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選擇永遠都是最艱難的,其實在來尋找吳欣欣的路上他都想了很多,不過他從來沒有做過這個考慮,在別人給他的信息中吳欣欣體內的另一個魂魄是一個壞人,可當他在和吳魅接觸之後才發現,並非想他所認爲的那樣。

吳魅除了性格有些偏執以外,和他認識的吳欣欣也沒太多不同,也許這些偏執似乎是因爲被封印而心生怨氣所產生的。

吳魅和吳欣欣的情況真如墨家鉅子所說是隱龍將惡魂注入到吳欣欣的體內嗎?

“閻王大大,閻王大大!”張三風忍不住呼喚起閻王大大想問個清楚。

“又怎麼了,小子?”

“閻王大大,你見多識廣,能不能幫我看看這個女孩子是怎麼回事?”千穿萬穿,馬屁不穿,聽到張三風誇不自見多識廣,閻王大大也是很高興,便欣然同意了張三風的請求。

“好吧我幫你看看!”

不多時閻王的聲音再次響起。

“小子,這個女孩子不簡單呀,一體雙魂,不過……”

“不過,怎麼了?”

“不過,她得靈魂似乎被有心人做了手腳呀。”

“閻王大大你有所不知呀……”接着張三風便將自己從墨家鉅子那裏得到的消失跟閻王講了一遍。

“放你孃的屁!”還沒等張三風將話說完,閻王大大便大聲罵了出來,“那個傻瓜說的,簡直一派胡言。”

這樣的穿越你hold的住嗎 “怎麼了大大,難道有什麼問題,我說得難道不對嗎?”張三風忍不住問道,事關吳欣欣和吳魅張三風可不想出什麼亂子,雖然本來己經夠亂了。 “不對,當然不對,是完全不對!小子你們真得以爲他們將一個所謂的惡魂,打入這個丫頭的體內了嗎?”

“難道不是!”

“他們是把一個靈魂打入到這個丫頭的體內,不過並不是什麼惡魂,虧你還是我閻王的女婿,難道你不知道靈魂不分正邪嗎,除了變成了鬼,纔有正邪之分!”

“啊,這……”

“況且這兩個靈魂和這具肉身的匹配度都堪稱完美,理論上講這兩個靈魂的本質是一樣的,能夠做到這點只有一種可能,兩個靈魂其實是雙胞胎,其中一個的肉身在沒有出世的時候被大能力者打散了!況且這將惡魂打入到了具肉體之中的話應該是對方故意傳出來的,爲得就是達成某些目地!”閻王大大冷笑道。

“什麼目地?”張三風趕忙追問道。

“是什麼目地,我有怎麼會知道,反正不是什麼好目地。”說完這些閻王大大的身影再次鑽入閻王令中消失不見了。

張三風則是目光有些呆滯的看着吳魅。

“你在做什麼,盯着我做什麼?”吳魅聲音變得是分冰冷,多年的封印讓她的性格有些陰冷,不喜歡被人觀注,不應該是不知道被人關注以後該怎麼做。

“是這樣的……”張三風想了一下,還是決定將閻王講給他們東西跟吳魅講一遍,因爲他現在也沒有什麼好的辦法,解決這件事。

吳魅聽到張三風的講述卻是極爲安靜,平靜無比:“你怎麼知道的,是不是在騙我?”

張三風一聽對方不相信自己所說,連忙舉起右手伸出三隻手指對天起誓,一咬牙道:“我張三風對天起誓,若是所言非實,讓我,讓我終身不舉。”

張三風爲了得到吳魅認可也算是蠻拼得了。

吳魅沒有說話,只是默默看着張三風的眼睛,對於靈魂特別敏感的她感覺張三風似乎並沒有說謊。不過一時之間吳魅也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了。

“就算你說得是真得又能怎麼樣,讓我繼續被封印嗎?”吳魅毫無表情說道。

“不,不,不,你誤會兒,我想說,其實你也算是吳姨的女兒幹什麼要兵戎相見,不若我們坐下來好好談談。”張三風眼看吳魅精神力有了強大的波動,解釋道。

吳魅也許是覺得張三風的話有些道理,最終點了點頭表示同意。

張三風見吳魅同意了自己的想法,也很高興和吳魅交待了一下,連忙打通了敏姨的電話。

“是小風啊,你那裏怎麼樣了,鍾給她們那也還是沒有任何消息。”電話接通了,還沒等張三風開口,便傳出敏姨有些焦急的聲音。

“敏姨,你放心我找到吳欣欣了,不過我有些事情想要跟你先講一下。”張三風覺得這件事情必須要先和敏姨講清楚,讓她提前有個心理準備。

“什麼事你說吧,我聽着呢。”聽到吳欣欣己經找到了,敏姨的心情也是好了稍許。

“是這樣的……”

於是,張三將自己和吳魅交談說得話和閻王大大的話和敏姨說了一遍。

“什麼,你是說那個被封印了二十四年的靈魂,是我另一個女兒的靈魂?”敏姨剛剛平靜下來的心境,再次充滿了波瀾,她根本無法想另外一個自己女兒的靈魂,在無盡的黑暗中如何渡過的。

……

“敏姨,我們湘北市集合吧,你將情況和其它人說一下,我忙完這邊的事情,就和吳魅和你們匯合,哦,對了,欣欣體身的另一個靈魂給自己起了名子,叫吳魅……”張三風將事其它一干的事情又交待了一下,才掛掉了電話。

張三風想起此行的目地,雖然己經不報希望還是對吳魅道:“吳魅,你知不知道,最近有些老百姓什麼在什麼地方?”

“哦,你是說那些村民們嗎?我還是知道的,他們是被隱龍的那些人抓起來,關了起來,因爲他們本來想用村民們的血來破除封印來着,不過卻是被你們的突然到來給打亂了,那些被你殺死隱龍的人的鮮血聚在一起,打開了封印。”吳魅面無表情地對張三風說道。

“你是說那些村民沒什麼事?”張三風立馬面露喜色,因爲在他看來,那些村民早應該己經凶多吉少了纔對。

吳魅點了點頭。

對於吳魅的性格張三風多少也是有所瞭解,面色雖冷但是確是心慈。

“你能不能帶我去看看,我想將他們救出來。”張三風也不隱瞞,直接說出此行的目地。

吳魅並未說話,只是點了點頭,帶着張三風轉了幾個彎,便來到關押村民的地方。

因爲只是臨時關押地,也只是選了一個山洞,在外面加了一個木頭搭起來的柵欄。

張三風手持斬邪劍幾下就將柵欄破了一個口。

不過那些村民卻是不敢出來,在他們看來這張三風手持着兇器就是和隱風那些黑衣人是一夥的。

不論張三風怎麼解釋,都沒人敢出來,最後還是阿牛醒了過來,跟他們講張三風是來救他們的,這些村民才肯相信。

“阿牛,你們到這裏了,沒有遇見那些黑衣服的壞人嗎?”

“遇到了,那些黑衣服的壞人,都被老闆趕跑了。”阿牛雖然憨厚卻也不傻,只是大體得說了個大概。

“阿牛,這麼說,你現在有了自己的新工作?”

“那是,老闆對阿牛可好了,答應阿牛讓阿牛吃飽。”阿牛憨厚得臉上露出得色。

“那你一定要好好幹,不要給我們白樹村的人抹黑。”知道阿牛找到了一份不錯的工作,這些樸實地村民眼中除了羨慕卻沒有絲毫妒忌的神色,不少村民還讓阿牛跟張三風好好幹,不要偷懶。

“那是當然,老闆對阿牛可好了,還送給阿牛武器。”說着阿牛還揮武了一下手中的狼牙棒,又是引來村民們一陣羨慕。

……

“你爲什麼會選擇來湘北呢?”張三風對於吳魅的選擇很是好奇。湘北似乎和她沒有半毛錢關係吧。

“因爲這是吳欣欣的願望,她希望見見那個叫蔚尋雪的女人。”吳魅面無表情說道。

“見蔚尋雪?”張三風並不感到意外,只不過張三風不知道吳欣欣爲什麼會想要見蔚尋雪,吳欣欣和蔚尋雪應該是什麼關係都沒有。

“你真不知道爲什麼嗎?”吳魅停下腳步,看着張三風的臉說道。

“我又怎麼知道。”張三風感覺自己總是跟不上對方的節湊一般。

“那算了。”

“爲什麼?”吳魅越是這麼說便越是引起了張三風的興致來。

“因爲蔚尋雪可以和你一起去冒險,所以她想看看,蔚尋雪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這是什麼理論,自己和她冒險就想去看看是什麼樣的人。

“因爲吳欣欣喜歡你!”

這句話卻是將張三風說得一愣,吳欣欣喜歡自己?

張三風帶着村民們很快回到了白樹村,按村長的想法,本來是想殺豬宰羊安排一場盛大的酒席得,不過卻是被張三風拒絕了。

因爲敏姨她們現在都在湘北等着他們,他現在可是沒有心情吃喝。

於是張三風便帶着吳魅和阿牛兩個人再次踏上了來時的古道。

一路上張三風還是打了不少的野味,讓阿牛吃了個痛快,阿牛現在在張三風的眼中可是一個寶,一想到自己的手下有個巨神族張三風便偷着樂。

這兩天張三風在面對吳魅的時侯卻是有些少許不自在,自從知道了吳欣欣的心聲之後,張三風有些不知道自己怎麼面對和吳欣欣有着相同面容的吳魅了。

好在古道並不算長,加上不用找人的緣故,來時用三天的行程,這回來卻只用一天而己。

鍾鈴他們幾個早己經站在,湘北城門外焦急等待。

鍾鈴和吳德看到“吳欣欣”的身影很是激動,不過等“吳欣欣”到了身前,兩個人卻是不知道該怎麼稱呼“吳欣欣”尷尬非常。

敏姨也不叫“欣欣”了,反而叫起了“吳魅”的名子。

幾個人在湘北找了一家不錯的酒店住了下來,吳德安排了一個包間。

似乎感覺到氣氛的尷尬,張三風最先說話道:“我想事情的原委,敏姨己經都跟你們講了吧。”

幾個人對望了一眼,點了點頭。

“我想聽聽你們對這件事的看法?”張三風繼續說道。

幾個人再次對望了一眼,卻是也不說話,最終都將目光聚交在了敏姨的身上。

“如果張三風說得是真得,那麼吳魅也是我的女兒,還是我可憐的女兒,我們就決對不能再將她封印起來,可是欣欣也是我的女兒,手心手背都是肉,你們說說該怎麼辦?”敏姨沉聲說道。

確實不好辦,正如敏姨所說一樣手心手背都是肉,你要哪一個不要哪一個呢。

包廂之中再一次沉默了。

“吳魅,你覺得應該怎辦,或者說你想怎麼樣?”張三風覺得這件事還是問一下當事人比較好一點。

吳魅看了看衆人,並沒有回答張三風的問話,反而問道:“那你希望誰出現在你的眼前?”

“我……”張三風被問住了,他還真不知道自己該如何回答,在他內心深處他也十分迷惘。

“不若讓欣欣出來,我想和她商量一下,你看如何?”敏姨尋問道。 對於敏姨的建議,吳魅並沒有拒絕,只見吳魅微微閉上眼了片刻,便再次睜開了眼,衆人發現此時的吳欣欣又恢復了往日的害羞的吳欣欣,見衆人望向自己,吳欣欣立馬着得滿臉通紅。

“你們怎麼這麼看着我。”說着她又環顧了一下四周的環境,發現自己居然在一個陌生地方,忍不住問道,“這裏是什麼地方,爲什麼我不記得自己來過。”

“這裏是湘北,欣欣。”鍾鈴開口說道。

“湘北,我怎麼會突然到了湘北,不會是我被鬼附身了吧,這些天我一真作夢和一個女鬼聊天,她說她會幫我實現自己的願望。”說着吳欣欣用目光偷偷看了一下一旁的張三風。

“欣欣,你並沒有被鬼上身,只不過……”說着張三風將事情的經過跟吳欣欣講了一遍。

吳欣欣聽了以後,卻沒有像大家所想得一樣大喊大鬧,相反她似乎很高興:“真得麼,這麼說我還有個親姐妹,而且還很厲害,那你們一定不能封印她,我很小的時候看見人家有姐姐,或者妹妹的都很羨慕,期望自己也有一個,現在終於有了,還這麼厲害。”

“可是,欣欣,不封印了她,你怎麼辦?”鍾鈴忍不住說道。

“沒事的,小鈴,我可以和吳魅共用一個身體,將自己的時間分她一半,你不是說了嗎?媽咪說想見見我,她就能做到把我放出來,我想我也能做到,以後若是再有敵人,我也不是累贅了。以後也可以跟你們去冒險,跟你們一起欣賞沿途的風景。”吳欣欣興奮地說道。

“這或許是最好得解決辦法了。”張三風想了想說道,這雖然對吳欣欣有些不公平,不過同樣對吳魅不公平。

“閻王大大,閻王大大……”

“又有什麼事?”

“閻王大大,你說可不可以有辦法替吳魅再造一個身體。”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