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那姑娘笑了起來,像是春天的花兒一樣。

沒想到到了異世,還是逃不過好人卡。

艾倫從托盤中拿起一塊麵包,放入嘴中咀嚼了起來。

雖然魔法師幾天幾夜不吃飯喝水也沒有任何關係,但總有些飢餓感。

「我叫安娜。」

艾倫點點頭,表示知道了。

「我聽大家說,最近有魔法師殺了很多壞人和魔物,我想,就是你吧。」

安娜拉著艾倫坐了下來,一雙手撐著下巴,看著艾倫,一雙藍色眼眸中流動著異彩。

「是我。」

艾倫點點頭,並沒有否認。

聽到艾倫的承認,安娜笑得更開心了,一雙大大的眼睛眯成了縫。

感受到安娜熾熱的目光,艾倫不禁有些臉紅。

他前世都沒交過女朋友,自然不知道如何面對這種場面。

他只能再拿起一塊麵包吃,以此來減少尷尬。

過了半分鐘,安娜才開口問道。

「聽說會有很多魔物來攻擊灰石鎮,是真的嗎?」

「是真的。」

「那會不會很危險啊?」

聽到安娜的聲音,艾倫一時竟停下了嘴中咀嚼的動作。

他低下頭來,將嘴中的麵包一口吞下。

「沒什麼危險,小菜一碟。」

似乎是不想讓安娜失望,艾倫抬起頭來,勉強擠出一個微笑。

「我就知道,你那麼厲害,又那麼善良,長得也不賴……」

看著安娜低下頭,白嫩的臉頰多出兩朵火燒雲,艾倫聽著她的話語,竟不知該說些什麼才好。

「你應該很忙吧,我……我就不耽誤你時間了。」

臉上越來越燙,安娜連忙起身,連看都不敢看艾倫一眼,徑直跑向店裡。

看著她的背影,艾倫將最後一塊麵包塞進嘴裡。

還沒有開始戰鬥,就已經想著逃跑了……

這樣的自己,真的值得被人喜歡嗎?

艾倫低著頭,心裡的某根弦彷彿被觸動了。

自己這個主力,都想著不戰而逃,那麼其他人呢?

他的身後,可是站著上千個安娜這樣的人啊……

艾倫站起來,將嘴角的麵包屑抹凈,原本有些渙散的目光逐漸變得堅毅起來。

他看著面前熙熙攘攘的人群,看著那些面容不一的行人,艾倫的心裡逐漸變得火熱起來。

「這就是魔法師身上所承擔的責任嗎?」

艾倫伸出右臂,看著手掌中不停地張合的魔口,低聲喃喃道。

雖然他不屬於這裡,但既然來了,就應該留下自己的痕迹。

看著艾倫似乎要離去,安娜連忙從店裡走了出來,「你叫什麼名字?」

艾倫將兜帽戴起來,嘴裡露出笑容,大聲高呼著:「等我凱旋歸來的時候,再告訴你!」

一紙契約,霸道總裁太危險 他的身影一動,沒過幾秒,就消失在人群里。

安娜就站在麵包店前,看著艾倫離去的方向,小嘴邊帶著笑容。

風一吹,她的髮絲稍稍一動。

她就這麼看著,笑著,等到有客人叫她,她才反應過來,小臉變得通紅。

……

艾倫一腳將地上男人的腿踩骨折,低頭看著他那張因疼痛而扭曲在一起的臉。

「放……放過我……求你了!」

男人不停地喘著粗氣,額頭上滿是汗水。

他身上沒有一處完整的地方,四肢不是骨折就是被扭斷,只能在地上蠕動著,場面血腥無比。

艾倫沒有說話,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兜帽,朝著巷子外走去。

「喂!你不能留我在這裡啊!喂!」

男人的聲音逐漸變小,直到再也聽不到為止。

「這是這片區域最後一個了……」

艾倫低聲喃喃道。

「艾倫,我感受到非常活躍的魔力,是快要暴動了嗎?」

右臂中傳來弗朗特的聲音。

艾倫在之前已經將魔力暴動的事情完完整整地告訴了他。

「沒錯的話,應該是在下午。」

艾倫徒手爬上城牆,站在一個衛兵旁邊,眺望著遠方。

那衛兵被艾倫嚇了一跳,正想抽出佩劍,卻看到艾倫那通紅的右臂,身體逐漸放鬆了下來。

看著遠方那一片正在蠕動著的小黑點,艾倫的眼神一凝。

「既然如此,你應該學習禁術的使用。」

聽到這個陌生的字眼,艾倫有些疑惑。

「禁術?」 「禁術,是只有在最為關鍵的時刻才能夠使用的魔法。」

「它不需要任何祭品,因為禁術的祭品,是你自己。」

在大街上走著,艾倫回想起弗朗特的話語。

「只要通過魔口,把你自己身體的某一部位想象成祭品,就像正常的使用魔法一樣。」

「以自己為祭品的魔法,固然威力強大,但也伴隨著巨大的代價,所以被稱之為禁術。」

「還有,其他魔法師也可以用作禁術的祭品。」

站在辦事處前,艾倫呼了口氣,推開了房門。

老奧克正端著一盤牛排,放到桌上。

米婭早就坐在桌前,優雅地吃著牛排。

「艾倫,你精神看上去挺好的嘛!」

明明才經過幾個小時,但老奧克卻感覺艾倫彷彿變了一個人似的。

年輕,又充滿了朝氣。

像極了年輕時的自己。

「想通了一些事情。」

艾倫笑了笑,目光看向米婭。

她還是低頭吃著東西,看都沒看艾倫一眼。

「算算時間,下午就是魔力最為暴躁的時候了。」

老奧克將牛排推到坐下來的艾倫面前,走進了裡屋。

艾倫剛啃下幾口,老奧克從裡屋里走出來,手上拿著兩個祭品袋。

「這是我特意從巨石城那裡要來的祭品,有兩塊鐵斧碎片,還有十來塊斧之碎片,以及四枚治癒之種,你們看需不需要吧。」

他將手伸進祭品袋中,將裡面的東西意義放在桌子上。

兩塊斧刃吸引了艾倫的目光。

那是兩塊閃著銀光的斧刃,表面看起來光滑無比,在鋒刃處還篆刻著神秘的花紋。

他們的塊頭也比旁邊那十來塊斧之碎片要大上些許。

米婭用手帕擦擦嘴,站起來,僅僅拿走了兩枚治癒之種。

「祭品袋裡的東西太多,在戰鬥中反而會影響拿出祭品的效率。」

老奧克說道。

艾倫點點頭,將那兩塊鐵斧碎片和剩下的兩枚治癒之種收到祭品袋裡。

不大的祭品袋此刻已經快要被裝滿了。

老奧克點點頭,沒再說什麼,將剩下的那些斧之碎片重新裝到祭品袋中,放回了裡屋,走出來和艾倫兩人一起用餐。

就當三人快用完餐時,外面傳來了敲門聲。

老奧克打開門來,一個衛兵站在門前。

「男爵大人想邀請你們去正城門。」

說完這句話后,衛兵就轉身離開了。

「正城門,難道是要動員嗎?」

艾倫將最後一點牛排扒進嘴裡,有些不解。

「有可能,我們現在就動身。」

老奧克點點頭,整理了一下布衣,隨後走到門外。

等艾倫兩人出來后,老奧克才將門鎖上,跟在他們身後。

大街上的人群都在往正城門的方向趕,似乎都知道那裡會有什麼大事發生一樣。

「你們聽說了嗎?昨晚上有人想要逃跑,結果被抓住了!」

「什麼!這些孬種!居然想不戰而逃!」

「逃兵必須死!」

聽到周圍人的竊竊私語,艾倫的眉頭皺了起來。

那些逃跑被抓住的人,不會是昨晚那些人吧?

一想到這裡,他的腳步不禁快了幾分,甚至還借著巨力,推開面前的行人以加快速度。

不知為什麼,他總感覺會有不好的事情發生。

……

漢克站在銅鏡面前,看著自己年輕,但有些疲憊的堅毅臉龐,不禁嘆了口氣。

他整個夜晚都沒有睡覺,以至於他的右眼皮一直到現在都跳個不停。

「大人,放心吧,波特雖然風評不好,但是信用不錯,您太太一定會平安抵達巨石城的。」

漢克走出衛生間,龐特就守在門外。

他的臉上同樣有些憔悴,眼睛下方還有著淺淺的黑眼圈,看來也沒有休息。

「但願吧。」

想到自己未出世的孩子,漢克一向穩重的心性也不禁有些波瀾。

「緊急集合!緊急集合!」

「在正城門緊急集合!」

兩人一前一後剛走出來,就聽到幾個衛兵正在大喊著。

「不好!出事了!」

漢克面色冷峻,站在不遠處兵營的崗哨口。

十幾個衛兵已經集結成整齊的連隊,正在等待著。

等到剩下的衛兵也都加入連隊當中,漢克才一聲令下,集體朝著正城門的方向跑去。

這些衛兵可都是看守城牆的精銳,和在鎮里日常巡邏的普通衛兵無論是在紀律,亦或是素質上,都要高出一大截。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