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通過這幾天的相處,沈傾發現這幾個人還不錯,所以才會生出這樣的想法來。

而如今,看來,似乎不可能實現。

「我是要離開這裡的。」

沈傾再次重複。

「傾兒,你知道外面是什麼樣的世界嗎?」

「對啊,難不成你見過?」

「開玩笑,傾兒怎麼可能見過。」

沈傾看著大家,再抬頭看看天空。

「我只想說,外面的世界的太陽是真實存在的,並不是某位大人物造出來的東西。他是自然的產物,是天地的產物。」

「外面,與這裡不同。」

「傾兒,你莫非真的見過?」

聽著他們的問話,沈傾突然間將自己額頭前的劉海弄起來,露出光潔的額頭。

沈傾的額頭上,沒有任何的標識。

所以

……

「傾兒,你……」

「你不是地府中人?」

幾人似乎收到了很大的震撼一般,看著沈傾有些不知所措。

沈傾將劉海重新放了下來。

「所以,我會離開這裡。」

幾人看著沈傾的目光里,不只有震撼,有驚訝,有探究,更多的變成了深不可測。

「傾兒,你是從外面世界來的,對吧?而且來了不到一個月。」

「是呢,我有些事情需要去做。」

「那沈炎兄呢?」

「我大哥,他不是你大哥嗎?他為什麼有地府的標識?」

千算萬算,還是露了這一點啊。

「既然大家這麼問,那我就實話實說了,畢竟我們是朋友。我也不想騙大家,我大哥沈炎是我的夫君,我喜歡的人,我想要嫁給他。」

「所以,你大哥還是地府之人,對吧。」

沈傾點了點頭。

「那你們為什麼接近涼萌小姐?我以為是你大哥想要娶涼夢小姐為妻。」

「一些私事吧,這個不太方便說,希望各位能夠理解。」

「放心吧,我們是朋友,會為你保密/。」

其實說出來,沈傾也輕鬆了許多。

「傾妹妹,你能告訴我們,外面的世界是什麼樣嗎?」

四人坐在地上,坐成一排,仰著頭,一起看著沈傾。

已經完全不會調戲沈傾了。

「外面的花草很鮮艷,外面的空氣很清新,外面的世界與這裡大不同,那是一個科技與文化高速發展的世界,那裡的人,們可以上天,幾千里的距離可以在幾個時辰內便到達。那裡有很多的娛樂活動,在哪裡,即便我們相隔數萬里,也可以每天說話,每天看到彼此。」

「不是吧?難不成那裡的人,修仙了?」

「並沒有,那裡的人,最長的壽命也只有一百年多一點,那裡的人們可以穿著各式各樣的衣服,看各種不同的娛樂活動,可以在家裡,就吃到飯店的美食,可以不出門,就買到東西。」

「真有那麼好嗎?」

「說的我都有些心動了,可我們從未離開過地府。」

「你們可知道,地府在那個世界里是個什麼樣的存在?」

沈傾想起這些不同來,便覺得傳說的出入可真是大。

「不知道。」

「在那個世界里,人們以為只有在人死後,魂魄才會進入地府。所以,地府是魂魄的居住地。而從人間去往地府,需要經過黃泉路,人入了黃泉路,便看不到日月星辰,看不到天入地塵埃。看不到陽關大道和親朋四鄰。出了黃泉路,便是望鄉台了,站在望鄉台上,最後看看自己的家鄉,再也回不去。」

「望鄉台是南無大慈大悲的觀世音菩薩體恤眾生不願死亡、惦念家中親人的真情實意,發願而成。讓亡故的靈魂,站在望鄉台上最後的看一眼自己的家鄉,自己的親人。

走到瞭望鄉台,幾乎就沒有還魂的可能了,陽間的肉身這個時候也差不多都到了入櫃裝殮的時候了。

下瞭望鄉台一路前行,忽聽見一陣陣的狗吠聲,就是惡狗嶺。能全身過著惡狗嶺的寥寥無幾。據稱民間裝殮時給屍身手心放的乾糧和打狗棒即為過這惡狗嶺而備,經過這三災九難。」 惡狗嶺和金雞山都是所有靈魂必須要過的兩道關,只有過了這兩道關才有資格擔任鬼魂。

一入金雞山,一群一群的公雞迎面撲來,那鐵嘴和禿鷲的嘴有過之而無不及。所以民間入殮時有在屍身胸口上的磁碟裝著五穀糧的習俗。

那些過了惡狗嶺、金雞山肢體不全的靈魂,因肢體不全無法前進,便在這裡滯留聚集。等那些健全靈體到來,趁機下手,找到新的肢體換到自己的身上好繼續前往陰曹地府。

不過陽世眷屬若在亡人靈前焚化了3斤6兩紙錢,健全靈體拿著這買路錢,也順利過關。

這是通往陰曹地府酆都城的最後一站。這裡有泉水——迷魂水,過了前方几個關口的靈魂,到達此地必須要飲這迷魂水,這樣才會能嘴吐真言,如實稟報陽間種種罪行,等候十殿閻王的審問。

同時喝了迷魂水,就是大羅神仙下屆,也難以還魂歸陽了。只有安安心心的成為鬼魂,等候發落。

酆都城城門,極其莊嚴。進入酆都城,裡面共有兩道城門,在二道門和頭道門之間有兩盞燈火高高懸空漂浮,一盞光亮無比,一盞昏暗黑沉。暗燈走下去,進入二道門便看見了並排排列10座城門,一次排列著一殿至十殿閻王殿。,在二道門和頭道門之間有兩盞燈火高高懸空漂浮,卻紋絲不動。一盞光亮無比,一盞昏暗黑沉。

各個殿門門口都有把守的陰兵,認真核對靈魂手裡的批票。到達這裡的鬼魂,心中也都知道自己已經死亡,安分了不少,井然排隊等候各殿閻王的審判。

十八層地獄是單獨的一座城門,並不在十殿閻王殿的排列中,自己單設一處。但是十殿閻王殿和十八層地獄內部都是相通的。

各路靈魂從一殿開始過堂問審,一般的靈魂在通過第一殿的審核后,陽世三間的時間也應該是亡人的頭七了。這個時候一殿閻王都會從新發出批票,交給陰兵,各路靈魂都要帶上捆仙鎖頭七回魂,進行為鬼的第一次頭七犯陽,看望親朋好友。

頭七過後,返回陰間繼續等待審問。一殿一殿的走,一殿一殿的過,有委屈的一定還你清白,行賄送禮做惡事的一定嚴懲不怠。同時,常說的枉死城、陰靈城等等都是這十八地獄的城中城。只要有犯下這樣的罪行的人,誰也逃不過。

在古代,沐浴也是有時間規定的,甚至是理髮、洗衣服、出宮茅廁都是有說法的。

這個血水池地獄說的就是不合理利用水資源,浪費水資源,都是要受這血水池地獄的懲罰的。都要喝完在陽間揮霍的污水后才可以輪迴投胎。

之後,便是供養閣

供養閣類似郵局,專門負責傳遞陽間的供養品給死人。

供養閣里也是分配的很明確,按照陰宅的地址、供養品德不同進行分類,都會及時準確的送到靈魂手中。所以老祖宗留下的規矩中有:燒七日、燒百日、燒周年等等說法。

出了五殿閻王殿,便能看見地藏王在地獄講經說法的寶座蓮台。

地藏王菩薩曾發願,地獄不空,誓不成佛。各路鬼魂若走到這裡,會親受地藏王菩薩的加持,只要真心向善,放下慾望,也往生極樂。

繼續向前,重新回到上文提到的酆都城的二道門處,開始走向明燈路。這明燈路,就是投胎路。

崖邊有一座橋,橋上有4尊護橋神獸,坐落兩邊,界碑石上寫金銀橋。橋上有一個老婆婆拿著茶水,給過往的鬼魂飲用,這老婆婆便是孟婆神,這茶水便是孟婆湯,喝了這湯水便忘掉了前世的恩怨情仇,是是非非,投胎各處。

金銀橋的那邊便是6個圓道發出各色光芒,這就是六道輪迴,投胎哪道便要跳進哪個圓道。

六道分為:天道(天神)、阿修羅道、人道、畜生道、餓鬼道、地獄道。

「而傳說中地府的劃分是這樣的:傳說中陰曹地府的神職人員分佈是這樣的:

首先地位最高的天齊仁聖大帝,掌管大地萬物生靈。

然後是北陰酆都大帝

之後有五方鬼帝:

東方鬼帝蔡鬱壘、神荼,治「桃止山「鬼門關

西方鬼帝趙文和,王真人,治「嶓冢山「

北方鬼帝張衡、楊雲,治羅酆山;

南方鬼帝杜子仁,治羅浮山;

中央鬼帝周乞、稽康,治「抱犢山「

再下面是羅酆六天(以下為宮名,六天為守宮神)

紂絕陰天宮、泰煞諒事宗天宮、明晨耐犯武城天宮、

恬昭罪氣天宮、宗靈七非天宮、敢司連宛屢天宮。

而傳說中陰曹地府是由十殿閻羅王所掌控的了,十殿閻羅王分別是叫:秦廣王、楚江王、宋帝王、仵官王、閻羅王、平等王、泰山王、都市王、卞城王、轉輪王。

秦廣王–專管人間的長壽與夭折、出生與死亡的冊籍;統一管理陰間受刑及來生吉、凶。鬼判殿位居大海之中、沃焦石之外,正西的黃泉黑路上。

楚江王–主掌大海之底,正南方沃焦石下的活大地獄。

宋帝王–主掌大海之底,東南方沃焦石下的黑繩大地獄。

五官王–掌管地獄在大海之底,正東方沃焦石下的合大地獄。

閻羅王–司掌大海之底,東北方沃焦石下的叫喚大地獄。

卞城王–掌理大海之底,正北方沃焦石下的大叫喚大地獄。

泰山王,掌管大海底,丁北方沃焦石下的熱惱大地獄。

都市王,掌管大海之底,正西方沃焦石下的大熱惱大地獄。

平等王,掌理大海底,西南方沃焦石下的阿鼻大地獄。

轉輪王,殿居陰間沃焦石外,正東方,直對五濁世界的地方。」

幾人目瞪口呆的看著沈傾說話,神色訝異。

「地府,在你們的眼中,是這樣的存在嗎?真的是一點也不符合啊!」

「不對,其實忘川河和孟婆還是符合的。」

「不過話說回來,你們這裡的孟婆還真是出乎意料,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樣子。」

「傾兒,你見過孟婆?」

幾人再次詫異的看著沈傾。

「見過啊,在我來地府的當天,便已經見過了。」 幾人如同看鬼一樣的看著沈傾。

孟婆是什麼人物啊?

那可是傳說中的存在!

據說是連地府的王,都沒有見過。

而沈傾說的那些地府的官職人員,在這裡根本不存在。

「傾兒,在地府,可是從來都沒有人見過孟婆。你確定你見到的真的是孟婆?「

沈傾看著眾人,「或許是因為我不是地府眾人吧,所以孟婆願意見我。」

「那你看到孟婆長什麼樣?是不是頭髮花白,牙齒都掉光了,垂垂老矣的樣子?」

眾人都很期待的看著沈傾。

「孟婆很漂亮啊!即便她年紀很長,但是以她的修為,想必是不會老去的,所以她的面容看起來也只有二十歲左右。」

在這個時候,涼夢突然帶著七公主走了過來。

「各位在聊什麼,這麼開心?」

涼夢的臉上帶著笑意,旁側的女子卻是滿臉的高貴和驕傲。

「見過七公主。」幾人均是對著涼夢身旁的女子行禮。

唯有沈傾和封炎,一時愣在那裡。

直到被旁側的人拉了拉,沈傾才福了福身子。

「哼,這兩位不給本宮見禮的人,是哪家的公主啊?」

涼夢臉色一變,這個沈傾啊,怎麼總是慢幾拍。

之前相處的時候,看不出來是這樣的人啊。

「公主見涼,主要是我這等小人物,一直無緣見公主的聖顏,剛才看到的時候才發覺是驚為天人,一時就楞住了,還望公主見涼,下次草民一次努力剋制自己的仰慕!」

公主聽著沈傾這話,這才笑出生來。

「罷了罷了,你就是夢妹妹所說的沈傾吧,還有你那位沈炎哥哥。本宮今日是特意來瞧一瞧你們的才華。」

「不知道公主想看什麼?」

「那就你唱歌跳舞順便作詩一首吧。」公主眼皮都沒有抬一下,便說道。

眾人心底一暗,這是故意找沈傾的麻煩吧,哪有這樣一出口要要求這麼多。

「沈炎?是吧?」公主看向了封炎。

「你來陪本公主喝酒/」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