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那是當然。聽家丁們說,老爺三句不離女兒的好,老爺對殿下可是掛記得很呢!”

“等事情了了,我們歸寧看看他老人家。”素月笑道。

——————

數月後,皇后歸寧,再度回宮,流言四起,說皇后這幾日召集舊部,意圖謀反,皇帝問詢,素月目光灼灼,說道:“你終究還是信不過我!”

“如何信不過?朕已經封了你做皇后!”

“若是信得過,就不會用我來對付冷青松,也不會用皇子來要挾我,更不會讓我手刃兄長。”

“這麼說,其實這麼久你都是一直在假寐!”

“是啊,熊都咬到咽喉了,不假寐裝死,如何得活?”

“好,無論怎麼做,你都有理。那既然假寐就應當做假寐該做的事情!”

雲翻雨驟之後,赫連天抹去了素月眼角的淚珠:“原來你也會痛苦流淚。”

素月別過頭不說話。

“對不起。我征服了天下,卻對你絲毫奈何不得。你可知你若是個男子,你早已死在我長槍之下百回了,甚至在當初的軍營裏……”

“若我是個男子,就不會屈之你下了。我們見面的地方是戰場!”

“大膽!……”

素月接茬道:“禁足幽蘭殿!妾今日就搬過去面壁思過。”

“你——”赫連天話未說完,人早已離去。

——————

赫連天晚飯之後,便去往了幽蘭殿,想看看素月氣鼓鼓的樣子。邁進殿門,素月叫道:“別動!”赫連天站着紋絲不動,一個時辰後,“好啦!你看看,畫的如何。”

赫連天原本以爲這裏有什麼危險,不想素月僅僅是爲了作畫。再看畫,鏤空窗透出的日光、幾片竹葉搖曳,飄揚的赭紅衣帶。

赫連天皺了皺眉:“只有衣帶?人呢?”

素月講解道:“我所作的話題爲《貴風》,你看風看不見,但能通過搖曳的竹葉、飄揚的衣帶看到,陽光照射下的金色鏤空窗、赭紅衣帶則可看出主人定是貴族子弟。這是我看以《深山藏古寺》爲題,用和尚來代替廟激發了靈感,遂作了這幅畫。”

赫連天啞口無言。 輦路行看斗柄東,簾垂殿閣轉春風。樹林隱翳燈含霧,河漢欹斜月墜空。

新蕊漫知紅簌簌,舊山常夢直叢叢。賞心樂事須年少,老去應無日再中。

([宋] 王安石 季春上旬苑中即事)

******

景和四年季春,吉,巳享先蠶,遂以親桑。親蠶大典,示天下母儀之德,後攜六尚宮嬪命婦聚於先蠶壇,一叩謝上天恩賜、二不忘平民之苦。祭蠶大禮、齋戒三日,皇后同命婦於蠶室使蠶,皆齋。前享一日,聖壇設位。享日,未明四刻,捶鼓三嚴,命婦立於庭,六尚候於閣,後服鞠衣升車,內命婦宮人乘車次從,翊駕之官乘馬護行。未明十五刻,鸞刀割牲,豆取毛血。五刻,司設升,設先蠶氏神座於壇上北方,南向。其日三刻,駕至大次門外,回車南向,尚儀進車前跪奏稱:“尚儀妾姓言,請降車。”皇后降車,衆人入自東門,當壇南,北向西上。司贊曰:“再拜。”尚儀以下皆再拜,就位。皇后停大次半刻頃,出次,入自東門,至版位,西向立。皇后三拜後受幣。初,皇后奠幣,司膳率女進饌。司膳引饌入,皇后罍洗、受爵、酒尊,尚儀持版進於神座之右,東面跪讀祝文。皇后再拜受爵,跪,祭酒,啐酒,奠爵。皇后授命左右,進饌者持籩、 俎進神前,三牲胙肉各置一俎,又以籩取稷、黍飯共置一籩。尚儀以飯籩、胙俎西向以次進。皇后乃跪取爵,遂飲,卒爵,興,再拜,降自南陛,復於位。禮畢。這一次的親蠶大禮空前盛大,還有外國女使外國公主的加入,這無疑說明了皇后懿德四方,也給那些蠢蠢欲動的舊黨帶來壓力。

——————

親蠶禮後,外使覲見。爲展現晉泱國的包容開放,這一次宴會上加了西域舞。皇帝同皇后端坐北臺觀賞舞樂。素月暗歎:“莫非這就是尬舞的鼻祖,想不到古人竟開放到如此地步。”

這話卻輕飄飄落在了赫連天耳中,赫連天湊過去低語道:“莫非梓潼也看過類似舞蹈。”

“噢,有人叫尬舞或者熱舞,不過其風流韻趣比起這西域舞蹈卻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愛上單細胞男人 素月耳語道。

“哦?那不如爲吾等舞一段,讓我們開開眼界!”赫連天道。

“不可以!會被媽媽,不,娘罵死的!”素月脫口而出,“少,少兒不宜!”那聲音不高,卻讓衆人聽了個真切,滿座鬨堂大笑。

聽到衆人大笑,素月恨不得找個地縫鑽去,低頭尷尬道:“我還是去後臺編舞吧!”說罷,灰溜溜地離開。

宴會結束,外使留下了三道難題:璇璣圖、四巧圖、舞袖圖。

璇璣圖,八百四十一字卻有七千九百五十八首詩,蘇繡在絲絹上,考驗的是女工、文才。

四巧圖,四塊不規則板拼湊出萬千世界,看的是慧心和眼界。

舞袖圖,通過舞女的動作展現平民生活,探的是民情和國治。

皇后拿到三道題目,召集內外命婦,齊解難題。三日後,皇后獻上答卷,璇璣圖以意代字、五五二十五個圖標,五五二十五個含義,依舊有十二種讀法,也就是十二首詩句。四巧圖,圖像是飛龍水中翔。舞袖圖,男耕女織、男牧女饌,呈現了大江南北的風土人情。外使驚讚不絕。

倒是赫連天卻在皇后寢宮的桌案上看到了素月的答卷,私愛素月的圖,問道:“旁人都恨不得推薦自己的作品,就是糟糠柳絮也要說的天花亂墜,可你倒好,反倒是壓了箱底。”

素月盈盈道:“一花獨放不是春,百花開放滿園春。妾一人好,不算好,若是後宮人皆有才華,才能展現出我們晉泱人才濟濟,才能揚我國威。”

——————

送走使臣後,素月落得了暫時的清閒,便又想着到宮外去了。都說風月裏的計謀不是計謀,是情趣;風月裏的情趣不是情趣,是計謀。素月這次攜太子和漣公主微服出宮,也給赫連天帶回了禮物,卻故意只帶自己喜愛的的樣式種類,而在赫連天面前說還有許多樣式,專撿赫連天喜歡的說,以此來引誘他與他們一起逛集市。

看到赫連天枕頭下,自己在曇香樓做的詩作,和與此關聯被劃掉的名字,素月感慨萬千,對赫連天說道:“這三年,你爲我做了許多,我很感激,只是我覺得不值得。”

赫連天道:“就算是陌路人,也相伴了數年,也有感情,何況你立下汗馬功勞、還是我的妻,有什麼值不值得。”

素月輕輕道:“在外漂泊的這些年,我感受到了人世間最樸實真摯的情感和險惡爭奪後的無奈。我也仇恨詛咒過,也曾想過報復,奈何當初無能爲力。不過後來我釋然了,因爲他們不值得。不值得爲一個無關緊要的小人物而造下罪孽,受到懲處。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修羅場,可惜人們只看到他人的歡樂和自己的苦楚。

“就算施而不得也無需沮喪,孔子尚曰:‘求仁而得仁,有何怨?’施捨是體現自己的價值,快樂的是過程,未受恩惠、甚至是遭受落井下石那是他人的罪惡與悔恨,又何必讓自己徒增煩憂?

‘山重水複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再難的事情,睡一覺,就過去了。艱難的路,難的不是經歷,而是回首;如同快樂,往往不是當時,而是回憶。”

“既然過去了,就不必緬懷,應該立足當下。既然我爲你做了這麼多,你就沒有可以表示感謝的?”赫連天打趣道。

“你要什麼?”素月單刀直入。

赫連天也不委婉,直接道:“部錢財最近比較緊,你殿裏的藏品價值千金,又數不勝數,何不貢獻一些。我看就那個冰裂白玉瓶就好。”

“不行!”素月斬釘截鐵道,“只有一對雙耳瑪瑙瓶可給你處置,其餘都不行。鑑於你以往的行跡,不用打欠條了!”

赫連天本來很高興不用打欠條很高興,但聽她說是鑑於他以往的行跡,不由問道:“什麼行跡?”

“借錢不還!”

——————

明霞殿。太子赫連澤對漣公主說道:“漣姐姐,今天玩得好開心啊!漣姐姐你呢?”

“嗯,和姑姑和你一起的日子是我最快樂的時光。”漣公主道。

赫連澤又說道:“漣姐姐,我有一事不明。娘說你是過去的她,娘爲什麼這麼說?”

“因爲我和姑姑都是前岐的棋子,作爲和親公主而經過特殊訓練的。對於任何一個人都是慘痛的記憶。”

“可娘對過往總是說的那麼輕鬆有趣。”

“這我就不知道了。”

******

閒士侃曰:我喜歡一個人在圖書館、自習室的感覺,喜歡一個人在林蔭道中跑步的感覺,聆聽大自然的聲音,風聲、雨聲、鳥聲,我記得有一個故事,《冬天的橡樹》,小男孩喜歡走在林蔭道中的小動物、樹木,他遲到了,老師讓他說一個名詞,他說道冬天的橡樹,老師讓去掉“冬天的”,但小男孩執意不去,說那樣會少許多趣味。老師要去找家長,小男孩便帶老師穿過了林蔭道,老師也感到了大自然的美妙,改變了自己的心意,教學本就是教學相長的過程。那份尋找美的心不能丟。書是聖人從自然中來,格物致知,那麼我們也不必拘泥於書本,走進自然,去挖掘探索新的知識,也是一種快樂。 改革在如火如荼地進行,素月也陪着太子一起學習。

改革的前方一片黑暗,有時候有答案的題目很容易,反倒是人生沒有答案很難,有選擇是幸運,沒有選擇是迷茫困惑。

太子問道:“娘,爲什麼弟弟妹妹不用像我這麼努力學習?他們依然過得也很好啊!”

素月道:“曾經我也一度困惑,爲什麼別人都能輕而易舉地學習,而我卻不管怎麼學,都是平平的。儘管這樣,我還是要比別人多學一些,那麼多學的意義又是何在?有的人很輕鬆就到了成功的彼岸,可有的人,一生努力,又在爲了什麼?讀《西遊記》時,觀音菩薩總是說修成正果,但修正果的人不一定都要經歷九九八十一難,這又是爲什麼?黑熊精、紅孩兒遇到了孫悟空就修成了正果,而孫悟空遇到觀音、唐僧卻歷經八十一難修成正果。大家都修成正果,有人難、有人易,但修的果卻不一樣。許多經歷,看似每個人都要經歷,看似再普通、再正常不過的經歷,但每個人走都是不同的方式,經歷的難處也不一樣,所謂八仙過海各顯神通。很多時候,我們經不起失敗,不是年齡、拼搏的問題,我們需要引路人、需要北極星。”

“那學習和人生有沒有捷徑?”赫連澤歪着腦袋問道。

“當然有啊,我們做個遊戲吧!”素月拿了一根五尺長、一尺寬的扁木棍,架在筆架上,木棍的一端放着半個拳頭大的石頭,“我們撬兩次石頭,一次,撬的一端離筆架近一些,一次遠一些,看看兩次有什麼感覺。”

赫連澤按照素月說的做:“好像離筆架近要費力,離筆架遠省力。”

“很好,那這次我們移石頭,你的手移動相等的距離,同樣,一次離筆架近一些,一次遠一些。”

赫連澤答道:“離筆架近的,石頭移動的距離遠,離筆架近的反而移動距離近。”

素月循循善誘道:“所謂魚和熊掌不可兼得。欲要省力,就要多走幾步路;欲要少走路,就要費些力。學習也一樣,你若不想用功苦背,就要查閱更多的書籍通徹理解後,書自然就背下來了;你若不想查閱古籍,也就只有強背硬記,不過記下來也要在日後慢慢理解。書山有路勤爲徑,學海無涯苦作舟。”

赫連澤耷拉着腦袋說道:“說了許多還是沒有捷徑。”

素月柔聲道:“捷徑是要付出代價的。你看,槓桿越費力距離就越短;越省力距離越長,這人生和學習也一樣,殊途同歸。娘承認,學習是一件痛苦的事情,但我們都逃不掉;不論是什麼考試,不論是誰,其實都沒有必勝的把握,即使他談笑風生。人面對不定因素,會有恐慌,很自然,微笑面對它吧,不管結果如何,努力給自己一個滿意答覆。即使是蝸牛和烏龜,也有他們的快樂,即使是麋鹿和兔子,也有他們的煩惱,慢有慢的悠閒,快又快的危險,我就要那個慢悠悠的快樂吧!”

赫連澤低着頭,有些不悅:“娘你小時候也是像我這般學習嗎?”

素月悲慼地點了點頭:“都是這麼過來的,你看娘現在還在和你一樣苦學啊!來,再告你一個好玩的。”素月蘸着水在桌子上寫着,F1*L1=F2*L2,“你看,這是乘積的關係,是可以翻倍的,你用兩倍的力氣換來兩倍的距離,就是說你的力氣用得越多收效也成倍啊。不過,你若是無聊或者累了,也可以玩平衡啊,這是我學累了最愛玩的,嗯——兩端分別放兩個不同的小炭塊、或者小石頭,調節支點在木棍的位置,讓兩端保持平衡。如果你覺得夫子的課無聊,可以玩玩,當然,木棍的平面越窄,難度係數越高。”素月一邊說,一邊比劃着。

“原來娘你也——”赫連澤笑了。

“噓——這是祕密。”素月小心道,“不過說起來,這帝王也是玩的一個平衡術,不過是木塊換成了人和人之間的勢力而已。”

“娘,我覺得帝王之術好難!《奇門遁甲》我學不懂。”

“其實,學習《奇門遁甲》只是想讓你明白這世界萬物運行規律。一個好的君王,不一定有多少文韜武略,最重要的是有一雙穿透時空的眼睛和有膽有識的魄力,去開創一個新時代,帶領他的子民走向美好富強的生活,是物可盡其用、人可盡其才的開元盛年。”

“那學習有什麼方法呢?娘記憶力很好,這其中有什麼方法?”

“孃的記憶是這樣的,記憶等於數字加邏輯加想象,數字是爲了不漏掉,想象圖畫是爲了將知識點串聯,邏輯是畫面缺失的提醒。”

“娘,我還有一事不明,弟弟赫連灝說學習沒用,越看書越看到社會的黑暗,越看越絕望。”赫連灝是齊賢妃的兒子。

素月語重心長道:“博覽羣書不是爲了悲天憫人,而是爲了救贖度化,既是他人,也是自己。要胸中有丘壑,肚裏有乾坤,不糾結於小事小非,心胸坦蕩,從心所欲,無藉於萬物,繪製自己的宏圖大業。要記得,壁立千仞,無欲則剛。”

赫連澤反問道:“可荀子說,‘君子性非異也,善假於物也’不就是說要會利用事物、藉助他人來幫助自己完成事情嗎?”

素月微微一笑:“你功課做得很好,學會辯術了。此借非彼借(‘藉’,同借),這裏的‘藉’是不因萬物變化而改變自己的方向,所以是不借助萬物而實現自己的夢想,反之,則是若是沒有所借之物,依然能夠從心所欲,所謂‘至人無己,神人無功,聖人無名。’這兩者其實都是爲了達到自己所追求的的境界。”

赫連澤若有所思點點頭。

素月解釋道:“就比如,你是要成就帝王之業,夫子教你課業,你就要學習。但是功課你很喜歡,但夫子常笞責你,功課業績也不如你所期望的,你還要學功課嗎?”

赫連澤搖了搖頭。

“你看,你是因爲夫子不學,還是因爲你自己沒有學好而喪失學習的慾望呢?無論是因爲什麼,你都不應該放棄課業,夫子、成績都是外界的因素,你不能因爲外界不如願而放棄自己的宏圖,如果放棄,那‘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豈非一事無成了嗎?但你爲了學好功課,而求助於你不喜歡的夫子、借問同學、尋找相關的典籍,這就是荀子所說的‘君子之借’。你能放下私恨,求助於夫子,是你胸襟寬廣;你不因課業不就而放棄,反而更加努力鑽研,能做好自己不喜歡的事情,纔是真正的優秀;能盡其所能,調動一切服務於自己,這是大才。”

“娘,兒臣明白了,兒臣這就去溫習功課。”

素月點點頭:“One equal temper of heroic hearts made by time and fate, but strong in will. To strive, to seek, to fight and not to yield.當英雄的心被時間和命運璀璨,但至少有堅強的意志還能去追求、去尋找、去鬥爭而永不放棄。許多時候,我們做事是憑着一腔的熱情,當熱情退卻後,就只剩下堅持和希望。可惜的是,靡不有初,鮮克有終。” 北方前岐百姓上街遊街抗議苛捐雜稅、桑弧等人犯上作亂、作奸犯科。桑弧等人趁機上奏前岐人民意圖謀反,請求皇帝斬草除根、趕盡殺絕。

聽聞遊行,皇帝大怒,欲要斬殺遊行百姓。此事也驚動了坤華宮主。“遊行!”素月想起曾經自己在民間也遇到官員欺壓百姓、不公不正的事情,素月問道爲何不遊行請命?衆人回答怕被責罰害命。素月反駁法不責衆,若是官員無辜害命,官員自己也要擔責任,有何畏懼,鼓勵衆人學會爭取自己應有的權利——人身權利。聞說皇帝要鎮壓作亂百姓,素月急急勸解:“天下人不敢言而憎怒,秦亡矣;慮壅蔽恆虛心以納下,唐興也。今天下人敢冒死勸諫,乃因君爲明君,開明之治彪炳千秋,此事可令天下人稱頌,君何以滅人口而使衆人覆舟焉?”不想赫連天只當皇后是前岐人,只是一心維護前岐人民,對素月的勸解只是牴觸,不僅一句不聽,反而將皇后囚禁。

冷宮幽蘭殿,太子赫連澤探望母后,素月以封神榜故事曉瑜太子。

“封神榜的故事講完了。你喜歡狐狸精嗎?”

“不喜歡!”

“爲什麼?”

“她是壞的,做了許多壞事!”

“那如果她沒有做壞事呢?你還喜歡漂亮的狐狸精嗎?”

“不喜歡!妖精都是不好的!”

“‘天地不仁,以萬物爲芻狗;聖人不仁,以百姓爲芻狗。’衆生平等,無高低貴賤、尊卑優劣之分。難道就因爲她是妖精、她是異類就要排斥她嗎?人的道德基於移情作用,人的暴行源於‘他者化’。移情作用是設身處地爲他人着想,所以我們善良、寬容;他者化,認爲他人不屬於我們所在羣體或部落,會視他人爲畜類或劣等人,所以實施暴行屠殺,進而造成社會動盪、引發戰爭。這兩者是相互排斥的。告訴我,如果狐狸精沒有做壞事,你還會討厭她嗎?”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