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還是什麼抽獎台沒有顯示的東西?畢竟隱匿套裝就是一個例子嘛。

現在的隱匿戰衣,對於周元的用處沒有之前那麼大了。

現在神州,暗夜兩方勢力都知道了自己顯露在外的E級實力,隱不隱藏的,其實沒有多大的必要。

不過,隱匿戰衣使用的地方在於,冬暖夏涼,嗯,可以少買很多件衣服了,還不用洗。

也不知道劉鑫那小子是用什麼方法一直隱藏了自己的實力?

等會問問。

周元吹了會涼風,感覺自己不光是完全清醒了過來。

涼風中那股水汽,歡快的撲到了自己的臉上,濕潤潤的,很舒服。

這就是自然的饋贈,本來就是。

勇敢元元:劉鑫,我問問你的異能問題。

周元拿起手機打起了字,還沒等劉鑫回復,又發過去了一條消息。

勇敢元元:算了,不問了。

而剛拿過手機的劉鑫一臉莫名其妙。

元鑫籠:你在逗我玩呢吧?無聊就直接開直播大家一起聊聊天唄。

勇敢元元:呸,張芷嫣跟你說過我們的計劃了?

周元想起來自己之前和張芷嫣聊天,還是比較慶幸自己換了台加密手機,一些信息不會暴露。

元鑫籠:昂,說了也沒什麼吧?到時候我做保安,你們多開點工資給我就行。

拿起一顆聖女果就往口裡塞的劉鑫笑著,手指在手機上飛速跳動。

然後表情突然一變。

元鑫籠:特么的,剛剛吃個西紅柿,酸死爺了。

周元似乎是習慣了這些莫名其妙就會來的吐槽,理都沒理他。

張芷嫣把事情這麼早就告訴了劉鑫,代表之前的談話,真的不是說說而已,也就意味著張芷嫣確實是有這方面的意向。

想到這,周元的心裡又舒坦了一些。

只是這麼早就告訴劉鑫,確定不怕他說出去?

【檢測到直播已開啟】

【實時人氣統計中…】

【直播實時人氣:5379(結束后結算熟練度)】

周元剛開啟直播,就有了這麼多人跟著進來了。

由此可見的是,張芷嫣和劉鑫是真的在幫自己造勢,並且是從後援會開始造勢。

周元可以想象到,大家在一起聊天時,聊到的關於自己這個人,以及他們的極力推薦。

現在周元的聊天賬號里已經有了大幾千的存款,都是這些進來的大佬打賞的。

周元再也沒有了之前的想要還回去的想法。

就像張芷嫣告訴他的,「其實很多人有閑情雅緻過來看直播,大部分都不缺錢,你以後可能還會經歷別人一晚上給你刷更大的數額,那時候你怎麼還?」

周元仔細一想,自己確實是有些當局者迷了,沒有考慮得那麼清楚,畢竟思想狀態和所處位置都不同。

現在的周元,算是比較心安理得的接受著這些打賞,並且不斷提升著自己的講題能力和講題技巧,爭取在講題的同時,也能讓大家覺得有趣。

而不是大家一群人不聽自己講題,全都在評論區聊天吹牛。

就比如劉鑫。

自從那次張芷嫣發過一次「有錢的捧個錢場,沒錢的借錢捧個錢場」之後,劉鑫這混不吝的小子頂著個管理員的頭銜在那天天發。

周元本人表示很不好意思,劉鑫表示越多越好。

聽說劉鑫現在不啞了:剛好周元在划記東西,我現在就在這說個事情哈,各位。

元鑫籠:鼓掌(啪啪啪,熱烈)

聽說劉鑫現在不啞了:說正事,別整些這花里胡哨的,啞巴保安劉鑫。

周元也注意到了評論區出現的事情,但還是專心致志的做著自己該做的事情。

他知道張芷嫣要幹嘛,他也知道他們兩個能夠處理好這件事。

就交給他們來就行了。

聽說劉鑫現在不啞了:大家覺得周元直播得怎麼樣?

元鑫籠:很好,收穫很大,我本人希望周元可以一直直播下去。

接著的便是大片的好評,有一兩個稍微話語開頭有些不太一樣的立馬便被劉鑫給禁言了。

劉鑫盯著屏幕,「這麼不識抬舉?我擦,殺了友軍。」

嗯,劉鑫沒注意後面的話,是有反轉的。

然後又偷偷地把他們給恢復了。

「希望沒人發現。」劉鑫彷彿做賊了一般,低著腦袋在自己房間四周環顧了一下。

聽說劉鑫不啞了:這樣的話,我們後援會或許可以把周元推選出來,周元以我們後援會的名義去直播,宣傳我們元籠粉絲後援會。

聽說劉鑫不啞了:那個直播號算是我們大家共同的財產,但是因為是周元負責直播,所以他得分一部分收益,而其他收益可以作為會費,也可以作為紅包發給大家。

聽說劉鑫不啞了:如果有視頻剪輯方面能力很強的,請聯繫我,我們這個直播號的經營就以剪輯元籠的戰鬥場面來開始。

聽說劉鑫不啞了:大家覺得怎麼樣?

劉鑫事先其實是不知道這一部分的,只是想著反正幫周元弄直播,那麼周元首先有這麼多粉絲量就有了極大的保障。

接著還有張芷嫣的幫助,那麼周元在直播的同時,也能賺取一大筆錢。

劉鑫發自內心的為周元感到高興。

元鑫籠:我舉雙手三腳贊成!

元籠的小粉絲:我也覺得挺好的,祝賀周元。

於婉君默默的看著自己手中的屏幕。

她猜到了一些事情,張芷嫣這是在幫周元造勢。

不僅如此,張芷嫣後面會做的事情,她也想到了一些。

雖然和具體步驟還是有著很大的區別,但是整體方向出奇的一致。

幫助周元賺錢,賺很多錢。

很多。 「爹,嘗嘗,這是雪霜靈芽,有滋養凈化經脈之效。」

言罷,她朝杯子輕輕吹了口氣,淡淡的冰雪之氣在房內散開。

突然覺得氣味有些不對,她拍了拍頭,忘了放黃藤靈蜜了。

伸手將她爹面前那杯拿回來,又掏出靈蜜各滴了一滴,學著初玉當時的手法,將手中的茶盞微微一晃,杯中頓時冒出一股香甜的冰雪之味,有些前世的冰淇淋,散發著一股特別誘人的味道。

白瑾看著女兒極其認真的神情,若是不知內情的,還以為她在研究什麼高深道法。

他嘴角勾起,小丫頭自小對吃食很是上心,比他這個爹都親。

「好了!」

白瑧將茶杯重新推回去,又將自己面前的搖了搖,深嗅一口這香甜的氣息,很是滿足。

白瑾的感受卻與女兒不同,嗅到這氣味,只覺經脈如被水洗了一般,透著一股清爽,便知這是不可多得的好東西。

雪霜靈芽之名他聽都沒聽過,不用嘗,就知道很珍貴。

難道是丹霞峰的菲菲送給女兒的?

「這茶可是別人送的?」

沉迷在茶香中的白瑧點點頭,「是四師兄送的!」

白瑾手下一頓,打量一眼喜滋滋的女兒,她的四師兄正是名玉真人,出身世家大族。

原以為女兒不喜世家習氣,與同門關係不睦,不想關係處得不錯。

「那你可有回禮?」

修真界雖與凡人界不同,但修士也是人,一些人情世故還是想通的,良好的關係需要維護。

呃,「送了的!」符籙也是回禮啊,禮輕情意重!

「你長大了,人與人相處,要有來有往方能長久。若是一味接受別人的贈與而不知回贈,時間久了,感情也就淡了。

如今你修為低,也不需要多珍貴的禮物,他能用得上即可。

日後若是有能幫忙的,盡量想幫……」

白瑾殷殷教導女兒與朋友的相處之道。

以前,他和女兒相處的機會寥寥可數,也很少有這般就事教導的機會,如今逮著機會,恨不得將自己知道的都告訴女兒。

白瑧被說得有些心虛,她好像一直占師兄便宜來著,看來還是要多幫師兄畫點陣盤。

咳,話說當年的符籙書和手札也大多是師兄貢獻的。、

她欠師兄良多啊!

所以,一定要保住他的小命,密切關注蘇嘉卉。

邊聽著她爹嘮叨,邊嗅著茶香,她突然覺得這樣的日子也不是那麼討人煩,還有一種——溫馨。

每次,就是溫馨,這是家人的感覺。

想到此處,她嘴角牽起,連連附和她爹的嘮叨,咳是處世之道!

聽著聽著,她突然發現,原來她爹清雅俊美的外表下,還裝著一顆圓滑世故的心。

有些處世之道,她知道她爹說得對,但她不贊同,她就是有一種撞了南牆還想堅持的執著。

若是連這點執著都沒有,那她一輩子的堅持又算什麼?

不能因為環境的錯,就覺得自己錯了,那她與別人又有什麼不同?

白瑾講了好一會,見自家女兒連連點頭,心道這才是當父親的正確方式。

聽他爹從怎麼交朋友,講到什麼朋友可以交,什麼人要小心,白瑧有一種揉耳朵的衝動。

見她爹還有繼續將下去的趨勢,白瑧趕緊轉移話題。

「爹,茶要冷了!」

說罷,端起自己的杯子抿了一口,香,美味!

上次囫圇喝了一杯,其中有什麼滋味都沒來得及細品,這一喝,真如大夏天吃了一口冰淇淋。

當時還以為是天冷,原來是這茶就是這樣的效果,想到它是雪霜樹的葉子製成的,也就沒那麼意外。

白瑾住了話頭,舉杯喝了一口,明明是溫熱的茶湯,入腹后也是溫溫熱熱,吸收后,經脈中卻透著一股沁涼,真好似將經脈清洗了一番。

他是水木靈根,這種感覺尤為清晰。

這種感覺只是一晃而過,他知道,這茶有效果,卻沒有那般逆天,一口就能排出經脈中的雜質。

若想真有所改變,要日積月累才能達成。

便是這般,他也難掩驚詫之色,若是喝上十杯二十杯肯定是有效果的。

「好喝嗎?」

白瑾點點頭,「吸收后,有洗脈之效!」

洗脈靈物很是難得,看來名玉真人對自家女兒很看中。

白瑧手下一頓,不管是上次喝還是這次喝,她都沒感受到洗脈的效果。

她以為要多喝才有效果的,難道是她的經脈不用洗了?

那她喝了豈不是浪費?

嘴邊這茶喝也覺得浪費,不喝也覺得浪費,總不能讓她爹喝了!

想到此處,她一口悶下這杯茶,喝都喝了,浪費就浪費吧!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