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那他會說話嗎?就像你這樣?”

“不會。”

原來並不是一個精怪,看來這什麼白玉哥哥,也只是當時的杜鵑實在是太寂寞了,所以纔會把一塊白玉叫做哥哥。

“雖然他不會說話,但是我每天都跟他說話。”

其實想想也是聽孤單的,每天對着一塊石頭說話,也難得杜鵑還有現在的這種孩子心性,如果是葉荒自己,孤獨的在一個暗無天日的空間裏,恐怕用不了多久就會精神錯亂。

葉荒看了一下天色,天已經快要亮了。

現在的時間應該是凌晨五點左右,葉荒沒有看錶,現在身上也沒有表可看,不過葉荒的心算一向很準。

“天已經快亮了,你用不用躲一下?”葉荒問道。

“躲?爲什麼要躲?”杜鵑很是疑惑。

“你不是精怪嗎?這種東西不應該是見不得太陽的嗎?”

“……可是,我是一棵樹啊!”

“好像也是哦……”

氣氛一下子陷入了尷尬。

問這種問題好像是有一點蠢,杜鵑樹怎麼可能怕太陽。

“杜鵑,我要給朋友們報個平安,你放心,我絕對不會把你的消息透露出去的。”

“相信你了。”

杜鵑傳來相信葉荒的聲音,還分出了一個樹枝從葉荒腳下把通訊器撿起遞到了葉荒的手中。

葉荒被杜鵑的轉變也是嚇了一跳,原本還以爲杜鵑又會生氣呢。

杜鵑的這種信任,讓葉荒心中一暖,更是升起一陣慚愧,又想起了剛纔自己欺騙杜鵑的舉動。

“你放心杜鵑,我絕對不會提起你的!”

葉荒說着拿起通訊器就要給李靈和柳子凝他們發個消息。

“見鬼!怎麼還是沒有信號?”

葉荒拿起通訊器看了一波,還是沒有信號。

實際上在之前葉荒來到杜鵑樹下之後通訊器就沒有信號了。

難道是因爲杜鵑樹?

“杜鵑,你是不是把這信號給屏蔽了?”

“信號?什麼信號?”

杜鵑對這種詞彙並不熟悉。

“你先等下,我在樹下面沒有辦法給我朋友保平安,我去那年高地上面試一下。

杜鵑傳來的信息還是不解,甚至有一些擔心。

對,就是擔心,擔心葉荒突然就走了的那種擔心。

葉荒當然不是要走,就是要實驗一下是不是隻有在杜鵑樹下面纔會沒有信號,還是自己的通訊器壞了?

實驗結果是,應該是通訊器壞了。

當然這只是葉荒的猜測,因爲葉荒一連跑了好幾個地方,結果都顯示通訊器沒有信號,其他地方都沒有類似於杜鵑樹的這種存在,但是一樣沒有信號。

這證明什麼?

葉荒覺得應該是自己的通訊器壞了。

但是實際上還有另外一種猜測,就是整個葉荒跑過的地方,都是處在一個巨大的信號干擾源上,這樣的話,也可以解釋,葉荒通訊器一直沒有信號。

轉了一圈,葉荒又回來。

“杜鵑,我想我馬上就要走了。”

葉荒走到杜鵑樹旁邊伸手抓住了一根樹枝,然後就開始說話。

“能不要走嗎?”

杜鵑情緒中滿是祈求,就像是一個女孩哀求離家已久的爸爸,不要這麼快就又去工作。

葉荒也不知道怎麼就想到那裏去了,但是現在杜鵑的語氣就是給了自己這種感覺。

“我會經常回來看你的!”

這次葉荒說的是實話。

這杜鵑實在是太大了,如果是一株蘭花的話,葉荒還說不定能把整株蘭花都移走,但是這杜鵑這麼大,又怎麼移植?

“你能帶我走嗎?”

杜鵑果然這麼問了,葉荒當然也考慮到這個問題了,剛纔還在考慮。

“我當然也是非常想帶你走,但是你……你是在是太大了,這讓我怎麼帶? 局中局:甜蜜陷阱 就算我能將你移植到我家附近,也不能一直帶着你呀!”

葉荒的意思也很明顯,而杜鵑好像就只聽到了前面那一句話。

“真的嗎?你真的想帶我走嗎?”

葉荒這句話當然是真的,只是單純的感覺杜鵑有些辛苦,也有些孤獨,如果能帶到自己身邊的話,應該可以緩解一下杜鵑的寂寞。

但是也沒有辦法帶走啊!

所以葉荒說的那句話更多的是感慨。

“當然是真的,我當然想帶你走。”

葉荒微笑這回應,如果自己這樣說能夠讓杜鵑開心的話,葉荒當然願意這麼說。

“你剛纔說我太大了是嗎?”

“……對啊?”

杜鵑突然問這個問題,葉荒覺得有些不對勁。

“其實我……其實我能隨意的變化大小。”

杜鵑說這句話的時候竟然還帶了一絲羞怯的情緒。

羞怯個鬼啊!這有什麼好羞怯的。

“等一下,你是說,你可以控制自己的體型?”

就說這走杜鵑不可能只有花朵能夠催眠那麼簡單,如果僅僅是這樣的話,那跟其他有毒的植物有什麼區別?

精怪果然是精怪,不但能說話,還有其他的妙用,而且還能竟然隨意的控制自己的體型。

“對啊,我能隨意的控制自己軀體的大小。”

“那你能變多小?”

杜鵑過了一會纔回到。

“我好想也沒有試驗過最小能變到多小,要不我現在試一下吧?”

“好好好!”

葉荒滿口答應,畢竟這種隨意改變自己身體的神通,葉荒只在西遊記裏面看過,但是現在,就在現在,現實中也要上演這一幕了,葉荒很是激動。

“轟隆隆!”

瞬間天地好像都在搖晃!

當然不是杜鵑變形的威力太大,而是葉荒站在杜鵑樹下面,現在整個杜鵑樹都在緩緩的縮小,地上的土石不斷的變化,頭上的被杜鵑樹覆蓋的天空也在不斷的變化,自然的就營造出了一種天玄地磚的感覺。

一直持續了很久,直到地上出現一個大坑,那裏是原本杜鵑生長的地方。

現在杜鵑縮小之後就留下了一個大坑,至於杜鵑,現在已經看不到了。

應該在坑裏面?

葉荒走上前去。 說是大坑其實是有一些不嚴謹的,應該是底下的被杜鵑樹樹根鏤空的模型。

這樣說或許有一些繞口,但最是準確。

葉荒三兩步就走上前來。

之間坑內有不少向下或是向四周延伸的不規則的洞。

想必那應該就是之前杜鵑樹根留下的坑洞。

這種景象難得一見,但是葉荒現在並不是來看這個的。

杜鵑呢?

葉荒看了一圈也是沒有找到杜鵑。

“杜鵑?”

俯下身子,葉荒對這一個樹根留下的坑洞喊了一聲。

“杜鵑?”

又換一個坑洞。

但是都沒有得到迴應。

“真是奇怪,難道杜鵑直接變成微生物了?”

“什麼是微生物?”

杜鵑的聲音突然傳來,嚇的葉荒一跳,一掌差點沒有拍出去!

但是在聽到是杜鵑的聲音之後馬上冷靜了下來。

其實說是杜鵑的聲音,還是有一些差別的,這聲音比起之前杜鵑的聲音更尖細了一些,說實話也更難聽了一些。

可能是因爲之前杜鵑一直在葉荒腦內和葉荒對話,當然也用杜鵑的本體跟葉荒說了幾句話。

但是這三種聲音,只有葉荒腦內的那一種最好聽,也是最正常,想必應該是受制於杜鵑樹的體型。

所以之前還沒有縮小的杜鵑說話的聲音是緩慢且空靈的,但是現在縮小的杜鵑說話的聲音是尖細且靈動的,當然只有葉荒腦內直接想起的那個杜鵑的聲音纔是最正常的。

“你在哪?”

葉荒雖然聽到了杜鵑的聲音,但是回頭找了半天還是沒有發現杜鵑的身影。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