具男子陰陽怪氣地道,「你問我是什麼人?!這個很好笑,我出現在這裡,自然是救你朋友的人。難道你覺得我會在這偌大的曠地間閑逛嗎?」

鸞峰覺得眼前之人莫名奇妙,但是,聽他剛才說話,似乎能夠救治夏瑛的性命。

於是,鸞峰忙問道,「前輩,剛才您說,您能夠救治我朋友的性命。不知道,所言可真?」

「這個啊,嘿嘿……千真萬確。」

那面具男子竟然陰陽怪氣地笑了起來,那綹黃色的髮絲正好遮住了他的一隻眼睛,讓鸞峰更覺得眼前之人深不可測。

聽到面具男子回答自己,說,可以救夏瑛,鸞峰也是臉上露出喜色,心道,能救治總比讓夏瑛在這裡等死要強上很多。

鸞峰趕忙下跪,開始磕起頭來,乞求道,「前輩,求求您,救救我的朋友,她還年輕,正直美好年華,不能就這樣的死去。求求您了……您要是能夠救了她,我鸞峰什麼都願意付出的,只求您救她一命。」

而那面具男子只是一直地看著在那裡磕頭的鸞峰,卻是並不言語。

此刻的鸞峰也是不知道如何是好,只能一直的磕著頭,直到額頭被碎石所咯破,他還在磕著,只求眼前的面具男子,能夠救下夏瑛的性命。

那面具男子凝視鸞峰一陣,見其為自己的至愛之人如此,也是揮了揮手道,揚聲道,「罷了罷了,你起來吧!我也沒有說不救她,你又何必這樣呢!但要是救她,也可以,我有一個條件。」

「什麼條件,只要我鸞峰能夠做到的,我將萬死不辭。」

鸞峰抬起有些紫青的臉龐,抬頭凝望著站在自己跟前的那面具男子。

「不用你萬死不辭,我只讓你十年之內,不再見這位姑娘。」

「如何?」

那面具男子侃侃而談,從那從狐狸面具之中所透露出來的狡黠目光,讓鸞峰覺得自己的秘密好像是暴露在空氣中一般。心想,他不要我的護龍石和龍鱗吊墜嗎?

對於,面具男子的話,鸞峰先是怔了一下,但隨即,點頭道,「只要能救夏瑛,多長時間,我都願意等的。」

聽了鸞峰的話,那面具男子也是在狐狸面具之後發出陰柔的笑聲,道,「好,既然如此,那我就救她一救。」

說著,面具男子直奔夏瑛跟前,卻是見到他的手掌探向夏瑛的小腹之處,之後,一股黑色的龍氣從其手掌之中緩緩地流入到夏瑛的小腹之內。

見到那黑色的龍氣,鸞峰也是一驚,心道,沒想到此人竟然是龍天師境界的御龍師,比自己還要高上兩個級別,當真是厲害的人物啊。 隨著面具男子手掌之上的黑色龍氣緩緩地注入到夏瑛的小腹之中,夏瑛臉面上的蒼白之色也是有所好轉,慢慢地竟開始出現紅潤。

「啊」

輕喚一聲,夏瑛竟在面具男子龍氣的輸送下,全身一顫,看上去多有好轉。

看到夏瑛睜開眼睛,那面具男子才收回手掌,指尖一動,竟然如變戲法一般,變出來一枚紅色的丹丸,手掌一探,在鸞峰猝不及防之下,捏開夏瑛的下顎,並將那紅色丹丸扔到夏瑛的嘴巴之中。

回覺過來的鸞峰,目光冷厲,直接伸手向那面具男子拍去,厲聲道,「前輩,你幹什麼?你給她吃的是什麼?」

而面具男子卻是一個閃身,立在一邊,摩挲了一下那綹黃色的髮絲,無所謂地道,「救人哦,你以為我在幹什麼?」

鸞峰還是有些不相信,怒懣道,「你救人大可光明正大地救,為何強行將丹丸塞入她口中,肯定是你所圖不軌。

還不快交出解藥來,要不然,我鸞峰與你勢不兩立,不死不休。」

「不要瞎說,我都說了我是在救人了,你讓我如何交出解藥。我看你小子是得了失心瘋了吧!」那面具男子調侃道,面具下的眼皮眯成一條細線。

「好吧,既然你不肯交出解藥,那我只好出手了。」

鸞峰很篤定眼前的這面具男子定然是所圖不軌,要不然,也不會像剛才那般亟亟出手。

但是,就在鸞峰剛要出手之時,夏瑛卻是緩緩地扶著鱗木樹,站了起來,低聲道,「不要傷了前輩,我沒有事。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