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那怕被人稱之為仙子的她,那怕是她天生仙骨,面對鎮天神女紫翠凝也不敢掉於輕心!

傳說是黑龍王指定的傳人!面對鎮天神女之時,不論是怎麼樣的天才,不論是怎麼樣的妖孽,都不敢掉於輕心!

在黑龍王還在的時代,連仙帝者尊之遠之!今日就算黑龍王不在了,鎮天神女作為傳說是黑龍王指定的傳人,又有誰不忌憚三分呢。

紫翠凝駕臨,姬空無敵頓時臉色一沉,他雙目一凝,星辰薈萃,瞬間爆發了可怕無比的神威,在這剎那之間,他如同一尊神祇附體一樣!

在萬古門戶之內,很多人看到這一幕,都不由面面相覷!很多人都不由為之動容。

「凶人李七夜,仙子梅素瑤,神人姬空無敵,神女紫翠凝,可以說當世年輕一輩最巔峰的四個人終於聚集在一起了。」看到李七夜他們四個人都進入了別外的一個時空,有人不由喃喃地說道。

「姬空無敵與鎮天神女可是生死仇敵呀,一相見,那是生死之局!」也有王子不由喃喃地說道。

當年黑龍王與踏空仙帝一戰,乃是九界皆知的事情,這一戰黑龍王撕裂了天命,後來黑龍王消失了,踏空仙帝也消失了,傳說,這一戰之後,鎮天海城與踏空山從此是誓不兩立!

姬空無敵乃是踏空山的傳人,鎮天神女也是鎮天海城的傳人,俗話說仇人相見,分外眼紅,姬空無敵也好,鎮天神女也罷,雙雙相見,只怕是要殺個你死我活。

鎮天神女踏波而至,掌執黑龍槍,直指姬空無敵與梅素瑤,氣勢如虹貫日,說道:「你們兩個一同上吧!」

如此霸氣的話,頓時不知道震懾了多少人,這可是仙子梅素瑤,神人姬空無敵,今日鎮天神女以一挑二,這簡直就是目無餘子,傲視九天十地!

「素瑤並未有一戰的興趣。」仙子梅素瑤不食煙火,瞬間以不可思議的姿態脫離現場,身化道光,瞬間向虛空門撲去。

鎮天神女欲動,但李七夜已動,他駕仙橋,直趕而上,說道:「她交給我便可。」

姬空無敵踏步而出,但是,鎮天神女槍封九天,瞬間封住了姬空無敵的去路,說道:「今日休想離開!」

「難道我踏空山怕事不成!」姬空無敵長嘯一聲,神人臨世,法則開天,仙威霸道!

「踏空山算什麼東西!」鎮天神女紫翠凝黑龍槍一出,如黑龍翔空,長吟不止,剎那之間,讓人產生錯覺,宛如黑龍王重生一樣,一槍之下,星辰皆滅,萬道皆崩,任何天才,任何妖孽在這一槍之下都駭然變色。

「黑龍王重生嗎?」見一槍之威,不論是任何人,只要能看到這一幕的人,都不由駭然失色,就算是再高傲的天才,也不由是心裏面發寒。

一個是神人,一個是神女,一個是仙帝六世孫,一個是巨擘指定傳人,雙雙出手崩天滅地,彼此的神通,就算是老一輩的聖尊、聖皇也觀之變色!

而在另一邊,仙子梅素瑤瞬間沖入了虛空門,而李七夜也一下子追了進去,兩個人瞬間消失在虛空門之中。

當李七認踏入虛空門,虛空門並沒有把他傳送到某一個地方,正確地說,踏入了虛空門才發現,這是一個死胡同。

剛踏入虛空門就發現,虛空門更像是一個房間,除了入口,沒有通往其他地方的門戶,整個虛空門乃是以無上法則所築成,天地渾成,似乎它生於混沌,它起始於天地,整個虛空門沒有耀眼的光芒,沒有華麗的色澤,返樸歸真,歸於始步,似乎,一切都是才剛剛開始一樣。

在這裡面只有一件東西,一個符文,一個拳頭大小的符文,整個符文古樸歸真,這個符文極為古老,就算是當世的符文大師都不可能認識這個符文的意義,此符文首尾相銜,左右互抱,上下相通,整個符文渾然一體,沒有起始,沒有終點。

整個符文一看便知不是後天所留,也不是仙王所遺,它是天地所生,自成一體,就是這麼一個簡簡單單的符文,似乎它是闡述著天地奧妙,闡述著萬古玄通。

一看到這個符文,李七夜一下了被吸引住了,他通天地,曉萬古,一看到這一個符文,他便明白這是意味著什麼,這絕對是無價之寶。

被吸引住了不止是李七夜一個人,還有先李七夜一步進來的梅素瑤,看到這一個符文,梅素瑤也為之動容,單是一個符文,便可以通天地奧妙,闡述萬古玄通!(未完待續……) 翌日清早,一隻金隼就忽然出現,在這茶樓的上空盤旋,一副在巡視自己地盤的模樣。

驀地,它發出一聲尖嘯,足以驅趕走所有的小動物。

茶樓最後方的倉庫里,的確有小老鼠哆哆嗦嗦的跑了出來,慌忙逃竄,又好像不知往哪裡逃,慌亂不已。

隨後,那巨大的金隼從半空飛下來,翅展極寬。在偌大的後院落下,翅展緩緩的收起,激起一地的灰塵。

它的尖嘯那麼震耳欲聾,即便是耳朵再不好使,也能聽得到。

門窗緊閉的房間里熱氣蒸騰,這平湖的溫度適宜,這個時節開門開窗也根本不會冷。

而房間經過一夜的門窗緊閉,所有的熱氣都散發不出去,自然是熱的讓人難以忍受。

姚嬰聽到了金隼的叫聲,她幾次想起身,都被按了回去。

那個多出來的,自找虐的人就是阻止她起身的始作俑者,姚嬰認為,這裡的人又不會像太子爺和太子妃那樣會對於他們倆在不在同一間房感到在意,因為這裡都是他的下屬。他只要一瞪眼,誰都不敢再多說什麼。

不過,這個人似乎真是缺少母愛,明知道會難捱不止,可他還是樂此不疲。

「羅大川回來了。」趴在那兒,他一隻手就像一座山,讓她根本無法起身。

「管他呢。」即將忙碌起來,艱險之地,不能帶著她去。

「齊三公子,太陽都出來了,你就打算這般賴床,到時這流言蜚語可就更難聽了。好歹一直英明神武來著,忽然之間如此懶惰,必然會說女人誤事。」長發散亂的鋪著,她的臉埋在裡頭,乍一看像鬼一樣。

「你這小腦瓜專想別人,有這時間,還是多多的放在本公子身上。」按著她的人啞聲道,他更喜歡她在他身上使那些『陰謀詭計』,因為他而費盡心思。

「我若真把注意力都放你身上,怕你會承受不住。」而且,他這就要『撐不住』了,她若是再加把火,他可能真的會炸開。

這話讓人遐想連篇,齊雍笑了一聲,繼而側起身體面對她。即便她眼下像鬼一樣,他也依舊一把將她撈到懷中,「出什麼招兒,本公子都接著。」

他身上很熱,雖說一直是這個溫度,但還是讓姚嬰覺得舒坦。活人的體溫,在冰谷的半年,她對活人又有了新的認識。

驀地,金隼的尖嘯聲再次從外面傳來,它好像很不高興,它來到此處,姚嬰卻不理會它。

姚嬰終於從齊雍的禁錮中掙脫出來,穿好衣服,將頭髮捆起來,隨後將房門打開,外面的空氣灌進來,她也覺得清爽多了。

房間里很熱,齊雍的身上也很熱,這一晚睡得她不時的流汗。到底是宛南,這個時節這種溫度才正常。

朝著金隼走過去,赤蛇早就跑出來和它相見了。兩個傢伙還是那樣,對對方都不太友好。

不過,長時間不見,好像也還是有些想念的。

金隼巨大,姚嬰站在它旁邊,好似它只是忽閃一下翅膀,就能把她給拍飛。

它低頭去蹭她的腰,寬大的翅膀也微微的動,喉嚨深處發出類似耍賴的咕嚕聲。

赤蛇好像很不開心,沿著姚嬰的裙擺往上爬,幾下竄到她手腕上,自動的纏成手鐲,一邊翹起小小的頭顱來,朝著金隼齜牙咧嘴。

金隼懶得理會它,它更想和姚嬰親近。半年沒見,它一直跟著羅大川,而且還很聽話,也著實讓姚嬰很高興。

輕輕地摸它的頭,順著它的羽毛往下,它的羽毛真是堅硬。

就在這時,一個健碩的身影從前樓後門那兒出來了,他大步的走過來,滿腦袋的鋼絲球似得頭髮捆成一個團,像個道士似得。

只不過這個道士並不是仙風道骨,反而一身的戾氣,使得附近的人瞧見他都躲得遠遠地。

「這往後我是不能再叫你阿嬰妹妹了,該稱一聲夫人?王妃?還是什麼?」羅大川粗著嗓子,他就是因為信了姚嬰那時的話,所以這半年來他一直在假裝找人。儘管,期間他也懷疑過數次,懷疑姚嬰是不是沒命了,甚至都想派金隼去找人,可幸好是忍住了。

「現在但凡見著了我的人,說的都是這句話。不用恭喜我了,這段時間接受的恭喜已經裝不下了。」姚嬰微微搖頭,可別再跟她說恭喜了,說的她都開始想給齊雍生孩子了。

羅大川嗤笑一聲,不過又忽然正色,「你也真是夠厲害的,這回,公子是逃不出你的手掌心了。」說著,他豎起大拇指,對她絕對服氣。長得小小的一個,心機深不可測啊,能耐得住氣。她若是個男人,絕對是將相之才。

「多謝誇獎。」姚嬰嘆口氣,估計現在大家都這麼看她。為了死死地纏住齊雍,不惜勾引他,之後又偷偷的生了孩子。這可不是生米煮成熟飯,生米都成了爆米花了。

「不過,你回來了就好。這半年來小爺在北方各城來來回回的走,走的我兩條腿都要磨沒了。這回到了宛南,聽說又出事兒了。小爺急不可耐了,殺光這些巫人,小爺也就了卻心愿了。」深吸口氣,他的殺氣更盛了。

「別著急。此次,在宛南好像出現了鬼婆。奉天一派,想來也沒剩下多少人了。徹底剿滅他們,我還想,是不是便宜了塞外的靈轉一派。」姚嬰輕聲的說著,這事兒她琢磨二樓許久。

「奉天一派?靈轉一派?他們到底是分了兩派。應該讓他們自相殘殺才是,自己人殺自己人,也免得連累無辜。」羅大川幾分惡狠狠的,他恨巫人,已經是恨到了極致。

「這一次,興許還是他們兩派在爭鬥。只不過,其中的因由咱們不解。你去前頭轉轉,找一找順江的地圖,我也瞧瞧這順江到底有多長。」姚嬰微微蹙眉,順江很大,上游應當是可以一直追溯至囚崖外圍。

「成,我這就去。」說起行動,羅大川絕對不推脫,他就等著和巫人拚命呢。

蹲下,她也立即矮了金隼一大截,它自動的低下頭來,用極其尖利的喙在她的髮絲之間輕啄。它還是很知道收力的,若不然,姚嬰的頭皮可禁不住它這一啄。

將藏在衣服里的荷包拿出來,從裡面拿出葯來餵食它,除卻吃活物的心臟,這藥丸它也愛吃,一下子就吞了。

赤蛇在她手腕上探頭探腦的,擺明了是要她也注意注意它。

姚嬰只得再給它一顆,否則非得心裡不平衡不可。

面對這兩個傢伙,她還真是無可奈何,其實說起來,這兩個傢伙倒像是她孩子。

若說母愛,興許她早早的就給了這兩個傢伙,由此說明,她還是有母性光輝的。

也不只是因為齊加姚那個小傢伙,她可能真是個正常人。

就在這時,那個挺拔的身影終於從房間里出來了,正好陽光從前麵茶樓的旁邊灑過來,照在了他身上,給他整個人都鍍上了一圈金光。

幾不可微的眯起眸子,他一副受不了陽光的模樣,反而幾分嬌氣。

姚嬰回頭看他,也不由得彎起嘴角,兩頰的酒窩也淺淺的,「睡美人終於起床了。」

「說你是小狐狸,還真是小狐狸。被這兩個東西圍著,誰人都不敢靠近。」說著,他一邊雙手負后的走過來,一步一步,乍一看像是在參加什麼選美一樣。

「你的意思是說我是它們同類唄?隨你怎麼說,我若是和它們同類,你也跑不了。」站起身,姚嬰轉身面對他,仰頭看他的臉。

垂眸,居高臨下,齊雍抬手在她腦門兒上拍了一下,「這時候倒是不忘把本公子拖下水。」

向前一步,繼續高揚起頭看他,「我遲早有一天得頸椎病,你太高了。」看他好費勁。

一手抬起,繞過她的頸側,扶住她的後頸。施力晃了晃,她的腦袋和身體都跟著一併搖晃。

「是你太矮了,豆芽菜。」他手上只要用點勁兒,就能把她給捏碎了。

「這你就得去找我去世的爹娘了,問問他們為何把我生的這麼矮小。」她也想長得高一些,奈何不爭氣啊。

「那本公子為什麼這麼高,你也得去皇宮找皇上和皇后問問了。當然了,前提是你得能進去才行。」齊雍按照她的話說,聲音壓得低,又好像是在誘哄她似得。

「就算我能進宮,我也沒那個膽子去問他們倆為什麼把你生的這麼高。想必皇上和皇后個子都不矮,否則一方基因帶動另一方太難了。」她直接靠在他身上,下巴抵著他胸前,省了自己的力氣。

「按你這麼說,我們的孩子就說不準會什麼樣兒了。」齊雍想了想,這個還真說不準了。若是隨了她,可就各個都是小矮子了。

扯了扯唇角,「你想象力還真豐富。」站直身體,拒絕再和他討論這個,純粹是打擊她。

齊雍彎起薄唇,視線隨後落在了那金隼身上,「這個東西還真是聽話,這半年來,本公子可是多次求它趕緊找到你,誰想到它一直在騙我。」這個『仇』,他可記著呢。

金隼的紅眼睛瞥了瞥他,之後就扭頭向一邊,很明顯它聽懂了齊雍的意思。

「我調教出來的自然聽我的話。」姚嬰摸它的頭,這個傢伙也極為聰明,它相中的,都不是凡物。

齊雍卻是冷哼了一聲,吃一塹長一智,往後他也決計不會信這些畜生了。

此時,孟乘楓從房間走了出來。許是因為他今日穿著的是一襲雪青色的華袍,整個人的氣色看起來比昨日好了許多。

打開門便看見了院子里的那兩個人,還有一隻像人一樣的金隼,它才是鶴立雞群,讓人一眼便瞧見了。

「三公子,阿嬰,早。」他開口,聲音溫和,讓他瞧著無比的溫柔。

「早。」姚嬰回應,隨後又忽然想起昨日身後那個人小心眼兒的事來著。轉頭,她看向他,他也正在垂眸看著她。

漆黑的眼睛一層涼涼之意,顯然是要她小心說話。

抿唇,她一邊朝著他眨了一下左眼。

齊雍微微彎起唇稍,隨後看向孟乘楓,「長公子今日氣色不錯。」聲線低沉,他又恢復了那俊漠之態,讓人壓力特別大。

「嗯,昨日睡得不錯。還是這裡清凈,夜裡也無人打擾。」因為他的人都不在,這裡的人又沒事去煩他,所以整夜都無比的安靜。

「好事。精力充沛,接下來亦不會影響計劃。早膳應當好了,長公子請。」齊雍姿態依舊,對於孟乘楓,他看似有那麼一些親近,但實則又會讓人感到距離。

大家早已不是小孩子了,所以,這些變化似乎也極其正常。

姚嬰聽著他們倆說話,其實在她看來,孟乘楓有那麼一點點不正常。但若具體說哪裡,她其實說不上來。而且,這一點不正常,似乎也是因為出了孟梓易的事情。畢竟之前,她也沒察覺出孟梓易有問題來。

那些巫人,除卻那些不會痋蠱之術的人,接近的話姚嬰都有所感覺,他們不一樣。

可是,孟梓易她就沒察覺出來,這就說明,他是不同的。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