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這,就是一群披着人皮的畜牲!

這些打手,平日裏仗着金大龍主任的背景,當做靠山…!!

姦淫擄掠,無惡不作!

但,在這世道下。

要怪,只能怪他們……惹錯了對象!

招惹到秦蒼穹的頭上。

唯有…

死!

此刻。

面對浪潮一般的求饒聲,哭喊聲,秦蒼穹吞吐著煙捲,緩緩轉身。

看都不曾看一眼!

唰!

軍隊人海中。

一名將官,此刻眸光倏然凝起!

這,表示秦帥…

殺意已決!

此刻。

不管是誰趕到。

都不可能,動搖絲毫!

轟!

恐怖的殺氣。

瞬間席捲橫掃…!!

浩浩蕩蕩的軍隊人海,猛然抬起手中槍械,鎖定了眼前的打手…!!

嗖嗖嗖!

無數子彈,瞬間暴襲而出!

剎那間。

恐怖的火力,傾瀉爆發!

噗噗噗…!!

無數的子彈。

在這一刻,瘋狂肆虐,收割這些打手的生命!

剛才還在哭爹喊娘的打手。

此刻,瘋了一般,不斷向著四周逃去!

但…

在恐怖火力的傾瀉下。

這些人,怎麼可能逃脫審判!

硝煙瀰漫!

不斷有打手的身軀,被凌空擊中,轟然倒地!

撲通…!!

屍體倒地的聲音,不斷響起!

空氣中。

血腥的氣息,混雜着硝煙,瀰漫開來!

很快。

一切,都歸於平靜!

數十名打手。

徹底失去了聲音!

鮮血,更是瘋狂噴濺!

地面上。

血水匯聚,化作了一道小溪,緩緩流淌!

漫天硝煙中。 薛夫人看到毒蜘蛛,臉上的表情明顯多了一些喜悅。

她故意裝作憤然:「我不來找你,你不會去看我啊?」

毒蜘蛛不由一笑:「乾娘,我這不才從您那裡回來沒幾天嘛!」

「我總不能老住在您那裡吧?」

薛夫人:「你就應該住在我那裡!」

「咋了,誰還敢不同意嗎?」

毒蜘蛛哈哈一笑,伸手抱住薛夫人的胳膊:「乾娘,我這不還有自己的事嘛!」

「好了好了,別生氣了。」

「既然來了,那就要在這裡多住幾天哦!」

「喂,你們幾個,趕緊把我乾娘的車停好。」

那幾個保鏢匆忙幫著停車,毒蜘蛛則帶著薛夫人進了莊園。

進入客廳,毒蜘蛛親自給薛夫人泡茶,同時對身邊的婢女道:「去把那個臭小子叫回來!」

「一天到晚,就知道到處跑著玩。」

「讓他回來陪著乾娘!」

婢女剛要出去,卻被薛夫人擺手制止。

「先不用叫雲韶回來了。」

「我這次過來,是有點別的事情!」

薛夫人道。

毒蜘蛛詫異:「別的事情?」

「乾娘,您有什麼事,您儘管跟我說。」

薛夫人沒有說話,只是端起茶杯慢慢品了一口。

毒蜘蛛會意,朝旁邊幾個婢女揮了揮手:「你們先下去休息吧。」

那幾個婢女退了出去,毒蜘蛛湊到薛夫人身邊:「乾娘,有什麼事啊?」

薛夫人沉吟片刻,低聲道:「我聽說,廣陽市林漠的家人都在你這裡,是真是假?」

毒蜘蛛面色微變,薛夫人是奔著林漠的家人來的?她打算做什麼呢?

看到毒蜘蛛的表情,薛夫人直接道:「你不用擔心,我還沒有下作到需要用別人的家人去威脅人的地步。」

「我來找她們,只是有點事情想要問她們!」

毒蜘蛛面色尷尬:「乾娘,我不是這個意思。」

「您想見她們?我這就把她們叫來吧!」

薛夫人擺手:「不用都叫來,你把那個許半夏叫來吧。」

「我聽說,林漠跟她感情很好!」

毒蜘蛛點頭:「這倒是的。」

「之前南冰兒的事情,您應該也聽說了吧。」

「五爺告訴林漠,只要他願意娶南冰兒,謝家的事情,五爺就會幫忙解決。」

聽著這話,薛夫人嘴角抹過一絲不屑的嗤笑,彷彿對薛五爺的做法很是看不慣。

毒蜘蛛裝作什麼都沒看見,接道:「不過,林漠直接拒絕了。」

「不僅如此,我聽說,連萬家家主,都打算把女兒嫁給他,可林漠還是拒絕了!」

「這個男人,真的不一般啊!」

薛夫人眼中閃過一道精芒,緩緩點頭:「好了,你去把許半夏叫來吧!」

毒蜘蛛退了出去,薛夫人端著茶杯,輕輕呢喃:「萬家的大小姐,南霸天的女兒,都不能讓你心動?」

「呵,跟你父親倒是一個臭脾氣啊!」

毒蜘蛛沒在這裡,自然沒聽到這番話。

否則的話,她必然會震撼無比,薛夫人竟然知道林漠的父親是誰?

沒多久,毒蜘蛛便帶著許半夏走了過來。

毒蜘蛛剛想跟許半夏介紹薛夫人的身份,但直接被薛夫人制止了。

薛夫人上下打量了許半夏一番,微微點頭:「長得倒是不錯。」

「不過,比起南冰兒和萬家那個大小姐,也就是不相上下罷了!」

「看來,林漠對你的感情,並不假!」 「唔……放開我!」

剛進家門,一隻大手把陸細辛抓了進去!

男人一手捂住她的嘴,一手摟住腰,把她用力按在了沙發上。

「噓,別掙扎!我會讓你快活的!」

男人猥瑣一笑,脫了衣服就向陸細辛撲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