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過程也如同視頻中的一樣,戰鬥十分的慘烈,最終以15營的慘勝而結束。因為西帝國隨後大部隊就要趕來,所以需要馬上轉移。而就在這個緊急的時刻,發生了那不願看到的一幕,星盟的平民和我國的軍人發生了衝突。

過程和結果我在這裡不好妄作評論,但是這位營長之後的行為卻是實實在在擺在那裡的。為了讓軍隊護送星盟人員成功脫困,這位營長,這裡請允許我用英雄來稱呼他,因為他一個人一台機甲,居然決定孤身一人來吸引隨之而來的西帝國的皇家機甲部隊的支援。

我不知道你們是否清楚知道危機的情況,當時如果軍隊遇上了對方的支援,絕對是有死無生的結果,營救星盟人質的任務也必將失敗。正是這位英雄,一人扛下了這個擔子,不畏艱險,直面那些如狼似虎的敵人,拼到了最終機甲爆機,依然不放棄。

最後,我只能夠說,如果星盟的人要審判這樣一名英雄,一個捨己為人的偉大軍人,我會對這個標榜最高文明的國度徹底的失望。在我的國家中,雖然有著種種不盡人意的地方,但是,每一個東帝國人,都會寫一個『義』字。」

這個視頻,幾乎是以病毒的形式在整個網路上傳播開來的,一開始,是因為出現在了幾個大視頻網站的點擊榜和評論榜上,而引得人民懷著好奇心去點開看看,一看之下,就欲罷不能了。不但是因為充滿了血與火的視頻畫面,也不僅僅是因為最後那行縱然平淡卻依舊感人肺腑的無聲字幕,而且下面那種種奇葩的評論,也是吸引人的關鍵。

「看完樓主的帖子,我的心情竟是久久不能平復,正如老子所云:大音希聲,大象希形。我現在終於明白我缺乏的是什麼了,正是樓主那種對真理的執著追求和樓主那種對理想的艱苦實踐所產生的厚重感。面對樓主的帖子,我震驚得幾乎不能動彈了,樓主那種裂紙欲出的大手筆,竟使我忍不住一次次的翻開樓主的帖子,每看一次,讚賞之情就激長數分,我總在想,是否有神靈活在它靈秀的外表下,以至能使人三月不知肉味,使人有餘音穿梁,三日不絕的感受。樓主,你寫得實在是太好了。我唯一能做的,就只有把這個帖子頂上去這件事了。」

「閣下字跡工整,

文筆極佳,

才思敏捷,

過目不忘,

十年寒窗,

博學多才,

見多識廣,

才高八斗,

學富五車,

文武雙全,

雄韜偉略,

談吐不凡,

談笑風聲,

高談闊論……」

「不要只因一次失敗,就放棄你原來決心想達到的目的。」

「新的火焰可以把舊的火焰撲滅,大的苦痛可以使小的苦痛減輕。」

反正各式各樣萬金油外加應用名人名言的回復充斥其中,讓人驚呼這是赤裸裸的一群「灌水」大軍。

人無恥到了一定的境界,就會被水淹沒了。

不過,撇去了那些堪稱奇葩的評論不談,這個視頻給人打來的心靈震撼,還是不小的,甚至可以用心靈上的八級地震來形容。

原本他們心中的一個大惡人,一轉身,原來是一個用於奉獻的國際友人;原本應該被看成自己人的受害者,卻被一次次的證明,這人,不過是一個不識大體的小人罷了。人人心中自然有一桿稱,孰輕孰重,孰對孰錯,都有衡量的標準。此時,除卻那些固執的國家主義者之外,都紛紛的認同了這個視頻和之前在實時觀察室中的華爾茲和老教授的證詞,兩者對比,並沒有出入。

眾人紛紛有了枉做小人的感覺,之前居然會支持那些卑鄙小人,去遊行抗議,現在他們都覺得臊得慌。

一遍遍的重放這個視頻,不但沒有找出其中的破綻或者作假的成分(「小流氓」得瑟道:最高的作假,就是簡單的剪輯),反而惱羞成怒。

「混蛋!居然敢利用我們,這個王八蛋,老子一定要把他媽的給OOXX了……」一個臉上長滿了青春痘的大學生拍案而起,憤怒的大吼道,而他身邊的室友,不但沒有反感,反而紛紛大吼著應和道。

「走,我們去街上抗議!」青春痘男一揮手,一呼百應之下,一大票宅屬性的動物都走出了寢室,決定進行一次真正意義上自發的遊行示威活動,而對象,恰好是之前他們眼中的弱者,現在的過街老鼠,傑克一伙人。

到了街上,他們發現自己這些人並不是第一批,也不是第二批,一大群一大群的人,就像是約好了一樣,紛紛從一個個住宅區、學校、辦公樓走了出來,臉色是憤怒混合著興奮的潮紅。

他們的腎上腺素在狂飆,他們需要發泄,他們揮舞著自己的拳頭,就好像下一刻能夠如同那名鐵血硬朗的國際友人一般,狠狠的教訓一下那些卑鄙小人,那些星盟的恥辱。

「走,我們現在去最高人民法院,我們要求那位東帝國人能夠無罪釋放!」青春痘男一揮手,大喝道。

而這個提議,讓原本僅僅是無頭蒼蠅一樣的遊行隊伍好像一瞬間找到了主心骨一樣,應者如雲。方向很明確,就是前往那個事件主角現在所在的地方,心中也抱著希望,想要好好的近距離瞻仰一下那位戰鬥英雄。

這可比那些大片中英雄拯救宇宙的戲碼真實多了!

……

李東推門而入。

房間裡面空無一人,又可以說,坐滿了人。

這裡,沒有一個人,真實的坐在他的面前,而一個個五官模糊的遠程視頻圖像,卻密密麻麻懸浮在空中,如同一個個躲藏在黑暗中的幽靈一樣,在這一刻一下子都現形了。

「牛鬼*蛇神,魑魅魍魎!」李東不屑的瞥了一眼,咧了咧嘴,言行舉止都透露出一股孤傲之氣,用戴著手銬的雙手,拉過房間角落裡的一張椅子,大刺刺的坐下,雙腳更是高高的擱在桌上,一點都看不起眼前那些人。

正中間那個視頻頭像所在的人顯然是這次的主腦,或者也可能是推出來到台前的人物。只聽他用陰柔的聲音,咳嗽了一聲,率先說道:「雷克雅少尉,其實你本來是一個非常有前途的年輕人,年紀輕輕就執掌了一個軍營,就是我,也很看好你的前途……」

「別他媽的和我打官腔,」李東慵懶的斜著腦袋,眉宇之間的不屑更加的明顯了,「我沒有那個宇宙時間和心情聽你說一大堆的廢話。你們要什麼,能給我什麼,都把籌碼擺到桌面上來吧,大家都不要浪費彼此之間的時間了。」 「你是什麼人,居然敢對我們這樣說話!」遠程視頻中,一個粗獷的聲音傳來,隨著而來的還有咒罵。

李東並沒有反應,只是背靠座椅,高高擱起來的雙腳一抖一抖的,渾然不在意。

還是那個陰柔的男聲打斷了咒罵,說了幾句場面話,才繼續說道:「好,果然是英雄出少年,既然雷克雅少尉你都這麼說了,我們也直說了吧——我們可以既往不咎,取消你身上所有的控訴,而你,則要交出一份東西。」

「那份東西帝國中間星系的能源礦分析報告?」李東嘴角上翹。

「你果然是明白人。」對方一看有戲,也一點都不吝嗇無用的讚揚。

「可惜,你們不是明白人,」李東用手指了指那些懸浮在空中的模糊頭像,「還有你們身後的老闆也不是!」派一些蝦兵蟹將,一毛不拔就想要打發老子,休想!老子10歲之前就知道雁過拔毛的道理了,想要和我做沒本錢的買賣,你們還早了一百年!

可能是沒想到自己開出的條件直接被拒絕,連討價還價的過程都沒有,對方十分的震怒。本來他們還覺得李東不過是一個走走門路被提拔的東帝國基層軍官罷了,在剛剛的條件下,最多加上幾十萬的星盟幣稍稍賄賂他一下,事情就能夠搞定了。如果不是身後各個財團的大佬們謹慎起見,以那些視頻後面人的身份,連讓李東聽到他們聲音的機會都不會給的。

一上來就落了面子,這滋味,自然不好受。

「你不要以為憑藉幾個人作證,就可以輕易脫罪。星盟可不是你們東帝國,這是一個講究法律的地方,如果那個後勤官和老教授不能夠『及時』的趕到法庭,你可就要被判有罪。到時候,哼哼……」陰柔的聲音,如同是毒蛇「嘶嘶」的吐信聲,陰冷狠毒,彷彿下一刻就要從視頻中跳出來,一口咬住李東的脖子。

「好啊,那麼我們就等著瞧吧。」李東眨巴眨巴眼睛,做出讓人嘔吐的天真和一身雞皮疙瘩的無邪,「看看是你們身後那群老傢伙的耐性好,還是老子扛得住!」

「你!」被一名地位低微的邊緣星人這樣頂撞,再好的涵養也受不了,對方視頻中的大人物正想要發作,屋外隱隱的傳來「嗡嗡嗡」的聲音,由一開始好像蚊蠅的振動,一直到後來如同海嘯一般風雨欲來。

李東笑,伸手,做了一個開槍的姿勢,這是他到星盟之後,第二次做這個動作。

「各位,請接招!」那些視頻圖像後面的人顯然有些亂了陣腳,一個個在用自認為李東聽不到的聲音和語速快速的相互交談著,時而響起幾聲響亮的咒罵聲,也迅速被低聲呵斥下去。

他們在屏幕後面的小圈子討論,李東也悄悄的和智能機器人「小流氓」討論。

「喂,『小流氓』,搞定了沒有,我都已經盡量的拖延他們的時間,到了現在怎麼你那邊還沒有搞定的!」李東橫挑眉毛豎挑眼的問道。

而作為老大手下頭號馬仔的「小流氓」,什麼臟活累活都他干,實在是委屈極了,眼淚汪汪的說道:「老大,你不知道這東西麻煩啊,不是一點兩點的。首先,我要通過這裡的視頻信號逆推到那些發射信號的光腦上,再破解了它們上面那些嚴防死守的加密程序,這個我只用用那個眼睛仔給我的軟體(這裡指的是蚊香安德森同學),然後幾經多了代理加密,我才能找到他們真正的地址,最後才是最麻煩的,光是他們的辦公地址,就不只有一個人啊,這裡面可是動則上百的人啊,我要在這種茫茫的人海之中,把這些人找出來,你要知道是多難的一件事情,我可是黑進了星盟的資料庫進行海選啊……」

聽著「小流氓」嘮嘮叨叨了一大堆有的沒的,裡面還涉及了許多專業術語,李東不耐煩的打斷道:「有完沒完,一句話,你是不是其實已經搞定了?」

「嘿嘿嘿,果然老大是最真知灼見,火眼金睛,眼神炯炯……」「小流氓」還想要吹捧一下,結果看老大臉色好像有些不好,立馬止住了在網上學來的馬屁大*法,「我馬上把資料發到你的通訊器上。」

「這不就結了嘛!」李東翻了翻白眼,「搞出這麼多幺蛾子有毛線用啊!」

「書裡面是這麼說的啊……」「小流氓」不由得嘀咕了一聲,「書上說,要做事,先做人,把事情難度誇大了,比做好了高難度的事情,效果來的更好。」

李東眼角一道道的黑線:「那本書裡面是這麼寫的?」老子有空去整死作者。

「《官場現形記》。」

「……」

和著是官場。李東頓時風中凌亂了。

……

撇開最好學馬仔「小流氓」的不務正業,這一份連名字帶官職的資料,迅速發到了李東的通訊器上。

教育了幾句「小流氓」要發揮五講四美,好好學習數理化等有用的知識,遠離那些不靠譜的,才能做一個新時代的最強流氓。

「要看也要看莫特老師的。」李東是這麼總結的。

等到李東這邊完事了,對方如同地下黨一樣的大規模小範圍的談論也終於算告一段落了。

「鑒於你的情況,我們決定……」其中一個前面沒有說過話的人,咳嗽了一聲,想要發表一下他們剛剛達成的共同協議,結果剛剛開口,就被李東打斷了。

「停!」李東十分強勢的做了一個暫停的手勢,在眾人或鬱悶或憤怒或驚奇的目光中,站起身來,擺手,微笑,一點都沒有把手上的手銬當一回事情,優雅自然好像是此間的主人一樣,「來,先讓我來介紹一下你剛剛言談中所提到的『我們』,到底指的是那些人。」

說著,不等那些視頻后的人物反應過來,李東就指著剛剛說話的那個視頻圖像,如數家珍的說道:「你,名叫湯姆斯?梅西,蒙德聯邦剛剛上任的副外交部長,屬於梅西家族。算是家族中的新秀,屬於未來力捧的對象,可惜,家主就無望了,混到60歲有個長老已經是你的極限了。」

轉而指著之前那個聲音粗狂,脾氣火爆的視頻圖像:「你,傑克遜?希爾頓,范德西聯邦特勤五部部長,屬於希爾頓家族。我說,你果然是個男人,居然是嫁入到希爾頓家中去的,連姓都跟著改了。一個像你這樣狂放不羈、漠視世人目光的好漢,一向是我最欣賞的,在我們末汗族古代,你這個情況就叫做入贅,是男人床上功夫大成的典範。有機會我們一定要好好討論一下。」

我也想要入贅東帝國王庭來著,一定要叫我怎麼做一隻成功的孔雀男。李東深以為然的點點頭,繼續揭那些人的老底。

「你,就是你這個好說話陰陽怪氣,陰陽人爛屁股的,白雄峰,嘿,居然還是我們末汗族人,做到了星盟最大核心成員國愛德華聯邦首都曼城的市長,也算你有本事吧。屬於總統的黨派,崇尚社會自由主義的象黨。」

李東接下去一一細數了在他面前出現的各個視頻背後的人物,都是星盟成員國中的政治新秀,沒有一個是真正能夠拍板決定的大人物。

「你……到底怎麼做到的?」那個之前陰柔的聲音問道。

李東翻了翻白眼,一個看白痴的眼神。兄弟,你姓白還真是姓對了。死道友不死貧道,我怎麼可能把我的秘密告訴你們這群想要把我當做砧板上的肥肉來分屍的政客呢?

眨眼,笑:「我來之前可是做足了準備工作的啊!」可惜,你們明顯沒有做足功課,一點都沒有把我當回事,我很傷心,很難過,後果很嚴重。

「我們也不要浪費相互之間的時間了吧,我們末汗族有位哲人說過,浪費別人的時間就是謀殺生命。休庭時間還身下一刻鐘,現在,趕緊把你們背後那些老大能夠說話拍板下決定的老大叫出來,我們真正來談一筆互惠互利的交易。」 說完,行了一個謝幕禮,悠然的坐回到了椅子上,不去理會他們。

我要和那些棋手對話。小嘍啰?還不是被我的「小流氓」收拾了!

「你憑什麼提出這樣的要求?」白雄峰陰柔的聲音響起。

李東看在同是末汗族的份上,不耐煩的丟出了一句:「你們開出的條件,外面那批你們的子民就能夠幫我做到。」無罪釋放?外面這麼多鬧事的人,你們還敢給老子下套子,小心直接來一場真正的大遊行給你們看看!用沒有用的東西來交易,你們當我白痴嗎?

經過了短暫的沉默之後,視頻一個個消失了。

半晌,視頻圖像再次出現,這次,除了正中間的一個清晰圖像的視頻之外,其他都閃爍著白色的光芒,連模糊的五官都不讓李東看。

老子還不要看你們這群老不死的呢!李東撇了撇嘴。

最正中,視頻上是一個中年大叔,一頭很拉風的灰發搭理的很合理,配上他那雙深沉如同灰色玻璃球的眼睛,給人一股震懾人心的氣質,也只有這樣的人,才有魄力不怕露出自己的面目。

「你好,我是愛德華聯邦的總統,亞伯拉罕?華盛頓。年輕人,聽說,你要和我們談一筆交易。」沒有等李東讓「小流氓」逆向查找,對方就開門見山的說道。

李東揚眉。果然是星盟最大核心成員國的總統,不理會那些藏頭露尾的家族大佬,以一副話事人的姿態強勢的說話,還能夠如此的淡定,光是論及為人,就比那些只喜歡隱藏在黑暗中的家族好上不知多少了。

李東點頭:「好的,現在我們終於可以正式談一點實際的東西了。」 第一上將夫人 「能量礦的分析報告,我已經交上去了,作為一個誠實小郎君,我手裡沒有相關的副本。」李東聳了聳肩,一副愛莫能助的樣子。

「你!」其中一個白板的視頻通訊中出來憤怒的聲音,但是隨即就像是煙頭一樣被掐滅了。

華盛頓自然是不信的,眼前這個少年,有著遠遠超出他年紀的智慧,他不可能不知道這個是他唯一獲得自由的籌碼。

「你們要那份分析報告,其實不過是想要確定東帝國擁有的那塊星系中,擁有多少儲量的能源礦而已。」李東微笑,「但是現在即使你們知道了,你們也進不去,不是嗎?」經過了這次的俘虜事件,東帝國和西帝國都會對星盟的人嚴防死守的,就算是一隻星盟的蒼蠅都不可能飛到東西帝國中間星系去了。

華盛頓沉默,有些古怪的眼神瞥了一眼李東。

李東頓時明白了裡面的意思。哦,敢情你們讓下面的那些蝦兵蟹將搞出這麼大的陣勢,是想要那我當出兵東帝國的導火索啊!

現在這個希望自然是比較渺茫了,就算你們還想要這麼做,你們這些民主國家中的納稅人可不會同意你們這種粗暴的行為的。李東由衷的感到了民主體制之下的國家實在是太好了!

「當然,事情也沒有絕對的了。如果你們願意出兵幫助我們,我想,我們神武帝國的國王和三王子一定會把各位當成貴賓的。」李東說道。想當初,李東就抱著把星盟拉入到東西帝國戰爭中的目的,才去救那些考察團的俘虜的,而出發之前,三王子暗示他可以用手中的那份分析報告來做交易脫罪,更是讓他肯定了亞利其實也和他打著同樣的算盤。

「我們沒有任何出兵的理由。」華盛頓皺眉,斷然道。在沒有肯定能源礦真正儲量和開發難度的情況下,他是不會貿然做出這樣輕率的決定的。

不見兔子不撒鷹,這是政治的基本常識,可惜,李東不是政客。

李東不屑的撇了撇嘴。這個借口也太爛了,只要宇宙中有戰爭,有利可圖,就能夠看到星盟維和部隊的身影。「為了宇宙人民的和平」,這就是最好的理由。

華盛頓看李東還是沒明白,只好更加直白的表達:「我們無法對國民交代,為什麼要和神聖帝國交戰。」中間星系這麼一大塊肥肉,他並不相信西帝國的宗主國會一點動作都沒有,尤其是當星盟要加入戰局的時候。

「好吧,我可能糊裡糊塗,在我的資料庫中,把某一份分析報告留著了。」李東微笑,然後報出了一個網路存儲空間的網址。現在,他忽然不想要捂著這東西了,因為他想到了一個更好的主意。

說到底,這東西就是給了星盟,如果他們不出兵,也不會在中間星系撈到一點好處。

5分鐘,僅僅是5分鐘,那些背後的大人物都被智囊團大致給出的數目震驚了。

「好了,關於星盟和神武帝國的具體相關事宜,你們可以和我們國王或者相關人員去慢慢的討論,現在我們說一下,我個人,和你們之間的交易。」李東用手敲了敲桌子,不理會視頻中壓抑的低聲驚嘆。

「你個人?」這次,連心中十分欣賞眼前這位青年的華盛頓都有些驚訝和疑惑了,他有些不明白,出去了東帝國隱形代表的身份之外,這位叫做雷克雅的東帝國貴族和軍人,有什麼拿得出手的東西。不避諱地說,如果不是他的身份,就算是想要和在場的任何一個人視頻通話,都是不切實際的。

「對,就是我。在你們剛剛看到的網路存儲空間裡面,你們還可以找到一批歸屬於我個人名下的產業,裡面大部分都是關於中間星系的產權。也就是說,我在中間星系的各個星球上,擁有很多私人的土地。根據我們東方神武帝國的法律,這些土地,在戰後,依然歸我所有。」

李東笑的很開心,如同一隻終於偷吃成功的狐狸一樣。想當年,他冒著巨大的危險,拯救了那些被智能機器人綁架的富人,為此半強迫的讓他們簽下了種種不平等協議,其中就包括轉讓他們名下那些土地和相關的產業。在當時看來,這個和實打實的信用點比起來,根本就不算什麼,但是戰後就不同了。根據東帝國法律規定,那些歸屬李東的土地,其地下礦產的開採權也是他的,即使國家出面,每年用不菲的代價來換取。

李東很為自己的神來之筆高興,他忽然之間覺得,自己之前簡直就是坐在寶山上哭窮啊!

聽了他的話,眼前那些星盟各種或明或暗的決策者都震驚了,連忙下載了那些產權證書的副本,看到上面那些土地的產權證明,加之之前能源礦分佈的儲量分析報告,都不由得深深的倒吸了一口涼氣。

實在是太誇張了!如果這些產權證明都是真的,那麼眼前這個小子居然坐擁了百分之一中間星系的土地,而且那些土地,大都都正好在能源礦儲量最豐富,並且最利於開發的地方。

這一點,歸功於那些原本中間星系的家族。當時中間星系可都只是一些有點小錢卻沒有勢力的家族的聚集地。貧瘠,荒涼,要多大的土地,只要伸手在地圖上一劃,到東帝國國土資源局去辦理相關手續和迦納一定的手續費就可以了。

即使是這樣,也有家族不想用信用幣來換當時看來無用的土地。所以,中間星系,無主之地,也就是歸為國有的土地,還是十分多的。否則,現在李東可能就不僅僅只是坐擁區區百分之一的土地了。 那些金融大鱷、資深世家迅速的進行了一個簡單的換算,速度比他們身邊的智囊團還要快。他們得出了一個震驚的結論,如果把那些土地下面所有的能源礦開採出來,坐在他們眼前,和他們進行視頻通訊的年輕人,光是銷售那些能源礦,都會有和他們家族匹敵的財力,還不去計算那些利用壟斷抬升物價和進一步深加工得到的利益。

(這裡要說明一下,能源礦自然不可能自己跑到地面上,這需要一定的機械和人力開採,而且也不肯能在短短的幾十年內完全開採出來,所以李東的身價雖然驟然身高,但是實際上還是不能夠和星盟那些積累了近百年、財力雄厚的家族來相提並論的。但是,即使是這樣,也是一筆了不起的財富。)

李東幾乎能夠感受到那些或直接或含蓄,當同樣貪婪的目光投射到自己身上的時候,火辣辣的感覺。

「各位考慮一下吧,我想在我成功的走出這裡的時候,有意向和我合作的人,可以和我聯繫,我們可以私底下,好好商量。而現在,」點頭,微笑,李東站起身來,「休庭的時間也差不多了。我想,這次,一定能夠給我一個『公正』的判決的吧?」說著,走到面邊的李東回首,對著身後那些視頻通話擠眉弄眼。

看著這名青年洒然走出了房間,視頻後面,那些被巨大利益燙的心頭火燒火燎的人,不是直接撥打電話給家族最終的話事人,就是示好的走各種關係,盡一切的手段首先把這個東帝國人從最高人民法院中撈出來,有利於到時候的談判。

關閉了視頻通訊的華盛頓並沒有動,他輕輕的敲擊著桌面,半晌,問道:「慕容,你覺得這個年輕人怎麼樣?」

此時,華盛頓身邊的智囊團已經走得乾乾淨淨,只剩下了一個穿著一套白色西裝的青年,二十齣頭的樣子,穿著除了婚禮之外很少有人穿或者說有人敢穿有人能穿的白色西裝,看起來卻不突兀,白衣如雪和他的相貌氣質出奇的協調。

被稱作慕容的青年皺著秀氣的眉頭,回到道:「木秀於林,風必摧之。總統先生,我覺得,他是在玩火。」

對於這樣的評價,華盛頓一笑,不贊同,也不反對。滿盈,難道你不知道,作為慕容家這一代的獨子,你不也同樣是那在林中的巨木嗎?走出了這個房間,李東意氣風發,或者說他是意氣發瘋了。老子現在終於是有錢人了!雖然還不知道自己真正準確的身價,但是,光是那些人貪婪的目光,就可以肯定了,也許,可能,說不定,公主的聘禮應該夠了吧?

李東沒有建立一個後宮的遠大理想,只是一邊流著口水,一邊想到。最多,把長澤美雅那個成熟的職業美眉當做家庭醫生,光看著就養眼啊!

就在李東正在YY著自己以後的幸福生活的時候,低著頭的他發現了兩條包裹在黑色絲襪之中的美麗長腿,眼前頓時一亮,一寸一寸的移上去,堪稱黃金比例的修長美腿,小腿和大腿比例都非常合適,多一分太豐滿,少一分太消瘦,而那鬼斧神工的小蠻腰好像輕輕一握就能夠掐斷。

最後才看到那那帶著一副黑框眼鏡的精緻五官——為啥就這麼的熟悉呢?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