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這裡擺放的藥材基本上都是三到四品的。鳳千離本來還想煉製五品丹藥,但是因為材料不夠的緣故,只能作罷。

而她這一次要煉製的,是四品高階的復元丹。

雖然每一品都有相對應的復元丹,但是藥效都是不一樣的。 而鳳千離煉製出的四品高階的復元丹,可以讓靈王之下的人在短短時間內就恢復內傷,並且根據靈力的消耗程度,恢復一定的靈力。

當鳳千離將自己煉製好的丹藥從煉丹爐當中拿出來之後,那濃郁的葯香味在整個房間里充斥著。

老頭吸了吸鼻子,他可以感受到那枚丹藥當中所蘊藏的濃厚的藥效。

雖然只是一枚四品高階的丹藥,但是其葯香味並不比五品的差!

老頭忍不住問道:「丫頭,你煉製的是什麼丹藥?」

「這是四品高階的復元丹,可以在最短時間內恢復靈王以下的內傷和圖例,根據靈力的消耗程度,也可以恢復一定的靈力!」

「四品高階丹藥!」那老頭將鳳千離的丹藥拿在手中仔細的端詳了許久,最後才驚訝地說道:「九點九的完美力度,怪不得這藥效這麼濃郁!」

老頭不禁盯著鳳千離,那熾熱的眼神讓鳳千離感覺自己渾身都特別不自在。

她不禁往後倒退了好幾步,和那個老頭保持一定的距離,一臉警惕地說道:「你要做什麼?」

「那個,我只是感慨自己遇到了一個天才而已,沒有其他的想法,我也不是壞人,你不要擔心!」老頭急忙自我解釋。

聞言,鳳千離才稍微鬆了口氣。

那老頭不知道從哪裡摸出來了一枚徽章,放在了自己面前的桌上,隨後沖鳳千離說道:「這是四品高階煉藥師的認證徽章,你拿走吧!」

鳳千離沒有應聲,只是走上前幾步,將那枚徽章拿到了自己書中,仔細端詳了一番之後,扔進了空間戒指里。

她不喜歡在自己的身上有太多的裝飾物,因此,若非必要的時刻,她不會將這枚徽章戴在身上。

「那個,你剛才在門外所說的那些話,我都記在心裡了,我一定會抓緊時間處理這件事,所以,你千萬不要因為這些問題而放棄進入我們煉藥宗啊!」

那老頭說這句話的時候,分明是一臉諂媚的樣子。

雖然他不知道鳳千離的實力究竟如何,但是一個能夠煉製出九點九完美點丹藥的人,能力絕對不會太差,只需要好好地培養一下,又將會是他們煉藥宗的一大招牌!

鳳千離看著這老頭如此這般模樣,只能敷衍地笑了笑。

她能在強者之城呆多久目前還不清楚,但是至少在她還在這裡的時候,她還是會選擇待在煉藥宗。

拿到了等機徽章,鳳千離便沒有了繼續留下來的意思,所以和老頭道別之後,就直接離開了。

然而當出了門之後,鳳千離還一臉懊惱得拍著自己的腦袋,無奈地說道:「我剛才怎麼就忘記了問一問,那個老頭在煉藥宗是什麼身份呢?」

說話間,鳳千離眼前的路被人擋住了。

她不禁停下腳步,看著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她面前的琳達,皺眉說道:「你要做什麼?」

琳達並沒有回答鳳千離的問題,而是眯眼在她身上打量了一圈,隨後扯動嘴角,露出了一抹十分鄙夷的笑容:「你竟然沒有等級徽章!「 她像發現了新大陸般,「我就說嘛,像你這種人怎麼可能會通過煉藥宗的認證?我警告你,還是乖乖地回去找你娘親吧!」

琳達一邊說,還一邊得意洋洋地看著鳳千離。

而鳳千離卻顯示看傻瓜一樣地看了她一眼,隨後頭也不回地就走了。

面對這種女人,你無法跟她講道理,但是也不能跟她硬拼,所以最好的選擇額,就是徹底將她無視。

當鳳千離走了之後,琳達還站在原地,看著她遠去的挺拔背影,不免又是一陣咬牙切齒:「臭小子,你給我等著,我絕對不會讓你好過!」

不知道為什麼,每一次看到鳳千離,琳達總感覺自己似乎和她有仇似的,根本無法和平共處。

而已經遠去的鳳千離並不知道琳達對著她的身影究竟咒罵了多久,此時她已經帶著豆豆找到了一家酒樓,正在吃著他們的午飯。

豆豆美美地睡了一覺起來,剛剛伸了一個懶腰,就聞到了美食的味道。

它的大眼睛里閃過一抹欣喜的神色,搖晃著腦袋看著鳳千離,開心地說道:「我就只知道娘親最愛我了,睡醒之後就有好吃的!」

看著豆豆那可愛的模樣,鳳千離也不由地笑了出來,隨後說道:「快點吃吧,吃完之後回去稍微休息一下,下午的時候,我們還要進行最後的決賽!」

其實這一次的報名,並不能算作一次比賽,但是因為每一個步驟都會淘汰大批的人,因此,鳳千離只能將這當成是一次殘酷的比賽。

午睡過後,鳳千離又帶著豆豆到了第一天報名的那個廣場。

因為五大宗派的時間是錯開的,所以下午的廣場就只有煉藥宗的人。

經過兩輪淘汰,最後剩下的也不過百來人,而廣場的面積本來就大,所以倒也顯得空蕩蕩的。

擔心琳達又在這個過程中使什麼絆子,所以鳳千離強行將豆豆藏在了她寬大的衣袖裡,以避免不必要的麻煩。

等了約莫一刻鐘的時間,廣場的高台之上突然出現了一個道風仙骨的老頭。

他雙手負在身後,視線在場上掃視了一圈,隨後沉聲說道:「通過了複賽的人都已經到齊了,現在請大家站好隊,即將會有人過來給你們進行一個統計,隨後來我這裡領取你們的任務,之後你們所有人,要一同去幻境裡面歷險,這是最後一個考核,只有通過了這個考核,才能最終留下來!」

老者說完這話,就離開了了高台,走到一旁的桌子前坐下,給每個等級過的人發布任務。

不一會兒,就有幾個身穿清一色長袍的年輕男子走來,挨個兒統計著每個人的煉藥等級。

當走到鳳千離身邊的時候,工作人員沉聲道:「你的等級徽章呢?」

琳達一直在密切注意著鳳千離的一舉一動,因此當工作人員詢問之後,她冷笑一聲說道:「這個人沒有經過最終的認證,所以你完全不需要跟她要等級徽章!」

但是工作人員並沒有搭理琳達,繼續機械地詢問著剛才的問題:「你的等級徽章!」 鳳千離並不惱怒,意念一動,那塊象徵著她煉藥等級的徽章就從空間戒指中出現在了她的手掌心。

當看到鳳千離那塊有著三條綠色條杠的徽章,琳達臉色大變,咬牙切齒地說道:「不可能,他怎麼會是煉藥師,而且還是四品高階的!」

琳達的聲音並不遮掩,所以周圍的人都聽到了她的怒吼,只是並沒有人願意搭理她罷了。

因為在他們看來,鳳千離如果沒有等級徽章的話,只根本沒有資格出現在這裡的,只是琳達自己並沒有意識到這一點罷了。

「該死的,這個臭小子竟然欺騙我!她明明是煉藥師卻說她不是,害我在這麼多人面前丟臉!你給我等著,等到了幻境當中,看我如何收拾你!」

琳達一個人在那邊自言自語咬牙切齒,但是眾人卻都當她是在發瘋,根本就沒有人搭理她。

而鳳千離也再一次地將她無視了,直接從她身邊擦肩而過,去到了工作人員那裡拿任務。

頒布任務的還是剛才那個道風仙骨的老頭。

當鳳千離走到他身邊的時候,他不住地打量著鳳千離,那眼神有種說不出的詭譎,

鳳千離可以感覺得到,這個老人似乎對她有著很大的偏見。

不過她並沒有從老頭的身上感受到絲毫的殺意,因此也沒有在意。

那老頭從一堆紙裡面抽出了一張,隨後說道:「這便是你此次去幻境當中的任務!」

鳳千離並沒有打開那張紙看一眼,而是跟著前面人的腳步,通過入口走到了幻境裡面。

這個幻境做的格外逼真,儼然是一個世外桃源般的地方,天朗氣清,大樹參天,草木繁盛,花朵齊齊綻放,偶爾還會有鳥兒從天空只能夠飛過。

如果不知道這裡是他們歷練的幻境,只怕真的會將這裡當成是一個風景不錯的旅遊勝地。

豆豆一直趴在鳳千離的袖子里,被捂得整隻獸獸都不好了,因此一到幻境,它就從袖子里鑽了出來,直接趴在了鳳千離的肩膀上,撒嬌地說道:「娘親,剛才太悶了,我現在出來散散心,呼吸一下新鮮空氣好不好?」

豆豆的問題,讓鳳千離忍不住朝著它翻了一記白眼。

它都已經出來了,她還能說不好嗎?難道還要強行把它按壓回去不成?

「反正這個幻境這麼大,我們未必會悲催地和那個琳達碰上,你就待在外面吧。不過前提是,你必須得乖乖聽話,不可以到處亂跑,知道嗎?」

「知道了!」豆豆重重的點了點頭,心滿意足地趴在鳳千離的肩膀上,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四處張望著,瞳孔里滿滿都是好奇的神色。

等走到幻境深處的時候,鳳千離才將剛才那個老頭給的那張紙拿了出來。

但是當看到上面潦草的幾個字的時候,鳳千離不禁冷笑了出來。

「玉珊瑚,地炎膽,凝露草,天蟬靈葉,九尾龍葵花。嘖嘖,那老頭還真是看到問起我,給我的任務這麼好。」

「娘親,會不會那個老頭知道你的實力非凡,所以想要巴結你一下?」 豆豆到底只是一隻靈寵,對於人類世界了解的並不是很清楚,所以並沒有聽出來,鳳千離剛才的冷笑其實不過是在說反話。

聽到豆豆的話,鳳千離無奈地說道:「巴結我?我看他是巴不得我通不過這一次的考核!你可知道,這上面的五中靈草,每一種都是十分難得的,有些煉藥師擁有其中的一株,就高興地恨不得跳起來了,但是他倒好,讓我一次尋找五株!」

說到後面,鳳千離的語氣已經變得有些慍怒,那雙美眸里也迸發出了一絲怒火。

她委實不明白,她和那個老頭無冤無仇的,對方為什麼要這樣針對她?

「那娘親,我們豈不是要失敗了?」豆豆感受到了鳳千離周身傳來的憤懣,急忙用自己的毛茸茸的尾巴圍住鳳千離的脖子,試圖用這樣的方式去安撫她。

而鳳千離卻只是搖了搖頭,而後冷笑一聲說道:「失敗?放心吧,我鳳千離向來不是一個容易認輸的人!」

「可是,這些藥材都那麼難以尋找,這個幻境當中會不會沒有?而且我們只有兩個時辰的時間哎!」

聽出了豆豆語氣當中的擔憂,鳳千離忽然意念一動,攤開的手掌上已經多出了兩株靈草。

「值得慶幸的是,我以前最喜歡收集藥材了,因此,那老頭給的哪幾種藥材,我這裡恰好都有!如果在幻境當中實在找不到的話,我便拿自己的藥材前去充數便可以了。」

「哦也,娘親萬歲!」豆豆激動地抱著鳳千離,放聲高喊道。

鳳千離看著豆豆這模樣,忍不住調侃道:「你小聲一些,萬一被琳達聽到了你的聲音,過來抓你怎麼辦?」

「那我不說話了,不說話了不說話了!」豆豆急忙用兩隻前爪捂住的嘴巴,一臉驚恐的模樣看的鳳千離忍不住笑了出來。

「壞娘親,竟然看我的笑話!」豆豆後知後覺地看穿了鳳千離的壞心思,賭氣地抱怨了一聲,隨後將頭扭到一邊,故意不去看她。

幻境的面積很大,鳳千離帶著豆豆一直不停地往前走,也始終沒有碰上任何一個人。

正當鳳千離疑惑著她是不是被送進了另外的幻境,和其他人分開的時候,卻聽到不遠處傳來了一陣驚恐的聲音。

「不……你不要過來!啊啊啊,救命啊!」

鳳千離往前走的腳步不禁停頓了下來,她皺眉說道:「這聲音聽上去怎麼那麼耳熟?」

「還不是那個壞女人的聲音!」豆豆冷哼一聲說道。

所謂壞女人,當然就是指琳達了。

「奇怪,我竟然還聞到了血腥味!」鳳千離眉頭深鎖,「走,我們過去看看究竟是什麼情況!」

「娘親,那個女人那麼壞,你就讓她自生自滅好了,幹嘛還要去救她?反正我不去!」

「誰說我要救她了,我只不過是去看熱鬧罷了!」鳳千離冷哼一聲說道。

她雖然不否認自己是個善良的人,但是卻還沒有愚善到要以德報怨。她只是奇怪琳達究竟看到了什麼,讓向來狂妄自大的她竟然放聲高喊。 聽到鳳千離這話,豆豆這才乖乖聽話。

訓著聲音的發源地走去,當看到眼前的情況時,鳳千離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

原來,被困住的不止琳達一個,還有二十多個人。

而困住他們,是一隻體型高大的狼。

雖然長著狼的樣子,但是它的體型堪比一隻成年的熊。

它的毛髮通體黑色,被陽光一照耀,還會折射出亮眼的光芒。

那隻狼幽深的眼睛盯著在它面前的那二十多個人,忽然亮出了自己的獠牙,光是低吼一聲,就足以讓聽到的人膽戰心驚。

當然,鳳千離和她肩膀上的豆豆的是個例外。

豆豆趴在鳳千離的肩膀上,輕聲說道:「娘親,這隻狼應該是神獸,實力不差。」

「那你覺得,我若和它對上的話,誰能更勝一籌?」鳳千離耐心的問道。

豆豆的視線在鳳千離和那頭狼的身上挨個兒掃過,最後說道:「根據我的判斷,我覺得娘親您應該要略勝一籌才是!」

「知道了。」鳳千離微微點頭,隨後找了一個比較偏僻的地方坐了下來,眯眼看著人群和神獸狼的決戰,

「咦,娘親,我們不上去幫助他們嗎?」鳳千離的舉動讓豆豆很是疑惑,不禁詢問了一句。

而鳳千離卻道:「先看看吧,琳達既然是煉藥宗長老的孫女兒,必然是有什麼底牌在手上的。她現在之所以沒有亮出來,肯定是因為這隻狼對她的威脅力度不夠。如果我們貿然出手,自己受了傷,琳達又拿著她的底牌來對付我,該如何是好?」

雖然鳳千離確實將認想的比較邪惡,但是她相信,像是琳達這樣性格的人,是絕對會做出這種事情的!

豆豆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繼續趴在鳳千離的肩膀上,瞪大眼睛看著前面的一切。

琳達率領著她身後的那二十多個人一直在和那隻神獸狼周旋,但是無論他們怎麼努力,都無法靠近那隻狼半分。

「該死!」琳達低咒了一聲,看著神獸狼的眼神也滿是閃躲。

「琳達,你來幻境之前,你爺爺不是交給了你一個法寶,告訴你遇到危險的時候就使用嗎?為什麼你現在還不拿出來!」人群中不知道是誰低吼了一聲。

這道聲音一發出來,立刻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琳達的身上。

「那是爺爺給我的,你們不要妄想!」琳達冷哼一聲說道,惡狠狠地瞪著剛才說話那人。

這個幻境看上去風平浪靜,但是實際上卻是危險重重,稍有不慎可能就會遇到危險,而且是比現在還要麻煩許多的危險。

所以,琳達並吧打算將爺爺交給她的法寶拿出來,不然這麼多人一起來分割,只怕那法寶也無法發揮出其最大的力量!

其他人見琳達依舊死磕著,一個個的都開始指責著她。

「琳達,你不要這麼自私好不好?你如果不願意把法寶拿出來,我們這麼多人就只能陪著你一起死了!這可是一隻九星神獸,你以為以我們二十多個人的力量,會是它的對手嗎?」 「是啊琳達,如果人都死了,你還留著那個東西有什麼用?倒不如拿出救大家一命!」

所有人都在七嘴八舌地說話,聽得琳達腦袋一片混亂,根本無法正常思考。

但是神獸狼的攻擊卻十分迅猛,很快就將他們二十多個人的防護給擊潰了。

無奈之下,所有人都只好不斷地閃躲。

但是這畢竟是九星神獸,並非他們這些人可以抵抗的,所以只是短短時間內,大家都受了傷,看上去十分狼狽。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