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那一雙咄咄逼人的雙眼不帶半分感情地盯著軒嘯,「能告訴我,為什麼要殺我的一雙兒女嗎?」

軒嘯拍了拍手,站起身來,隨口答道:「他們不死,就會死更多的人!」

「你的意思是在除害?」候耀輝一邊問,一邊朝堂外走去,同時大批赤煉門人一涌而入。

軒嘯看了看君霓,朝她點了點頭,放聲道:「是的,天明之前,你的命,軒某也要收下!」

話音未落,軒嘯與君霓同時出手。

軒嘯在前,飛身追出,手中氣刃凝出之時怒斬而下,氣浪狂卷,當那候耀輝轉身之際,數道人影倒飛而出,均是鮮血狂噴。

候耀輝微微一愣,隨即沉身,金芒透體而出,立時將那劍氣擋在護體元氣之外。

君霓似笑非笑地站在軒嘯的身後,「夫君大人可不可以給我留點有實力的對手,像這幫烏合之眾著實讓妾身難以打起精神來!」

山谷之中頓時一片死的寂靜,都知道軒嘯強得驚人,只怕是這君霓也不在軒嘯之下。

君霓笑望候耀輝,言道:「你消息如此靈通,怎會不知我的那寶貝女兒的頭是我斬下的呢?今日你若不送上門來,你的人頭興許還可多留幾日,現在嘛,只怕是見不到天明時的陽光了!」

「夫人言之有理!」軒嘯輕喝一聲,只見天邊的雲有了顏色,只怕不用多久,太陽就快出來了。

軒嘯手握氣刃,朝那候耀輝一步步地走去,眾人心知他乃玄元之境,可一個玄元之境的修者無論如何也不可能是聖元境內大能的對手啊。軒嘯這是去找死嗎。

候耀輝冷哼一聲,「我看你如何讓我見不到太陽!」金芒流轉,無氣成縷繞身狂旋,山谷之內突起大風,如那金色風暴一般,當空突然凝出那驚人無比的氣刃,隨手揮下。

軒嘯並未停下,而是一臉笑容繼續朝他身前走去,那驚人的巨刃破空斬來之時,血族眾人連忙飛退,連藍沁亦不禁退避三舍,怕被連累。

可現看軒嘯,他竟不閃不避,只見那氣刃轟地斬落,大地開烈,地動山搖,塵土漫天而去,成就第二個迷霧森林一般。

啊……..

眾人齊聲驚呼,在這驚天一擊之下,熊活下來的人的確不多見,血族眾人被那金芒氣浪卷得翻飛滾跌,頓時亂作一團。

山谷之內的屋舍塌了大半,連山壁亦是開裂,隨時都有崩塌的危險。

吃驚之餘,眾人皆是念力散開,就在那一瞬間,軒嘯那仍然存在的氣息立時引得一片歡呼。

狂風怒卷,天地一片清明,軒嘯現身,周身之芒已然換作金色,這代表著什麼,眾人無不清楚,立時驚聲叫道:「聖元!」

不錯,正是聖元,軒嘯此刻的實力已然恢復到入到秘境之前,可謂是強得驚人,連鴻蒙在識海之中對軒嘯亦是讚不絕口,它完全弄不明白,在這個世界當中,怎會有他這般逆天的存在,同時也更相信自己的無意識的狀態之下看到的那一切的真實。軒嘯也許真的就是那等待那一個人。

「怎麼樣?」軒嘯笑道:「候掌門,脖子洗乾淨了嗎?你的死期到了!」(未完待續。。) 軒嘯口出狂言之時,眾人幾乎覺得他是瘋了,也只有君霓、藍沁與熊弼這等一路隨軒嘯走來的人,才會知道軒嘯如今的可怕。

而在血族眾人的眼中,就算軒嘯聖元之境,只不過與修耀輝境界相同而已,又憑什麼能殺了候耀輝?

軒嘯的身影隨金芒暴發之際立時化成光束,叫眾人眼前一花,再無法確定其身影。

念力散來,候耀輝心中一緊,自己教出的兒女他又怎麼不知深淺,終於知道為什麼他們這般輕易地就被殺了,且沒有一點反抗之力。

候耀輝在這世間沉浮數千載,還從來沒有過這般忐忑的心情,但現實容不得他多想,立時凝神,那張暴怒的臉瞬時變得猙獰恐怖,無數道裂紋在臉上生出之時,就如同被撕裂了一般。

膿液於那無數的裂紋中溢出,看來又是駭人,又是令人噁心,萬崇古等人亦沒見過這等將自己變成怪物般的秘術,唯一能解釋的就是他正祭出獸身。

無數道金芒斬掠之時,候耀輝那幾近扭曲的身體竟然完全無視這劍氣之威,氣勁橫衝直撞,讓這山谷當中立時大亂蓬,血族中人見戰場之中亦無他們的立足之地,只得退得遠遠的,只求不給軒嘯拖後腿就可以了。

軒嘯越看越是心驚,不知在候耀輝的身上究竟發生了何事,叫他此刻亦不想盡全力,想看看這獸身的全貌。

便在當時,只見候耀輝滿臉的裂紋突然張開,膿液噴洒,無數隻眼睛立時金芒暴射。

軒嘯突然覺得頭服一陣眩暈之感,身形不穩,聖元之力再無以為繼,在半空中的身體立時酸軟,朝下墜來之時。身體頓時遭受到讓他痛不欲生的重擊。

那候耀輝家突然變得一張滿臉都都是眼睛的怪物,血紅的舌舔著裂至耳垂下的嘴唇齒,那樣子看來叫人身得一身的雞皮疙瘩。

在眾人的驚呼中,軒嘯砸地之時,滾了數十圈方才批評停下,那痛苦的神情亦證明他受傷不輕。

當他翻身而起之進,胸腹之地,至少有四個血洞,正不斷地朝外涌著鮮血。

君霓見得這一幕,亦是心疼不已。絕美的面容卻無絲毫改變,嬌聲道:「夫君大人若是不行,還是將這老賊交給妾身吧,妾身何證讓他生不如死!」

候耀輝那張恐怖的臉上突然露出好詭異的笑容,叫道:「你讓老夫生不如死?老夫就叫你欲仙欲死,你殺我女兒,老夫就將你拿下,跟我再生他一窩,想來也不是什麼難事!」

這等無耳之言。他竟然當著眾人的面道出,對軒嘯的羞辱之意可想而知。

祖源之力緩緩地讓軒嘯的傷熱復原著,軒嘯怒極反笑,挺身之際。陰聲道:「老賊,這你張臉可謂是老子見過的最醜陋的臉,若不將你給宰了,只怕這個世界都會因你而失色不少。」

「我想起來了!」萬崇古大叫一聲。言道:「通天,竟然是通天聖獸,恩公小心。這老賊的獸身乃是能看穿天地的通天聖獸,你的實力及身上的弱點他都能看得清清楚楚,若是大意之下,十招之內必然了結軒嘯的性命!」

通天?雖然軒嘯沒聽說過,但想來亦不會是什麼普通的角色。

軒嘯知道君霓極是擔心他的安危,投去了一個讓她安心的微笑,便在當時,候耀輝帶著他那張奇醜無比的臉果然殺到。

軒嘯冷哼一聲,暴喝道:「退!」

眾人心知這話是說給血族眾人聽的,情急之下,再退數百丈,為軒嘯騰出地界。

金芒透體,立時將那數道鋒利無比的掌刀給擋在護體氣罩之外,悶響之聲接連響起。

軒嘯的生影突然一分為八,手中兵氣刃顏色各異,自然代表著不同元氣之屬。

只聞其冷冷道:「八元分神斬!」

身影一分為八,劍勢卻是八合為一,勢不可擋地朝那候耀輝的腰際猛斬而去。

以雷元之疾速,以水元之陰柔,以冰元之極寒,以火元之暴烈…….八劍合一,正中候耀輝的腰際,元氣轟鳴,層層堆疊,排水山倒海地將候耀輝卷,大地在此時如同被剝了一層皮般,立時翻騰不已。

在這一刻,實有天崩地裂之感,讓眾人這才知道聖元的實力究竟會有多麼的強大。

萬崇古本來亦是聖元之境,只不過遭了暗算,十成的實力能發揮出兩三成已算不錯,他若全力為之,危力只怕比眼前這一幕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所以他明白軒嘯與候耀輝仍是有所保留。

當他身體在不斷的復原之時,他感受到這力量感覺到無比的親蜜,即便是如今凌立在這元氣風暴之中,無它們無情的摧殘著,他讓他感覺到開心。

他在軒嘯的身上看到了一絲熟悉的身影。為什麼會這麼像,他半睜著睛,目光從未離開過軒嘯。

元氣散盡之時,那候耀輝周身上下,已是一片血肉橫模糊,但是滿臉上的眼睛之中神彩更甚。

那張獰笑著的臉叫人毛骨悚然,似乎有恃無恐。

而軒嘯似乎也為他準備了后招。

候耀輝的雙掌快如閃電。接連數掌立時將那威力驚人的氣刃擊得粉碎,同時貼身而上,照軒嘯要害之處,又是那無影的連擊。

軒嘯這次並沒上當,而是翻身騰起,雙腳帶著金芒狂踩。

候耀輝冷哼一聲,跺地衝天,巨大的掌影立時將軒嘯擊得衝上百丈高空,一口鮮血噴涌而出,看來慘烈無比。

候耀輝狂笑不止,笑得都快岔了氣,突然斂去笑容,冷聲道:「你殺了我的兒子,我要你的元神在我體內受盡各種折磨,小子,你的死期到了!」

話音未落,只見他伏地弓身,突然如離弦之箭般朝軒嘯所處之地疾射而出,那速度可謂是快到了極致。

軒嘯不施半分立氣,直到接近千丈高空時,突然一滯,身形朝下墜去,當他翻過身來之時,他的手中已經多了一把黑色的長弓。

長弓無弦,卻在軒嘯開弓之時,多出一條金光燦燦的弦,與一道王光十色的箭來。

那威勢襲來之際,連一向自視甚高的候耀輝亦不得不驚訝此箭的威力。

正當他想橫移之時,破容聲響。

百丈之距,還不及眨眼間,氣箭就如同跨越了兩個世界一般立時正中候耀輝的頭顱。

候耀輝倒是想躲,可軒嘯根本沒給他任何機會,從地面到騰空,所有的一切都如同軒嘯事先計劃好的一般,無任何一點的多餘動作。

可是………氣箭只差一寸便能射穿候耀輝的頭顱,便卻被候耀輝的護體元氣生生擋在氣罩之外,氣箭未能傷他一分一毫,雖然它沖勢未減,但總有氣勢散盡之時。

「小賊,老夫天生金元聖體,有天下最強的防禦之軀,憑你這點實力,想殺我,做夢去吧!」候耀輝口出狂言。

不過血族中人卻被他這一語給驚住了,如果真如他所言,軒嘯不但殺不了他,定然還會搭上自己的性命,那麼他當初所謂的保眾人平安的言語與放屁又有何區別?

第三者之愛恨濃烈 但是,君霓與萬崇古的臉上始終都是那堅信軒嘯能獲勝的神色,從頭到尾都沒有改變過。

眾人已經想不到軒嘯還有何種方法來對付候耀輝,待元氣之箭的威力散盡之時,大家的死期也許就到了。

便在當時,軒嘯笑道:「是嗎?」

元氣之箭不弱,威力反而越來越強,只見氣箭之周風云云涌,雷電交加,當第一道閃電擊中候耀輝的身體之時,他便知道,中了軒嘯的計。

驚雷大作,狂風呼嘯,八元狂躁,天象隨即而來,立時讓那候耀輝身陷其中,護體元氣不消片刻便被撕得粉碎,那一箭並未穿過他的頭顱,而是暴發出的威力讓他的頭立時消失在天地之間,只剩下一具無的屍體。

眾人眼睜睜地看著那無頭死屍墜落下來,現無傷何反應。

實力稍遜者根本無法看到他的頭去了哪兒。

只有君霓等級人才知道那一箭真正的秘密。

軒嘯自從來到這一界中,無凡界與原界所倚仗,自創劍決之破界,已然無法使用,即便他的身速再快,也無法達到出奇不意的效果。

偶然之下得到黑弓,一箭射出,當中不但包含八屬之元,亦有天劫之威。

這便是將劍決天怒融入了氣箭之中,加之黑弓本就自帶空間之力,任他候耀輝三頭六臂數隻眼,也無法抵抗軒嘯這致命一箭。

不論從實力、境界、心智上來說,軒嘯更勝一籌,從一開始,他們之間的結局就已經註定。

眾人一時之間還未反應得過來,到軒嘯緩緩落地之後,嘆了口氣,這聲音才將眾人丟的魂給喚了回來,立時暴發出那雷鳴般的掌聲。

熊弼與藍沁當時就凌亂了,他們眼前的軒嘯還是當初那個不聲不響的少年嗎?短短几日,搖身一變,就已成為這個世界的頂端的存在,再過些日子,至聖、聖主,還有什麼能難倒他?

可是軒嘯自己最清楚,聖元已經到頭了。這一戰的勝利讓他多日緊繃的弦終於放鬆一下了。(未完待續。。) 誰會想到赤煉門主候耀輝竟然會死在一個不十**歲的年輕人手中,若有人訴他,此人修行不過一月,那麼就算他死了也會被氣得活過來。

有人修行一輩子,連通靈都困難,如軒嘯這等逆天之人根本就不應當屬於這個世界。

血族眾人似乎並不因為自己的家園被毀而沮喪,因為他似首用自己的誠意結交了一位實力強得可怕的人,那人正是軒嘯。

與軒嘯想比,這被毀的家園又算得了什麼呢?

眾人歡呼之時,藍沁面色不佳。她心中擔心的事,軒嘯又怎麼可能不知道。

赤煉門背後站的是天啟派這個龐然大物,據說這些年來,天啟的勢力已經蓋過離天派,隱有成為元界第一大派的勢頭。

所謂打狗看主人,軒嘯此舉無疑是為自己惹了一個天大的麻煩。

最讓藍沁可氣的是君霓也跟著軒嘯一起胡鬧,若只是離天派之事還好,如今竟然將離天與九黃山無形地捆在了一起,天啟派如果發難的話,九黃山必受牽連。

這時,君霓拉著藍沁的手,柔聲說道:「師姐,不必擔憂,天啟派就算再明目張胆,也不敢同時對兩派發難,再說,若真到了那一天,我與軒嘯一定會與你們撇清關係,不會連累你們。」

君霓就如同有一顆七竅靈瓏心一般的善解人意,反倒讓藍沁心中有些難過。

軒嘯被一眾血族中人簇擁著,已經很久沒這般開心過了。

天色大亮,眾人立時開始對山谷之中重建,萬崇古已經派出人手,帶著高厚純的人頭去喚回出走的族人,順利的話,兩日之內,族人必會盡數歸來。至於是合是散,就看萬崇古在這血族之中還有多少威望了。

萬落風還在對先前一夜將軒嘯扔在迷霧中的事而耿耿於懷,撓著頭不好意思地言道:「恩公,夜裡的事還望你另介意了,我也是為了血族上下的安危而已。」

軒嘯不是一個計較這些小事的人,自然不會介意,他倒是對萬落風曾經與高厚純之間的事比較感興趣。

軒嘯問道:「我很想知道,當年一眾人殺入谷中,除了殺了數十名血族中人,就再沒做什麼事了嗎?」

萬崇古沉起道:「若只是殺數十名族人。他們何以會有如此周密的計劃?他們來我血族只是為了奪走我血族未來的希望罷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