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過了一會兒,蕭宇天渾身亮了起來,身體裏面彷彿有一個燈籠照着,整個人都發出了亮光。隨即亮光滲出了體外,然後化爲了一道道殘影,如同遊絲般在蕭宇天身上繞了起來,彷彿在修補蕭宇天破損的身體。過了一會兒,亮光似乎完成了任務,饒了幾圈猛地鑽入了蕭宇天身體之中,消失不見。蕭宇天身上露出森森白骨的地方又長出了肉,整個人從外表上看沒有了任何傷痕。

“小子該醒了!別給我裝死!快醒過來!”戒指中又傳出了一道微弱的聲音。

“唔…”蕭宇天睜開了眼睛。

蕭宇天渾身一陣精力充沛的感覺,“咦?我的傷?”縱身一躍,站了起來,看了看身體。明明身上的肉都被鮑龍給剮了去,怎麼又長好了?

看了看天空,“我昏迷多久了?”頭腦一陣空白,使勁甩了甩腦袋。突然,聽到了一個微弱的聲音。

“小子朝這裏看!是我救的你吶!朝這裏看!臭小子!”

聲音很小,只能微微聽見,說的什麼就聽不見了。蕭宇天奇怪了,順着聲音找了過去,走了幾步,赫然看到地上躺着一枚黑色的戒指,那聲音好像是從戒指裏面傳出來的。

蕭宇天走到戒指面前仔細一聽,聲音果然是從戒指裏面傳出來的。

“小子,是我救了你知道不?你要知恩圖報,這個戒指你給我好好保管起來!以後好處少不了你的!”

蕭宇天傻眼了,戒指還能說話?沒聽說過。

蕭宇天蹲在地上,拿起戒指放到眼睛面前看了看,黑色的,沒有什麼特別。然後又搖了搖,沒什麼動靜,又靠在耳朵上仔細聽。

“你小子白癡呢!老子在戒指裏面,給你說的話聽到了沒有?!”

戒指裏面的聲音一下子提高了數倍,將蕭宇天的耳朵猛地一震,頓時條件反射般地大罵起來,“你才白癡呢!我管你在哪裏面!”

“你小子找死呢!老子辛辛苦苦救了你,連句謝謝都沒有!震你耳朵算是輕的!惹火了老子,直接震死你!”戒指裏立馬傳來一陣叫罵聲,聲音聽着是個老人,就是言辭頗爲粗魯。

“你說是你救了我?你是什麼怪物呀?還能夠呆在戒指裏面。”蕭宇天拿着戒指,攤開手掌,放在眼前新奇地道。

“你說老子是怪物?臥槽,老子可是堂堂逍…老子是誰你還沒資格知道呢,這是儲物戒指,老子當然能夠呆在裏面!”

“你這人怎麼張口閉口都是粗話?什麼是儲物戒指?戒指還能夠存儲東西?”蕭宇天聽着這話就忍不住想數落它,但是聽得儲物戒指之說,頓時來了好奇心,趕忙問了起來。

“老子願意!沒見識的小子,儲物戒指都不知道。”

“儲物戒指是什麼呀?”

“自己去想!”

“我操你媽,再不說我把戒指扔了你信不,有個戒指了不起呀!”蕭宇天心裏頓時來了氣,這人真是欠揍。隨即拿起戒指做出一個扔的姿勢。

“別扔!我說!”戒指中立馬傳出了急急忙忙的討饒聲。

蕭宇天計謀得逞,微微笑了一下,長顯冰冷的臉顯得十分秀氣,十分俊俏。

“說吧!”

“嘿嘿!要我說也行,但你得先答應我一個條件!”

“你操你奶奶,我扔了你別後悔!”蕭宇天當即站了起來,一手後仰,準備扔出手。

“別扔我說!我說我說!”

“要說趕緊說!別跟我拐彎抹角的!”蕭宇天不耐地道。

“這個儲物戒指呀…是什麼來着…”

蕭宇天后仰的手頓時向前甩去,戒指裏的聲音趕忙加快了節奏,打連珠炮似地說了出來,“戒指是儲存東西用的!”

“戒指是要地階以上的煉器師才能夠煉製出來的,煉製的時候需要在戒指裏面開闢一個空間,所以能夠存儲東西。知道了吧?這戒指可是名震大陸的…這戒指是我親自煉製的,我敢打包票,這個世上絕對沒有比這個戒指更好的儲物戒指了!”

戒指中聲音充滿了自豪,蕭宇天鄙夷地道,“王婆賣瓜,自賣自誇,還開闢空間,看你這樣也好不到哪兒去。你躲在這戒指裏面幹什麼?還有你說話怎麼欲言又止的,存心吊人胃口是不是?”

“老子有這個資格自誇!哈哈!我說過,你現在還沒有資格知道我的事,等你實力提升起來了,我沒準兒哪天一高興,就給你講講我的光輝歷史。哈哈哈哈!”

“你不講誰稀罕你那破事兒,你躲在裏面幹什麼?給我出來!”蕭宇天一聽這話氣就不打一處來,真是沒見過這麼欠揍的人。跟他說了半天話,都被影響了。

“老子的破事兒?老子要不是沒了身體,現在肯定縱橫整個軒轅大陸!還輪的到你這麼跟我說話。”

蕭宇天順着話想了想,狡黠一笑,道,“原來你沒有身體呀?只剩靈魂了呀?那你牛個啥,你要縱橫大陸你倒是去呀!哈哈,對了,你剛纔說是你救了我嗎?你就一個靈魂,怎麼救的我?”

“你小子…你看看大街,除了我,還能有誰呀?你也不看看我是誰,只剩靈魂也是牛人一個,還有,我告訴你啊!我現在沒有身體,你得把這個戒指給我保管好了!好處自然少不了你的!等我以後出來了就帶你去闖蕩江湖!哈哈!”

蕭宇天又是露出一臉鄙夷,“淨吹牛,你這麼牛,怎麼被人打得只剩個靈魂了?看在你救了我的份上,這個戒指你放心吧!我會給你保管好的。”

“算了,不跟你計較。這個戒指你放心地戴在手上就可以了,憑你能夠見到的人,還沒有誰能發現戒指的奇特。”

“對了,你今天被人打的很慘呀,是誰?告訴我,我幫你去把他宰了!”

蕭宇天聽到這話,想起了被鮑龍生生剮下血肉的場面,渾身當即散發出一股凌厲的殺氣,冰冷的眼神閃過一道寒芒,望着天空,心裏暗暗道,“鮑龍!剮肉之仇,我來日再報!”

“喲,仇恨還不小呢,小小開虛期的實力就能放出這麼凌厲的殺氣,看來你受過很多苦呀。那鮑龍是誰?你去找到他,我直接幫你宰了他!”

“不需要!我自己的仇,我自己報!”蕭宇天一臉冷漠,望着天空,黑黑的眸子裏閃動着寒芒,沉沉地道。

“小子有骨氣!我喜歡!好,以後你的實力我來幫你提升,等以後你有了實力,幫我找一具軀體就行了。”

蕭宇天頓時明白了那人的企圖,“我就說你怎麼莫名其妙對我這麼好,原來是有所企圖。我到哪兒去給你找一具身體呀?”

“哈哈!賠本的買賣我可不做。至於這個身體怎麼找,以後你就知道了。你就做我的半個徒兒吧!保證有你的好處!”

蕭宇天瞪了瞪眼睛,癟了癟嘴,頭一偏,道,“半個徒兒,你當你是誰呢?”

“哈哈,你區區開虛期的實力,只有資格做我的半個徒兒!”

“你的實力很強麼?”

“你試試。”

“你,我不敢麼?”

“你別說這麼多,先說你做不做我的半個徒兒。做了我的半個徒兒好處可是很多哦。”

雖然聲音充滿了誘惑力,蕭宇天卻不吃這一套,淡淡道,“有什麼好處?”

“你看看,這個怎麼樣?再看看,這個怎麼樣?”

戒指一動,蕭宇天面前出現了一把巨大的寶劍,然後又出現了一件白色的長袍。蕭宇天一眼就認出這兩樣東西絕對不是凡品,給他的直覺比當初凌雲宗的凌雲劍和凌雲袍都好。當即眼前一亮,伸手去拿。不過剛一伸手,兩樣東西又不見了,不禁大罵,“你不是說給我了嗎?”

“誰說的給你了,以你開虛期的實力還用不了這兩樣東西,等你以後實力提升了,這些法寶自然不會少了你的。怎麼樣?你可願意呀?”

蕭宇天干咳了一下,故作勉強地道,“好吧。” “小子你叫什麼名字?”

蕭宇天站起了身子,“蕭宇天。”

“蕭宇天,挺霸氣。你以後就叫我天老吧,便宜你了。”

蕭宇天心裏一動,狡黠一笑,道,“天老,初次見面得給徒兒點見面禮吧。”

“哈哈,你小子,對我胃口!好!我定不會虧待你,至於見面禮,我倒不是拿不出來,而是拿出來的都太高級了,你根本用不了。”

蕭宇天無語了一下,雖然天老這般輕視他的實力,但天老卻是有資格說這個話。先前拿出來的那兩樣法寶,就絕對不是凡品。

天老話音一轉,一番話頓時牽起了蕭宇天的心,“不過,你小子是個雷屬性的真元力,便宜你小子了,我正好也是雷屬性的,作爲縱橫江湖這麼多年的老一輩了,我定不能夠太寒顫,我就…”

天老似乎故意吊蕭宇天胃口,說關鍵處一下子停了下來。蕭宇天的心本就被天老的一番話給高高地牽了起來,頓時急了,道,“就什麼呀?”

“嘿嘿,叫聲師傅再告訴你!”

蕭宇天無奈,這老頭還真是古怪的人,“師傅,你告訴徒兒吧!”

“哎,徒兒真乖。師傅告訴你吧,師傅有一本祕籍,適合雷屬性的人修煉,你想不想要呀?”天老故弄玄虛,弄出一股神祕感,吊起了蕭宇天的胃口。

“要,是什麼祕籍?你說我是雷屬性真元力,我怎麼不知道?真元力還分屬性嗎?”蕭宇天從來沒聽說過真元力還分什麼雷屬性的,不過天老既然這麼說,應該不會是騙他的。

“這個雷屬性就是你體質天生的五行屬性,也難怪你不知道,只有修煉到明寂期以後才能夠發現自己的五行屬性,在這個小國家裏,還沒有人修煉到明寂期呢。不過你師傅是什麼人,你這小小的元氣屬性豈能瞞得過我的眼睛。”

頓了頓,天老又道,“我給你的這本祕籍可不一般,是一本玄階五品的雷屬性祕籍,叫《霹靂神掌》,按你現在的實力,若是強行修煉倒也勉強可以。你不是想要報仇嗎?最快的提升實力的方法就是修煉強大的祕籍。”

蕭宇天心頭一跳,嚥了一口唾沫,黝黑的眸子悄然露出一股熾熱,玄階五品!

以前他在凌雲宗的時候,凌雲決乃鎮宗之功法,也才黃階一品。而天老說要給他的竟然是一本玄階五品祕籍,玄階五品!蕭宇天不敢想象,整個鮑國之中估計都不會有一本。

天老很享受蕭宇天的驚訝,不過接下來的話卻讓蕭宇天心裏又落下一塊石頭,“你小子別高興太早!修煉祕籍可是要花費很大的精力,付出很大的努力才能夠修煉成功的。看你這樣子也沒有修煉過祕籍,定是不知道修煉祕籍的辛苦。這玄階五品功法好是好,但修煉的難度卻是非常之大,你還得受很多苦方纔能夠習得。”

蕭宇天喃喃道,“吃苦?我從小到大,吃過的苦還少麼?”,想起了報仇,眼中頓時閃過一道精光,渾身一振,堅定地道,“天老!哪怕吃再多的苦,我也要將這霹靂神掌學會!”

戒指中天老大笑,頗爲欣賞地道,“哈哈!好小子,我就欣賞你這脾氣!”

戒指一動,一本祕籍出現在了蕭宇天的面前。

蕭宇天拿起來一看,上面赫然寫着四個剛勁的大字,《霹靂神掌》。渾身一振,眼中又是閃過一道精光,渾身充滿了一股自信。

“小子,現在找個離雷霆之力最近的山峯去激發你體內的雷屬性元氣”

蕭宇天懵了,“離雷霆之力最近的山峯?雷霆之力在哪裏?”

“雷霆之力就是天上下雨打雷時的力量,你找個最高的山峯便是了。”

“我怎麼知道哪裏的山最高?”

“唉,你還真是麻煩,罷了,我來幫你探測一下。”

隨即戒指中傳出了一股磅礴的靈魂力量,向整個鮑國鋪散開來。

這就是天老的靈魂嗎?

蕭宇天心裏對於天老升起了一股敬佩之心。雖然天老說話很欠揍。對於有實力的人,任何人心裏都會無條件地感到敬佩,沒有爲什麼。

天老磅礴的靈魂力量散開後迅速又收了回來,“小子,最高的山峯在這街道的西邊。”

這就探測完了?

蕭宇天頓時愣了愣,這天老僅剩一道靈魂就這麼強大,要是再有肉體,不敢想象。心裏對於天老有了一點尊敬。

蕭宇天拿起祕籍,心裏頓時一股熾熱,玄階5品,多少人夢寐以求的祕籍呀!而現在,真真切切地拿在了手中,若是習得了這麼強大的祕籍,即使是鮑龍他也敢拼着把他弄死。看了看這本沉重的祕籍,小心翼翼地放進了袖中,朝着西邊走去。

蕭宇天的心裏有股夢幻般的感覺,這些天過得就像做夢一般。先是被逐出了師門,元丹被毀,丹田被封。然後又莫名其妙得到了一團灰白氣體,將丹田的封印也破除了,然後就創造出了自己都不敢用的強悍功法。再來就是受了重傷,卻奇蹟般地好了,還碰上神祕的個天老,還有那黑色的戒指。

這一連串的事情就像天老爺安排好了,一個個接踵而至。蕭宇天感受着自己恢復了重傷的身體,心裏深深地感慨了一番。

這天老應該還有着不少的祕密,至少肯定是個絕頂高手。蕭宇天從來沒有看到過這麼強大的靈魂力量,和這麼高級的祕籍。而且這個祕籍送給了他天老好像絲毫沒有肉痛的感覺,那就證明這本祕籍對於他來說並不算最好的。

天老收了自己做半個徒弟,那以後提升實力,天老肯定會幫忙,蕭宇天心裏樂滋滋地。天上掉下個大餡餅,落到自己頭上了。

天老彷彿看透了蕭宇天心裏所想,故意奚蕭宇天道,“小子,你又在想怎麼從我這兒騙點寶貝了吧!哈哈,想騙我的寶貝可不是那麼容易的,得看你的本事了。”

騙?這天老還真是個臭嘴,“你個老頭,誰想騙你的寶貝了,我可是光明正大的人。”

“你叫什麼呢!拿了我的東西,就翻臉不認人了?”

蕭宇天嘿嘿一笑,“哈哈,誰叫你這麼不會說話。”

天老故作發怒道,“你把東西還給我!我沒有你這樣的徒弟!”

蕭宇天不吃這一套,又是嘿嘿一笑,“你說還你就還你,送出去的東西了,還要回去,你看看你這麼大把年紀,虧你好意思說出口。”

“要回來怎麼了,別人不好意思,我好意思!你還給我!”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