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那對老夫妻趕緊擺着手說到,“不礙事不礙事!是我們得謝謝葉小姐才事!”

葉小鷗親自給他們送出門,她也看見周筱宇上了自己的車,看了她一眼,葉小鷗衝着宇少嬌羞的一笑,悄悄的對他揮揮手,那小樣子俏皮極了!

周筱宇這纔對阿琛說,“回公司!”

葉小鷗送走了他們一行人,把大門帶上,這才歡天喜地的跑回來,開心的不像話,大聲的喊了一聲,“展叔叔,太好了!您終於回來了!哈哈!給我看看,你都能走這麼遠了,那你快點鍛鍊鍛鍊吧!在好些,暑假的時候,我們就可以去趟浙江了!!”

“小鷗小姐,謝謝你了!”展志強看着笑的迷倒衆生的葉小鷗,趕緊說道。

“展叔叔,您這是說的什麼話呀!我都不愛聽了,什麼小姐呀!我是小鷗,不要叫我小姐,我們是一家人!你看看,你都住來這裏了,還叫我小姐?”她故意撅着小嘴說道,然後迴轉身體抱住嬸嬸,“嬸嬸,快點熟悉熟悉,晚上做好吃的吧!叫展鋒也回來呀!”

展旭媽愛惜的看着葉小鷗,“好,那我一會就去買菜,做好吃的!”

葉小鷗想了想,對展旭媽說,“不用了,展旭哥,我們兩個去買菜,然後回來嬸嬸做,這個時間嬸嬸你熟悉家裏,我們一會就回來!”

“好!那我們兩個去吧!”展旭對父母說道,“我們去去就回!你們四處熟悉一下!”

說完對葉小鷗說,“走吧!市場!”

兩個人歡快的一起走出大門,展志強看着他們走出去,眼睛又淌眼淚了。

葉小鷗當然知道這附近的環境,帶着展旭直奔最近的市場,她一邊還給展旭介紹着這附近的情況,“展旭哥!我告訴你的你也告訴嬸嬸,免得她找不到!”

“知道!放心!”展旭看着身邊的葉小鷗,欣喜的很!“也有好久不見了,小丫頭越來越漂亮了!”

展旭看着葉小鷗誇讚到。

“哈!你到是會說話了!給我看看,你又壯了沒!”葉小鷗伸出頭看着展旭,上下打量着。

展旭伸出手臂拍了拍,“來,吊上來試試!”

葉小鷗嬉笑着果真吊在展旭的手臂上,展旭紋絲不動,葉小鷗咯咯的笑。

“我去,展旭哥!敢情你是去練大力水手了!”她一邊笑着說,一邊捏着展旭手臂上的腱子肉,“真的有塊肌了?”

“那當然!”展旭很自豪的說道,“看到我的進步了!”

“啊!”葉小鷗呆萌呆萌的回了一句。

兩個人就是有話,全程嘰裏咕嚕的嘮個不停,等買完了菜,他對展旭說,“展旭哥,你想回去,我去趟告訴,本來越好了遲總等我的,我有事情要跟他彙報的!”

“好,那你快去吧!注意安全!”展旭看着俏麗無限的葉小鷗,這次回來發現她充滿了自信了,看來公司的狀況肯定不錯。

“知道了!要是做好了,就快點喊我!我饞着呢!”葉小鷗一邊說一邊想前走去。

“好,看着路!別摔了!”展旭看着葉小鷗退着走了兩步擔心的說。

“那我快去快回了!”說完就想公司的方向跑去。

展旭看着葉小鷗的背影,笑了笑,轉身大步想回走去。

葉小鷗是一路跑着去的公司,三步並作兩步的上了電梯直接去了辦公室。

她是怕遲少羣等的着急了,一推遲總的門,卻發現裏面有客人! 葉小鷗一下杵在門口有些尷尬,退也不是進也不是,她可是第一次這麼冒失,連門都沒敲。

遲少羣看出了葉小鷗有些尷尬,笑着打圓場,“小鷗小姐,趕緊進來呀!我來給你介紹!”

葉小鷗這才緩解了一下,邁步走進來,輕聲禮貌的叫了一聲,“遲總!”

“小鷗小姐,這位是我們的一個大客戶,我們的訂單百分之六十五都是來源於胡先生,他就是傑西達貿易公司的胡振東先生!”

葉小鷗趕緊看向這位胡振東,只見他高高瘦瘦的,樣子很斯文,戴着眼睛,眼裏透着精明睿智。

“振東,這位是這裏的少主,葉小鷗小姐!”遲少羣介紹的很到位。

胡振東趕緊伸過手來,儒氣的笑着問了一句,“葉小姐好!”

“胡先生您好!”葉小鷗也伸出手與胡振東握了一下。

胡振東看着葉小鷗的臉,似乎眸子裏閃亮了一下。

“來,大家都坐!”遲少羣招呼着,三個人又都坐下。

遲少羣給葉小鷗介紹了胡先生這次來公司的目的,是想擴大業務,這讓葉小鷗感覺很興奮。

正好也談及了葉小鷗正在做的圍巾,恰巧還有一些樣品,遲少羣就讓祕書拿過來,給胡振東看。

然後由葉小鷗介紹了一下產品的品類,花樣,顏色,葉小鷗很老道的說,“我很看好這個項目。”

胡振東看了葉小鷗一眼,“何以見得!”

“因爲圍巾現在的花色品種多樣化,而且現在圍巾的功能有了大大的改進,不只是再向從前那樣是爲了保暖了。”

葉小鷗很認真的細數着。

“還有防塵,防曬,裝飾等功能。您在看看這些圍巾,從形狀,大小,到它的功能,選擇性很大,所以性價比相當的高!”

葉小鷗一邊說一邊展示着給胡振東看。

“再加上,現在的圍巾從面料的取材上,也突破了季節的約束,已經四季都可以佩戴了,價格空間也大!所以是個很有發展空間的好項目!”

胡振東一聽葉小鷗這樣介紹,倒是非常感興趣,說回去坐下市場調查。

三個人聊了很久,胡振東才告辭,送走客人回到辦公室後,遲少羣大大的讚賞了葉小鷗剛纔的表現。

葉小鷗很頑皮的看着遲少羣說,“師傅,其實我都是現買現賣!”

“哦?”遲少羣沒明白葉小鷗的意思。

葉小鷗趕緊解釋,“其實這些都來源於市場啊,那些很專業的賣圍巾的就是這樣說的,然後又查了一些相關的資料,我給總結的!”

她笑的很得意,樣子很清甜靚麗。

遲少羣的瞳孔縮了一下,心裏腹誹,難怪宇少這麼關注這個小丫頭。

“師傅,我還沒說正經事!”葉小鷗趕緊言歸正傳,把去市場的情況跟遲少羣做了詳細的彙報。

遲少羣同意把大貨都收上來,貨到只要驗收合格就付款,這樣對那些還在遲疑的絕對有說服力。

得到遲少羣的支持,葉小鷗是相當的興奮,“那我明天就通知他們可以發貨到我們公司了?”

“可以,一會我讓財務準備收貨的款子!”遲少羣很果斷的支持葉小鷗。

“那他們的定金到了嗎?”葉小鷗問到,“我跟他們談時可是說好了先預付定金的!”

“合同簽了就到了!放心吧!”

“啊!這樣啊!我一直都擔心這個事呢!這下可是放心了!”葉小鷗美滋滋的拍着自己胸脯。

葉小鷗的電話響了起來,她看了一下是趙麗珠,對遲少羣示意一下,就接起了電話。

“小鷗,你在哪?”

“公司!”

“哦!那今天要去市場嗎?”趙麗珠問道。

葉小鷗看了一下時間,“今天不去了,下午我還要回去葉家,展叔叔搬來了,我要回哪去,明天休息直接去市場。”

“那行,那我今天也休息了!”趙麗珠聽起來也是剛睡醒不久,嗓子還啞着,“哦,對了!聽說顧臻樺家出事了!”

“啊?出什麼事了?”葉小鷗有些驚訝。

“說是他爸爸的律所出事了?”趙麗珠似乎也知道的一知半解。

“你聽誰說的?”葉小鷗追問。

“我早晨聽馬英說了一嘴,我沒太細問!”趙麗珠懶懶的說。

“好了,那掛吧!我給顧臻樺打個電話!”葉小鷗匆匆對趙麗珠說了一句就掛斷了電話。

然後葉小鷗看向遲少羣,“師傅,那我們就這樣說定了,我明天可就通知那些齊貨的發貨了?”

“嗯!可以!你去忙吧!”遲少羣看得出葉小鷗有事情了。

“行!”葉小鷗站起來,“那我回我辦公室了!”

遲少羣點點頭,也開始忙自己手裏的籤批文件。

葉小鷗走出遲總的辦公室,趕緊給顧臻樺打電話,電話響了好幾聲,對面才接起來。

“臻樺哥!你說話方便嗎?”葉小鷗聽到電話那頭好像有人在說話,問了顧臻樺一聲。

“嗯!你說!”果然,顧臻樺似乎說話不太方便。

“家裏出了什麼事?”葉小鷗悄聲的問到。

“嗯!有點事!沒有大事的,你在哪?”顧臻樺迴避回答問題,直接問了她在哪?

葉小鷗一下明白了,看來是真的出事了。

“我在公司,不過一會我可能要回葉家,展叔叔搬來住了,我回去那吃飯!”葉小鷗對顧臻樺交代了一聲。

“好!那就先掛吧!有時間我就去找你!”顧臻樺對葉小鷗說道。

“好!”葉小鷗說完就掛了電話,沒在多問。

她心裏思索着,顧家的律所出事了,不會是那個徐安蕾她爸搞的鬼吧?

這樣一想,心裏有些不**穩,要真是徐安蕾他爸出的手,那會不會是自己惹起的呢?

葉小鷗有點忐忑不安起來,要真是那樣,那她可真的就罪過大了,顧臻樺對自己那麼好,處處維護自己,卻因爲自己家裏都出事了,那她可怎麼跟他交代啊?

她正失神的想着顧家的事情,手裏的電話又響起來。

葉小鷗看了一下,是展旭的,肯定是叫自己回去吃飯的,她接起來,果然是展旭告訴她,飯就好了。

葉小鷗掛斷了電話跟遲少羣說了一聲就出了公司,向回走,可她剛剛走到街口,想穿過那條小街過馬路,一輛小跑直接向她衝過來。 葉小鷗眼見着那輛車速度極快的向自己衝來,她一下怔愣在那,反應不過來,等她一恍惚向後退去時也還是來不及了,在周圍人大聲驚呼中,她已經甩了出去… …

周筱宇正在小會議裏開會,手邊關着震動的電話在桌子上‘嗡嗡’的震動起來,起初他並沒有在意,任由着它響着,可是電話就沒有停的意思。

周筱宇掃了一下下面的與會者,把椅子向後退了一下,伸手拿起電話,接了起來,“嗯!”

下一秒他猛的站起來,一下踢開凳子叫了一聲,“霍威!”

然後都沒來得及交代一下會議,就向外急步走去,霍威還是第一次看到宇少這麼不淡定,趕緊對大家說了一句,“散會!改時間!”就大步向周筱宇追去。

電梯裏,周筱宇對霍威命令,“讓交警隊查,葉小鷗公司路段,肇事逃逸。”

“傷者… …”

“葉小鷗!”

“啊?”霍威一下蒙圈了,他是想問傷者是男是女,怎麼傷者會是葉小鷗?

“哦~哦!明白!”

霍威馬上安排下去,周筱宇奔跑着出了大廈,對阿琛說了一句,“中心醫院!快!”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