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還不如斬斷仙路那!

要不升!都別升!

這下可好!尼瑪!三千大道都不夠他們分的。

修個蛋啊!

不少修士在大陸上,罵罵咧咧,直接告別了宗門,選擇回家種地,發家致富。

華古地域 華古聖宗

“感謝玄天師兄再造之恩!我蕭炎!願爲玄天師兄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感謝玄天師兄再造之恩!我李七夜!願爲玄天師兄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感謝玄天師兄再造之恩!我葉凡!願爲玄天師兄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

數萬名弟子,用着震耳欲聾的聲音,齊聲喊道。

林玄天此時傻了,我說我只是無意之舉你們信嗎?

我說我也不知道,這廁紙,這麼厲害,你們信嗎?

數日後,林軒天以一己之力,覺醒萬零一名蠻荒之體的事蹟,瘋狂傳到整個地域的角落。

無數聖宗掌門,紛紛前往華古地域看望林軒天。

而萬名弟子也脫離聖宗,自建軍團。

名爲吊炸天軍團!

對外自稱,林軒天手下第一軍團,神擋殺神,佛擋**。

這一點,沒有任何人懷疑。

蠻荒之體絕對敢說這種話,更別說萬名蠻荒之體組建的軍團了。

衆人脫離聖宗的那天,長老們也不好意思阻攔。

畢竟自從他們修爲被毀後,他們就很少關注他們,甚至就連他們被外院弟子欺壓都也不知道。

不過還好的是於凌留了下來,他們聖宗也算是有一個蠻荒之體了。

華古聖宗 林玄天的府邸。

“師侄啊!我覺得你可以在內外院弟子也講一課啊!”

“是啊,師侄!咱不能偏心啊,內外院的弟子還沒講吶!”

“沒錯!師侄!過幾日其他聖宗的掌門,紛紛會來拜訪這次講課,我們牛皮都吹出去了,你可不能讓我們失了面子啊。”

衆長老此時站在林軒天的府邸,敲打着大門,苦苦哀求道。

“我說了!那次只是個巧合!天書是假的!只是一堆廢紙而已!爲什麼你們就沒人信啊!”

林玄天鬱悶地說道。

那次之後,他燒了不知道多少捲紙,可就是沒有那天的效果。

“師侄!你不要低調了!我們其實早就看出來了!你就是真龍天子!可以與千古帝王比肩的人!”

“是啊!可我們萬萬沒想到,真龍天子能牛到這種程度,千古帝王這一世怕是要輸給你了。”

“所以啊!師侄你快出來吧!只要你出來,你不管要什麼我們都答應你!”

衆長老此時在府邸外一片譁然。

林玄天都無語了,給他們解釋了不知多少遍,那次只是個巧合,可就是不聽。

最近還給我個新稱號,真龍天子,真龍你妹啊。

我一個練氣二層,還真龍天子,哪門子天子啊,你倒是說說。

我服了啊!爲什麼你們就是不相信我吶!

我真不是高人啊!

(劇透:齊一道和沈柔即將出關,他們看到林玄天究竟會產生什麼樣的火花那!拭目以待!來點禮物吧!謝謝啦!) 小舞沒有理她,只是快走幾步,從他的身邊經過,裝作不經意間的道,「你在進入這片墓地的時候,有沒有看到一個穿著黑袍子的人出去?」

「沒有啊?」孫兵抬起頭,看著陰暗而又帶著些森冷之風的墓地,環視了一下四周,毫無猶豫的道,「你不看看這是什麼地方?也不看看是什麼時間了。怎麼會有穿著黑袍子的人出去呢?不會是又做噩夢了吧?」

小舞正在她的前面走著,此時微微的頓足,停頓了片刻。想回到什麼,又猶豫不決,終於裝作沒有聽見,直起身子快速朝著外面走去。

一陣烈風吹來,打在小舞的身上,小舞寬鬆的外套被吹的獵獵作響。她裝作沒有感覺。

走了很遠之後,孫兵還在她的後面自言自語,像是有什麼心中的結解不開。

小舞不去理會他,依然想著剛才『黑袍女人』的那幕,她相信不是自己的做夢,也不是幻覺,而是她真真實實地看到了一個穿著黑袍子的女人。

可是那個女人轉眼又不見了,她去哪裡了呢?

孫兵剛才的眼神,告訴她,他沒有撒謊。進來的時候,他真的沒有碰見黑袍女人。

「小舞,你幹嘛呢?我問你問題為什麼不回答?「兩人在快走近校園附近一小區的時候。孫兵終於喝住了依然失魂落魄的小舞。

小舞長長地吐出一口氣,像是一直壓抑自己的人兒,終於可以緩緩地吐出一口氣了一般,轉身對著他道,「孫兵,你找我到底是有什麼事呢?」

孫兵快走幾步,在她的身前站定,道,「小舞,飛機上那件事情我相信你。」

「為什麼相信我?」小舞的話語言簡意賅,直奔著問題的中心去了。

「因為自飛機失事以後,我的眼皮一直跳個不停。這件事情按說都過去了,為什麼我會有這種不好的預感呢?我相信良雨把我的名字加在死亡名單上,絕對不是有意的,但是無意也恰恰是天意。」

「我又能幫你什麼呢?」小舞在說這句話的時候,心裡也沒有底。她也知道事情絕對不會那麼的簡單,可是她還沒有更好的辦法解決這種事情。

「你既然能夠預知飛機爆炸,你能不能預知一下,我是否會意外死亡?」

小舞在聽到他這麼直接的話語之後,身子猛地抖動了一下,不知道是自己的腦袋發矇,還是傍晚的天氣卻是冷了。

「我讓你亂跑?我讓你咬人!」一個粗獷的嗓門驀地傳入小舞的耳鼓。小舞正要回答孫兵的問題,此時被這個聲音吸引過去,被迫轉過頭,看到的正是一個醉酒的漢子拿著一把刀正在追趕一隻瘦弱的小狗。

醉漢一張嘴,濃濃的酒味都可以傳的很遠。

小狗是朝著他們的方向奔來的,小舞對小動物談不上喜愛,但是有一種天生的同情心。正伸開雙臂打算救下那隻受驚嚇的小狗。

哪知就在小狗即將跑到她身旁那刻,只聽一聲乾脆的『咔嚓』聲。繼而鮮血四濺,小狗的腦袋被剁下來了。

沾滿鮮血的小腦袋如同滾落的皮球在地上滾了好幾圈。 看着沒日沒夜守在府邸外的衆長老,林軒天徹底忍不住了。

林玄天皺着眉頭,心裏暗道,看樣子現在只能答應了,要不然真不知道這些長老能待在什麼時候。

林玄天說道“行了,行了,三日之後,我會前往內院開堂講課,趕緊走吧,別煩我了。”

衆長老一聽,無比興奮。

連忙拍拍屁股離開了林玄天的山峯。

華古聖宗 外院

“於凌師兄,你能跟在玄天師兄旁邊,真是羨慕啊。”

“是啊,於凌師兄你都覺醒蠻荒之體了,以後可千萬不能忘了我們啊。”

“對對沒錯,話說於凌有沒有在玄天師兄旁邊,聽到什麼不爲人知的勁爆消息?”

衆弟子紛紛用着渴望的眼神看着於凌。

勁爆的消息?

我上哪有勁爆消息去?

不過於凌看着衆弟子的眼神,又不好意思說沒有。

罷了,隨便編一個吧,反正師兄又不知道。

於凌思考片刻便道“非要說勁爆的消息,還真有一個!可你們不許告訴別人!”

衆弟子,聽到連忙點了點頭。

“師兄放心吧!我們的嘴可嚴了!”

“對對對,我們的嘴可是出了名的嚴,師兄你就放心說吧。”

“是啊,就算我爹問我,我也不會說的。”

於凌對着衆人輕咳了一聲說道“你們千萬不許往外傳!千萬不許!”

“師兄我們知道了!你就趕緊說吧!”

“是啊師兄!我們一定不會往外傳的,你就放一百個心吧!”

“沒錯,師兄你可急死我了!快說快說!”

於凌低沉地說道“你們可還記得沈柔師姐?”

“那個高冷的沈柔師姐?當然記得啊,可她怎麼了?”

“對啊,沈柔師姐不是從三年前到現在一直在閉關嗎?”

“難道玄天師兄還和沈柔師姐發生過什麼事情?”

不得不說,於凌此時調動了外院所有弟子的胃口。

於凌笑着說道“其實在你們眼裏高冷的沈柔師姐一直暗戀玄天師兄!”

話語一落,全場一片譁然。

“什麼!怎麼可能!沈柔師姐他不是莫得感情?”

“是啊,並且相傳,不是說,沈柔師姐喜歡一個戴面具的男人嗎?”

“對啊,對啊,沈柔師姐連玄天師兄的面,怕是都沒見到,怎麼可能喜歡玄天師兄?”

絕色狂妃:冷王的天才寵妃 衆人疑惑地說道。

於凌搖了搖頭並道“說一件你們不知道的事情,玄天師兄考覈當天,正是戴着面具,並且正好還碰到了沈柔師姐。”

“原本沈柔師姐對玄天師兄也是冷冰冰的,可是當玄天師兄摘下面具的那一刻,沈柔師姐瞬間沒有抵抗力了,心中的小鹿亂撞,完全無法控制。”

衆人一聽,驚了。

連高冷的沈柔師姐都被玄天師兄給收服了嗎?

這也太厲害了吧。

不愧是玄天師兄啊,都能讓沈柔師姐小鹿亂撞。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