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進入空間戒指之中的展鐵心看著堆積如山的靈丹靈核,想起展牧風離家去真武靈門學藝之前帶他們去捕獵風眼魔熊的事情,不由得噓噓良久。

那時候,獵殺一頭五階靈獸都得謀划良久還要挖各種連環坑,而現在,這堆積如山的靈丹靈核隨便拿出一枚都要比風眼魔熊的靈核要高級不知道多少。

想到挖各種連環坑,展鐵心內心微微一笑,對展牧風逃出生天的信心大增——這孩子挖坑那麼厲害,吃不了虧的…

不知道展牧風要是知道了展鐵心這個想法會作何感想…

「你就是偷走本座玄犁兕夔電鰻的那個孽畜是不是?」天忍觀察良久,終於想起了,眼前這少年似乎就是那日偷走自己玄犁兕夔電鰻的不速之客。

展牧風忽然得了一個主意,笑嘻嘻的說道:「不是!」

「不是?不可能,你這雷霆氣息和玄犁兕夔電鰻的一模一樣,你竟然煉化了玄犁兕夔電鰻?不可能!」天忍狂吼道。

展牧風笑嘻嘻的說道:「我還沒說完呢。玄犁兕夔電鰻又不是你的,算不得偷。你這個奸*淫父妾殘殺兄弟的才是孽畜,小爺行的端坐的正,自然不是孽畜。至於玄犁兕夔電鰻,小爺早就煉化了,要不然還留給你這孽畜不成?」

鰲龜一聽,轉頭不可思議地看著天忍,那鄙夷的眼神似乎在說,我們鰲龜乃是高潔純正的神聖物種,不屑與你這種奸*淫父妾殘殺兄弟垃圾為伍…

天忍豈會不懂鰲龜這連身,臉上閃過濃烈的殺機,但想到此時不宜樹敵過多,心念一轉,看著鰲龜說道:「鰲龜靈王,本座發誓,本座絕對沒做過這種傷天害理的事情。靈王你的鰲龜天罡甲被這小子奪走了,本座的玄犁兕夔電鰻也被這廝給搶走了,咱們現在是同流合污——啊,呸,是要合力擊殺這孽畜,奪回屬於我們的東西。」

鰲龜先是一愣,隨即點點頭,說道:「不錯,我們先擒住這小子,玄犁兕夔電鰻歸你,這小子身上其他的東西歸我。」

這鰲龜也是一隻老烏龜了,算盤打得賊精,明知道玄犁兕夔電鰻已經被展牧風煉化,卻還是先用話封住天忍的嘴,省的到時候天忍跟他搶。

這老烏龜到現在還惦記著展牧風身上無數的寶藏呢。

天忍也是老奸巨猾之輩,也不是傻到連這點都分不出來,但他只是冷冷的看了鰲龜一眼,連反駁都懶得,冷哼一聲,不再說話。

「難道本少爺堂堂聖珠學院的聖子,還怕你區區倆尊靈王境不成?你知道靈王境在聖珠學院算什麼、幹什麼么?」

展牧風悠悠的說道,那模樣,十足的欠揍,也十足的有恃無恐。

「聖珠學院?聖子?」一時間,天忍和鰲龜心下都吃驚不小,面面相覷,他倆倒是把這一茬給忘了。

「聖子怎麼了,哼,我們背後也有聖子。實話告訴你吧,我們現在做的一切,都是受聖子所託。」天忍鄙夷地看著展牧風,猙獰的笑道。

「開玩笑!你以為小爺是三歲小孩么?哼!」展牧風懶洋洋的看著一人一龜,臉上完全一副漫不經心的表情,心裡卻是大為驚駭。

展牧風之前就聽說過關於師父身世的傳聞,現在從天忍嘴上說出,不由得大為吃驚。

天忍鰲龜相視一看,兩人殘忍一笑,忽地分開,將展牧風一前一後緊緊圍住。

展牧風趁著這個當口,在風暴的掩護下,悄悄地將能量補充了上來,並且硬生生撐到了無法再蓄積的地步,恐怖的爆發力瞬間瀰漫全身,修為更是生生推到了大靈師後期。

就在天忍和鰲龜分邊站立的一剎那,風暴之中,展牧風雙目緊閉,腦海一片空靈——一片空靈還不忘記挖坑,動作一招一式勝過名宿大家,一支從未出現過,散發著無上恐怖雷霆氣息的箭矢出現了。

那一刻,天忍和鰲龜內心竟然同時升起了一股無以名狀的恐懼,那是一種來自於生命本源深處的恐懼。

「這果然是來自神靈的氣息!沒錯!本座數千年前僥倖感受過這種氣息,太恐怖太驚世駭俗了!你這小子原來是被神靈附體,哼,匹夫無罪懷璧其罪,交出靈力功法,給你小子留條全屍!」鰲龜撕心裂肺的嚎叫,那聲音竟然如癲似狂,尖銳刺耳至極。 鰲龜幾乎瘋狂了,數千年前,那時的鰲龜已經是靈皇境以上修為了,日子過得不知道多麼瀟洒愜意!這一日,不過是來這拔嘎海找他的其中一個老相好——母鰲龜!

但就在不知不覺之間,相隔不知道幾千萬里,可能都不是這個世界的攻擊餘波的餘波的餘波的餘波的餘波的餘波的餘波的餘波,都差點被類似的這種恐怖氣息震的差點精神錯亂而死,直接被打成了豬頭,修為也降到了靈王境!

鰲龜的老相好則直接被震死!

這之後,漫漫數千年,鰲龜竟然沒能再次突破靈皇境,只能躲在這拔嘎海休養生息!

這也是他花費了數千年才得以修復精神損傷,修為進展極為緩慢的原因。

現在,鰲龜再次感受到這種刻骨銘心的氣息,叫他如何能夠不驚駭,而這種氣息竟然出現在一名大靈師後期的螻蟻身上,叫他怎麼能夠不瘋狂?

甚至,鰲龜看向天忍的眼神都充滿了嗜血和殘暴,那眼神,似乎在說他鰲龜決不允許有人和自己平分這神級靈力!決不允許!

神級靈力是什麼概念?這是神靈修行的靈力啊!

天忍也瘋狂了,內心無數個癲狂的聲音在嘶喊在咆哮:「我一定要得到,我一定要得到這神級靈力!哪怕是把鰲龜殺了,我也一定要得到!神級靈力是我的,是我一個人的,誰也不能搶走!有了這神級靈力,別說聖子,聖珠學院都得拜倒在我的腳下!」

就在天忍和鰲龜陷入癲狂的那一刻,展牧風出手了。

這一次出手,周圍空氣中的天地靈氣紛紛拜服,這是從未出現過的跡象,以大靈師後期的修為就能夠爆發出如此恐怖的威力,展牧風敢稱第二,估計沒人敢說第一。

毀天滅地大雷神箭呼嘯而出,隨後瞬間一分為二,將天忍和鰲龜氣息全部鎖定,攻擊勢頭之迅猛絕霸,天地同懾!

天忍和鰲龜大驚失色,堂堂靈王境強者竟然被大靈師境螻蟻封鎖全部氣息,封死全部退路,就算是他們作為靈王強者的威嚴也決不允許出現的情況。

幾乎是同時,天忍和鰲龜雙雙爆發出最強力的攻擊!

左面,無數的靈力組成的巨大靈蛇吐著憤怒的蛇信子夾雜著無數細如蠶絲的劇毒龜絲,和毀天滅地大雷神箭撞擊在一起。

右邊,天忍仰天長嘯,瀛洞海天嘯靈力提至極致,尖銳如刀的氣勁加上一道嗜血的魅影狂飆而出,魅影那細小的雙眼竟然變得赤紅,呼嘯著撲向毀天滅地大雷神箭。

轟——轟——轟——

噼里啪啦——

劇烈的對撞爆轟過後。

毀天滅地大雷神箭消失了!

無數的靈蛇和劇毒龜絲消失了!

赤血紅睛的魅影也消失了!

一切都似乎歸於平靜。

三人都是以最強最恐怖的實力發出的攻擊!

最震撼的對拼!

最血腥的廝殺!

天忍、鰲龜兩尊靈王境竟然被展牧風這尊大靈師境氣勁沖的全身氣血翻騰,心中之驚駭簡直無以復加,內心對神級靈力功法的貪婪更是到了癲狂入魔!

展牧風更是一口大血飆出,血濺長空,身軀如同敗葉般從空中飄落,光環散去,再也沒有了剛才的雄姿英發!

一張破羊皮狀的東西從展牧風身軀之中急速飛掠而去,速度快如閃電。

「啊,我的神級靈力功法羊皮卷,別跑啊,給我回來…」展牧風撕心裂肺的大叫,聲音卻是軟綿無力,身軀掉落下來,重重地摔在地上,虛弱的好像只剩下不到半口氣,哪裡還有一絲一毫剛才神靈的氣息。

鮮血順著嘴角流了一地!

「果然是神靈附體!神靈的意志一旦離去,寄主必定會虛弱不堪…」

天忍和鰲龜同時想到了關於神靈附體的傳言,先是一愣,看了展牧風一眼,一人一龜同時發出一道恐怖至極的攻擊。

天忍的攻擊轟向鰲龜的龜.頭,鰲龜的劇毒龜絲電射天忍雙目。

兩人竟然心有靈犀一般,同時以最凌厲的招式攻向對方,剛才的精密合作,共同攻擊展牧風的事情似乎從來就沒有發生過。

在他們眼裡也似乎都沒有展牧風這個人的存在。

天忍輕易地將鰲龜的攻擊化解,鰲龜同樣化解天忍的招式也是風輕雲淡。

隨後,一人一龜雙雙電射而起,追向飛走的羊皮卷。

看著天忍和鰲龜遠去的身影,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展牧風忽地站起,神采奕奕的雙目精光爆射,哪裡有絲毫受傷的表情。

「嘿嘿,這種破羊皮俺空間戒指裡面有的是,你們要的話,直接問我就可以了啊,不用搶的…」展牧風悠悠的說道:「大坑告成…」

展牧風身軀周圍,深淵凈化泉圍繞著展牧風急速旋轉,裡面,一批一批的靈核被生生凈化,能量源源不斷地補充著。

隨後,展牧風將自身氣息全部隱匿,悄悄地跟了上去。

「想跟我比挖坑,嘿嘿!還嫩了點!」展牧風將自身氣息全部隱匿,遠遠地跟著,只是,不敢跟得太緊,以免挖坑暴露。

說實話,要是天忍和鰲龜專心致志對付展牧風,展牧風的深淵隱匿也不一定能有效!

但是,此時的展牧風在這一人一龜的心中早已經死的不能再死了,現在這一人一龜哪有心思在展牧風上面。

這也是展牧風敢於冒這麼大的風險挖坑的原因了。

天忍和鰲龜一邊飛速追向逃跑的羊皮卷,一邊以最凌厲的招式相互攻擊對方!

兩人都生怕被對方得了先機,都想拖住對方,這樣一拖,原本輕鬆就能追上羊皮卷的二人,因為要相互躲避對方攻擊,竟然慢慢地離羊皮卷越來越遠。

天忍和鰲龜打得難解難分之際,彼此都奈何不了對方,但一眾守衛就遭殃了。

本來,一眾守衛是親眼看著天忍和鰲龜一起友好客氣地進去的,但現在,不一會兒,兩人卻一邊玩命的搏殺,一邊飛速追向一件不知什麼物件。

一眾守衛,最低也是靈師境修為,但是在靈王面前,跟螻蟻沒有任何分別,大批大批的守衛被無辜的震死震暈。

一尊大靈師中期,自恃飛行靈力了得,想要先行一步飛身過去抓住那物件,好向兩尊靈王強者邀功,沒想到身形剛剛飛起,就被天忍和鰲龜瞬發而至的恐怖攻擊,直接轟的粉碎,連慘叫都沒來得及發出。

這一下,一眾守衛誰還敢上前,紛紛抱頭鼠竄,一時間,海島大亂。

展牧風正巴不得是這個情況,心裡偷偷直樂,悄悄地散發出一道人形真氣,趁著亂子,一眾守衛只覺得一陣旋風刮過,全身寶藏就被收刮一空,許久才反應過來,展牧風早已經去的遠了。

原來,展牧風剛才幾乎把空間戒指裡面的寶藏消耗了將近一半,此時趁著亂子收刮一把,才勉強彌補了一下空空蕩蕩的空間戒指。

過了好一會兒,一名守衛察覺到異常之後,一眾守衛紛紛大驚失色。

破羊皮在展牧風全力運轉的小雷罰靈力包裹之下,快如閃電,去勢甚急,再加上破羊皮上面散發出來的雷霆氣息,還真有點神靈逃走的意思。

這也是天忍和鰲龜兩人奮不顧身也要搶到手的原因。

轉瞬就飛出數千里之距,羊皮捲去勢大減,眼看著就要掉落地上。

鰲龜嗷嗚一聲嘶鳴,一道人形靈氣——啊,不,一道龜形靈氣——就是純靈氣組成的老烏龜,加速沖向羊皮卷。

天忍大驚,眼看著就要被鰲龜先行一步搶奪到手,正當無計可施之際,一個陰毒的詭計湧上天忍心頭。

一聲凄厲長嘯將鰲龜刺的一陣眩暈,就這瞬息之間,天忍全身一震,一道魅影呼嘯而去,直接鑽進了鰲龜厚厚的龜殼。 鰲龜哪裡料得到天忍竟然還有這麼一招,魅影鑽入龜殼,鰲龜就等於完全失去了龜殼的防禦,暴露在魅影的直接攻擊之下。

要知道,鰲龜本就最善防禦,而攻擊稍弱。剛才和天忍交手之所以保持不敗,就是因為龜殼消散了相當一部分的攻擊力。

而此時,天忍竟然找到了鰲龜全力釋放出龜形靈氣之後的那一絲絲根本不算漏洞的漏洞,繞過鰲龜的龜殼防禦,直接奔襲本體而去。

憤怒的鰲龜被魅影撕咬攻擊,龜殼之內,鮮血淋漓,慘不忍睹,鰲龜痛苦的嗷叫,在空中連連翻騰。

天忍嘴角露出一絲殘忍的笑意,看著鰲龜龜.頭,兩手合力爆發出一道猛烈的氣流,對著鰲龜猛烈的爆轟而去。

鰲龜本來正在全力應付魅影的攻擊撕咬,哪裡還能騰出手來,再也抵抗不了這爆炸性的攻擊氣流,嗷嗚一聲慘叫之後,隨著一聲劇烈的爆炸聲響起,厚厚的龜殼居然被炸得四分五裂。

「額,這魅影居然有如此恐怖的爆發力?」隱藏在暗處的展牧風看得頭皮發麻,說實話,就這個爆發力,展牧風捫心自問,他還做不到。

「難道剛才天忍沒有使出全力?不像啊…」展牧風心裡好大的疑惑。

天忍一步得逞,看也不看鰲龜,身形飛起,迅速掠向那張破羊皮。

「機會來也!天忍你個老崽子,看小爺不扒了你的皮!」

展牧風抓住機會,卯足了勁,靈氣運轉極為迅速,帶著恐怖氣息的毀天滅地大雷神劍出現了,箭頭隨著天忍的身形變幻而晃動,緊緊地鎖住天忍。

「恩?」天忍不愧是靈王境的強者,瞬息之間,神識就反映了過來,自己的氣息居然被鎖定了。

是他!他不是虛弱的就剩下不到半口氣了么?

天忍意識到了情況不妙,但是此時此刻,對神級靈力的癲狂與貪婪已經佔據了他的一切,天忍隨手打出一次攻擊波,想要把展牧風的毀天滅地大雷神箭靈力震碎,或者暫時阻隔一下,先拿到神級靈力羊皮卷再說。

等老子拿到神級靈力功法羊皮卷,第一個就是要拿你這孽畜祭奠這神級靈力功法!然後等老子神功大成,超凡入聖,就殺上聖珠學院!稱霸天下…

老子絕不允許任何人在老子的頭上撒野,聖子不行,聖王都不行!

天忍心中殺意滔天。

甚至對聖珠學院,現在他這種靈王都只能仰視的地方也充滿了仇恨…

可是,毀天滅地大雷神箭的恐怖爆發力是能夠隨隨便便就無視的嗎?

展牧風這個坑貨挖出來的坑是跳下去還能隨隨便便出來的么?

天忍想的挺美,但是——

隨著毀天滅地大雷神箭帶著無與倫比的恐怖氣息撕裂天際呼嘯而至,天忍終於猛然醒悟,他的大意給他釀成了無法迴避的致命一擊。

就在天忍內心宛如一萬隻爆熊在狂吼,即將觸手摸到令他瘋狂的神級靈力羊皮卷的一剎那,毀天滅地大雷神箭準確無誤地轟擊在天忍的身上。

天忍不愧是靈王境強者,就在那半個剎那不到的時間,竟然從癲狂的狀態中反應過來——廢話,就算是神級靈力,命都沒了還有屁用——

就在這半個剎那不到的時間裡,天忍竟然集聚起了周圍數千步空氣中的幾乎所有天地靈氣,組成了一道厚厚的護盾,守護在身軀周圍。

這就是靈王強者,這就是境界帶來的恐怖如斯。

真正的天地王者。

天地靈氣都要臣服。

但是,面對著展牧風全力爆發的雷霆攻擊,面對著毀天滅地大雷神箭這種真正的神級靈力,天忍積聚起來的厚厚的護盾,卻宛如一張薄紙,如何能夠抵擋?

「啊——」一聲撕心裂肺的嚎叫之後,天忍全身被毀天滅地大雷神箭轟的一片焦糊,連飛濺出來的鮮血都瞬間蒸發,整個身軀就像一根焦黑的木棍。

殘存一口氣,天忍沒死。

天忍重重地摔落在地上,旁邊,觸手可及的地方,「神級靈力功法」羊皮卷,就靜靜地躺在那裡。

就像一塊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破羊皮。

其實本就是一塊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破羊皮…

展牧風飛身落下,站在數十步開外,冷冷地看著全身焦糊的天忍一步一步地挪向那塊記載著神級靈力功法的「羊皮卷」。

「等本座學成神級靈力功法,一定要先將你這小畜生挫骨揚灰,方消本座心頭之恨!」天忍黑糊的雙手觸到那「神級靈力」羊皮卷的一剎那,渾身好像打了雞血一般,惡狠狠的盯著展牧風,咬牙切齒的說道,似乎恨不得現在就將展牧風大卸八塊,挫骨揚灰。

「你是母豬生的么?真是蠢的可以,你真以為你手裡的是記載著神級靈力功法的羊皮卷?」展牧風冷冷的看著天忍,鄙夷地說道。

「你說什麼?這——這難道記載的不是神級靈力功法?」天忍渾身一個機靈,顫顫的說道:「難道是天級靈力功法?或者只是皇級靈力功法?」

「噗——」展牧風搖搖頭,差點笑出聲來:「哎,蠢豬果然是你親戚!無可救藥!」

此時,天忍緊握著那張「神級靈力功法」羊皮卷看了好一會兒,可是,這那張「神級靈力功法」羊皮卷哪有什麼特別的,除了破點舊點,騷.味多點,哪裡有半點神靈的氣息,哪裡有半個文字…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