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這裡已經遠離兵城了,蕭寒再往前疾馳了三百多公里,沒有那種壓迫的感覺之後,才抹了額頭的冷汗,將伽羅等人放了出來

當然還有羞怯怯,一臉緋紅,不敢睜眼看蕭寒的伊妹兒。

領域空間內沒有女人的衣裳,伽羅他們都是大男人,沒帶女人衣服的習慣,伊妹兒只能裹著一身薄毯子,曲線玲瓏。

「穿上吧」蕭寒從空間戒指里取了一套衣服給伊妹兒,讓她換上。

「謝謝」伊妹兒如同受驚的小鹿一般返回領域空間,穿好了衣服再走了出來。

伊妹兒已經恢復修為了,這個時候她要走,就算蕭寒也未必攔得住,但是她居然沒有離開或者找蕭寒報仇的意思。

「你家小姐晉級了,找地方渡劫去了,這段時間,你就跟著我吧。」蕭寒霸道的說道。

伊妹兒擔憂的眼神一閃而過,但最終還是點了點頭。

「放心吧,她不會有事的,怎麼說你家小姐也是我的女人,我也不會讓她出事的。」

「大哥,到底發生了什麼,你給我們說說?」伽羅抓耳撓腮的,一副好奇寶寶的問道。

「此事說來話長,還是以後慢慢對你們說吧。」蕭寒呵呵一笑,一句帶過。

「伊妹兒,前面是哪裡有城鎮,我這忙了一晚上了,肚子有些餓了。」蕭寒很自然的將伊妹兒的小蠻腰摟了過來。

伊妹兒可能還有些不習慣這種親密的解除,身體有些拘謹,但是硬不過蕭寒的手臂,很快就軟化了。

「前面是魔界黑暗魔帝麾下一個叫格桑魔王的領域,大約一千公里左右,就是他統治的格桑城,人口有一百多萬,在黑暗魔帝麾下算是中等實力了。」伊妹兒清脆的聲音響起,那種不經意的慵懶風情令蕭寒不由自主的回憶起這對主僕在上的不同表現。

項瑩瑩因為出身高貴,隨意外表矜持,實則悶ā,一旦放開,那是無與倫比,就算是一塊鐵,都能融化了。

伊妹兒出身草根,有自己的堅持,有時候就像是一朵潔白的雪蓮uā,一塵不染,但情感內斂,不善表達,可能感覺到那一顆心是火熱的。

「你不恨我嗎?」蕭寒問道。

「恨」伊妹兒如實說道。

「哦,那你為什麼還要跟著我?」蕭寒很奇怪,沒有人願意跟自己的仇人在一起,尤其是這個仇人還有可能隨時都會玩她。

「只要我跟你在一起,小姐就會找到我,到時候……」伊妹兒眼角閃過一絲酸楚,她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麼想,而且為什麼還會對這個人說實話,還有,若是項瑩瑩真的找上來,要殺了這個男人,她會如何?

蕭寒一怔,這倒是他沒有想到的,伊妹兒在自己身邊,確實很方面項瑩瑩可以找到自己,可她為什麼說出來呢,難道是y擒故縱?

是想讓自己即使明白她的目的,也不得不將她帶在身邊?

「這個理由不錯,很好。」蕭寒風輕雲淡的說道,似乎並不在乎項瑩瑩追殺過來。

伊妹兒一呆,她也沒有料到蕭寒是這個態度,真是有點高深莫測了,她很想問一句「你難道不怕嗎?」

「呵呵,走吧,還有一千多公里路呢」蕭寒一把拉起伊妹兒,一行十二人風馳電掣而去。

一路上都是十分荒涼,即便有綠也都是豹子身上的斑點,很少有成片的。

湖泊倒是見到幾個,但是無一都是死水,還有的散發出陣陣的惡臭。

難道魔界就是傳說中的窮山惡水多刁民?

魔界如此荒涼,那神界又是怎樣的一副情景,難道大家拚命嚮往的地方都是這般嗎?

雖然蕭寒有心理準備,他也從紫鏡那裡了解了一些魔界的情況,但聽到與親眼見到是不一樣的。

荒漠化的土地,似乎還有擴散的趨勢,沒有水,就沒有生命,水是生命之源,而在魔界,水似乎就代表了生命。

為什麼這些人不放棄這塊土地,去人類世界生活不好嗎,他們有好多次機會的,也不是每一次神魔大戰魔族都是戰敗的,為何事後,他們還要困守在這塊貧瘠的土地上?

難道是因為空間壓制?f 葉惜會出現在菏璧市當然是因為蘇沐。

蘇沐在前往煙蝶縣之前就已經將那裡的事情全都做過研究,到達煙蝶縣后又深入的進行過調研,最後得出的結論便是,煙蝶縣問題想要完美解決掉,那只有一條道路走,必須有一個企業將這裡的所有債務全都兜攬起來。當然也可以是幾家企業,不過那樣的話,就會產生一種利益分化效應。試想下,一家做主和幾家並存,到底哪個有好處,這還用多說嗎?

當然蘇沐不會無緣無故就讓盛世騰龍將錢投到這裡打水漂,那種蠢事蘇沐是不會做的。

蘇沐之所以會讓葉惜前來考察,是經過深思熟慮的。而要是可以的話,盛世騰龍會將這裡的所有債務全都兜攬起來。不過蘇沐同樣能夠篤定,即便現在開出來的是三百億,其實到最後並沒有這麼多債務。再加上吳越省能夠開出來的優惠政策,到最後這個數字會大大縮水。

依著盛世騰龍的實力,絕對能夠一口吃下。

限時婚令:帝豪的VIP夫人 誰讓盛世騰龍主打的一張招牌就是現金為王。

最關鍵的是煙蝶縣地理位置不錯,能夠運作好的話,在這裡是能夠將周邊三個省份利用起來,這才是蘇沐會做出讓葉惜前來考察的最重要原因。而盛世騰龍的智囊團針對蘇沐之前發過去的材料做出研究,認為蘇沐的建議完全可行。就算拋開這個省級中轉站不說,光是接下所有爛攤子。到最後都不會賠錢。

不賠錢就是賺錢。

更何況在葉惜心中想到更重要的事情是,藉此機會能夠為蘇沐徹底夯實政績。將一個即將宣布破產的縣級政府挽救回來,到那時蘇沐不但能夠在省發改委站住腳跟,在國家發改委都將榜上有名。在吳越省內必然會得到重視。因為蘇沐這樣做,相當於是挽救了吳越省的顏面,難道說吳越省省級層面的那些領導,不該領情?

做一件事情除卻經濟意義外,還要考慮政治影響,這便是葉惜現在做事的原則。

「咦?」

就在葉惜轉身想要走進酒店休息的時候,突然餘光捕捉到朱槐笛的身影。朱槐笛竟然會在這裡?葉惜想到蘇沐給自己說過的話。臉上不由露出一種笑容。沒有猜錯的話。朱槐笛身邊的那兩個小美女就是寧憐惜和林穎。哪怕是葉惜,都沒有想到朱槐笛能夠碰到那種中春藥的事情,從而一舉將兩人都給拿下。

葉惜能不認識朱槐笛?

笑話。

朱槐笛除卻是蘇沐身邊的追隨者外,第二身份便是乾龍保安的教官。如今更是盛世騰龍麾下的教官之一。像朱槐笛這種修練出來內力的強者。能留在盛世騰龍中當教官。絕對能增強整體保安力量。

既然遇到,葉惜又怎麼可能不打招呼。

所以葉惜就轉身向朱槐笛這邊走過來。

休息區。

林穎還是抱怨,她眼瞅葉惜就要離開大廳。真的從眼前消失后,再想要見到葉惜恐怕是比登天還難。眼睜睜的看著偶像就在眼前,卻什麼事情都做不了,那種滋味實在難受的很。

「你到底能不能幫助我見到偶像那?」林穎瞪著朱槐笛氣呼呼喊道。

「這個…」

朱槐笛剛想解釋下和葉惜的關係,誰想到寧憐惜嘴巴已經張開,不敢相信的盯著前方,臉上同樣布滿嬌羞紅暈。寧憐惜又怎麼樣?她雖然說沒有將葉惜當成是狂熱的偶像對待,但在心底對葉惜同樣是佩服的很。再加上兩個人都有個惜字在,所以寧憐惜對葉惜的了解並不少。

寧憐惜同樣因為見到葉惜而震驚。

更別說寧憐惜看到葉惜竟然向這邊走過來,她如何能不震驚不興奮。

「小穎,你的偶像過來了。」

在寧憐惜的驚呼聲中,林穎發現葉惜果然是向這邊走過來。難道說葉惜被我的誠心打動,想要過來和我握手嗎?我應該說什麼話好那?我是不是應該去補個妝?我的衣服沒有很丟人吧?我要說的第一句話應該是什麼?我是不是應該吃個口香糖?我…

誰想就在林穎的這種驚慌失措中,緊接著上演的一幕,讓林穎當場就被雷的里焦外嫩,因為葉惜在看到她后突然露出一種玩味笑容,上前沖林穎主動打起招呼來。

「你就是林穎吧?我是葉惜。」

轟!

林穎懵了。

林穎徹底的懵神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葉惜竟然認識我?沒有道理的,這絕對是沒有可能的事情,我知道我和葉惜是從來不認識的,她是我的偶像,我認識她一點都不奇怪,但她怎麼能夠認識我那?不但認識,一下就能喊出我的名字來,這不對勁啊。

這到底有什麼古怪?

「你認識我?你怎麼知道我是誰的?」林穎幸好是記者出身,在短暫的震驚過後,身軀激動的顫抖,話音也開始哆嗦不說,嘴皮子更是有種打架的意思。

「我當然知道你是誰,我不但知道你是誰,我還知道她是誰,你是寧憐惜對吧?」葉惜微笑道,雍容大方的葉惜,儘管是初次見面,卻沒有任何生疏的意思,很為溫和熟練般面對兩人。

真的認識我。

真的連我都認識。

沒有道理啊。

寧憐惜神情同樣吃驚,她盯著近在咫尺的葉惜,都不知道該說點什麼。被葉惜這種近乎站在神祗頂端的女人認識,在寧憐惜心中竟然有種受寵若驚的意思。雖然寧憐惜是個性格溫和中帶有些許清泠味道的女人,但這事和其餘事情不同。

這可是盛世騰龍的葉惜啊。

「你怎麼認識我的?」林穎急聲問道。

「就是,我們之前應該沒有見過面吧,和你相比,我們就是個小人物。」寧憐惜同樣疑惑不解。

「小人物嗎?」

葉惜微微一笑,說不出的淡雅高貴,「這個世界上就沒有什麼小人物大人物之說,人活著就是一個人物。至於說到你們的話,更加不可能是小人物,要是小人物的話,我會認識你們嗎?你說是不是那?朱大哥?」

朱大哥?

當這個稱呼從葉惜口中脫口而出后,寧憐惜和林穎全都傻眼,只是讓她們更加傻眼的事情繼續上演。跟隨在葉惜身邊的黑衣人,竟然全都齊唰唰的沖著朱槐笛彎腰躬身。

「見過教官。」

我不是在做夢吧?

為什麼我感覺現在這一切是那樣的虛幻,是那樣的不現實?

高高在上的葉惜竟然對朱槐笛以大哥相稱呼。

這麼多看著就很強大的黑衣人喊朱槐笛的卻是教官。

朱槐笛在這剎那間,在林穎心底的地位是噌噌上漲不說,更是一下變的神秘起來。就說葉惜是沒有道理認識自己的,但再能想,林穎也沒有辦法相信這是因為朱槐笛,所以葉惜認識她們。

這是不是有點太過誇張?

朱槐笛,你到底還有什麼身份在?

朱槐笛在聽到葉惜喊出大哥的稱呼后,急忙搖搖手,恭聲道:「少夫人,你沒有必要這樣稱呼我的,我愧不敢當。我是不知道少夫人你會出現在菏璧市,我也沒有聽蘇少提起過。少夫人,你要不要我護送你前往煙蝶縣?」

「不必。」

葉惜微笑著拒絕,「我來菏璧市的事情蘇沐是知道的,不過我現在卻還不能夠前往煙蝶縣。既然你過來,那麼你就先行過去,什麼時候前去我心裡有數。朱大哥,我那邊還有事情要處理,就不陪你在這裡閑聊。今晚你要是不走的話,就住在我旁邊的房間中。還有你們兩個,如果可以的話,晚些時候咱們一起吃飯吧。」

「好。」林穎趕緊小雞吃米般點起頭。

「那我就先走了。」

「少夫人你去忙。」朱槐笛掃向其餘黑衣人,神情已經變的肅穆,「這家酒店內外都要安排人監視起來,別管之前保安工作做的如何嚴密,都要確保沒有任何一個死角出現。少夫人在菏璧市的這段時間,你們全都要提高警惕。等到我前去煙蝶縣后,要是可以的話,會將蘇少那邊的兩隊人調過來和你們替換。你們既然過來,就接受蘇少的訓練吧。」

「是,教官。」黑衣人全都精神振奮。

當大廳的這處休息區再次安靜下來的時候,林穎卻是迫不及待的將朱槐笛一把拉倒在沙發上,雙眼中閃爍著無數小星星,以一種崇拜的眼光盯著朱槐笛,聲音急促的問道:「你到底是誰?」

「迪哥,這是怎麼回事?」寧憐惜也好奇的瞪大眼珠。

朱槐笛隨意聳聳肩,絲毫沒有將剛才的那幕放在心上,頗有種仙風道骨的感覺,那種神情看在兩個女人眼裡,就好像是說剛才那是對朱槐笛簡直不值一提。

尼瑪的,誰說朱槐笛不會裝?

就算以前不會裝,跟隨蘇沐那麼久,難道說朱槐笛連蘇沐的一點皮毛都沒有學到嗎?

不過現在看起來,朱槐笛不但是學到東西,而且還真的不是一點皮毛那麼簡單。那裝出來的雲淡風輕模樣,讓林穎恨的牙根痒痒,要不是想從他嘴裡探查出來葉惜額事情,林穎早就會咬上去。

「其實我的身份就只是一個小跟班…」(未完待續。。) 第六百章:開始也是結束(七魔界的空氣確實不如人類世界,呼吸長了,有一種「剌」嗓子的感覺,所以蕭寒乾脆不用鼻孔呼吸了,無疑那樣是找罪受。

他身邊的伊妹兒倒是習慣了,一直都是用鼻孔呼吸的,只不過頻率並不是很快,三分鐘一次,放到正常人身上,估計早以為氣絕身亡了。

貿然進城是很不理智的行為,尤其是他們這一群來歷不明的人,所以蕭寒決定先找一個小村長或者小鎮子歇息一個晚上,起碼個不太容易被人識破的身份說辭。

「前面呢三十公里左拐,有一個小鎮,叫血y鎮,因為盛產血y兒得名,鎮上修為最高的是鎮長血長空」伊妹兒是一個很合格的嚮導,她甚至想蕭寒所想,什麼都不用提醒,就能將所有他想要知道的提前說出來。

「血族?」蕭寒有些意外,這是一個很罕見的種族,在地球上,只是一個傳說,而在蒼茫大陸,除了在寧馨兒的戰隱家族身上聽到過,那是一種詛咒

事實上血族是存在的,他們高級的存在是不需要吸食血液存活的,他們也可以修鍊,一部叫「血神經」的至高寶典,傳說血族還曾出過魔尊級別的高手。

蕭寒也想知道,那會不會是傳說中的血族始祖「該隱」

他沒想起來問,因為如果不是觸發,他自己也很難想到這個問題。

「是的,血長空卻是是血族的一支,不過已經不純粹了,魔族中已經沒有純粹的血族了,血長空是最近的一支。」伊妹兒留在蕭寒身邊,不僅僅是為了讓項瑩瑩能夠找到,她還有一個目的,她想知道蕭寒的身份,一個擁有魔君修為的高手,身邊卻跟這一群最高只有魔帥頂峰,甚至還有卒子的手下,這是在是太怪異了,難道是某個家族長輩帶著一群小輩出來歷練?

但是從那些人的稱呼看,似乎又不太像,他究竟是誰,來自什麼地方?

為什麼他還會有那神奇的功決?居然能夠讓人在做那事的時候提升修為,甚至突破?

「這個血長空修為如何?」蕭寒問道,雖然他有紫鏡等人,但他還是希望能夠在魔界培養一支隱秘的力量,項瑩瑩和伊妹兒太高,一舉一動都會被人關注,倒是那些落魄的魔族,希望恢復先祖榮光的人,你只要給了他希望,他就會給你忠誠,當然還有你的強大讓他不敢有絲毫背叛的念頭。

這個想法他連紫鏡都沒有說,雖然她們關係親密無間,但並不等於說要分享一切秘密,只要情感上對對方都是忠誠的,其他的都是細枝末節

這一定是個沒怎麼出過的世家子弟,只是他帶著一群實力低微的小卒子幹什麼,是保護他們,還是歷練自己?

伊妹兒基本上可以肯定蕭寒是一個很少出的世家子弟,空有一身超高修為,但對魔界的情況卻不甚了解,估計是一心一意修鍊,心無旁騖的結果吧。

伊妹兒心中不斷分析蕭寒的來歷出身,卻忘記了一點,蕭寒怎麼會出現在屯兵城,那裡可是魔界的機密,知道空間通道位置的都是三大魔帝麾下的高層,就算是一般的世家都不清楚具體的位置,尤其是三大魔帝都派出大軍屯兵,那裡不啻是龍潭虎誰有那麼大的膽子,敢輕易的闖?

尤其是蕭寒出手制住她們主僕,奪走了她們的紅丸,這一切都不想是臨時倉促行為,到好像是精密計劃好的了

如果真是計劃好的,那未免太可怕了,他到底是什麼人,有什麼目的?

伊妹兒感覺自己一顆心不停的沉了下去,如同墜入惡魔深淵一般,無言的恐懼一下子包裹全身,下意識的,她臉蒼白,輕微的顫抖了一下。

「怎麼了,伊妹兒,不舒服嗎?」感覺懷中的y人輕微的顫抖,蕭寒關切的問了一句。

「沒,我還不知道怎麼稱呼你?」伊妹兒問道。

「你可以叫我寒公子,也可以叫我姑爺,姑老爺都行。」蕭寒微微一笑道。

「那我叫你寒公子吧。」伊妹兒想了一下,看來他的目標就是小姐,不過要她叫一聲「姑爺」還為時過早,除非等你有資格成為小姐的夫婿的那一天。

在魔界也是有小團體的,只不過沒有那種等級和資格的認證,只有一個發布任務和獎賞的機構,叫魔元閣。

魔元閣可以說是魔界第四大勢力,但是它又是受三大魔帝監督的,魔元閣其實算是三大魔帝共同組建的勢力,但是它的存在已經有無數年了,還在魔尊輩出的年代,魔元閣就存在,數十萬年屹立不倒,可以說是三界中最古老的勢力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