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這麼厲害?”我看着燕北尋問。

“吹牛逼的,忽悠忽悠那些有錢人。”燕北尋咳嗽了一下說:“等會到地方了見機行事。”

燕北尋開着車,帶我到了江北一個別墅區內,這別墅區很大,可房屋卻很少,每一棟屋子都相隔很遠。

燕北尋帶着我到的這棟別墅,高三層,歐式風格,門口還有專門的小型停車場。

“下車。”燕北尋車停好後,帶着我下車。

此時天已經快黑下來,但這別墅內卻熱鬧非凡,跟開派對一樣,我跟在燕北尋走了進去,裏面這些人穿着西裝打着領帶,一看就屬於社會上的成功人士。

別墅大廳的正中,放着一副棺木,此時還有幾個專業哭喪的人在那裏鬼哭狼嚎。

我忽然看到羅雅茜和她男朋友竟然也在人羣裏面。

原本在學校裏面冷若冰霜跟冰美人一樣的羅雅茜,此時和劉達一起,在一羣看起來就知道是紈絝子弟的人羣中游刃有餘,跟交際花一樣。

這纔是羅雅茜的真面目?我忽然明白,以前在學校她那冷冰冰的模樣,原來只是不屑與和我們說話。

“燕大師。”忽然,一個看起來五十多歲的禿頂男人走了過來,這人很胖,笑起來眼睛都不見了。

“劉老闆。”燕北尋拱手道。

這就是請燕北尋來的老闆了,我也連忙喊了一聲劉老闆。

https://ptt9.com/103758/ 劉老闆叫劉志權,是劉氏集團的董事長,很有錢。

“大家靜一靜。”劉志權擡手說道。

裏面的賓客都安靜了下來,劉志權大聲說:“今日我請了聞名海外的燕北尋大師來幫我父親主持喪事,大家歡迎。”

周圍響起熱烈的鼓掌聲。

這劉志權的老爹死了,他看起來竟然沒有什麼傷心的模樣。

“張秀?”忽然,我聽到一個人叫我名字。

我回頭一看,羅雅茜和她男朋友竟然朝我們走了過來。

而他男朋友也衝劉志權喊道:“爸。”

我心裏驚訝起來,沒想到羅雅茜找的富家公子,竟然是劉志權的兒子,這世界也太小了點吧。

劉志權介紹道:“燕大師,這是我兒子,劉達,這是他女朋友。”

燕北尋一副愛答不理的模樣,輕輕點頭。

在車上的時候,燕北尋和我說過,這些有錢人很奇怪,你對他熱情,他就感覺你是騙子,你越裝逼,越裝得不想理他,他就感覺你是世外高人。

劉志權很熱情的和我們說話,而羅雅茜和劉達兩人打過招呼之後就不知道走哪去了。

忽然我想去上個廁所,問了一下廁所在哪裏後,我就往廁所走去。

剛走到廁所門口,我聽到裏面竟然傳來羅雅茜和她男朋友的聲音。

“達哥,這個叫張秀的肯定是爲了追我才裝作道士到這裏來的。”

“會不會弄錯了?我聽我爸說,燕道長是很有名的。”

“他就是個傻不拉唧的吊絲,怎麼可能是道士,你難道不相信我嗎?她來追我事小,我主要就是怕他爲了追我,在葬禮上鬧出什麼笑話,到時候難堪了,那纔不好。這件事情還是早點告訴劉叔,不然出事的話,就丟人了。”

“嗯,等會我去跟我爸說一下。”

我聽到他們二人的話後,很想衝進去罵羅雅茜的,但我想了想,還是深吸了口氣,忍住了,然後轉身走了回去。

我回去後就對燕北尋小聲的說:“燕道長,不然我還是走。”

“好好的,怎麼要走,咋了,對這裏廁所不滿意?”燕北尋笑着問。

“我怕給你惹麻煩。”我說。

“怎麼了?”燕北尋一聽,就開口問。

我想了想,開口把事情的經過告訴了燕北尋。

燕北尋一聽,拍了拍我肩膀安慰:“沒事。”

沒過兩分鐘,劉達就帶着羅雅茜往我們這邊走了過來,劉達剛想開口,羅雅茜搶先指着我和燕北尋開口說:“劉叔,這兩個人是騙子,這個叫張秀的是我同學,和我一個班一年了,我也沒聽說過他是什麼道士。”

羅雅茜好像生怕別人聽不到,聲音很大。

劉志權原本正在和燕北尋聊天,不知道在說什麼,他一聽,眉頭就皺了起來。

周圍的賓客也全部看了過來,就連那幾個哭喪的都沒有繼續哭,而是安靜了下來。

“大師,這姑娘就知道瞎說。”劉志權乾笑了兩聲,不過隨後他思索了一下,就看着燕北尋說:“燕道長,我對你們陰陽先生的本事一直好奇得緊。”

即便是我,也看出來了,劉志權是讓燕北尋展現點本事。

燕北尋笑着看着羅雅茜說:“小姑娘,我徒弟跟我修道十二年,我讓他進入社會歷練,這有什麼問題嗎?”

“既然各位懷疑我是騙子。”燕北尋深吸了口氣說。

劉志權連忙說:“燕大師言重了,我們只是想開開眼界,並沒有懷疑大師的意思。”

“哼,看好了。”燕北尋走到棺材面前說:“平常道士,不過憑空點燃香燭或者符咒,但那些不過是江湖把戲。”

燕北尋手中掏出一張符,推開棺材,貼在裏面那具屍體上。

這具屍體穿着一身黑色的壽服,燕北尋把符貼在了這具屍體額頭上後,這具屍體竟然自己坐了起來。

“啊!”

“詐屍了。”

“我的天。”

周圍那些斯斯文文的傢伙,此時都跟被嚇破膽了一樣,我也是被嚇了一大跳,不過現在我可是燕大師的‘徒弟’,不可以露出被嚇到的模樣。

“都給我安靜點!”燕北尋呵斥道。

劉志權一看,臉色僵了一下,乾笑道:“大師果然道法高超,還請大師讓我父親睡回去,驚動了他老人家也不太好。”

燕北尋收好符,這具屍體又自己躺了回去。

“劉老闆,我這是給你面子。我們道家弟子,被人懷疑身份,這可是侮辱我。”燕北尋臉色很難看。

“讓這女人趕緊給我滾!”劉志權一聽,衝着劉達呵斥道。

羅雅茜一聽,連忙解釋:“劉叔叔,我只是隨口說一句話而已,沒有別的意思。”

“還不滾?要讓我叫人打你出去嗎?”劉志達呵斥道。

羅雅茜一聽,還想介紹,劉志權擡手就一掌扇在了羅雅茜的臉上,羅雅茜哭着就跑出了這別墅,劉達一看,還想追,劉志權罵道:“今天是你爺爺頭七的日子,哪裏也不許給我去。”

“會不會太過分了?”我小聲的問燕北尋。

燕北尋反而小聲的說:“從來就只有老子欺負人的份,別人欺負我,那可不行,雖然你是我徒弟這身份是裝的,但現在名義上可是我徒弟。”

我也是奇怪,那羅雅茜哪來的自信認爲我來這裏就是爲了追她。

原本即便是在學校花被她丟掉,我心裏也沒氣餒,但現在,我心裏真的開始厭惡這個女人了。

“行了,今天是劉老太爺頭七的日子,不是直系家屬的,可以磕頭離開了。”燕北尋大聲說道。

剛纔看到燕北尋這一手本事,哪個人還敢不聽他的話?

那些賓客一個個輪流着和燕北尋說了幾句話,要了燕北尋電話,這才和劉志權告辭。

半個小時後,屋子裏面只剩下我,燕北尋,劉志權,劉達四人。

“今日是劉老太爺頭七的日子,我剛纔試探了一下,有點不對勁啊。”燕北尋說。

劉志權在旁邊問:“有什麼問題嗎?”

“一般來說,人吐出最後一口氣,就會死亡,但也有極少一部分,死後喉嚨裏面還有一口氣,剛纔我這張符,如果是喉嚨沒氣的屍體,貼上去,屍體是不會有反應的,但剛纔的情況你們也看到了。”燕北尋說:“劉老太爺口中還有一口氣沒有散,如果稍微大意,就會詐屍害人。”

“大師您請說。”劉志權老實的說。

“十萬。”燕北尋說。

劉志權臉露出難看的神色:“十萬?可我們之前不上已經談好價格了嗎。”

“十五萬。”燕北尋接着說。

劉志權一聽,臉色更難看了,開口說:“大師,不然通融一下?”

“二十萬,如果嫌價錢高,另請高明,屍變可能性最高的就是十二點,現在已經七點鐘了,如果你能在五個小時內找到一個有真本事的,那就請吧。”燕北尋一臉愛請不請,不請拉倒的模樣。

“好,就二十萬。”劉志權咬牙說。

“你們二人出去,隨便找個酒店睡一夜,這裏交給我們師徒二人。”燕北尋說、

“離開?”劉達說:“大師,我們就在自己房間睡不行嗎?”

“如果你們不怕睡着睡着,你們這劉老太爺跑進自己屋子裏面蹦躂,那也沒事,隨你們。”

“那我們明早再回來。”劉志權一聽,就拉着劉達離開。

他們二人走出去後,碩大的別墅,只剩下了我和燕北尋兩人。

“我草,有你的啊,這麼輕鬆就賺了二十萬?”我羨慕的看着燕北尋。

“你真以爲這錢有那麼好賺?” 將婿 燕北尋白了我一眼:“剛纔我說的那話,是實話,這具屍體,的確有可能屍變。”

我一聽,就想離開了,燕北尋看出了我的意思:“我這個人從來不喜歡強求別人,你把那一千塊還給我,自己走就是。”

“大師,這屍變的可能性大嗎?”我吐了口唾沫。

燕北尋搖頭:“只要我們看好了,他哪能有屍變的機會啊。”

“有你這句話就妥了。”我一拍大腿,也下定決心,不走了,在這裏呆一夜就賺一千塊,這樣的好事哪去找啊。

燕北尋和我說完,從他的包裏拿出一炷香,走到棺材面前,拜了拜說:“劉老太爺再上,今日頭七,我知道您在附近,聽好咯,絕對不能進自己的屍體,不然會惹禍的。”

說完,燕北尋從揹包裏,拿出一個小碗,然後倒了一些紅色的粉末,再加了一些血進去,用毛筆攪拌起來。

“這些是啥啊?”我好奇的問。

“黑狗血,硃砂。”燕北尋隨口問:“你還是童子雞不?”

“咳咳,是。”我尷尬的點點頭。

燕北尋把碗拿給我:“去撒點尿進來,不能太多,照着這個碗五分之一的量就好了。”

我拿着晚走到別墅外面的草地裏,然後拉開拉鍊就撒了起來,撒尿哪能控制量啊。

原本黑狗血和硃砂也就佔了這碗一半,燕北尋讓我撒五分之一,我一不注意就把這碗都淋滿了。

糟糕,這可不好交代,我先了想,就倒了一小半,然後拿着碗跑了進去。

燕北尋也沒在意,用毛筆沾了一點,然後就在這幅棺材上畫符,他畫了足足半個小時,這才把棺材外面畫滿符。

“好了,忙完了。”燕北尋站起來伸了個懶腰。

然後我和燕北尋去廚房洗了個手。

這別墅二樓有一個小型電影院,燕北尋帶着我找了一大堆零食,躺在這裏,翻了一部李小龍的電影看了起來。

我坐在燕北尋旁邊,看了一個小時,燕北尋又讓我去拿了一些水果,我吃了兩根香蕉感嘆:“道長你這日子過得也太舒服了吧,這麼輕鬆就能賺二十多萬,以後乾脆我給你當跟班,還有這樣的好事,你叫上我唄。”

“得了吧,今天是運氣好原本談好了五萬的,結果這些人讓我用道術讓他們開眼界,我索性就嚇了他們一下,然後要了個高價。”燕北尋翹着二郎腿說。

“道長,剛纔你畫的符是幹啥的?”我問。

“一道鎮屍符,其他的都是驅邪符,如果讓那劉老太爺的三魂七魄回到自己身體裏面,屍變了,那可不好玩了。”

“如果符沒用呢?”我吞了口唾沫問。

燕北尋說:“人的三魂七魄在頭七回來的時候,都會想回到自己的身體裏面,但身體裏面缺了一口氣,魂魄進不去。但如果有這口氣就可以了,我那些符就是讓劉老太爺的三魂七魄進不了棺材,你問這個幹什麼?”

“沒啥,沒哈,道長你的符很厲害吧。”我心虛的問。

我可記得,我多加了那麼多尿。

“還行。”燕北尋突然看着我:“是不是出什麼事了?告訴我。”

“能出啥事啊,道長你真會開玩笑。”我心虛的說:“我就是不小心多加了一些尿。”

“多加了多少?”

“灌滿了,然後又倒了一小半。” 靈毅傳 我說。

燕北尋一下子就從座位上跳了起來:“你闖禍了!”

說完,燕北尋跑出了這小型電影院。

我也連忙跟着跑出去,到了一樓的大廳。

幸好,這大廳並沒有什麼異樣,棺材也還好好的。

“道長,沒出事吧。”我跟在了燕北尋後面問。

燕北尋走到棺材旁邊,伸出手輕輕的摸了摸這幅棺材。

雖然,他臉色微變,推開了這副棺材,然後他整個人就呆在了那裏,我奇怪的走上前一看,我也呆住了,裏面的屍體不見了。

“燕道長,它人呢?”我吞了口唾沫問。

“你看住大門,不能讓它離開,我去二樓拿‘傢伙’。”燕北尋說完就要往樓上走。

我立馬抓住燕北尋的手:“燕道長,你可不能走,你走了,我的小命說不定就沒了。”

我心裏害怕得很,周圍這屋子此時空蕩蕩的,異常得詭異。

“你煩不煩,拿着,那劉老太爺要是出來了,你就捅他。”燕北尋手中拿出了一把桃木做成的匕首。

我接過匕首,心裏稍微有了點底氣。

“記住,看好門,這劉老太爺如果已經跑出去就算了,如果還在屋子裏面,絕對不能讓他跑出去。”燕北尋說:“我等會拿了‘傢伙’,就在這屋子裏面搜一遍,你看好大門,如果劉老太爺出來了,大聲叫我。”

說完,燕北尋就跑上了二樓。

我右手按住自己的胸口,心跳得非常的快。

“各位神仙菩薩保佑我啊。”我背靠着大門,小心的左右觀看。

這棟別墅太大了,到處都是門,我四處張望,感覺任何一個門都有可能隨時蹦出那劉老太爺。

咯吱。

忽然,我聽到背後的大門響了一下。

什麼聲音?

我奇怪的想往後看呢,忽然,轟的一聲。

我背後的大門竟然被捅出兩個碗大的窟窿,一雙乾枯的手從外面伸了進來,死死的抓住了我的胳膊。

“燕道長,救命啊!”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嚇得我雙腿一軟,差點直接倒在地上暈過去,還好我一直都有心理準備,沒有直接雙眼一翻,暈過去。

不過現在的情況,距離把我嚇暈過去,也不遠了,現在的情況,我自己很難形容,反正我渾身現在被嚇得一點力氣都使不上。

並且這雙手的指甲很鋒利,直接就刺破了我的胳膊。

十隻手指刺進自己肉裏是什麼感覺呢?

我想如果是普通情況,我會疼得哭起來,現在我被嚇得都忘記疼痛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