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這麼說着,天金趕緊帶着地金幾人,朝着副本世界的出入口趕去,只需要守在哪裏就好了。

一直跟張林待在一起,天金害怕張林突然瘋狂起來,打算跟他們來一個同歸於盡,到時候大家都得死。

臨死之前的反擊,是最恐怖的,天金他們有三人,換張林一人,自然是不情願的。

張林看着幾人朝着副本世界通道口那邊飄蕩,他也不阻止,一直看着天金遠去。

天金想守住通道口,那就讓他守住好了,張林現在只想把這星空通道搞清楚。

只要對這星空通道掌控清楚了,別說鑽石級別的天金。

哪怕是更強大的人進來,在這幽深不可測的星空通道中,也只是一個不起眼的小角色。

張林腦海中的意識神樹,似乎在呼應什麼,讓得他對這星空通道,有一種特別的理解。

就站在原地,張林感應了好一會,突然,他身上傳來一種排斥感,不斷的推動着張林往前走去。

那邊的位置是副本世界的入口,待了這麼一會,居然會有排斥感,那也就是說,張林不能長期待在這裏。

若是不盡快的把星空通道弄明白,張林遲早會被星空通道給排斥出去。

到了這一刻,張林也總算是明白,天金幾人,爲什麼篤定他們可以在入口處等到了張林。

排斥感一出現,張林想不出副本世界都不行了。

到時候,他們跟隨張林傳送到副本世界,在同一個地方,能立馬殺了張林。 張林想着這件事,他絕不能就這麼等下去,到時候被天金幾人一堵,那就是死路一條了。

這星空通道既然存在,就一定有他的規律可尋,只要找到了,張林就有存活的希望。

想到這些,張林靜下心來,用心感應着星空通道當中的一切。

……………………

副本世界通道入口,天金幾人就這麼等着,他們也不着急。

一旁的地金,他不明白,爲什麼天金會在這裏等着,若是張林有其他的辦法出去怎麼辦。

www▪ тTk án▪ ¢O

地金想了一下,他想盡快完成任務,離開這鳥地方,這裏實在太危險了,於是他直接問了出來。

權謀天下之我的鬼王大人 “天金大人,我們就在這堵着,有可能堵到張林嗎?”

天金紫色面具下的臉龐,陰笑着說道。

“自然有把握,這星空通道,雖然我不懂多少,不過我知道一條祕密,那就是任何人,都不能長期在這星空通道停留。

在等一會,張林的實力微弱,不用多久。他自然會被排擠過來,到時候進入副本世界,直接截殺。”

地金聽完天金的解釋,這才明白了過來。

就在這時,玄金突然快速朝前奔去,似乎是在抵抗什麼。

一次次衝擊,讓得玄金不得不拼勁全力抵抗着。

聽到天金的話後,玄金沒過多久,他便有了排斥感出現。

玄金焦急的大喊道。

“倆位大人,救我,我不想一個人去副本世界。”

SS級別的副本世界,這裏面實在太危險了,一位鑽石級別的強者,他們都得小心翼翼,更別說他一個小小的鉑金級別。

天金看着玄金,有些無語,現在連張林都沒有等到,結果這玄金倒是先出事了。

這玄金,好歹也是鉑金中級的實力,居然這麼廢物。

天金沒有理會玄金,他這次的任務,只是負責截殺張林,沒有義務保護玄金。

至於地金,他則是拉住了玄金,他知道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玄金傳送走了之後,那就輪到他了,他們倆個都是鉑金,在強大的副本世界當中生存,他們都很艱難。

而天金,很明顯不會保護他們倆個,地金與其跟着天金,不如拉攏玄金。

弱者才需要抱團取暖,強者完全不需要聚集在一起。

天金搖了搖頭,也沒有理會他們倆個,守住這裏就好了。

不過玄金提前出現了排斥力,讓得他意識到了什麼。

或許接近副本世界通道口,排斥力出現的要快一點,他得去張林那邊。

想到這些,天金朝着張林那邊飄蕩而去。

………………

與此同時,感應星空通道的張林,他此刻似乎跟這星空通道融爲了一體。

星空通道與張林腦海當中的意識神樹,發生了很微妙的變化。

張林身體當中的靈氣,在不斷聚集,這星空通道,也散發出微弱的靈氣,提供給張林吸收。

在這種微妙的感應下,張林就這麼留了下來,身體當中的那種排斥感也消失了。

天金不知道什麼時候,遊蕩了過來,看向了面前的張林,他直接驚呆了。

張林在幹什麼,他居然能跟星空通道發生感應。

這是怎麼回事,這個能力,不是隻有主神統治者才能做到。

難怪之前,張林有如此大的底氣,若是如此的話,天金根本撐不下去。

張林睜開眼睛,任由身體當中的能量沉澱,雖然吸收了,可現在這種時候,不是晉級的好時機。

天金虎視眈眈的看着,張林早已經注意到了。

張林微微一笑說道。

“怎麼,你那倆個同伴,他們支撐不住了,在排斥力的傳送下,已經撤離了?”

天金奇怪問道。

“你剛纔都幹了什麼,爲什麼你可以留下來。”

此時的天金,還沒有從失神當中回過神來,說話都有些語無倫次了。

張林神色淡然,搖了搖頭說道。

“想知道我幹了什麼,你自己實驗不就行了。

你現在是不是想等着我被傳送出去,那你就慢慢等吧!我到要看看,誰留在這裏的時間長。”

天金愣住了,他之前的算盤,全部落空了,現在的張林,可能想在這裏留多久,就留多久。

張林現在,一定會等他離開了,他纔會去副本世界。

天金激將道。

“張林,你天賦出色,實力強大,既然如此,那你就跟我打一場,你贏了,我從此不再找你麻煩。

我輸了,以後你讓我做什麼都可以。”

對於天金的小算盤,張林又怎麼可能不明白,不就是想逼自己出去嗎?

張林微微一笑,也不拆穿他,而是下意識的說道。

“我可以答應你,不過我這人,必須得看到好處,纔會辦事。”

天金見到張林沒有拒絕,心中升起了希望,只要張林答應跟他一起去副本世界,他一個鑽石,有輸的可能嗎?

天金不解道。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張林淡然說道。

“很簡單,我也不需要你做什麼,我只想知道一些對我有用的消息。”

天金一口應承了下來,他現在必須把張林給穩住。

“行,我答應,你先說,我可以回答你幾個問題。”

張林見此,直接問道。

“以前我進入副本世界,有牛峯作爲媒介感應我的路線,這一次,你們是怎麼發現我進入副本世界的。”

對於這個問題,張林一直好奇,他進出副本世界的路線,似乎一直都是掌握在對方的手中。

若是這樣下去,張林以後,仍然處於對方的監控當中。

聽到張林這個問題,天金冷笑着說道。

“哈哈哈,原本你也有擔心的。

這個問題,其實也很簡單,你知道主神的大人物,爲什麼要統治者嗎?

他們除了統治主神世界之外,對於副本世界也是能控制住的,只不過沒有那麼強大的權力而已。

當然,掌握你進入副本世界,只不過是一件很小的事情,只需要付出一點代價就可以了。

你天賦不錯,實力也不錯,只可惜你只是一個小小的鉑金。”

天金一連說了好多,他也不怕張林知道些什麼,這些東西,也算不上隱祕。

張林則是眉頭一皺,暗暗擔心起來。 張林聽完之後,他也明白了過來,只不過是主神世界進入副本世界的通道而已,主神統治者要想掌握實在太簡單了。

若是主神統治者親自出手,他們連星空通道都能控制,那張林豈不是根本沒有抵抗的機會。

這就是主神統治者的力量嗎?哪怕只是漏出冰山一角,也可以看到他的強大之處。

主神世界的頂峯人物,就明面上知道的,主神統治者,不過十指之數。

張林想着,難道他真的沒有破解的方法了,如果真是如此,張林這一次,恐怕真的只能一直待在副本世界了。

主神統治者既然連星空通道入口都能找到,更別說張林的藏身之地。

還好這一次,張林做好了十足的準備,接連被追殺,他也知道了事情的嚴重性。

天金看着張林沉默着不說話,他感受了一下身體,他在這星空通道,也留不了多長時間了。

因此他接着說道。

“怎麼樣,我解釋的夠清楚吧!主神統治者要殺你,你能活了這麼多次,已經是幸運中的幸運了。”

天金說到這裏,就差沒說,張林這一次必死無疑了。

張林鎮定下來,淡定的說道。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