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邁爾斯再也忍不住,走到人魚侍女身邊,謙卑地問:,「薇娜絲請問出了什麼事情,或許我可以幫得上忙薇娜絲指著前方說:「正前方約一天路程的是什麼地方?」她的聲音如珠玉相擊,異常清脆。

邁爾斯連忙說:,「應該是羅嵐港。



薇娜絲皺起眉頭,美麗的面龐上閃過一絲擔憂,說:「我剛才明明感覺到我族聖物就在那裡被啟動,本以為是海神保佑。沒想到就在之前,聖物離開了那裡,應該是被傳送走了。只有聖物開啟后的一段時間我才能從遠方感知到聖物,如果聖物永遠不開啟,我只有走到聖物百米內才能覺察

邁爾斯連忙保證:「比月亮更美麗的薇娜絲,我向你保證,只要那東西在羅嵐港出現過,我一定能找到!這是海神在考驗我們是否誠心。」

薇娜絲眉頭舒展,點點頭,說:「邁爾斯,你真是個好人。」

豪門寵妻:專制老公 邁爾斯心花怒放,這是薇娜絲第一次誇他。

他在心裡發誓:「我一定是海神之子!羅嵐港就是我的地盤,無論聖物在哪裡,我都有辦法找到!薇娜絲,我一定會得到聖物,然後娶你!羅嵐,等拿到聖物成為人魚親王,我會把你給我的恥辱還給你!我要讓老漢斯叔叔知道,我邁爾斯比你羅嵐優秀一百倍!」



bk手打小說盡在- 第1490章公主殿下(43)

感嘆完唐果的厲害,呂鈺凡顧不得頭腦還有些昏沉,連忙下榻,要去隔壁看林月香的情況。

雲不休一直等在外面,見瘦小,面容蒼白的呂鈺凡跟在唐果的身後出來,說了一句:「你的身體還未恢復,應該躺著修養兩日。」

呂鈺凡不認得雲不休,但看著對方的第一眼,就知道這不是一個簡單的人。

他想起唐果和他一樣,都重生了。

想必對方已經改變許多事情,這位看似不簡單的男子出現在她的身邊,也不奇怪了。

「這是國師雲不休,不僅會占卜,醫術也不錯,昨日是他幫你看的病,你娘本已經去了大半條命,也是他救回來的。」唐果和呂鈺凡解釋。

聞言,呂鈺凡連忙拱手對著雲不休就是一拜,滿臉的感激,「呂鈺凡謝過國師大人的救命之恩。」

「不用謝,你該謝殿下,要沒有殿下的吩咐,我不會多管閑事。」雲不休一副清高冷漠的樣子,連一旁的映珠都憋不住笑了。

國師真的是個雙面人,在她家殿下的面前各種討好,在其餘人的面前,就是一副高人模樣。變臉的速度,她是有幾分佩服的。

興許上一瞬對著殿下噓寒問暖,下一瞬在他們這些人面前,則是一副冷漠不近人情的樣子。

可見,國師是真的心繫殿下,可惜啊,不該第一次見面的時候,想著算計殿下。

就算他如今再好,殿下若不想去做某些事,她這個當貼身宮女的,更不會去干涉殿下的選擇,只需要將殿下伺候好便是。

呂鈺凡是一個聰慧的人,頃刻間也明白了些什麼。

雲不休瞧著對他一臉冷漠,可當說到「殿下」二字的時候,那語氣和眼神是瞬間變得溫和。

他再一次感嘆,不愧是受寵的公主殿下,這重生的就是一步登天啊。

當然,他並不嫉妒,只是覺得造化弄人,同樣現在他也回來了,娘也沒有死,妹妹也沒有淪落成風塵女子。

他反而很是慶幸,這位大公主殿下能夠重生過來,不然,就算他這個時候重生了。

以他小小的年紀,又能夠做什麼呢?

娘親救不了,妹妹怕是也不知所蹤。

所以,他真的應該好好感謝大公主殿下。呂鈺凡內心暗暗地發誓,這一生都要忠於這位公主殿下,也當還去他前世被奸人迷惑,所犯下的錯誤。

唐果感覺到了呂鈺凡眼神的變化,並不在意。

她救呂鈺凡一家子,只有一個理由,不想呂青過的滋潤,沒有什麼大義,就是私心。

系統:可是宿主在無形中,總會收穫一些心甘情願幫她耕田的牛。

呂鈺凡在看過林月香的之後,真的安心了。

雖然他娘傷勢很重,可總算是保住一命,養兩個月,還是能夠恢復過來。

只要活著就好。

隨後,呂鈺凡含著淚,再一次對著唐果鞠躬三次,「殿下,接下來我需要做什麼?」

他這條命是她救的,今後的一切,自應當被她安排,他心甘情願。

(本章完) -歡迎您的到來。

羅嵐收起美人魚水晶雕像后,在無人的地方變化成曾在大公府用過的身份「羅曼」然後按照魔法訊息的地址,來到諾丁王都左岸區的第六大街。

左岸區是諾丁王都的中檔住宅區,大魔藥師塞拉的弟子在這裡有兩棟住宅。因此趕往羅嵐港的人到達諾丁王都后,全都來到這裡,休息三天後繼續趕路。

羅嵐以羅曼的身份進入住宅,讓他們停留在這裡,等待羅嵐到達。傳達完消息,羅嵐便在諾丁王都購買了一匹馬,向車隊的方向賓士。

來到蔚藍大陸這麼久,羅嵐感覺最不方便的就是通訊。荷曼帝國的民用通訊完全被皇家魔法協會壟斷,軍用通訊又自成體系。

遠程通訊魔法很少,而且就算有也至少是**師之間才能使用。

目前最便捷的通訊魔法是軍部的魔鏡通訊術,但這種魔法需要特製的魔鏡。而魔鏡的製作方法是荷曼皇室的機密。

「一定要想辦法弄一套完善便利的麾法通訊體系

羅嵐連夜趕路,第二天下午遇到迎面而來的車隊,而他的馬也累得脫力。

四匹魔化馬看到羅嵐立即發出歡快地叫聲,拉著馬車跑到羅嵐面前。用頭摩擦羅嵐的肩膀。

妮絲推開馬車門,大喊一聲「羅嵐哥哥。」歡呼著撲到他懷裡。膩在他身邊不肯走。

阿芙拉眼圈泛紅,羅嵐主動過去擁抱她。羅嵐特意看了一眼凱瑟琳。但發現她的態度很冷淡小甚至連羅嵐送給她的水之溫情耳環都沒戴。

看到阿芙拉,侍劍氣急敗壞地大喊:「死羅嵐,你只告訴我阿芙拉是你的朋友。你可沒告訴我你已經和阿芙拉」那」那個了!我就知道你是大色狼!還有妮絲,她體內也有你的元陽之氣,但仍然完璧,一定是你逼她用嘴服侍你!你太令我失望了!」

羅嵐本來想跟侍劍解釋,但想到她的脾氣和年齡,說:「小蘿菲,等你發育好了,我手把手面對面解釋,其實我很無辜的。

「你你你」你流氓」小侍劍面紅耳赤。氣得直跺腳,可拿羅嵐無可奈何。「不行。我要長大!你現在不缺元力靈氣。我要長大!連妮絲都」你給我等著!」

祖劍原本把所有的元力靈氣都供給羅嵐。導致侍劍一直沒能成長。隨著侍劍一聲令下,祖劍分出一半元力靈氣給她。

在羅嵐的靈魂深處,侍劍懸浮在半空,閉上眼睛,無形的靈氣湧入她的身體。

侍劍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當時她冒充老仙人的時候,看到羅嵐和妮絲親吻感覺非常好玩,但現在,她非常不喜歡羅嵐做那種事。

羅嵐左擁右抱走上馬車,先安慰了一陣阿芙拉和妮絲,然後找來首席助手華森、高級魔法師科恩、高級劍士哈爾和墨菲斯、凱瑟琳以及高級幕僚、助手。開啟魔法馬車的魔法陣,他說出自己這幾天得到的消息。商量如何把弗蘭克家族一網打盡。

這件事情太過重要,他們討論了幾個小時也沒有結果,最後只敲定基礎的細節:先調動人馬潛伏在弗蘭克家族領地附近的城市中派遣隱秘騎士掌握弗蘭克家族直系成員的行蹤,讓兩位大師加緊煉製戰鬥用的魔葯和魔法弩箭,到時候兩位大師直接從羅嵐港傳送到諾丁王都參戰兩位大師雖然分別側重煉金和魔葯,但都擁有高級法師無法企及的破壞力。

將軍必須在羅嵐港坐鎮,而且消滅一個子爵家族不需要上位級的力量。

到了傍晚,車隊建立營地。帝**旗聳立在營地中央。原本趕路的商人、傭兵團紛紛向這裡靠攏,在附近紮營,不多時就聚集了上千人。

吃過晚飯,羅嵐找了一處僻靜的地方練劍,而妮絲坐在不遠處,雙頭托著頭,笑眯眯地看著他,什麼也不做,就這麼看著,妮絲就覺得無比幸福。助手華森、高級劍士哈爾以及兩個魔法師和四個劍士在附近警戒

羅嵐一板一眼地練習基礎劍術,半個小時后,他休息片刻,正要再練,看到凱瑟琳走過來找華森,報告營地附近其他隊伍的情況。

羅嵐笑著說:「凱瑟琳老師小我正好缺個人,你過來一起和我對練吧

凱瑟琳禮貌地說:「雖然我正在忙重要的事情,但既然伯爵大人下令,凱瑟琳聽令說完。拿起練習劍走到羅嵐對面。

羅嵐低聲笑著說:「美麗的團長大人。我到底做了什麼事情讓您對我這麼冷淡?如果您覺得我選了阿芙拉而沒有選你,今晚我可以做出補償。」

凱瑟琳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說:「伯爵大人,您是要跟我練劍還是練嘴?一會兒吃虧可別怪我,因為,我已經是中級劍士!」說著凱瑟

羅嵐立即揮劍格擋,他並不驚訝,以凱瑟琳的天賦,同時得到鬥氣傳承和巨魔藥劑,成為中級劍士不費吹灰之力。

昏暗的夜色下,土黃色和火紅色光芒交織在一起,照亮兩個人的面龐。

妮絲站起來,雙手圍成喇叭大聲喊:「羅嵐哥哥加油!凱瑟琳姐姐也加油!」

兩個人只用基本劍術,但凱瑟琳卻明顯地感覺到,長劍每一次相交,自己劍上的鬥氣就突然凝固似的,跟自己的斷絕聯繫,過一秒后才恢復正常。

在不遠處觀戰的高級劍士哈爾眼中則充滿了驚訝,他通過凱瑟琳的反應,憑藉豐富的經驗推斷出凱瑟琳的狀況,很快得到一個讓他震驚的猜測。

「有些魔導器能影響鬥氣。但羅嵐大人不可能在練劍的時候對凱瑟琳使用。能造成這種效果,只有兩個可能。一是羅嵐大人已經是上個劍師,憑藉強大的鬥氣暫時禁錮凱瑟琳的鬥氣,但這絕對不可能;二是羅嵐大人已經掌握了只有劍聖才能掌握的斷絕劍意,觸摸到斷絕法則的邊緣。這和羅嵐大人是上位劍師一樣荒謬!但是,如果在兩者選其一的話,只可能是後者。」

哈爾心中充滿了疑惑和震撼。

「難道羅嵐大人成為龍騎士后,從巨龍契約中得到了斷絕劍意?看來只有這個可能了。」哈爾對羅嵐又羨慕又嫉妒,同時又由衷地高興。

「羅嵐家族果然受到劍神眷顧,老伯爵是建邦之主,上任伯爵是守成之主。羅嵐大人很可能成為開拓之主,讓羅嵐家族成為真正的大貴族!」

羅嵐的每一劍中都蘊含著斷絕之意,不僅斷絕凱瑟琳的鬥氣還斷絕凱瑟琳的劍術,甚至隱隱斷絕凱瑟琳的戰意。凱瑟琳感到,自己面前似乎有一層無形的東西擋在面前,每每成功出擊,總會被那無形的東西阻擋一下,失去先機。

羅嵐很無良地說:「凱瑟琳老師,我不在的日子,您一定偷懶了。這樣吧。以後你每天陪我練劍。可以提高你的劍術水平。」

凱瑟琳大怒:「老娘被稱為天才的時候。你的小東西還沒長毛呢!」說完,凱瑟琳發起猛攻。火紅色的鬥氣包裹著長劍,宛如狂風驟雨般擊向羅嵐。

羅嵐哈哈一笑;「原來你知道我的小東西長毛了,什麼時候看到的?」

凱瑟琳更加羞憤。

跟劍傀儡比,凱瑟琳處處都是漏洞,羅嵐一邊搖頭一邊說:「老師。您不服輸不行,您現在,已經完全被我超越。不過,我還是會叫您老師的。美麗的凱瑟琳。」

凱瑟琳又氣又急。眼中幾乎要噴出火來。抖命猛攻。

原本負責警戒的劍士和魔法師開始向羅嵐靠近,防止羅嵐受傷。

哈爾連忙喝止:「忙你們的去,羅嵐大人不會有事!」那些人只好回到原來的地方。

羅嵐繼續刺激凱瑟琳,說:「認輸吧,我美麗的老師,到時候我會認真教你劍術的,明天記得早丸」

凱瑟琳積累多日的委屈突然爆發出來,她眼圈一紅,大聲說:「你心裡根本沒有我這個老師!你能讓阿芙拉和妮絲在短短几個月里成為高級戰士和魔法學徒,卻不把變強的方法告訴我!我以為」我以為你和我是患難的好友。根本就不是!不是!」

凱瑟琳撤劍」轉身跑回營地小流下委屈的淚水,打濕了這個朦朧的夜晚。

「活該!」侍劍得意地說。

羅嵐臉上的表情精彩至極。他哭笑不得。喃喃自語:「難道真的要逼我那麼做?可是,不知道我能不能擠出三個人的分量。唉,做男人。真難啊,」男人就是難人啊」

「我就說你是大色狼!」侍劍罵完,臉一紅,不再說話。

這時,不遠處傳來陣陣馬蹄聲,羅嵐隱約覺察來的至少有四五百匹馬。

羅嵐說:「走,我們回營地小發警報。



於是一個。魔法師釋放魔法警報,所有人回到營地做好戰鬥準備。

很快,羅嵐憑藉超常的視覺看到前面雖然有四百多匹馬,但只有兩百餘人。每人都騎著一匹領著一匹。

這些人服飾整齊哉一,羅嵐認出這些人是諾丁王室的守備軍。

兩百多騎兵慢慢減速,最後在營地外下馬,留下二十個人照料馬,其他人全都抽出長劍,向營地走來。

走近后,騎兵隊的守備隊長喊:「諾丁國守備軍第二師團抓捕盜匪。所有人放下武器走出來,否則以盜匪論處!」

哈爾馬上低聲說:「大人。有貓膩!」

羅嵐點點頭,他也看出有問題。

bk手打小說盡在- 第1491章公主殿下(44)

「好好讀書。」

唐果說道,「爭取早點把狀元考上了。」

「好。」

呂鈺凡眼睛一亮,前世憑藉呂青留下的書籍,以及他外公找來給他書本,再加上有那位富家少爺的欣賞,他也是小小的年紀,就考中狀元。

如今重來一世,這些對他來說,輕車熟路。

知道了接下來的路,呂鈺凡聽從雲不休的話,回去躺著休息了。

就算再想報仇,也要一步一步的來。

這首要的事情,就是養好身體。

「殿下,他是誰?」雲不休見唐果不避諱他,也就問了。

唐果回答:「這孩子叫呂鈺凡,裡面那個小姑娘叫呂鈺芷,傷勢頗重的婦人名為林月香,他們是呂青的妻兒。」

雲不休稍微一愣,表情也有些許吃驚。

「哪個呂青?」

「國師認為,還有哪個呂青?」

「所以,他隱瞞了自己有妻兒的事實,成為了駙馬?」

雲不休確實沒有猜到這些,因為呂青怎麼說也是考取了狀元。

能夠在那麼多才子中脫穎而出,可見本事還不小。

在北夏國,成了駙馬,則無法入朝為官。

有抱負的男子,絕對不會放棄升官發財的機會,反而去當一個沒有實權的駙馬。

這呂青,還真的和其他的人與眾不同,選擇的路,也不一樣。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