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那抹才剛消失的黑影不知何時出現在身邊。只見此黑影驟眼看去非虛非實,就像一團黑色的濃霧,強行凝聚成的一頭黑虎虛影。而那雙幽白色的豎瞳警剔的四處張望。

蕭虎同樣眼中泛過一抹月色,已是施展起【夜月觀星】之法。

月眸與白瞳,同時落在一個方向。

而這時,那抹黑影已是動了,像是瞬間轉移的出現,那雙陰冷的爪子帶著撕天裂地的威勢落下。 第五百九十八章──樹下有鬼

林中有樹,樹下有人。

說是人,更似是鬼,更像幽靈。

幽冥那帶著驚天動地氣勢的一爪落下,哪怕是徐焰如此逆天之軀恐怕也未必敢胡亂硬接。但那一爪卻似是落在空處,直接轟在地面上,雪地亂濺。

而那道身影卻仍然站在原地,平淡的看了黑虎一眼,幽冥瞬間如遭重擊化回一團黑影沒入蕭虎體內消失不見。

「黃泉道?」聲音低沉,沙啞。

又似不知過去多久沒有開口。

而蕭虎卻是一動沒有動,同樣不發一言。

不是不想動,而是動不了。

他的感知探測過去卻像是什麼都感受不到,只是有著一股可怕的力量,無形中束綁住自己。莫說動,就連心神想要召出【無光】、【寂夜】兩大法寶也是辦不了。

實力差距太大。

蕭虎乃屍紋道聖子,見過的高手何其多?

但他感覺上,此人的境界只能以深不可測形容。哪怕凌飛恐怕也不能在此人手下過得了一招半式。

這是哪裡冒出來的人?

而且聽他竟然一口道破自己修的乃是失傳近千年的黃泉道法!?

「出身於屍紋道,卻修黃泉道法。可算是出淤泥而不染。」

「賜你一道機緣。」

「扛得過去便夠你活用終身,扛不過去……活著又有何用?」

樹下那道黑影仍然無法看出端倪,但蕭虎眼中卻是陡然不斷放大,漆黑入目而來。

戛然間,蕭虎失去意識僵立在原地,一動也不動。

風雪自然毫不客氣,鋪天蓋地的降下,把他的身影鑄成一個雪人。

而那道黑影已經消失不見。

四周寂靜無聲,只有一個大雪人立於路旁,無人留意。

…………

這是夕陽快將西下。

于山邊的一座華麗的宮殿,有著一處別宮。

很難想象這座看似樸實平淡的別宮,竟然便是大名鼎鼎的朝霞宮宮主──萬千紅的住所。

萬千紅身披紅袍,停下手中的針線。

目光看望山邊景色。

朝霞宮自有毒障,那是毒,也是對朝霞宮先天的一種保護。而每當夕陽西下,殘陽之光穿過毒障,把整座宮殿彷佛籠罩在七彩的霞光當中,令人目不暇給。

萬千紅見過這道景色太多遍,但卻是永遠都看不厭。

每到這個時刻,不論她在忙著什麼,都會停下一瞬間,好好欣賞這座專屬於朝霞宮的光景。只是很快,她的身後傳出一股波動。

萬千紅緩緩轉身看去,那傾國傾城的面龐勾出一抹動人的笑意。

這小傢伙當真不得了。

在他這個年齡,自己大概還在一紋境呢。

很快,波動陡然消散。

但山間遠處、那伴著朝霞宮而生的尖刺叢林,卻是響起了無數猿啼。因為它們感受到了夥伴突破的氣息,那是恭賀及歡呼的聲音。

一道精瘦的身影緩步走出來。

他身上穿著一襲紫袍,只是紫袍此刻卻是明顯經過修剪,袍身被剪至腰間、穿著的深紫色長褲卻是卷至及膝,看上去沒有半分冗贅,卻是很乾凈利落。

他的目光第一時間落在那站在亭間的身影,一時間不禁愣住。

此刻整座宮殿被五光十色的彩霞瀰漫,就似身處於幻境之中。

而在身前不遠處的小亭里,一名女子身披紅袍,手中執著針線,背靠著亭柱而坐。她的目光同樣望著自己,那傾城之眸,有著自豪及滿意之色。

他感覺很古怪。

這種感受,哪怕他兩世為人都從未感受過。

他不解,但卻沒有說出口。或者是因為他從來都不太喜歡說話。

他只想靜靜的感受著這種令他古怪、卻又很舒服的氛圍,直至永遠。

「突破了?」女子笑意盈盈。

他點頭,沒有開口。

彷佛有點不知道說什麼,手也不知道該放在何處,這是所謂的手足無措嗎?

「很好。」女子聽到他肯定的答案,更加滿意的點頭:「那麼我們可以開始第二階段的修練。」

「第二階段?」男子終於開口,顯然要令他開口詢問是一件相當困難的事。

此女子一笑傾城,如同繁花盛開,萬紫千紅。自然便是當今朝霞宮主,也是千紋境的強者──萬千紅。

而青年男子便是萬爾豪。

萬千紅呵呵一笑:「跟我來吧。」

她站起來,把手中針線擱在亭子的石桌上。

然後她來到萬爾豪身前,伸出了那隻白晢玉手。萬爾豪會意,同樣伸出了手握住了她。這是自萬爾豪小時候,萬千紅像是小師傅般拖著他四處去般,二人早已無比習慣。

但偏偏這次萬爾豪內心卻只感入手一片柔嫩,彷佛握著一片羊脂,心生不忍鬆手之意。

當他回過神來,四周景物已是變化。

但此地他卻並不陌生。

朝霞宮佔地極廣,沿山而建。

而此處正是山間深處,平常也人跡可至。因為這裡是朝霞宮的一處禁地──【幻霞徑】。

萬千紅鬆開了手,沒有察覺到萬爾豪的異樣:「對幻霞徑,恐怕你也不陌生吧。」

萬爾豪壓住心頭異樣,面上仍然那副漠然神色:「千幻之徑,洗神煉心。」

「對。」萬千紅微笑:「在朝霞宮,【幻霞徑】算是頂級禁地歷練之地。當中對於參悟有著奇效,你的本命紋圖【萬兵冢】我看過了,對於方向你大概早有想法。但那並不足夠。」

「對紋師而言,本命紋圖的重要性不言而喻。那本命二字,指的便是與自身息息相關。你雖已踏入十紋境,但當代著實反常,不論四季山那個與你交好的楊小娃娃,還是雲府那兩個孩子,都是絕頂天才。」

「要能更上一層樓,只能繼續進步。」

「一紋境巔峰的精神力,便是踏入【幻霞徑】的門坎。若是低於此水平的精神修為,是無法進入其中,其內千幻之意對參悟紋圖有著奇效。只是一切都是禍福相依。」

「幻霞徑同樣無比危險,裡面因為天地奇特之處,自生幻境。其幻境無比真實,一個不慎便是陷進幻境里,終生走不出來。」

說到這裡,萬千紅的面色都略帶凝重:「更重要的是,若你陷進去后,哪怕連我都無法把你救出。莫被【幻霞徑】的徑字誤導,裡面自成空間,岔路何止千萬?哪怕連我都無法把整個地方走遍,而且同樣也按照修為的不同,走過去的路同樣會有所分別。」 第五百九十九章──大道不孤

萬千紅面色凝重的道:「若你出事了,至少以我千紋境的修為,絕不會在路中遇上十紋境的你。」

「我沒有強逼你進去的打算,最後決定在你手中。若是你想要先行鞏固修為一年半載,甚至待突破到百紋境后再闖也可以。」

萬爾豪一直默默聽著,沒有說話。

待萬千紅說畢,他才抬起頭來:「那為什麼讓我現在進去?」

萬千紅訝然一笑:「自然是因為你這小傢伙同樣也是一個小怪物。年紀輕輕卻是心志極堅,不為外物所動。我所說的也只是將風險告訴你,雖然我是覺得以你堅如岩石的心志不會受到那些幻境所影響。」

萬爾豪又再次沉默,良久他突然說了句古怪的話:「妳曾說過,妳終身不嫁是因為要走修之大道吧?」

萬千紅一愕,隨即失笑的輕輕敲打了萬爾豪的腦袋:「你在說些什麼,為師的大事還輪不到你這小傢伙來操心。」

她轉過身去,彷佛遠望著整個天下。此刻,她不再是那個傾國傾城的絕色美女,而是天下大勢力之一的一方霸主!

「大道必孤,走得越高,看得越多,不懂的也越多。所謂高處不勝寒,哪有可能有心思去理那些紅塵俗事?」她說得很輕,只是卻帶著一股隱隱的孤寂。

畢竟不是每個人都能像楊家楊夏那性格,愛上一個凡人然後生兒育女,卻又要忍受數十年後黃花老去、花謝心碎之日。與其這樣,她寧願從一開始便不接受這種明知道將會令她心疼的情與事,自然不會有心碎之時。

像自己那死去的師弟,便是一個例子。

…………

萬爾豪再次沉默,然後查看起自身的儲物空間。

大概不會再有別人像他這樣,在儲物空間放上能堅持至少一年,甚至數年的硬餅與食水。他前世乃一軍之神,經歷過的戰事何其多?大概也只有他才會有這種強烈的生存意識。

在查看自己的食物及食水都準備良好后,他便轉身向著【幻霞徑】走去。

萬千紅在聽到腳步聲后便感愕然。

她轉身,只見到一名青年的背影。

他的身影不高大、不厚寬,卻是很瘦削、孤高,彷佛一座參天而起的孤峰。

他的步伐不大,卻很精準、堅定。

「大道不孤。」青年沒有停下腳步,只是扔下一句話:「只要待我追趕上來就好了。」

當萬千紅回過神來,青年那略顯瘦削幹練的背影已沒入幻霞徑中不見。她久久無語,還是無法想象這樣一名只有十紋境的青年,在毫不猶豫下便走進了天下禁地之一的【幻霞徑】。

只是她不明白那句話是什麼意思。

她不懂。

其實他也不懂,只是他很想證明某些事情。

但他性格跟那個前世的師弟一樣,不喜歡說,只想直接證明出來。

所以他想也不想便進去了。

她從不曾經歷世間情愛之事,又豈會明白?

他上世久經戰事,又豈會懂如何表達出來?

…………

他走了進去,似是走進了一個光怪陸離的世界。

正如萬千紅所言,他心志極堅,如同頑石。

又有什麼能動搖到他的道心?

他身前的霞光霧氣變化,不再光亮,反而是一片黑夜。

只有一個火堆,以及零落坐在旁邊的戰士,那一個個面龐都是熟悉無比,哪怕過去二十多年仍然歷歷在目。因為他們每一個,都與自己經過生死、度過患難。

而在他身旁,一名面上同樣木訥漠然的青年看向自己,罕有的露出了笑容:「師兄。」

萬爾豪面上露出一抹茫然:「游龍?你怎麼會在這裡?」

…………

於空中,一抹雲影呼嘯掠過,把四周的雲團從中斬開兩半。

風雪漸斂。

不是因為放過他們,而是因為時節。

隆寒已去,初春漸來。

一股濃重的春意開始彌補整個南方,到了這個時候,有某些南方城鎮或村子都會開起了慶典。畢竟春至便是南方和暖的節日,這總是令大部份人都特別高興起來。

徐焰一行三人騰雲駕霧,雲間有著一團無形的紋力防護,免寒風侵襲。

他們離開藏鋒城已有兩周。

這一路趕過來,幸好雲府世代相傳的紋圖【浮雲】其速度不慢,加上由徐焰與金千機二人接力去施展之下,速度倒也不慢。這時徐焰便無比怨恨起那個什麼不讓雲府弟子使用傳送紋圖的規條。

越想越是生氣,徐焰便拿起腰間葫蘆喝起一口。

幸好三人偶爾也會落下,隨意打些野味,又或者找些小村落借宿,倒是顯得旅程不太寂寞了。

…………

「什麼人?」

陡然,一道蒼老的暴喝聲響起。

徐焰三人那騰飛著的雲霧彷佛受到一股無形的力量壓制,無法再向前移動半步。

徐焰與金千機皆面露驚訝之色,藍明心仍然眨巴著眼睛,彷佛天不怕地不怕的四處打量,想要找到開口的那個人。

金千機站起來,抱拳道:「雲府弟子金千機、徐焰,攜同童子藍明心,想要借路前往北方。」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