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那五個苗人,心裡都已清楚無法打得過流風了,但執行命令的必要性讓他們

為之遲疑。

葉斂則在此刻,完全的了解到流風與雪這對搭檔的默契。

雪的眼力可能足以堪稱天下無雙,居然能夠在對手即將出手換招時,便明

白看出對手的破綻與弱點何在,並且馬上喊話通知流風。

而流風用刀的速度與準確性,也具有相當高的造詣,致令雪出聲以後,他

仍然來得及對於雪所點出敵人的弱點加以攻擊。

這真的是非常可怕的!

「不行了,走!」一人出聲,其餘四人隨即拖著被砍斷手臂的夥伴,急急退

去。

流風、雪也無追擊的意思。

待得那六人已走出路林,流風隨即撐刀於地,仍沒能站穩,向後便一屁股坐

落於地,呼呼喘著大氣。

雪也吐了口長氣,狻有如釋重負之感。

「還好……有這片樹林,再……再多來幾下,我就撐不住了……」流風邊喘

、邊說,很明顯的已用盡了氣力。

雪道:「剛剛最中間那個……他左右兼顧、守得很嚴……如果沒有他,這

些人根本不是威脅。有機會,可能要查查他的來歷。」

「南詔王國,」葉斂心裡想著:「他們是苗族人。但是……苗族人一向不擅

泅水,他們的水性卻好到可以鑿我們的船……他們潛在所屬的水幫中,可能已經

有段時間了,或許不難查到。」

他沒有告訴流風、雪,那些人是苗族人,因為對他來說,不管是苗族、倭

族,都不會是朋友。

他倒是向四周勘探了一陣,喃喃道:「怪了……這裡怎會有片樹林……」仔

細看看,大部份還都是杉木,屬於針葉類植物,生長地不應在溫暖多雨的江南平

原,而是在華北或是山上才對。

我的不死外掛 在這長江岸邊的樹林中,若是只有一兩株是杉木,那也罷了,但放眼望去,

偌大一片樹林,居然都是杉木。

此時,葉斂忽然打了個噴嚏。

「受涼了?」流風休息夠了,起身問道。

葉斂扯扯衣襟,道:「不,只是覺得……有點冷。忽然變得有點冷,不像是

江南的三月天。」

「這片林子可能有古怪。」雪向林內探頭,道:「我們再走深點看看。」

說完,便逕自前行。葉斂與流風在後,也一齊跟上。

這也奇怪,抬頭還能見日,明明他們是向南走,但愈走就覺得愈冷。

在林中走了約兩刻鐘,轉了個彎,眼前忽然出現一扇大門!

這扇門出現得突如其來,著實讓三個人都吃了一驚!

大門上有門匾,金漆已掉得差不多了,但當初書匾者深厚的筆力入木三分,

仍可明顯看出,匾上寫的是『南宮府邸』。

見到這扇門之後,氣溫忽然又回升,變得溫暖了。

流風、雪對視一眼,然後,望向葉斂。

這裡是中原,他理應會『稍微』清楚一點。

葉斂沒有考慮太久,便向前幾步,動手推門。

在岡底斯山獄中,皓羽口中的『寒伯伯』,葉斂記得,就姓南宮!

寒風笙影南宮寒,簫湘煙雨劍的鑄造者!

手指才剛碰到大門,吱呀一聲,門自動開了。

葉斂走了進去,流風、雪自也跟著。

穿過前庭,進入正廳,一片靜。

靜得很詭異。

明明,南宮府邸位於林中,但連鳥叫聲也聽不到。

三個人不約而同的摒氣凝神,仔細觀察著這無人的大廳。

擺飾很多、摺扇、掛畫、瓷器、古董,分門別類,放得很整齊;整個廳內一

塵不染,十分潔凈。

看起來,應該常有人打掃,但是完全杳無人聲。

「再進去看看。」葉斂說道,便朝後進行去。

這裡就是『天下第一靈劍』問世的地方,雖然透出來的氣氛令人感到渾身不

舒服,但葉斂心裡有股堅持,想將它探清楚。

經過內廳、書房,走出側門,到了內院。

很大的內院,通道鋪著石板,他們順著通道前進,不多時,看到一間小屋。

屋有匾,書『靜竹軒』。

整個靜竹軒,座落在十二條石板路的中央。即亦,有十二條路可以通此。 豪門掠奪:強婚

旁如其名,栽種著一圈青竹。

「好大的庭院喔。」看到靜竹軒放射出去的十二條小路,可以想見這個庭院

有多麼遼闊,雪不禁感到嘆為觀止。

但是,仍然沒有人聲。

三個人決定向西方的小路再走。

在這庭院中,有花香、有鳥聲、有蟲,有風吹葉動、有枝椏搖擺,顯得生

意盎然,與在大廳時又是大不相同。

往西走了一陣,又見到一間屋,屋有三層,非屋,是樓,名曰『霽月樓』。

與靜竹軒一般,霽月樓也是位在十二條石板路的匯合處。

三人放眼望去,石板路都有拐彎,整個院中花木太多,皆看不到石板路的盡

處。

流風道:「這麼大的院子……但是覺得很乾凈,而且……連落葉都沒有。應

該每天都有很多人在打掃,可是怎會連一個人的聲音沒有?」

「再走看看。」葉斂說完,選擇向北行。

這次的終點,是『宴燕居』。

燕子,很多,都在屋檐下築巢。 腹黑萌寶:拐個爹爹送娘親 這宴燕居的屋檐也特別寬,算一算,容得下

二十幾個燕巢。

仰頭望去,漫天燕尾、群燕紛飛、燕聲囂雜,可地上連鳥屎也沒有。

雪道:「這裡真的很美……但是,好奇怪!」

在這廣闊而美麗的庭院中,理應該要輕鬆而閑暇、舒適,但三人心裡卻感到

毛骨聳然。

「我們先出去好了……」葉斂道,便循原路行去。

來時向北,回時自是向南。

走到終點,眼前卻並非霽月樓,而是寒雨樓!

三個人都愣了,也都確信自己並沒有走錯方向。

但偌大一座寒雨樓,建得極寬極闊,光外表就與高窄的霽月樓極端不同,無

論如何也不可能錯認。

看著寒雨樓四周的十二條鋪石小徑,原本是指向的道路,卻變得很詭異。

三個人心裡,同時想到一件事,也同時喊了出聲:「有迷陣!」

南宮府邸,進得,出不得!

三個人的腳忽然都像長了根,一動也不動。

因為他們知道,已在南宮府邸中『迷了路』。

這路絕不是一般人會走的,它可是南宮寒所布下的『輪迴陣』!

即使精通兵道、曉熟陣勢如屈兵專者,來到此處,只怕也難能全身而退。

「你能破陣嗎?」流風朝葉斂道。

葉斂好歹在雲夢劍派待了一個月,對於陣勢,自當有幾分了解。

葉斂朝四周觀望的一陣,搖頭道:「不太可能……如果我沒想錯,這間宅邸

的主人,曾手鑄『天下第一靈劍』,同時傳說他精通兵法、棋藝、畫工、星象、

占卜、樂藝、武術、醫理、數術、詩歌……只要是說得出來的,他都會。君聆詩

曾說,他是唯一有可能與十三年前的南詔王稀羅△一對一交手而不落敗的絕世奇

人。這等人物布下的陣勢,我怎麼可能破得了……」

「混蛋!那麼……」流風抽出腰間的倭刀,喝道:「那我們就把這裡的樹全

砍了,把這裡剷平,就不信找不到出口!」

「噓!」雪揮手制止流風,道:「靜點……有聲音……」

她這一句,馬上讓流風歸刀入鞘。

雪閉上眼,努力的聽著……

聽那若有似無的叮叮聲響。

聽了好一陣子,雪終於確定聲音方向,便道:「和我來!」說完,很快的

朝正東的小徑行去。

流風原本就順她,葉斂此時也拿不定主意,只得在後跟著。

叮叮聲響,愈來愈明顯。

是金鐵相擊聲。

眼前,是另一間大屋,但只有入口,沒有放射出去的十二條小徑。

大屋的匾額,寫的是『武聖殿』。

屋前,一座三人高的爐台,爐旁四散棄置著許多長劍,一人坐在火爐旁,右

手拿著鐵鎚、左手用鋏夾著一塊燒得通紅的長鐵,一錘、一錘、一錘……

錘得,沒有盡處。

雪在前,見了那人的模樣,嚇得連退數步。

流風急將她攙住,葉斂走上前去,細細端詳。

冷月如霜 那人鬚髮皆無,似乎已被爐火燒光,滿臉皺紋、身材瘦小,獨獨持錘的右臂

仍然粗壯有力,看去直覺已有五十幾歲年紀。

他的模樣並不醜怪,只是額上有一塊殷紅的瘡疤,在火光映照下,紅得如要

滴出血來,明明應該已是舊傷,仍如新創一般駭人。

沒注意看,會讓人以為那塊疤還在滴血。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